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11烧梧桐居的奇葩
    寒风吹进藏经阁,打断了程一峰的思绪,只见他挥一挥衣袖,藏经阁的门竟然“哐当”一声就关上了。

    整个空间静寂无声,诸葛刑云做足了洗耳恭听的准备,但程一峰关子卖的有点久,他又不忍心打断,急得浑身瘙痒:“长老,您不累?”

    程一峰白了他一眼,才重新酝酿了半天,皱起了眉头,道:“该从何说起呢?”

    诸葛刑云再也难奈不住内心的狂躁,嚷嚷道:“墨迹的……”

    “别插话。”程一峰怒扫一眼,才郑重其事地咳了咳嗓子,道:“他是个天才,百年难遇的天才。”

    “若说年轻一辈中的宋黎是天之骄子,那他就是天才中的天才。”说到此处,程一峰屏住了呼吸,看向了诸葛刑云,悄声道:“他就是玉虚峰的大弟子赤笑天。”

    诸葛刑云对于这个名字甚是陌生,摇头道:“不可能,这样的人物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程一峰撇了诸葛刑云一眼,不耐烦地道:“二十年前你还没出生呢。”

    诸葛刑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二十年前的人物,却又随即一愣,道“玉虚峰大弟子?岂不是我的大师兄?”

    程一峰点头道:“他确实就是你的大师兄,曾经一人一剑独闯玉神宫,而且还能全身而退,至今他的名字,依然能令那些魔教余孽闻风丧胆。”

    诸葛刑云也为之骇然,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位大师兄,顿时有些引以为豪之感,迫切地问:“那这位大师兄在何处?”

    程一峰摇头道:“不知道,自那一战之后他就消失了,再也没有任何的足迹。”

    “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无故消失?”诸葛刑云满脸疑云,摇头道:“不应该啊,莫不是随后遭遇了什么不测?”

    程一峰似是也不清楚其中发生了什么,摇头道:“那一站之后他回到了昆仑山,只不过又离开了,就此再也没有回山过。”

    他既然回到了昆仑,肯定见了掌门师尊,其中又究竟发生了什么?

    诸葛刑云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最后只能咂舌叹息:“即便是天才中的天才,也只是昙花一现,实在可惜啊。”

    程一峰也似他一般感慨万千,轻叹一声:“江山代有人才出,也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咯。”

    诸葛刑云瞧着他那风残之躯,竟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连忙上前搀扶一把,小声道:“长老,您注意身体。”

    程一峰回头看了他一眼,轻轻笑了笑,道:“记住,在你师傅面前莫要提及赤笑天这个名字。”

    诸葛刑云虽然有些不解,可程一峰似乎不想再提及此事,也就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想到了此行的目的,下意识地问了句:“长老,您知道烈焰真决放在何处吗?”

    “烈焰真决?”程一峰微微一愣,顿足盯着诸葛刑云,问:“你为什么要找烈焰真决?”

    诸葛刑云当然不能说实话,只能挠了挠头撒了个谎:“刚才不小心看到了功法目录,觉得这名字还不错。”

    程一峰微微点头,指着藏书阁最后一排竹简,道:“烈焰真决就在里面,只不过这套功法平淡无奇,你确定要它?”

    诸葛刑云闪烁了几下眼,却选择了相信独孤烨,点头道:“就要它了。”

    拿到烈焰真决回到梧桐居,诸葛刑云就急不可耐地打开,仔细研究了一番,发现还真如程一峰所言,就是一套平淡无奇的功法:“难道独孤小子忽悠我玩的?”

    “叫谁小子?”

    诸葛刑云已经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慢慢转过头瞧着他,满脸不悦地道:“你让我找来一套平淡无奇的功法作甚?”

    独孤烨没瞧烈焰真决一眼,却朗朗出口:“烈元回转改为烈元逆转,气动八脉改为气过丹阳,神识通元改为囤气劲冲……”

    他一口气将烈焰真决改的面目全非,但组合起来却又变得奥妙无穷,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诸葛刑云放下烈焰真决的典籍,而是根据独孤烨改动过后的口诀修炼,才一日功夫,竟然可以凝聚阳火于掌心,更能收放自如了。

    短短三日,就将烈焰真决的第一式烈火神盾练的炉火纯青,至于第二式烈火焚天需要强大的真元催动,诸葛刑云也只能勉力施为。

    烈焰真决只有三式,至于第三式烈焰焚元,诸葛刑云无法短时间参透,只能需求帮助:“独孤兄,这烈焰焚元什么鬼?”

    “烈焰真决分为三个阶段,阳火、幽冥之火以及圣炎之火,以你现在的修为,也只能烧出阳火。”独孤烨语气淡然,摇头道:“蚍蜉不可教也!”

    诸葛刑云却冷哼一声,硬气了一回:“什么破功法,你牛逼你倒是耍个瞅瞅啊?”

    独孤烨目光一寒,伸手间掌中缓缓升起一团火焰,在他的真元催动下逐渐燃烧,瞬时将整个梧桐居照亮的如同白昼,只见他盈盈挥手间,一团团烈火打在了诸葛刑云身上。

    诸葛刑云瞪大了不可置信的双眼,上蹿下跳拍打着身上的烈火,可烈火却奇迹般钻进了他的身体,紧接着诸葛刑云就感受到体内如同烈火焚烧一般狂热。

    惊骇中的诸葛刑云立即运转体内真元来压制火焰的翻滚,可真元才接触到体内游走的烈火,竟然被焚烧殆尽。

    诸葛刑云大惊失色,却疼的撕心裂肺,都能嗅到自己皮肤被烧焦的味道,只能无助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一点点燃烧殆尽,最终化作了灰飞。

    “啊——”伴随着尖叫声,诸葛刑云从噩梦中惊醒,伸手抹了把自己的额头,竟然是汗如雨下。

    “嘭!”

    房间的门骤然被踹开,走进来的是宋黎,见诸葛刑云汗如雨下,忍不住问:“小师弟,你这是怎么了?”

    诸葛刑云还没从惊惧中缓醒过来,失神落魄地咽着唾沫,摇头痴痴地道:“没什么,只是……只是做了个噩梦。”

    林泇瑶立在门口满脸鄙视之意,啐了口骂道:“一个噩梦就吓得大呼小叫,还以为你见了鬼。”

    诸葛刑云没心情跟她斗嘴,定了定心神嘀咕着:“比见了鬼还要可怕,简直不是人,是恶魔!”

    宋黎没听清楚他嘀咕些什么,却看见了掉在地上的烈焰真决,拿起来随手翻看了一遍,皱眉道:“这就是一本普通的功法,小师弟找来作甚?”

    诸葛刑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拿过来瞅了瞅,发现修改的只是在梦境中,才松了口气,憨笑两声,道:“这不快年度会武了吗,临阵磨枪也来不及,只能找点简单的功法去应付了。”

    宋黎闻言倒是欣慰地笑了笑,道:“不好高骛远,小师弟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诸葛刑云被夸的心花怒放,却触碰到林泇瑶那一张冷冰冰的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起身道:“师兄是有何事吩咐吗?”

    宋黎笑道:“路过此处,在门外听到小师弟大呼小叫的,以为有什么事情呢!”

    诸葛刑云尴尬地笑道:“这事太丢人了,千万别传出去。”

    宋黎一副理解的神色,带着林泇瑶离开了梧桐居,两人走在一起,倒显得郎才女貌。

    寒风一阵,独孤烨出现在视野中,盯着诸葛刑云看了片刻,不冷不热地问:“感受如何?”

    诸葛刑云至此仍心有余悸,但瞧他那神色也决计不服软,趾高气昂地道:“也就那样,还有点……”

    话出一半硬生生给咽了回去,毕竟他手中的火焰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是在梦中也能感受到那撕心裂肺的痛苦,连连摇头道:“别……别玩火了。”

    独孤烨一番手便收起了掌中火焰,嘴角露出一丝的冷笑,道:“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

    诸葛刑云心服口服,毕竟这怪物能够看透人心,堆满一点的笑容,道:“独孤兄,你这一身修为要是参加年度会武,必定战无不胜的吧?”

    独孤烨撇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都是一群小孩过家家罢了。”

    诸葛刑云翻了个白眼,灵机一动,试探性地问:“若是对上掌门师尊,你有几分胜算?”

    独孤烨似是不想回答这类问题,身形一闪便悄无声息消失在了梧桐居,简直就像大罗神仙幽灵鬼魅一般。

    诸葛刑云无趣地挠了挠头,想起烈焰真决的神威,就忍不住有些激动,也远转起一团火焰在掌心,以体内真元催动,竟然点亮了整个梧桐居。

    或许是得意忘形,火焰变得越来越大,一阵风扫过,掌中的火焰突然四散,落在了棉被之上,紧接着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了,整个梧桐居变成了一片火海。

    “救火……”诸葛刑云逃窜出来,怎么也找到水,只能扯着嗓子喊,等到宋黎等人赶至,梧桐居被烧的就只剩下房梁了。

    宋黎看着眼前的情况惊心莫名,盯着诸葛刑云捂起了额头,半晌才感叹一声:“你……你真是……”

    传说中的修真圣地竟然失火,这传出去不得成为千古奇谈?难怪宋黎都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诸葛刑云也是汗颜阵阵,抹了把额头的碳黑,垂头丧气地道:“大师兄,你别生气,大不了我给修好就是了。”

    宋黎苦有些无言以对,深吸一口闷气,道:“事情不在这里,你该想想怎么跟师傅交代。”

    诸葛刑云刚一撇头,就看见紫阳真人站在远处,捂着脸差点就哭出声来,而且玉珠峰的众人,竟然在下面看热闹起着哄。

    还真不嫌事大!

    “师傅,我知错了。”诸葛刑云蹑手蹑脚走过去,然后跪在地上都不敢抬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