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21险之又险的胜利
    风将住,雪未停。

    擂台下众人面面相觑,尽管都认为他俩的战斗不存在什么悬念,但风雪阻隔了视线,却又添加了一层悬念。

    独孤烨神色默然,突然右掌旋转拍在了诸葛刑云的百会穴,左手附于诸葛刑云的涌泉穴,双管齐下源源不绝地输入真元。

    真元随着两处大穴游走全身,修复着他被损伤的筋脉,大概一盏茶的功夫,独孤烨才收敛真元,道:“幸好通了任督二脉,否则都将功亏一篑。”

    诸葛刑云施展了几下手臂,之前重伤的疼痛与不适全都消散,整个人轻松舒畅,而且体内的真元仿佛更加充盈。

    “独孤兄,我这是要突破太上无极境第五层了?”

    激动的诸葛刑云猛然回头,却发现独孤烨已经消失在原地,而身后猛然传来疾风呼啸之声,回头就瞧见雪白的宣花大斧迎头砍下。

    这一惊令诸葛刑云从梦境中清醒,眼看就要人头落地,下意识地一个翻滚,才险险地躲过陆道友的致命一击。

    “哐啷!”

    宣花大斧砍在玉石地板上,深深陷进去一尺有余,碎石纷飞就像射出去的箭,险些射中了诸葛刑云的眼睛。

    陆道友经不住面色大震,明明是奄奄一息的诸葛刑云,怎么会突然有了抵抗之力?

    “陆师兄,掌门师尊有训示,比试点到为止,你这是想杀我?”诸葛刑云慢慢站起身子,抹去嘴角的血迹,眼中却散发出嗜血般的杀气。

    陆道友当然记得师尊的话,只不过风雪遮眼,即便是下了杀手,也有马有失蹄刀剑无言可解释,冷冷地道:“杀你又如何?”

    诸葛刑云轻“哼”一声,盯着陆道友道:“你以为你有这能耐?”

    陆道友凝目以对,在比试之前他相信自己绝对有这个实力,但诸葛刑云使出万剑朝宗时,所散发的强大气息,至此仍然心有余悸。

    反噬之后还能够重伤之下无故痊愈,让陆道友心生忌惮之余,又觉得很蹊跷。

    “你刚才使出的虽然很像万剑归一,但绝对不是天云宗剑决,你究竟是什么人?”

    诸葛刑云冷笑一声:“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陆道友握紧了宣花大斧,狞笑着:“口气倒是很狂妄,谁死还不一定。”

    诸葛刑云本不想下杀手,但陆道友知道的太多,以他的品行定然会有诸多麻烦,要想彻底解决这些麻烦,只有让他变成个死人。

    陆道友的修为在诸葛刑云之上,但此刻已然是重伤,而诸葛刑云得到独孤烨的救治,不但伤势痊愈,而且修为上即将突破。

    “那就试试看。”诸葛刑云翻掌之间,掌心阳火喷发,将整个擂台上的飘雪瞬间融化。

    冰火两重天下,整个神武大殿雾气腾腾,将视线阻隔的更为短浅。

    陆道友嘴上虽然硬气,但内心深处对诸葛刑云已经有了一丝恐惧,挥动宣花大斧严阵以待。

    由于视线范围,他只能看到诸葛刑云一道浅浅的身影,可那道身影骤然闪现出残影,恍惚着出现在不同的方位,明明离得很远,却眨眼间就到了身前。

    如此鬼魅的身法,吓的陆道友面色惨白,踉跄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微微颤抖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面前的诸葛刑云。

    此时的诸葛邢云浑身烈焰腾腾,仿若火海里爬出来的恶魔,狞笑着:“现在还想不想杀我?”

    陆道友吓得嘴唇发紫,竟然张口说不出话来,慌忙失措地寻找着掉在地上的宣花大斧,抱在怀里虎视眈眈地看着诸葛邢云,却始终不敢出手。

    风骤停,雪将住。

    雾气散去,擂台上的一幕显现在众人的视野中,震惊住了在场所有人,就连紫阳真人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怎么可能?陆师兄竟然输了?”

    “诸葛……呃……小师弟,这使用的什么功法?”

    “烈焰真决?”程一峰回想起当日诸葛刑云在藏经阁寻找的烈焰真决,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却摇头道:“不可能,那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功法,怎么会……”

    宋黎也惊心不已,嘴里念叨着:“真的是烈焰真决?”

    “不可能。”司徒慕突然一拍桌子豁然站起身,道:“一个新入门的弟子,怎么可能赢的了陆道友?”

    “司徒师兄,你难道忘记了那个人?”欧阳华见他行为过激,忍不住摇头道:“大千世界,绝世天才也是有的。”

    司徒慕看了眼欧阳华,缓缓坐下陷入了沉思,却始终不相信诸葛刑云能够跟那个人相提并论。

    可陆道友作为他的嫡传弟子,其实力自然了如指掌,诸葛刑云若非绝世天才,又怎么可能只修炼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能能赢得了陆道友?

    司徒慕捏紧拳头砸在椅子扶手上,才深深吸口气,喊道:“陆道友,你连个新入门的弟子都赢不了,有何面目待在天云宗?收拾收拾滚蛋。”

    瘫坐在地上的陆道友,闻言惊慌失措,又仿佛获得新生,连滚带爬地狂奔而去,想来是被诸葛刑云吓破了胆。

    诸葛刑云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又抬头望天,摇头轻叹:“连你都想放他一条生路,我又何必赶尽杀绝!。”

    若非万不得已,诸葛刑云也不会妄动杀念,如今陆道友离去,或许会留下些隐患,但诸葛刑云自负有这应对的能力,倒也没有过多的担忧。

    走下擂台那一刻,掌声四起,诸葛刑云也露出满足的笑容,仿佛过去失去的一切,在这一刻都赢回来了一般。

    “小师弟,你可真令人意外啊。”元宝簇拥上来一脸的笑容,倒是简单敦厚。

    若说最为意外的当属宋黎跟林泇瑶,会武之前宋黎就让他不行就认输,想来却是庸人自扰了,摇头道:“小师弟,想不到你是深藏不漏,师兄的担心倒显得多余了。”

    林泇瑶也嫣然一笑,道了声:“恭喜。”

    诸葛刑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抱拳笑道:“师兄师姐教导的好,我只是走了狗屎运罢了。”

    “只是走运而已?”紫阳真人淡淡地说了句,然后看了眼诸葛刑云,道:“跟我来,为师有话问你。”

    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几人,全都哑然失色,揣测着将会是什么事情!

    诸葛刑云也有点不清不楚,却隐隐感觉到是跟会武胜利有着某种关系,揣测难安地跟了过去,心里却嘀咕着:“师父莫不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或者察觉到什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