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22有酒也有着寂寞
    诸葛刑云跟随师父来到玉虚大殿,内心将说词来回斟酌,却想不出一套无懈可击的说法,所以有些慌乱。

    玉虚大殿上,紫阳真人端坐玉雕太师椅上,神色严肃地盯着诸葛刑云,半晌也不曾质问过一句。

    心猿意马的诸葛刑云,低着头不敢逼视,像是做错事的孩童一般站立难安。

    “老三,你将太上无极境修炼第几层了?”紫阳真人神色不变,话语也颇为淡定。

    诸葛刑云稍作酝酿,想着一味隐瞒也不是个事,而且紫阳真人又是何人?天下第一人,只要探个脉象就能一清二楚。

    心念及此,诸葛刑云才吞吞吐吐地道:“回禀师父,即将……即将突破第五层。”

    紫阳真人虽然心中惊骇,却面不改色地问:“剧为师所知,你林师姐只传授了你前三层的口诀,你是如何修炼至第五层的?”

    诸葛刑云微微一震,倒是没顾及到这一点,偷偷瞄了眼师父,见他神色严肃,心思急转下,道:“回禀师父,是……是一位高人所传授。”

    紫阳真人倒不觉着意外,寻思半晌,问:“何方高人?”

    诸葛刑云抓耳挠腮无法作答,除开答应了独孤烨保密之外,就是梦境相识的独孤烨,即便拿出来说也足够滑稽的。

    “你不肯说?”紫阳真人慈善的面目显露出震怒,眯着眼睛盯着诸葛刑云,道:“既然不肯说,你下山去吧。”

    诸葛刑云闻言身心俱震,因为离开天云宗就再也无法镇压体内的热疾,而且,也无法拿到吟雪刃彻底治愈体内的热疾,离开断然是不可行的。

    只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诸葛刑云总得给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很难说服紫阳真人,百念急转下跪拜在地,诺诺地道:“是袁天师……”

    “袁天罡?”紫阳真人略显惊讶,沉默良许接着问:“你又是如何打通任督二脉的?”

    袁天罡修为深厚,而且身为天云宗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若是他所传授倒也说的过去。而且诸葛刑云之前也交代与袁天罡有点道缘,倒是少了些疑虑。只不过他是如何打通任督二脉的,确实蹊跷的很——

    诸葛刑云跪在地上,摇头道:“回禀师父,这点弟子也不甚清楚。”

    紫阳真人见他面色诚恳,倒也稍显犹豫,突然道:“为师前几日接到你父亲的传信,信中声明,已经将少宗主之位传于苏少卿。”

    诸葛刑云缓缓抬头,听到这个消息虽然难过,但也不曾意外,只是身份被揭穿才显得惊慌,立即拜倒在地:“师父,弟子不是有心隐瞒……”

    “罢了!”紫阳真人摆了摆手,道:“为师不在乎什么门户之见,而且天下三宗千年前本就一家,倒也没什么。”

    紫阳真人的话,让诸葛刑云总算是卸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试探性地问:“师父,您老不生弟子的气了?”

    紫阳真人不冷不然地道:“天云宗出了个天才,为师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生气?”

    他这某棱两可的话令诸葛刑云头皮微微发麻,很识相的闭上了嘴,时不时地还偷偷观察着紫阳真人的神色。

    紫阳真人深沉片刻,深深吸口气站了起来,道:“你的事迹人尽皆知,如今投身天云宗门下,切记门规。”

    所谓的“事迹”,就是被逐出天山剑宗之事,诸葛邢云点头道:“师父的教诲,弟子谨记在心。”

    紫阳真人轻轻颔首,道:“你下去歇息吧,准备明日的比试。”

    诸葛刑云微微一愣,皱眉道:“师父,无论是宋师兄还是洪师兄,修为都在我之上,还用的着参加吗?”

    紫阳真人目光如炬,盯着诸葛刑云轻“哼”一声:“你今日这般露脸,不争个名次回来,为师面目何在?”

    诸葛刑云狠狠吞了口唾沫,看着紫阳真人离去,才狠狠吐出一口浊气,却又暗自叹息:“总算逃过一劫,只是这名次要怎么争?”

    虽然修为大增,可是面对着两位师兄,诸葛刑云可没想过会出现什么奇迹,毕竟赢过陆道友都险遭不测。

    “小师弟,师父怎么说?”宋黎跟林泇瑶适时进了玉虚殿,瞧见诸葛刑云一脸愁苦之色,两人相视一眼皱起了眉头。

    诸葛刑云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耸肩道:“还能怎么说,就是一顿训斥了,只是师父让我明日争个名次,怎么争?”

    宋黎却摇头笑道:“小师弟,你怎么就不开窍,都进前三甲了有什么可争的?”

    诸葛刑云顿时豁然开朗,笑道:“对啊,前三甲不就有名次了,难不成让我争魁首啊?”

    宋黎却耸肩似笑非笑地道:“或许你可以争的试试。”

    一旁的林泇瑶眨也不眨地看着诸葛刑云,此时才说话:“以你刚才展现的实力,怕是修炼到了第四层了吧?”

    诸葛刑云略做谦虚地挠了挠脖子,笑道:“快要突破第五了,都是师姐教导有……”

    “我们可没教导你什么,倒是有一点,我只传授了你前三层的心法,你是如何修炼的第四层?”林泇瑶不咸不淡地说着,环抱双臂等着答案。

    诸葛刑云眨了眨眼睛,也不想再过多的解释一遍,神秘兮兮地小声道:“其实是师父传授的。”

    他将师父搬出来,二人虽然心有疑虑,却也不可能去找紫阳真人询问,只能被莫名其妙的忽悠了。

    漫漫长夜,诸葛刑云想起了父亲,带着空虚与寂寞呼喊着独孤烨,这一次倒是得到了回应,却没有现身:“怎么?”

    熟悉的声音总是很暖心,诸葛刑云微微叹息,道:“老兄,别玩神秘了,带上你的酒出来喝上一杯。”

    独孤烨出现在深夜,带着他的酒与忧伤,喝着寂寞烧心的酒,问:“你不是不喜欢喝酒?”

    以前的诸葛刑云确实不喜欢喝酒,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懂得了孤独,也喜欢上了酒。

    “有个朋友陪着喝上一杯,也并非什么坏事。”诸葛刑云喝的很快,醉的当然也快。

    独孤烨看着他久久没有话语,过了半晌才轻轻一笑,道:“如果朋友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怎样?”

    诸葛刑云微微蹙眉,醉眼朦胧地看着独孤烨,身形摇摆着傻笑道:“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独孤烨不说话了,至少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只能喝酒,所以也醉了。

    “谢谢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