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16美人之间的对决
    寒风萧萧,剑气破鸣。

    两个人看似娇柔的美人,出剑却是凌厉迅疾,剑光交错中娇嗔呼呼,也将看众的气氛推至高潮。

    林泇瑶身姿卓越翩若惊鸿,每一剑刺出必然后发先至,境界跟身法上,都压制着江筱师姐一筹。

    元宝一脸严肃之情,虽然少有的沉默不语,却死死抓住了诸葛刑云的胳膊,看那状态似是紧张所致。

    “台上的又不是你,你紧张个什么劲?”诸葛刑云微微锁眉,盯着目不转睛的元宝甚为惊奇。

    元宝狠狠咽了口唾沫,有嘴无心地说着:“俺这不是担心江师姐吗,小师弟,你看江师姐会赢吗?”

    诸葛刑云咂了咂嘴,摇头道:“看这情况江师姐是不可能赢的,你怎么就突然关心起她了?”

    元宝竟然翻了通白眼,才轻“哼”一声,憨笑两声道:“输赢不重要,只要将江师姐……啊……”

    他说着骤然一声惊呼,吓得诸葛刑云都为之一哆嗦,举目望去,原来是江师姐被林泇瑶一剑刺中,肩头挂了彩。

    诸葛刑云才幡然醒悟,原来他是对江师姐上了心,倒是会心一笑,道:“别揪心了,这点伤势还死不了。”

    元宝的心可都提到了嗓子眼,一脸茫然地道:“俺这不是心疼吗!”

    他如此无声的关怀,让诸葛邢云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能轻叹一声,不动声色地关注擂台上的比试。

    江筱捂着肩头的伤口,轻咬朱唇凝神屏息,掌中长剑忽然一抖,身姿犹如飞鸟一般盈盈飘起,在半空中御剑当胸,源源不绝地催动着体内真气,使普通的剑身骤然光芒绚丽,犹如雀跃惊鸣般长鸣不休。

    但见江筱左手屈指法诀,剑身突然绕身一圈破空而去,气势如虹一发不可收。

    林泇瑶凝眉深沉,左掌同样屈指成诀,只见她朱唇轻启,只间一缕光芒突然破空呈现在胸前,随着真元的驱动,那一缕微弱的光芒骤然大盛,化作一道八卦玄阴图硬生生接下江筱的惊鸿一剑。

    “啵!”

    空气中一声气波炸响声,震的天地间雪花乱舞,周围的看众也是浑身一震,全都被掀的倒退两步。

    诸葛刑云一把拉住身形不稳的元宝,道:“躲在我身后。”

    元宝犹如魔怔了一般,聚精会神瞧着擂台上的战斗,嘴里嘟囔着:“好厉害,俺这身板都险些扛不住。”

    这时再看擂台上,江筱面色苍白,落地时身形踉跄几步才稳住,瞧那样刚才的一剑几乎耗尽了修为。

    反观林泇瑶也是略显狼狈,高挽的发髻已经散落,披头散发随风迎展,但神色却坚毅不屈,手握长剑,凝眉沉吟一声,顿时周身真元萦绕,似是要发出最后一击。

    “林师姐,我输了。”关键时刻,江筱有气无力地一举手,看来是无力再接林泇瑶的最后一击,只有认输!

    战斗至此,谁也不会因为她的认输而说三道四,毕竟大家都很清楚,江筱已然尽力了。

    林泇瑶虽然获得胜利,但也耗损了不少真元,气息也颇为紊乱,见江筱认输,才算是松了口气。

    比试一结束,元宝就迫不及待地跳上擂台,想伸手去扶住摇摇欲坠的江筱,却又甚是犹豫,最终只能问候一句:“江师姐,你怎么样?”

    江筱只是轻轻一撇,还未开口应承,身子突然一歪倒了下去,元宝眼疾手快,惊呼一声揽住江筱的腰间,神色紧张地结结巴巴地嚷嚷着:“江师姐……江师姐……”

    “她只是真元虚脱晕过去而已,嚎什么嚎?”诸葛刑云翻着白眼提醒了一句。

    元宝闻言才算是松口气,感受着怀里娇柔的身子,瞬间僵住不知该如何是好,皱着眉头道:“小师弟,现在该如何?”

    诸葛刑云却做出一副惊楞的神色,道:“不是吧,这还得问我?”

    元宝一脸茫然懵逼的样子,脸到脖子都红了个透,痴痴地道:“俺……俺不问你问谁去?”

    诸葛刑云吧唧吧唧了几下嘴,眨了眨眼睛道:“当然是先扶去休息了。”

    元宝虽然憨厚却一点既透,看到台下不远处有张空着的椅子,便将江筱抱起坐了上去。

    诸葛刑云却瞅了眼准备下擂台的林泇瑶,追上去问候一句:“林师姐,你没事吧?”

    林泇瑶虽然行动有些迟缓,但看起来还不至于让人搀扶的地步,只是撇了眼诸葛刑云,然后一步步下了擂台。

    诸葛刑云讨了个没趣,想着去看看宋黎师兄的比试状况,赶到时却胜负已分,宋黎赢得毫无悬念。

    如此一来,玉虚峰三人全部晋级,最热门的话题当然在诸葛刑云身上,毕竟他的胜利确实出人意料。

    “师兄,你这位小徒弟可真行。”司徒慕此话说的有些酸,毕竟莫小菲是输得莫名其妙,他心里也不是滋味。

    紫阳真人不动声色地道:“也是侥幸所致,没什么可说的。”

    欧阳华却插话奉承道:“师兄慧眼如炬,收的徒弟个个让人刮目相看啊,看来这年度会武也没什么悬念了。”

    程一峰适才走过来,道:“掌门师兄,六组全都分出胜负,接下来的比试何时进行?”

    紫阳真人稍作思量,问道:“楚建华伤势如何?”

    程一峰叹息一声,摇头道:“查探过了,伤势还是比较重的,恐怕明天的复赛他参加不成了。”

    紫阳真人微微颔首,若有所思地道:“既然如此,复赛就缓一缓,放在三天之后再进行,师弟们可有意义?”

    欧阳华耸肩道:“我那一群不争气的徒弟全部折戟而归,剩下的也没我什么事,你们决定就行。”

    司徒慕座下有两人晋级,但就实力而言,洪骏肯定不是楚建华的对手,若是等楚建华养好伤势,再相遇擂台肯定讨不着便宜。

    可若是执意明日复赛,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但显得自己气量太小,还可能得罪程一峰,无奈之下只能点头道:“那就依掌门师兄所言。”

    程一峰连忙抱拳道:“多谢掌门师兄跟司徒师弟的体谅,老夫替徒弟谢过了。”

    这一日的比试终于告一段落,都将期待着三日后的复赛,因为玉虚峰三人晋级,为了避免同脉相遇,也就不再行抽签对决的规矩,而是遵从自主意愿。

    “我挑战玉虚峰的小师弟诸葛刑云。”程一峰刚宣布完,陆道友就安奈不住给了一嗓子。

    柿子挑软的捏,这道理谁都懂,但其中的缘由却令诸葛刑云头皮发麻,可是众人全都等着他回话,也只能哭丧着脸道:“还请陆师兄指教。”

    “还有谁有想法的?”程一峰扫了眼另外几个复赛的入选者。

    洪骏先是看了眼宋黎,再瞅了瞅面色淡漠的林泇瑶,却陷入了两难境地,因为面对宋黎他毫无胜算,若是退而求其次,又显得过于窝囊,故此陷入了犹豫当中。

    宋黎却瞧了眼身旁的林泇瑶,见她气色不佳,便上前一步,盯着洪骏道:“我想会一会楚师兄,还望洪师兄给个机会。”

    如此一来两全其美,洪骏倒是找到了台阶,笑道:“既然宋师弟都这般说了,我也不能扫了你的兴。”

    程一峰提了提嗓子,道:“三日后第一场,宋黎对楚建华,第二场林泇瑶对洪骏,第三场陆道友对诸葛刑云。”

    众人散去,宋黎却将诸葛刑云拉到一旁,道:“小师弟,我怎么听说你跟陆道友师弟有什么恩怨,怎么回事?”

    诸葛刑云深感意外,又陷入尴尬境地,挠头憨笑两声,道:“宋师兄,你是听谁说的?”

    宋黎没空唠叨这个,皱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诸葛刑云沉思半晌,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道:“宋师兄,事情就是这么个经过。”

    宋黎却一脸的难以置信,甚是严肃地问:“陆道友竟然逛妓院?你此言可实在?”

    诸葛刑云义正严词地道:“宋师兄,我说的千真万确,不信的话你可以找外门弟子元宝作证。”

    “你们嘀咕什么呢?”林泇瑶见两人行为鬼祟,甚是好奇地走了过来。

    宋黎一脸的难以置信,对于林泇瑶的问话仿若未闻,半晌才摇头道:“没什么。”

    诸葛刑云还想再说什么,宋黎却一脸黑线地默然离去,看那方向似乎是玉珠峰,不由的皱眉道:“宋师兄该不会……”

    “怎么回事?”林泇瑶察觉到宋黎的神色怪异,目色冰冷地盯着诸葛刑云,等待着他的答话。

    诸葛刑云没空回答她那些问题,拔腿就朝着玉珠峰追赶过去,留下一脸木讷的林泇瑶。

    宋黎没有直接去找陆道友,而是先找到了元宝,直截了当地问:“元宝,小师弟说陆道友下山逛妓院被打,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元宝却是眉头一皱,感受到周围师兄弟的目光,吓得脑袋一缩,摇头道:“宋师兄,俺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闻言,宋黎眉头紧锁,深吸一口气转身,却瞧见追赶而至的诸葛刑云,道:“小师弟,你确定你说的是实话?”

    诸葛刑云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目光炯炯地瞪着元宝,走过去道:“元宝,你倒是说实话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