UC中文 > 武侠修真 > 魔夜暗啸 > 正文 第十章  金碗
    一座楼阁交错,富丽堂皇,绵延数里的附院内,一条黑色人影如深夜里的黑猫般蛰伏意有所图。容府虽大,但午夜似乎太过宁静,只是偶尔有一群刀客武士在四处巡逻,但绝谈不上守卫森严。黑影在容府隐窜许久,在一处写有千宝殿的殿前,八名眼神凌冽的武士守卫殿前,这么多房子,唯有这个屋子守卫最多,黑影料想这个屋子里肯定是有容府最宝贵的东西在里面,莫非就是那些珍宝,那金碗应该就在这个地方,我先进去探探,黑影隐入黑暗中从守卫的侧面用暗器射倒八人,然后快速进入殿内欲速取速归。

    殿内面积很大,里面各种宝物,令人眼花缭乱,黑影在东南处的柜子正中位置找到一只金色的碗。心中一悦,“果然在这。”黑影正伸手去拿,岂料从背后突来一道剑气,黑影连忙避开,柜子上立马添上一道剑痕。“一剑提神。”一名乌发披散,嘴上胡茬密布,脸上有一道十字剑痕,腰后横放着一把宝剑的出现在黑影眼前,此人双手分开左右握着腰后横着的宝剑,左手剑鞘,右手剑把,细看之下此人右手上还留有被火烧后的伤疤,黑影忙向突然出现的剑客扔出一串暗器,却见剑客冷眼傲视,“一剑留痕。”剑客示以侧身右手快速动作下,暗器被一道剑气击散钉在四处的龙纹赤柱上,另一道剑气并瞬间刺伤了黑影,黑影在向剑客扔出暗器刹那拿了金碗,强忍着剑伤聚起全身功力踏着独门轻功飞出殿外,神秘剑客依旧冷眼相观,然后潇洒转身向殿内深处走去,殿门也随即关上。

    黑影拖着剑伤,一路血滴,一路奔忙,在容府三里外的杂灌林里停住,“少主,金碗拿到了。”白衣少主拿了金碗,“咦,狐影,你受伤了,快服下止血丸。”白衣少主从怀中拿出一小瓶倒出几粒黑色药丸,飞檐狐影服下后片刻便止住了血。“是何人伤你?”飞檐狐影回答道:“是一名脸上有着十字剑痕的中年剑客,此人剑法甚是精妙,招式简单,但却威力万钧。”“江湖上从没听过你描述的剑客,难道…….。”

    “因为听过的人都是死人。”话未落,飞檐狐影“啊”的一声头掉在地上,惊讶的双眼永远停在这一刻,随后身子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的尘土。“谁?”白衣少主和另外两人立马警觉起来,只见一人拄着拐杖,佝偻着身子,脸上满是伤疤的残疾人出现在白衣少主三人面前,此残人虽身似老者,但从声音来看完全不像个老人家,倒是很像一位20出头的年轻小伙子,这样的场景让人匪夷莫测。“狐影刚才是你所杀?”白衣少主疑问道,“他从拿到你手中金碗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只不过需要他带个路而已。”白衣少主心中产生几丝恐惧,从来没见过这种杀人方法,连什么时候死都被别人控制,实在够狠。

    “哦,那你就是来杀我们的了,一个行动不能自由的残废人能如何。”虽说此话,但白衣少主觉得此人能在擅长轻功的飞檐狐影刚到没多久就跟来,武功必然不弱,不能大意视之。白衣少主思索间手下巨子神鞭挥着长鞭对残人说道:“休怪我欺负你一个残废人。”说完挥起长鞭便向残人扫荡而来,残人不慌不忙轻跃而起多次躲过长鞭的横扫,随即踏着云步逐渐接近对手,只一刹那便立于巨子神鞭的肩上,白衣少主身边另一人玉临圣君大喝一身“不好”欲来相救,却为时一晚,只见残人双脚勾住巨子神鞭的头颅,旋转飞起,随即飞出来的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在此时,一道人影飞来接住头,不用手而用脚,此时巨子神鞭的头正好落在那人的脚背上,随后就像一颗球一样在脚背上抛上抛下,似此人的玩物一般。

    此人双臂的袖套自然垂落,空空荡荡的,看来双臂已无,左肩用布带绑着一把短刀,散着头发,看起来也是一个年轻人,此人嘴里一边傻笑一边念道着:“人头,我最喜欢人头了,嘻嘻嘻,好玩,真好玩。”玉临圣君和白衣少主见巨子神鞭和飞檐狐影皆命丧当场,不敢大意,两人分别对上腿残和臂残的高手。

    玉临圣君心中名了眼前之人虽双臂残废但武功也不简单。“嘻嘻,这个头不好玩了,我要玩你的人头,嘻嘻。”玉临圣君见此人杀心已起,决定先发制人,从腰间拔出形如蛇身的白炼软剑直冲向眼前臂残之人,臂残之人将脚下人头踢向玉临圣君,玉临圣君软剑一挥,飞来之头一分为二,玉临圣君白炼执手,招招逼命,但仍难伤臂残之人分毫,反观臂残之人似在生死打斗中享受对手拼命的追逐击杀,臂残之人的嬉笑声更加激怒玉临圣君,玉临圣君深知今日的对手不同以往,决定不再保留,施展深藏许久的杀招,只见玉临圣君贯通真气,大喝一声:“百川归流。”玉临圣君手中白炼发出一道剑气如一条白色毒蛇般直扑向臂残之人,却见臂残之人身形虚幻避开杀招。

    玉临圣君见招式落空决定再施一招,此时白衣少主见更随自己多年的玉临圣君竟然暗藏实力,心中已是一惊,但同时也有了打算。“不要小看我,啊,千川归流。”玉临圣君手中白炼软剑脱手如血红的蛇信般夹带着锐利剑气向臂残者飞驰而来,就在这时,白衣少主凝聚真气暗掌在受,“嗯,你能顾的了他吗?”腿残者冷眼以对挡在白衣少主面前。臂残者双袖一挥,软剑便被卷入袖中随后一声“咣”掉落地上,臂残者用脚踢回地上软剑并嬉笑道:“你的剑不好玩,不好玩,我要玩你的头,嘻嘻。”

    玉临圣君闻言冷汗直流,没想到此人双臂残废,但却能轻易化解两招,看似玩闹,但实力太可怕了,被逼到此是第一次,但玉临圣君深知现在已到了生死关头,容不得自己再退缩,白衣少主被另一个人牵制,没办法相助自己,现在只能靠自己了,玉临圣君冷气蹿升,将全身真气集于软剑之上,决定施展最后一招,而此时腿残者也开口了:“天残,不要玩了。”天残见腿残者发话便不再嬉笑,旋身冲向玉临圣君,玉临圣君手中软剑断为数截,“去”,被震断的软剑断片钻风穿气而去,天残瞬影移形,随后便是一声惨叫,只见玉临圣君头颅上插着一把短刀,短刀一头含在天残的嘴里,随着短刀的拔出,玉临圣君头上热血喷射至数丈外,玉临圣君也倒在了天残的脚下,而天残脸上留下了一道还在渗血的剑伤,天残用嘴将刀插回左肩上,又嬉笑了起来。

    白衣少主见三名手下皆已身亡,而眼前这两名从没见过的残废杀手却似乎还未展现正在的实力,心中升起了些许恐惧,这样恐怖的杀招还是第一次看到,但是白衣少主也明了,江湖对决中,先露怯的便输了。于是故作镇定,率先发话:“你们是容府的人?”“这个答案对你已经不重要了。”“那你们要杀我,也总得让我知道死在什么人的手上吧?”“恩……地残,你可以将这个名字带到地下告诉刚才的两个人,哈哈哈。”“天残、地残,我记住了。”

    “你是自己留下命,还是让我们来取你的命?”“夸口,啊。”白衣少主说完提手便是一掌,掌气夹带灭威之势逼向天残、地残俩人,天残、地残双双躲过这一掌,俩人似有默契地一人从地上一人从空中同时向白衣少主奔来,白衣少主武功不弱,与天残、地残纠缠数招后决定寻机脱逃,心中也明了再纠缠下去对自己不利,于是凝聚全身功力,举掌向天残、地残顺势而来,天残、地残俩人双眼一对,纵身飞跃,只见天残立于地残肩上,一股真气在双残全身上下游走,极招相对后,白衣少主被掌功震退数丈远,口角见红,二双残依旧稳稳立于原地,白衣少主捂着胸口说道:“没想到二位的内力也如此了得,咳咳,看来我今天要命丧此地了,恨啦。”

    天残从地残肩上纵身扑向白衣少主,白衣少主闭上眼等待着死亡来临,就在此时,一道刀光闪现,天残还未接近白衣少主便被刀气逼退,右臂的袖子被砍掉半截。飞来一人带走白衣少主踏功离开,地残见状大喝一声:“竹剑飘杀。”手中竹杖中发出一道锐利剑气直射向白衣少主,剑气瞬间即至,但被来人手中利刃轻松化解随即俩人消失不见。“好厉害的刀法,恩,人已救走,离开吧。”地残对天残说道。

    在封冥鬼穴内,白衣少主身旁站着一位带着半块面具,黑白双发密披,右手带着手套拿着刀的人。“鬼佬,今日若不是司徒令,我恐怕已经…….。”“我料到此行可能有凶险,就让疯奴叫司徒令同去接应你们。”“金碗已经拿到了,不过此行看来容府并不是普通的府宅,容府府主容静萧也不是一般的收藏宝物的财主。”鬼佬接过白衣少主递过来的金碗后对白衣少主说道:“此事先不论了,少主你先去疗伤吧,司徒令、疯奴你们也下去吧。”说完司徒令和疯奴先行离开了。

    见两人走后,白衣少主上前轻声说道:“鬼佬,何时能把刀……。”“不要说了,少主,你先去疗伤吧。”白衣少主见鬼佬言此便不再多说也离开了。

    第二天,鬼佬叫来疯奴,“疯奴,将这份信送到越君岛。”疯奴接过信便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