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23莫邪仙剑嶃铜锏
    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俩虽然算不得知己,但两个寂寞孤独的人,却很容易亲近。

    独孤烨轻轻撇了诸葛刑云一眼,醉意朦胧地道:“既然是朋友,何必说这些。”

    “朋友!”诸葛刑云笑得畅快淋漓,也笑出了眼泪:“像我这种人,竟然还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幸也,来!干一个。”

    酒醉意满时,诸葛刑云瞧着独孤烨那张泛白的脸,鼻尖微微一酸仰脖隐泪良许,调整好情绪问:“伤势如何了?”

    独孤烨微微摇头,轻笑道:“无碍。”

    月色如勾,将寂静的黑夜点缀的如画般淡雅,流淌着失意的年轮,在清风中待出了黎明。

    神武大殿上人群熙攘,没有前几日的热闹景象,诸葛刑云微微愣神,搜寻中却没发现宋黎跟林泇瑶的身影,就连师父跟几位长老也不曾现身。

    正疑惑之际,程一峰珊珊来迟,宣布了比试延期,并劝退了众人。

    突如其来的变动,令众人纷纷推测,似乎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否则年度会武的盛事,不可能突然延期更改。

    诸葛刑云也疑虑破深,却不曾有半点盘根末节的信息,面对元宝的质问,也只能无奈耸肩。

    元宝翻了个白眼,道:“你可是玉虚峰弟子,总不至于一点内幕都不知道吧?”

    诸葛刑云还真是两耳未闻,却也不能在众师兄面前失了底气,硬着头皮胡扯一通:“延期……呃!师父说保密,你们也就别问了。”

    唯恐群舌围攻下露出破绽,诸葛刑云逃荒似的溜之大吉,回到玉虚峰就撞见了程一峰,连忙上前殷勤道:“见过程师叔。”

    程一峰对于眼前的小子有着莫名的好感,又见他天赋过人,欢喜成度不言而喻,乐呵呵地笑道:“你小子可以啊,年度会武可锋芒毕露了。”

    诸葛邢云痴痴一笑,犹豫着悄声问:“程师叔,会武怎会突然延期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程一峰闻言,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瞅了眼四下无人时,才低声道:“玉神宫有异动,峨眉山心眉道人传信来求救。”

    峨眉山乃天下四大神山之一,诸葛刑云有所耳闻,对于心眉道人却是头次听闻,忍不住问:“程师叔,恕弟子孤陋寡闻了,这心眉道人是何方神圣?”

    程一峰故作深沉地咳嗽一声,刚准备开口却不知不觉一同走到了玉虚殿门口,而宋黎刚好跨过门槛,看到诸葛刑云,喊道:“小师弟,快进来。”

    两人跟随进了玉虚殿,看到几位长老都在,而紫阳真人神色凝重,看了眼走进来的诸葛刑云,道:“人都到齐了,都说说派谁去合适。”

    司徒慕见两位师弟都沉默不语,干咳两声站了出来,道:“我们这些长辈出面不合适,但交给一群年不更事的弟子也不放心……”

    紫阳真人也是如此寻思着,见司徒慕后话还没倒出,笑道:“有话不妨直说。”

    司徒慕也就不客套了,道:“只能在弟子中挑选有担当,且修为精湛者前去助阵,如此也不会失了咱天云宗颜面,更不会涨了玉神宫的威风。”

    这一席话倒是有些见解,欧阳华附和道:“司徒师兄此话在理,别让玉神宫小瞧了咱天云宗门徒。”

    紫阳真人也微微颔首,道:“既然如此,就由四脉各挑选一名优秀弟子下山,也当做一次磨炼。”

    司徒慕却生出了小心思,往年自己得徒弟们不争气,年度会武都没进前三甲,今年好不容易露脸一次,怎么也得在众人眼前嘚瑟一番,别因为琐事淹没了这点成就感,急忙道:“掌门师兄,由年度会武内门弟子前三甲胜出者下山,如此更能服众,”

    此话一出,欧阳华跟程一峰脸面上都有些挂不住,往年都占有一席之地,今年却横生枝节,让司徒慕得了个便宜。

    虽然对司徒慕心有不悦,但也只能哑巴吃黄连,各自撇了他一眼懒得一般见识。

    诸葛刑云作为新入门弟子,侥幸获得了名次,却赶上了这茬,内心深处甚是犹豫。

    因为外面的世界固然精彩,但前路艰险吉凶难测,凭他此时的修为,自以为还难以独当一面,可是在众位长老面前,也不敢轻易发话。

    紫阳真人对于司徒慕的提议,显然也是考虑到了诸葛刑云的身体问题,看了他一眼之后,道:“师弟的提议也不无不可,只不过小徒弟入门不久,若是下山怕应付不来。”

    闻言,诸葛刑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安抚不少,倒是悄悄吁出一口气。

    司徒慕却想起了那个不争气的陆道友,看诸葛邢云的眼神也生出了些怨念,淡然一笑,道:“虽然新入门,却被称作天纵之才,掌门师兄杞人忧天了吧?”

    紫阳真人对此话微微蹙眉,尽管深知司徒慕言语中有着唏嘘之意,却也不能为此给予斥责。

    诸葛刑云倒是神色闪烁,笑道:“师叔过誉了,什么天纵之才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何必当真呢。”

    司徒慕眯起双眼盯着诸葛刑云,对于他的谦虚更是厌恶,反而觉得是在嘲笑自己,皮笑肉不笑地道:“贤侄别谦虚了,能够在短短几个月突破第四层,无愧于天纵之才,放眼天下怕是也寥寥可数,该不是怕了玉神宫那群杂碎?”

    如此争锋相对的话,两位长老着实替司徒慕捏了把汗,但紫阳真人居然没有动怒,而是心平气和地说了句:“师弟,是替你那徒弟不服?”

    司徒慕摆手,冷“哼”一声:“那倒不至于,只能怪他不争气,只是玉神宫作乱,作为天云宗弟子必然不能置身事外,即便是新入门弟子也不例外。”

    他嘴上虽然没有说诸葛刑云的不是,但处处争锋相对确实令紫阳真人面子上有些难堪,若不是顾及一宗之主的身份,早就剑拔弩张了。

    宋黎察觉到了师父的不痛快,戳了诸葛刑云几下,提醒他能够上前说两句,但这个时候诸葛刑云压根就没打算站出来,只能装傻充愣来个没由头。

    “呃!”一声低呼,宋黎一着急就将诸葛刑云给推了出去。

    “卧槽!”诸葛刑云没曾想大师兄会来这一手,暗骂一声,站在众人面前有些心慌,却也不能杵着当木头,确实尴尬透了。

    “呃……那个……”

    “小师弟说愿意下山走一趟,既然身为天云宗弟子,就责无旁贷。”宋黎见诸葛刑云吞吞吐吐,就帮他给说全套了。

    紫阳真人明白宋黎的动机,是想由诸葛刑云站出来给大家个台阶,只是宋黎不了解师父的想法,也不清楚诸葛刑云的体质,被狠狠瞪了一眼讨了个没趣。

    宋黎以为师父是怕小师弟会有什么危险,连忙道:“师父放心,徒儿一定会照顾好小师弟的。”

    说出去的话自然无法收回,紫阳真人深深一叹,道:“玉神宫蠢蠢欲动,看来将会不太平,你身为大师兄身负重责,此次就别下山了,为师传授你万剑归一最高心法。”

    宋黎微微一愣,听到万剑归一最高心法时,虽然有着些许欢喜,但峨眉山一行实在不放心小师弟,着急道:“师父,那谁来照顾小师弟?”

    紫阳真人看了眼林泇瑶,对众人道:“此次下山之行,就有林泇瑶、诸葛刑云以及洪骏前往峨眉山支援,另外三甲奖赏可提前授予。”

    林泇瑶虽然闻之一愣,却还是应了声:“是!”

    诸葛刑云虽然有着些许的不情愿,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听从吩咐。

    紫阳真人挥手间光芒一闪,掌中便多了一柄碧青寒光的剑鞘,通体碧玉光璃流转,出鞘的瞬间光芒耀眼,几乎令人窒息。

    “莫邪?”

    “真乃神奇!”

    几位长老神色飞扬,被这柄上古神器的光芒所震撼,忍不住张口结舌赞叹不已。

    紫阳真人收剑入鞘,道:“游历期间所得,今日便赠与三甲之一作为奖励,宋黎,你上来。”

    宋黎走上台阶,握住莫邪的那一瞬间甚为激动,令在场者无不嫉妒万分,尤其是司徒慕,自己的徒弟也在三甲行列,却错失如此神器,当然心有不甘。

    紫阳真人似是洞察到司徒慕的不满,神色稍显一丝的烦躁,随即又是一挥手,掌中便多出了一对双锏。

    双锏呈灰青色,便是在掌中也散发着微弱的淡青色光芒,由此可见绝非一般。

    紫阳真人挥手间,双锏便到了司徒慕手中,道:“看你那徒弟使用双锏,就当做是他胜出的奖赏。”

    司徒慕握着甚有分量的双锏,也感觉到了一个强大的肃杀之气,只是比起莫邪的名气就不堪一睹了,皱眉道:“这是什么玩意?”

    紫阳真人气的吹胡子瞪眼,怒道:“此乃嶃铜锏,大将军秦琼所持兵刃,你若是瞧不上还回来。”

    “嶃铜锏?”不光司徒慕惊呼一声,就连两位长老全都面面相觑,继而瞅着嶃铜锏久久不能回神。

    嶃铜锏虽然不似古剑莫邪有名气,却在近代兵器谱中排名第七,据说是上古神祇遗留的仙器。

    它的名气远远不止于此,传说內藏器灵,能感知主人体内气息,并能融为一体增强施展着的修为。

    “多……多谢掌门师兄,替徒儿谢过……掌门师兄。”司徒慕突然爱不释手,激动的有些无语轮次,甚至老泪横秋起来。

    欧阳华跟程一峰震惊万分,掌门师兄一出手就是惊天泣鬼神的神兵利器,确实让人咋舌叹服。

    而对于天纵之才的奖励,就更令人期待了。

    诸葛刑云对于莫邪跟嶃铜锏也有所耳闻,垂涎三尺喜不自胜,迫不及待地伸出双手,道:“师父,我的奖励是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