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其他综合 > 扶君不拾凌 > 第127章
    宁远阳可能已经带着方闻进去了,凌越研等不到卫宇来,上前敲打宫门,毫无反应。

    “开门!”凌越研大吼。

    凌越研这样可怖的气场,连在战场上都很少见,君怡出生到现在,享受到的母爱和父爱基本上算是没有。

    平时凌越研去看君怡也甚少抱她,可总归是从自己身上掉下去的肉,凌越研不可能不爱她,这种危险的时候,才是真正激发母性光辉的时候。

    很久没有发动凝空步的强硬内功了,为了破门,凌越研必须要试一试。

    “师妹,住手!”身后有人一纸折扇飞来,强行阻止了凌越研。

    是很久没见的谢霁,久到凌越研好像都忘记这个人的存在,谢霁的到来并没有让凌越研有半分松懈,反而更加害怕起来。

    凌越研知道君叶政和谢霁一直有联系,君叶政连谢霁都找来了,那就说明宫里的形势一定很严重,她不顾谢霁的阻止,将谢霁手里的折扇一剑挑得稀碎。

    “滚开。”两个字冷得彻骨。

    这么久以来,从来没人见到谢霁真正出手过,他总是穿着长衫手里拿着一把奇怪的折扇,让人以为他就是一个不善武力的男子。

    事实上很多人都忘记了,谢霁是临雅山庄老师父,芜艾国昊勇将军的第一任亲传弟子。

    能在老师父死后将临雅山庄管理得井井有条的人,怎么可能会弱。

    谢霁弯腰捡起地上的折扇碎片,这是折扇第二次被人弄坏,第一次是君叶政,谢霁轻叹了一声,嘴里念道:“又要麻烦季师傅给我重新做一把了。”

    凌越研无视谢霁,双手紧握成拳,就要朝宫门而去,眼看就要将宫门破开,手上掌风却突然软了下来,倒在了谢霁怀里。

    “大师兄,我们这样将师妹带走,她醒了会生气的。”凭空出现的文忠,一身黑衣夜行。

    谢霁敛眉,看了一眼文忠,只一眼,文忠半句话也不敢再说。

    君叶政给谢霁的信里是让他把凌越研带回宫里,但谢霁做了一个决定,皇宫这样的地方不适合凌越研,他要将凌越研带回临雅山庄,囚也要将她囚在山里。

    李南楠应该已经找到卫宇了,谢霁回头冷漠的看了一眼皇宫大门,这样将皇后拒之门外的地方,有什么可留恋的。

    “你在这儿守着,务必帮她们进宫再回来。”

    文忠点头,飞身隐藏在黑暗里,谢霁带着凌越研连夜回了临雅山庄。

    谢霁将凌越研带到了鼓岭峰,他知道鼓岭峰困不住她,可若是把木桥砍断,不留一根绳索,将崖边的树枝烧了,这样她还有什么办法过鼓岭峰。

    鼓岭峰不像千黄山,千黄山虽然同样险且长,但那里地形优势,只要擅用凝空步很容易过去。

    但鼓岭峰不一样,没有木桥和一切可利用的工具,想要纯粹用凝空步或者轻功,是没法过去的,很有可能在半空中落下万丈深渊。

    火焰的光引来了南浮和玉微,凌越研一直担心的玉微,早已经在红羽馆花魁案后便悄然回了临雅山庄。

    “大师兄,你这样做师妹会恨你的。”南浮说道。

    谢霁说:“恨就恨吧,我不想再让云杉的事情重演,临雅山庄不能再失去一个小师妹。”

    谢霁看清了皇室之争,他也是从边疆回来之后才醒悟,凌越研当初跟他吵架分明就是故意的,知道右京城不是人待的地方,为的就是让他远离纷争做回自己。

    既然小师妹能为他想这么多,他也一样,右京城里的人信不过,自从玉微回来说了凤织织一事后,他甚至觉得君叶政同样信不过。

    火光漫天,一直燃烧着,谢霁飞身过桥,转身朝南浮伸了伸手,南浮从腰上拿出一把软剑。

    谢霁接过剑,南浮二师兄很纠结,一方面想阻止,一方面又觉得谢霁的决定没错。

    师父说过,临雅山庄不涉朝堂,小师妹既然是临雅山庄之人,就该遵从师父之命。

    软剑丝毫没犹豫,在谢霁手上如同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剑一般,两声轻响,木桥半掉在悬崖上,谢霁再次拿起火把,将木桥燃烧殆尽。

    无论多么希望白天不会到来,可天总会亮,朝阳也总会升起,唯一不同的是,凌越研这次醒来看到的不是那个奢华得让她睡不安稳的永宁宫。

    这里是......鼓岭峰小屋?

    凌越研一瞬间的恍惚,如果不是手上还留有昨晚敲宫门的污痕,她都要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一切回到她初来鼓岭峰之时,师父和师兄们为了考验她设下白烟迷障。

    起身出门,果然不是梦,没有白烟,孤零零的什么都没有,连树...等等?这个季节,不应该没有树叶,连树枝都没有。

    凌越研微微皱眉,这里明显有被烧过的痕迹,她一步步往悬崖边走去,当年悬崖边很多树藤的,也是那些树藤让她和叶政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遇。

    连树藤都没有了,悬崖边也是光秃秃的,凌越研心里生起一丝不对劲,急忙朝木桥的方向去。

    这里哪里还有木桥,秃得比扫地师傅扫完的地还干净,这个该死的谢霁,竟然想把她重新困在鼓岭峰。

    “谢霁!你出来!!”凌越研朝着悬崖口大喊。

    回声一阵阵传来,没人回应她,凌越研焦急不已,还不知道君怡怎么样了。

    凌越研正想用凝空步试着飞过去,四师兄文忠和玉微师姐出现在对面。

    “玉微师姐,你没死。”

    那凤织织呢,是不是可能也还活着。

    “君怡没事,宫中危局已解。”文忠知道空口无凭,特意带了方闻的手信。

    文忠捡了一颗小石头放在手信里扔到了凌越研面前,连文忠师兄都过不来,凌越研眉头紧绷,怒气憋在心口。

    信封里还有两颗丹药,文忠解释道:“大师兄找到方神医专门为你配的药,别再擅用凝空步硬功,这是损耗身心的法子。”

    凌越研着急打开信封,是方闻的字迹,上面就三个字:君怡安。

    按方闻爱护君怡的心,是不可能说谎骗她的,若君怡真的出事了,方闻可能被人掐着脖子都不会写下这封信。

    “放我过去。”

    凌越研将信纸捏在手里,即便君怡没事,她也不能待在这儿,月信章的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君叶政马上就快过生辰了,怡国的人此时也应该在右京城虎视眈眈,她不能在此。

    玉微嘴角挂着淡笑,从开始到现在就没说过话,凌越研想起玉微跟凤织织关系很好,当初还为了凤织织闯了小戒所。

    文忠无奈摇头,“小师妹,我过不去,不光是我,临雅山庄除了大师兄没人能过得去,你也不要再像当年那样尝试,这次再掉下去,就没人再救你了。”

    本来凌越研觉得没希望了,可听到文忠居然说谢霁能凭空飞这么远,这个距离,连自诩轻功第一的她都过不去,没想到这些年小看谢霁的武功了。

    但既然谢霁能做到,她一定也能做到,凌越研沉思了片刻,抬头看向玉微,“我想单独跟玉微师姐聊聊。”

    嘴角一直笑着的玉微师姐没了表情,眼眸低垂,文忠也跟着变了变脸色,好像对凌越研这个要求很不满。

    这是什么表情,她难道不能跟玉微师姐单独说话吗?

    “我出不去,我跟师姐说说话也不行吗?”

    玉微抬头来看凌越研,还是不说话,文忠师兄嘴巴张了又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