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07奇异少年惊人心
    诸葛邢云眉头微皱,对于少年的高冷孤傲,虽然说不上特别的厌恶,却也提不上任何的好感,何况还是个来路不明的野小子,摇头道:“你自己喝吧。”

    独孤烨悠然自得地喝了口酒,斜眼瞅着诸葛邢云,脸色也变得阴郁清冷,淡然地道:“背地里说人坏话可算不得君子行径。”

    诸葛邢云先是心中一惊,然后尴尬地摇头笑道:“我可没说你坏话。”

    独孤烨将手中的酒壶轻轻放到桌子上,起身盯着诸葛邢云,一字一顿地问:“你在说我是野小子?”

    诸葛邢云再也笑不出了,面色极度难看,其中一半是惊讶,另一半则是惊惧跟恐慌,眼前这个怪物竟然能够看透自己内心的独白,不是妖怪又是什么?

    “你好像又在说我是怪物!”独孤烨眼中闪烁着寒光,在幽暗的梧桐居,微弱的烛光下仿佛野兽般锐利的星光。

    诸葛邢云抖了个机灵,吓得退后几步,直至顶着房门才咽了口唾沫,下意识想去开门逃窜,却发现紧闭的房门就跟上了锁一般,根本就拉不开。

    “想逃?”

    不想逃的都是孙子,面对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怪物,别说诸葛邢云这般阚若的小子,换作任何人怕是也得想着逃之夭夭。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诸葛邢云按捏着急速跳动的心脏,连话语也变得不利索,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独孤烨,生怕他有个对自己不利的举动。

    独孤烨淡然地看着诸葛邢云,似笑非笑地道:“诸葛邢云,天山剑宗少宗主,只不过已经成了弃徒,你来昆仑山又是什么目的?”

    这些都是诸葛邢云的秘密,被一个陌生人揭秘,自然是按耐不住的心慌意乱,咽下一口唾沫,眨着眼睛问:“这些……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独孤烨不答反问:“你以为你的秘密不会有人知道?”

    诸葛邢云是这么认为的,但此刻看来纸终究是包不住火,也就索性破罐子破摔,鼓起勇气扯起嗓门道:“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滴,有本事……”

    “如果被牛鼻子老道知道了,你猜猜会是什么后果?”独孤烨悠然自得地喝了口酒,望着眼前的诸葛邢云,就像是看猴戏一般。

    诸葛邢云心思急转中,深深皱起眉头,问:“牛鼻子老道是谁?”

    独孤烨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笑道:“除了你们紫阳师尊,还有谁配得上牛鼻子老道的称号?”

    诸葛邢云被呛的猛烈地咳嗽两声,却指着独孤烨道:“你竟然敢对掌门师尊不敬,若是被师尊知道,一定会将你逐出师门的。”

    独孤烨反而朗声笑道:“你倒是很有趣,我能叫他牛鼻子老道就不怕他知道,倒是你,该想想怎么讨好我,让我能替你保守秘密才是。”

    既然纸包不住火,那就索性敞亮开来,总比被人抓着小辫子戏耍来的痛快,诸葛邢云下定了决心,一咬牙道:“大不了同归于尽,顶多被赶出山门,也绝对不会屈服于你。”

    独孤烨似是没想到眼前的诸葛邢云还有这般血性,托腮思量了片刻,继而笑道:“若是被赶出山门,你体内热疾该如何?”

    前一秒还口若悬河的诸葛邢云,下一秒就愁的满腹苦水,深深叹息一声,冷冷地道:“别以为你了解我的一切就可以令我屈服,人生自古谁无死,还就跟你杠上了。”

    独孤烨伸个懒腰从椅子上站起来,抄起桌子上的酒壶,不紧不慢地仰头喝了一口,才笑道:“倒是有点骨气,但你若是死了,你那心爱的小师妹就真的是别人的了,而且你真的就成了叛师离道的废物了,你甘心?”

    诸葛邢云猛然握紧双拳,内心深处的痛楚将他的心再次狠狠地揪住,冷冷地盯着独孤烨问:“你还知道些什么?”

    独孤烨莞尔一笑,丝毫不在乎诸葛邢云的怒火:“袁天罡只告诉你昆仑寒潭可以克制你体内的热疾,却没告诉你想要彻底清除,必须得到吟雪刃?”

    “吟雪刃?”诸葛邢云慢慢冷静下来,盯着独孤烨看了半晌,才冷冷笑道:“你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险些就着了你的道。”

    关于吟雪刃的传说,诸葛邢云也听说过一些,据说是九天玄女飞升之后肉身所化的一把神兵利器,只不过都是传说,是否真的存在都是个谜团。

    有一点令诸葛邢云比较震惊,那就是关于袁天罡的指引。

    诸葛邢云的身世在昆仑山是个谜,但只要有心人总能寻得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巧遇袁天罡的事情,除了诸葛邢云本人再无外人知道,独孤烨是如何知知晓?

    独孤烨轻叹一声,摇头道:“这些你都不信?”

    诸葛邢云虽然疑虑,嘴上却冷冷地道:“你的话我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除非你能拿出吟雪刃让我瞧瞧,否则你的那些鬼话还是省省吧。”

    “既然你想瞧瞧,就满足你的一点小心愿。”

    “啊!”

    诸葛邢云一声惊呼,还没反省过来,只见独孤烨指尖轻点,一道光芒射在了诸葛邢云的眉心,紧接着他整个人就一阵模糊,然后失去了直觉。

    等到诸葛邢云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人都冻得浑身直哆嗦,呈现在眼前的只有一个冰窟,阴冷的连骨髓都似是钻着刺骨的寒风。

    冰窟的中间坐落着一方冰台,上面衬托着一柄雪银雁翎刀,因为距离问题看的不甚清楚,诸葛邢云试图上前两步,可刚踏出一步就感觉到冰冷之气扑面而至,那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双腿都似是在结冰。

    “啊!”

    诸葛邢云倒吸一口凉气,猛然睁开眼却发现刚才不过是一场梦,自己还完好无损地站在梧桐居中,对面的独孤烨还是那般清冷孤傲地站着。

    “刚才是怎么回事?”诸葛邢云犹如惊魂未定一般,直愣愣地看着独孤烨,似乎比看见了妖怪还要震惊。

    独孤烨淡然一笑,道:“你不是要看吟雪刃吗,现在看见了是什么感觉?”

    诸葛邢云瞪大了眼睛,痴痴地问:“刚才……刚才看见的是吟雪刃?”

    独孤烨点头道:“没错,正是上古神兵吟雪刃,如今你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诸葛邢云惊讶的合不拢嘴,猛然踏前一步,完全忽略了对独孤烨的恐惧,激动万分地道:“吟雪刃在什么地方?”

    独孤烨轻轻颔首,目光所及之处正是梧桐居的地面,然后抬头看着一脸问号的诸葛邢云,道:“即便你知道了它在什么地方,凭你现在的修为还未靠近半步,就被冻成冰棍。”

    诸葛邢云愣愣地看着地面,不可思议地问:“你是说,吟雪刃就在梧桐居下面的千年寒潭里?”

    独孤烨微微颔首,道:“想要活的长久就要得到吟雪刃,那么你就必须的相信我的话。”

    诸葛邢云早已震惊到不能自己,忍不住抢过独孤烨手中的酒壶,猛地灌下几口老酒,才能震住内心的翻涌,发现独孤烨脸色有些不对,才尴尬憨笑两声,将酒壶递还回去,道:“不好意思,这些太不可思议了。”

    独孤烨拿着酒壶坐下,盯着诸葛邢云道:“现在你可相信我说的?”

    诸葛邢云的心中犹如海浪翻涌,却又不得不相信独孤烨的话,毕竟他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却又诸多疑惑,皱眉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独孤烨轻笑一声:“现在不当我是野小子跟怪物了?”

    诸葛邢云咂舌,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你来去无踪又口出狂言,确实令人怀疑。

    独孤烨面色淡然地道:“我现在教你太上无极境的口诀,加之你身怀万剑朝宗秘诀,修为必然可一日千里。”

    诸葛邢云仍有诸多疑虑,来不及细问独孤烨身形一闪,便消失的渺无踪迹,而脑海里仍然残留着他的声音不绝入耳:“玄阴褚阳,地脉玄黄,气通海蕴,穴走筋阳,三阴过脉,气走圆方……”

    这一口气竟然是太上无极境的七层口诀,诸葛邢云听得哑然失色,却又被其中精妙之处所吸引,硬是不漏声色细细揣摩,竟然一字不漏地熟记于心。

    饶是如此,诸葛邢云还是思量不透,因为独孤烨传留下来的一二层口诀,跟林泇瑶所传授的有点出入,顿时陷入了迷茫:“我该相信谁?”

    “她传授的口诀已经传承千年,其中被篡改少许,故而影响修炼进度。

    独孤烨的声音在诸葛邢云脑海中再次响起,犹如形影不离的另一个自己一般。

    “传承千年有所篡改?若你传授的是正宗口诀,那你岂不是活了千年?”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诸葛邢云都觉得自己是疯了,毕竟一个人的寿命有限,怎么可能活的过千年之久?

    修真一途虽然有着很多不可思议之处,但长生不老一说依旧是虚无缥缈之说,故而诸葛邢云难以相信独孤烨的话。

    突然黑影一闪,独孤烨再度出现在梧桐居,他只是轻轻挥袖间,诸葛邢云的身子仿佛受着无形操控一般,慢慢飞了起来,就连周围的气流也静止住,四肢更是由不得自己控制。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别总坐井观天。”独孤烨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身体竟然逐渐透明,直至消失在梧桐居。

    空中的诸葛邢云突感身子一沉,来不及尖叫就摔在地上,爬起来完全顾不得疼痛,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惧跟惊惧之中,喃喃自语着:“如此变态的修为,他究竟是什么人?”

    “记住,莫要提及我的存在。”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诸葛邢云一屁股坐在地上,暗自庆幸着刚才没有与之交手。

    “你在嘟囔什么?”犹如醍醐灌顶,诸葛邢云痛的“哎呀”一声,摸着脑袋猛然惊醒,嘴巴却惊的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