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06诡异少年独孤烨
    梧桐居内,阴寒之气越见浓密,即便诸葛刑云身患热疾,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毕竟如此诡异的事情,不是谁都能遇见。

    “难道是在做梦?”这是诸葛刑云唯一的想法,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却疼的龇牙咧嘴,抬眉瞪眼惊呼一声:“不是梦?”

    “咚咚咚!”敲门声骤然响起,禁闭于恐怖空间的诸葛刑云,先是惊的脚下一软,紧接着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整个人弹射出去迅疾开了门。

    借着月色,他看到林泇瑶时,激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等林泇瑶开口,便躲去了她身后,虎视眈眈地盯着幽暗一片的梧桐居。

    “你干什么?”林泇瑶甩开被他捏疼的手臂,一脸黑线地瞅着腰间伸出来的脑袋。

    诸葛刑云全神贯注盯着梧桐居内的动静,丝毫没注意到林泇瑶的愤怒,还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哎呀!”诸葛刑云被林泇瑶一记肘击打趴在地,同时尖叫一声,侧面仰望林泇瑶的脸,摸着疼痛的腰,怒道:“你干什么?”

    林泇瑶像是看白痴一样,居高临下瞅着诸葛刑云,淡淡地道:“忘记告诉你了,你想吃饭就去玉珠峰食堂。”

    诸葛刑云没有吃的心情,指着梧桐居道:“师姐,里面有鬼!”

    林泇瑶寒眉一凝,瞪眼道:“你不就是鬼!”

    诸葛刑云见林泇瑶转身欲走,跪行几步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哀嚎着:“师姐,别丢下我,真的有鬼,我……我害怕……”

    林泇瑶怒翻白眼,咬牙深深一吸,转过身来看着一脸乞求的诸葛刑云,一腿撞在诸葛刑云鼻子上:“信不信给你扔下山去?”

    诸葛刑云哀嚎一声,抱着鲜血淋漓的鼻子,似是忘记了肉体的疼痛,丝毫不畏惧林泇瑶的威胁,对于他而言,眼前的女人虽然暴戾,但比起见鬼来说反倒可爱了许多。

    林泇瑶第一次遇见如此赖皮的男人,缺乏经验的她,除了暴力施为根本没有别的对策,但眼下这朵奇葩,死缠烂打的程度令人愤恨,却又不能杀之而后快。

    因为那一丝的愧疚跟同情,林泇瑶才希望师尊能救他一命,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造孽啊!

    “你还有完没完了?”林泇瑶再也克制不住内心那股杀人的冲动,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

    深陷梧桐居那幕恐怖中的诸葛刑云,根本没有注意到林泇瑶情绪的变化,极力辩解着:“师姐,梧桐居真的有鬼。”

    林泇瑶缓闭秀目,深吸一口气,沉住内心的冲动,一脚将诸葛刑云踢飞出去,吼道:“你真的想死?”

    诸葛刑云从惊恐中醒来,看着林泇瑶杀人般的愤怒,无辜地摇了摇:“不想死。”

    林泇瑶缓缓地点了点头,才将出鞘一半的剑收回,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诸葛刑云目送她离开,只能无奈地瞅了眼梧桐居,在寂静的黑夜中,突感一阵凉风袭来,吓得他浑身一颤,夹着屁屁飞奔而逃。

    玉珠峰食堂内,诸葛刑云坐在清冷的角桌旁,看着对面睡眼朦胧的莫小菲,斜着眼睛道:“莫师姐,这么晚打扰你实在对不住,你……”

    “我闪了,你自便吧。”莫小菲深深打个哈欠,不等诸葛刑云话落,一个转身就溜走了。

    若不是恰巧遇见莫小菲,她带诸葛刑云来到食堂,只怕诸葛刑云已经不知露宿在哪个角落了。

    梧桐居是不能再回去,可食堂这会也找不到充饥的饭菜,诸葛刑云只能一声哀嚎,为了保存气力,只能硬逼着自己趴在桌上入睡。

    “哎呦,这是谁啊?难不成是师尊新收的弟子?”

    “不应该啊,师尊的徒弟,不该住在玉虚峰?”

    “真不知哪里来的混账东西,竟然跑到天云宗撒野,该杀!”

    ……

    无数道诧异愤怒的声音,将熟睡中的诸葛刑云闹醒,他睁开眼发现天已经微微亮,看到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也是感到莫名的诧异。

    其中两个正是当日看守山门的弟子,一眼便认出了诸葛刑云,其中一人张嘴道:“我认识他,他就是诸葛刑云。”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上前围观,在他们眼中,能够被师尊看中,不是三头六臂也得是天赋异禀,都想一睹其风采。

    “本以为会是什么了不起的主,不也普通平凡的货,真不知师尊看上他什么了。”

    “林师妹天姿过人,修炼资质也百年难遇,宋黎师兄,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修真界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相比之下,这位诸葛师弟确实平平无奇。”

    “天山剑宗少宗主诸葛刑云就是个废物垃圾,这同名同姓的,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众说纷纭不觉入耳,诸葛刑云只有默默静听着,即便是心有怒火,此时此刻也只有忍气吞声。

    “都闭嘴。”大师兄洪骏踏入食堂,见众人话语犀利,便忍不住出声喝止。

    他们虽不待见新来的诸葛刑云,却都很畏惧洪骏这位大师兄,在他严令喝止后,全都静若寒蝉,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洪骏也是首次面见这位新来的师弟,走上前细细看了几眼,却皱眉道:“小师弟,你不在玉虚峰待着,怎么会跟食堂过夜?”

    诸葛刑云这才起身行礼,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若直说自己见了鬼,岂不闹出更多的笑话?

    为了避免更多的嘲笑,诸葛刑云只能靠前两步,在洪骏耳边轻声道:“大师兄,能否借一步说话?”

    洪骏以为他因为刚才众人的调侃想避开,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道:“那外面说话。”

    两人来到食堂外面,诸葛刑云才尴尬地笑了笑,道:“大师兄,那个梧桐居闹鬼。”

    “闹鬼?”洪骏一脸哭笑不得地瞧着诸葛刑云,半晌才摇头道:“咱们修真之人,不该相信那些鬼神之説的。”

    诸葛刑云原本也不相信,但是昨晚那诡异的事情,如今想起来仍然令他背脊发凉,义正严词地道:“大师兄,你一定要相信,都是真的。”

    洪骏翻个白眼,道:“你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差点就信了你。”

    诸葛刑云见他丝毫不信,一把拉着洪骏的胳膊道:“大师兄,你要是不信可以随我一道去看个究竟。”

    洪骏却甩开他的手,道:“你得是发神经,先别说闹鬼的真假,这玉虚峰没有师尊的口谕,我等是不得冒入的。”

    诸葛刑云无可奈何下,吃过早饭便找到可林泇瑶,软磨硬泡才将她说服,可到了梧桐居,别说是鬼了,就连鬼影子也没瞧见。

    “你若嫌弃梧桐居,就到玉珠峰跟那些师兄弟挤一块吧。”林泇瑶可没心思继续听他胡说八道,拂袖离去之际还不忘叮嘱一句:“等你体内热疾发作,可别后悔。”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诸葛刑云还是硬着头皮在梧桐居住下,接下来的一段时日,虽然提心吊胆,却也没再遇见什么诡异的事情。

    如此一个月过去,诸葛刑云体内的热疾也没再发作,对于太上无极境,诸葛刑云倒也修炼的有模有样。

    众人口中的宋黎师兄,诸葛刑云在天上剑宗就有所耳闻,据说年纪轻轻,修为就突破了玉清境。

    相比之下,苏少卿的气之境也要略输一筹。

    “林师姐,我上山都一个月了,怎么也没见过宋黎师兄?”诸葛刑云忍不住问林泇瑶,对于这位宋黎师兄充满了好奇。

    也不知是何原因,林泇瑶总是有意无意地刻意避开诸葛刑云,同在玉虚峰,一个月见面的次数,掰着手指也能数清楚。

    林泇瑶将太上无极境第二层口诀传授给他之后,说了句:“宋师兄下山历练了。”

    诸葛刑云本来还有很多话要问,但林泇瑶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说完就转身消失在了梧桐居。

    诸葛刑云也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

    太上无极境一共七层,每修炼一层体内真元越为强大。诸葛刑云虽然修为尽废,可修炼经验尚在,故而修炼第一层的时间并不落于人后。

    拿到第二层口诀心法,诸葛邢云迫不及待地盘膝而坐,在钻研一番之后顺利入定且行走周天。

    “你修炼的口诀心法错漏百出,即便百年之后也难以大成。”

    迷迷糊糊中,诸葛刑云以为自己幻听,于是专心入定,也就在此时,一阵寒风吹来,“吱呀”一声,似是房门打开发出的声响。

    诸葛刑云明明关好了门窗,即便是寒风也不可能轻易吹开,连忙气收丹田,睁眼却是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诸葛刑云豁然起身,虎视眈眈地盯着面前的黑衣人,心里却是发毛慌乱。

    黑衣人缓缓转过身来,伸手掀下连衣帽,露出一张绝美的脸蛋,却是个清秀俊俏的少年。

    诸葛刑云实在难以相信,天下间竟然会有如此俊俏的男人,一时间看的有些痴楞。

    “我叫独孤烨。”少年冲着诸葛刑云微微一笑,随即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卸下腰间的酒壶仰头喝了一口,道:“你叫诸葛刑云?”

    诸葛刑云从愣神中回醒,极度警慎地朝着独孤烨靠近,点头道:“我是叫诸葛刑云,你是哪位长老的座下弟子?”

    独孤烨嘴角上扬,轻笑一声:“就他们还不配做我师傅,你要不要喝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