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09是天才还是怪物
    寒风凌冽,掀起一阵尘土飞扬,将黄土大道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诸葛刑云怒气横生,穿过飞扬的尘土,截住了陆道友的去路。

    陆道友顿足凝眉,盯着满脸愤怒的诸葛刑云,一张脸尽显狰狞地道:“你是心里不爽?”

    本是他自己不知廉耻闯下的祸,却要别人承受他的无名怒火,这种人渣着实令人恼怒。诸葛刑云本不想与之结怨,才处处忍让,如今是忍无可忍。

    “陆师兄,小师弟不是这个意思。”元宝虽然体型肥圆,但脚下生风行动迅疾,突然挡在了诸葛刑云身前,还一脸憨厚的歉意。

    然而陆道友心中隐愤无处发泄,压根不懂就坡下驴,嘴角弯起一抹冷笑,竟然讽刺着:“两个废物!”

    诸葛刑云再怎么窝囊,曾经少宗主的傲气依然不减,紧握双拳踏前一步,刚想开口声讨,却被元宝一把拽的踉跄一步。

    他这浑身蛮力确实惊人,诸葛刑云就像是被凶猛野兽叼着走似的,根本就没有抵抗的余地。

    两人回到面馆时,却发现储粮少了两袋,才明白祸不单行,得罪了陆道友不说,还特么丢了货。

    ……

    “三个憨货,六双眼睛竟然看不住货?”司徒慕气的吹胡子瞪眼,目光却落在陆道友脸上,历声道:“你脸上怎么回事?”

    陆道友不慌不乱,似是早已想好了说词,一脸苦楚地道:“师傅,我这不是追上土匪搏斗么,但顾及门规,所以双拳难敌四手挂了彩。”

    “真不要脸。”诸葛刑云跟元宝同时暗骂一声,同时还投去了鄙夷的眼神。

    若不是元宝提前叮嘱过,诸葛刑云早就道出了实情,如今只能忍辱负重,成就他人憋屈了自己。

    司徒慕神色淡然,巡视了二人一眼,怒道:“两个废物,接下来的七天,你俩就把口粮给省出来。”

    走出储仓大门,陆道友吹着得意洋洋的口哨离去,留下二人愤怒的小拳头,却无处发力。

    诸葛刑云狠狠瞪了元宝一眼,怒道:“这就是你说的忍辱负重?咋就成忍辱偷生了?”

    元宝长长吐出一口闷气,呜呼哀哉地叹息道:“怎不能两败俱伤吧?一旦道出陆师兄伤风败俗之事,司徒长老顾及颜面,责罚就不止如此了。”

    诸葛刑云只能暗自垂泪,却又眨了眨眼睛,问道:“什么叫我俩把七日口粮省出来?这粮食还能省的出来?”

    元宝犹如看小白鼠一样,摇头叹道:“你还真是天真,司徒长老的意思是咱俩这七天喝西北风吧。”

    诸葛刑云睁大了眼睛,一副难辩真假的神色,道:“七天?七天不得饿死了?”

    元宝突然弯腰屈背,垂头丧气地道:“俺就当减肥了。”

    诸葛刑云还就不信活人能饿死,顾不得离去的元宝,一头扎进了食堂,却被食堂的大师傅给挡住:“长老有令,你没得吃。”

    陆道友吃的酣畅淋漓,还不忘出言讽刺道:“这位师尊弟子,竟然贪生怕死丢了储量,饿几天算是便宜他了,真是师门耻辱!”

    他这话引起了众共,全场沸沸扬扬嘲笑四起,任凭诸葛刑云脸皮再厚,也只能夹着尾巴逃跑。

    梧桐居内仍然一片清冷,仿佛四季如此,丝毫不曾改变过。

    而诸葛刑云也习惯了这里,每日遭受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是痛苦也是种锤炼。

    饥饿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种锤炼,却是要付出生命做代价的。

    至于修真之人,尚未超出境界者也是种煎熬,才不到三日时间,诸葛刑云已经承受不住了,可整个天云宗除了食堂外,能够充饥的只剩那西北风了。

    “诸葛刑云!”外面一声娇嗔呼喊,是林泇瑶的声音。

    饥饿中的诸葛刑云本就无法入定,这一声他是听的真切,打开房门看到林泇瑶端着一盘野果,也就忍不住做出饿唠鬼的行径,疯狂食之。

    虽然有点苦涩,但有的吃也没什么可挑拣的,三下五除二给吃的精光,才一脸满足地道:“还是师姐人好,舍不得我饿死梧桐居。”

    林泇瑶俏脸微红,冷“哼”一声瞪了瞪眼:“是元宝托付我交给你的,谁关心你的死活。”

    诸葛刑云揉了揉尴尬到抽筋的脸,瞧着她离开才喃喃自语:“还是男人之间的情意靠谱,元宝——我爱你。”

    入定的时候,诸葛刑云似乎出了小差,看见了心心念念的祁语嫣,她大着肚子跟小白脸亲亲我我,惊醒过来时满脸的痛苦跟愤怒。

    “想要追回她,你就得努力修炼。”独孤烨突然出现在面前,依旧是黑衣衫缕,手里握着从不离身的酒壶,透着种诡异。

    诸葛刑云轻轻撇了他一眼,皱眉道:“你不冷?”

    独孤烨坐在椅子上,仰头喝了酒就,淡淡地笑着:“因为寒冷,所以需要酒的温度。”

    诸葛刑云满心伤感还未散去,所以没有心情听他闲聊,缓缓闭目神驰远方,似乎看到了天山云峰,还是那般云雾缭绕。

    独孤烨轻瞥他一眼,眼中似乎也有着一丝的落寞,仍不住猛灌几口老酒,才轻叹一声,道:“世间百态诸多愁,唯有杜康可解忧。”

    诸葛刑云被他的轻吟声所触动,睁开眼睛走过去,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壶也猛灌了几口,却呛得眼泪直流,怒吼着:“解忧个屁。”

    独孤烨难得地欢笑两声,指着诸葛刑云笑骂着:“你个大傻子。”

    诸葛刑云被嘲笑的气急败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顿时“咔嚓”一声趴啦在地上。

    独孤烨却只是微微耸肩,淡淡地道:“气大伤身,小心你体内的热疾发作。”

    诸葛刑云翻了个白眼,然后盘膝而坐屏息凝神,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开始了入定修炼。

    他这一入定居然是三日两夜,醒来时整个人神清气爽,竟然将太上无极境第二层修炼至小成,确实又惊又喜。

    当他看到原本碎裂的桌子,竟然完好无损地坐落在原地,诸葛刑云顿时哑然失色,喃喃自语着:“怎么完好无损?难道真的只是梦?”

    此处越想越是惊恐,一个活生生的人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而且分辨不出虚实,不仅令人匪夷所思,也简直是千古奇谈啊!

    “他究竟是什么人?”诸葛刑云百思不得解,更猜不透他为什么会帮助自己,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嗖”地一声,黑影一闪独孤烨出现在梧桐居内,神色淡然地盯着诸葛刑云,道:“你觉得会是什么阴谋?”

    诸葛刑云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注视着独孤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也时刻警惕着。

    独孤烨轻轻叹息一声,道:“无论我是什么人,你都要知道一点,只有我能指引你得到吟雪刃,也只有我才能救你。”

    这一点诸葛刑云无从反驳,因为紫阳真人也说过,即便是千年寒潭也只能克制热疾,无法完全治愈。

    但诸葛刑云迫切地想知道独孤烨是什么人,又是带着何种目的帮助自己,而这些就像个谜团无时无刻困扰着他,却始终寻不得丝毫的因由。

    转眼三个月过去,诸葛刑云将太上无极境修炼至第三层,却始终无法突破,只能静下心来研究万剑朝宗。

    万剑朝宗乃天山剑宗至高无上的秘籍,其中八式剑招可谓深奥妙绝。当日只是一晚钻研,却击败了苏少卿。

    这套剑谱虽然绝妙精伦,却需要足够的修为驾驭,若非如此,强行施展只会筋脉俱损,严重者有可能会终身残废。

    当日诸葛刑云勉强施为,若非他父亲输入真元为其巩固经脉,又得凤灵丹跟袁天罡的救助,只怕此刻云已然废人一个。

    诸葛刑云心有余悸,只是将万剑朝宗练至第二式,再不敢贸然修炼,却一心钻研起太上无极境,终于突破第三层。

    如此惊人的速度,确实令人费解,或许归功于独孤烨,所以诸葛刑云处处小心,丝毫不敢外露。

    “你的修为已经超乎了想象,接下来要循环渐进。”独孤烨也着实捏了一把汗,似乎也没曾想到诸葛刑云的进展超乎了想象。

    普通人修习太上无极境至第三层,多则十年少则三年,即便是天云宗被视为天才的宋黎,也用了一年时间突破第三层,而诸葛刑云竟然只用了四个月,传出去谁敢相信?

    这等速度着实匪夷所思,独孤烨端详他许久,忽然笑道:“果真非凡夫俗子,也许真是天命。”

    诸葛刑云听的云里雾里,上前一步在他身边坐下,问道:“你说什么呢?”

    经过四个月的相处,即便心知肚明地是在梦境之中,但两个孤单寂寞的人朝夕相处,也就没有了多少隔阂。

    独孤烨微微耸肩,道:“如今你已经突破了第三层,只要冲破第七层,就有希望进入寒潭,有望拿到吟雪刃。”

    诸葛刑云只是淡然一笑,道:“即便是拿到了又如何?”

    独孤烨耸肩想了想,笑道:“到时候就可以治好你体内的热疾,然后回到天山剑宗,抢回属于你的一切。”

    那一切是否真的还在?

    诸葛刑云仰面轻叹,无奈地笑了笑,喝了两口酒摇头道:“或许那些本就不属于我,又何必去争去抢呢?”

    独孤烨的神色微愣,看着面前的少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忍不住问:“你将她放下了?”

    诸葛刑云神游天外,过了半晌才摇头轻叹:“放不放下又当如何?或许冥冥中早有注定,也就不去多想了。”

    独孤烨眼中掠过一丝的惊叹,随即轻笑两声:“你果真是变了,再也不似当日那个愣头少年了。”

    诸葛刑云闻之翻了个白眼,刚想出言反驳却响起了敲门声,接着“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一个白衣男子,旁边跟着的则是林泇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