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05拜师天下第一人
    白袍老者神色俨然,伸手触碰诸葛刑云的额头,但见一股浩瀚强大的气流,源源不绝由他眉心灌入。

    片刻间,诸葛刑云僵硬的身子逐渐变暖,身上的冰碴也融化蒸发。

    清醒的那一瞬间,诸葛刑云以为自己身处地狱阎罗,当看到白衫少女一脸欣然,才明白是眼前的白袍老者救了自己。

    “多谢……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诸葛刑云跪拜在地,诚心实意地问:“敢问恩人高姓大名?日后若有机会必当牛做马回报!”

    “报恩就算了。”白袍老者摆了摆手,起身冲白衫少女,道:“泇瑶,走吧!”

    诸葛刑云回想起袁天罡的话,若他真能未卜先知,那么指点自己遇到老者,其中必有缘由。

    再者袁天师也说过,自己身患热疾,唯有昆仑山千年寒潭可压制,结合众多猜测,让诸葛刑云有了个大胆的猜想。

    莫非眼前的老者就是天云宗仙人?也是自己进入天云宗的关键所在?

    想到此处,诸葛刑云再次跪拜在地,神色恭敬地道:“仙人,请留步!”

    白袍老者脚步微顿,转过身来看着跪拜在地的诸葛刑云,皱眉道:“小施主,可还有事?”

    诸葛刑云不知如何开口,酝酿片刻才道:“晚辈身患热疾时日无多,得前辈救命之恩,望前辈收在下为弟子,鞍前马后,好报答您的救命之恩。”

    白袍老者摇头道:“你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收你入门岂非多此一举?”

    诸葛刑云仍不放弃,细细思量一番,道:“父亲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能够以剩下的时日报答前辈的救命之恩,死也可瞑目,否则日后当寝食难安。”

    谈及生死令白衫少女惆然失色,走到白袍老者身边,悄声问:“师傅,什么是热疾?难道真的没救了吗?”

    或许是之前喂药过多的一丝愧疚之情,令少女忘却了诸葛刑云轻薄之恨,也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

    毕竟修真之人,当以善念为先。

    白袍老者看了眼原先的药瓶,询问道:“寂元丹你是何处所得?”

    诸葛刑云隐瞒了袁天罡的指引,是怕老者心有所虑,至于寂元丹如实回答道:“是袁天师所赠。”

    白袍老者稍作沉思,转而询问起白衫少女:“泇瑶,你确定要救他?”

    白衫少女轻轻撇了眼诸葛刑云,见他脸色诚恳,毅然道:“善之善道也,不能见死不救。”

    白袍老者微微一笑,拂袖间,一根奇形异状的金色羽毛飘落到诸葛刑云面前,道:“既是因缘所致,你且带着它来昆仑天云宗。”

    诸葛刑云激动的喜笑颜开,刚想询问老者名号,抬头却发现老者跟少女都不见了踪迹,惊讶之余拾起那根金色羽毛,捧在手心都怕它会化了。

    “袁天师还真料事如神。”诸葛刑云赞叹一句,便跋山涉水开始了前往昆仑山的路途。

    昆仑山位于西方极地,有着修道成仙的传说。虽不被世人所知,但修真之人却是如雷贯耳。

    长路漫漫数千里,无论多少艰难险阻,对于心怀希望的人,也不过弹指刹那间。

    “咦,虹桥上是不是有人?”

    ……

    诸葛刑云醒来时浑身酸软,却还是极力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眼前陌生的房屋,陷入了深思之中。

    “这是哪?是到了天云宗?”

    诸葛刑云只记得当日,自己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上了虹桥,最终还是虚脱昏迷过去。

    而后幸好两位负责看守山门的弟子发现,又看到了金色羽毛,才将诸葛刑云带上了山。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诸葛刑云就蒙头两眼黑了。

    “吱呀!”房门被推开,走进来的是玉珠峰执事长老欧阳华,见诸葛刑云醒来,面色淡然地问:“你是何人?”

    诸葛刑云翻身下床,对着欧阳长老躬身行礼,道:“在下诸葛刑云,见过前辈。”

    欧阳华微微皱眉:“天山剑宗的诸葛刑云?”

    诸葛刑云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的名气竟然传到了天云宗,顿时燃气了自豪感,但顾及到如今已沦为弃徒,若直言不讳恐遭人白眼,也不利于拜入天云宗。

    心念及此,诸葛刑云故作惊讶,皱眉道:“世上真有跟我同名同姓之人?”

    欧阳华仿佛是松了口气,稍作打量了一番,才道:“不是他最好,要是这混账东西断然不可收。”

    诸葛刑云悄然低头,只觉阵阵汗颜落地,暗忖:“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至于有这么坏的名声?”

    “你想什么呢?”欧阳华可是个老狐狸,见诸葛刑云面色有疑,猛然一拍桌子:“你真是那混账东西?”

    诸葛刑云着实被吓了一跳,连忙道:“前辈如此愤慨,想必那个诸葛刑云肯定不是个东西,跟他同名同姓真是耻辱,要不我改名吧?”

    这一招虚以尾蛇,让欧阳华消除了心中疑虑,摆手道:“姓甚名谁是父母所给,改就算了。”

    诸葛刑云稍稍吐出一口气,定睛问道:“前辈,这里是天云宗?”

    “是的,别一口一个前辈,听着别扭,叫我欧阳长老。”欧阳华说着似是想起了什么,道:“你家住何方?父母可尚在?”

    这倒是把诸葛刑云给问住,他不能实话实说,又找不到滴水不漏的谎词,但欧阳华问起至少得有个说法,大脑迅速飞转过后,伤神地道:“我生来就是孤儿,不知亲生父母在何方。”

    欧阳华本来还有疑问,但也不想伤人痛处,便不再过多追究,却是问道:“你身上的金色羽毛是如何得来的?”

    诸葛刑云将遭遇白虎攻击之后的都如实交代,隐瞒了身患热疾一事。

    欧阳华听完才豁达通明,摇头道:“师兄收徒严谨,怎么会收你这个资质平平的徒弟呢……”

    此话令诸葛刑云甚为不爽,却也不得发作,只能憨笑两声应对,想起白袍老者,忍不住:“欧阳长老,你唤老者为师兄,他是?”

    欧阳华斜斜瞟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起身道:“你在此等候,等老夫禀告师兄之后,再安顿你的去处。”

    诸葛刑云见他转身,肚子不争气地“咕噜”两声,也跟着起身道:“欧阳长老,能不能弄点吃的,实在是饿……”

    欧阳华摇头轻笑着离去,很快一位身着绿衫的少女走进房间,手中还端着饭菜。

    诸葛刑云见了饭菜顾不其他,狼吞虎咽一扫而空,才见少女一脸的惊讶,尴尬地憨笑两声,抹了抹嘴道:“我叫诸葛邢云,请问姐姐如何称呼?”

    绿衫少女掩嘴一笑,道:“我叫莫小菲,以后就是你师姐了。”

    诸葛刑云很是礼貌地说了句:“莫师姐好!”

    莫小菲一脸的笑意,盯着诸葛刑云看了又看,又嘟着嘴摇了摇头,道:“真看不出你有什么天赋,师尊竟然肯收你为徒。”

    诸葛刑云原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被看的很是尴尬,但她此话一出,确实令诸葛刑云心跳加快,忍不住问:“师尊?你说的可是紫阳真人?”

    莫小菲却皱眉道:“天云宗除了紫阳真人谁还敢自称师尊?不对啊,师尊收你为徒,你竟然不认识师尊?”

    诸葛刑云有些搞不懂了,白袍老者只是让自己带着金羽毛上天云宗,也并未说将自己收入他的门下,一时间竟然有些糊涂。

    通过莫小菲的口,诸葛刑云才知道那金羽毛叫做金翎,是掌门师尊收徒的信物。

    诸葛刑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撞见了天下第一人,而且还一跃成为天云宗掌门师尊的座下弟子,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等等!这最该感谢的是袁天罡,若不是他的指引,即便是有狗屎,也轮不到诸葛刑云这个倒霉鬼去踩。

    诸葛刑云在心中盘算着,来日方长一定要好好感谢袁天师。咦!如果他离世——就多烧点纸钱吧!

    欧阳华将诸葛刑云带上玉虚峰,只见玉峰大殿规模宏大,整洁肃穆,尤其是那玉雕石椅,飞龙雕刻的栩栩如生。

    整个天云宗丝毫不亚于天山剑宗,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叫诸葛刑云?”清脆的声音在大殿响起,紧接着白衫少女出现在大殿之上,神情凛然地看着殿下的诸葛刑云。

    诸葛刑云四处查看,并没有看到紫阳真人,只能拱手道:“诸葛刑云,见过师姐。”

    白衫少女神色不见丝毫波澜,清冷的犹如仙女落凡尘,只是淡淡说了句:“我叫林泇瑶,以后叫我林师姐。”

    诸葛刑云点头道:“见过林师姐。”

    “师尊闭关在即,没时间见你,让我暂且安顿你。”林泇瑶见诸葛刑云脸上带有失意之色,仍然继续道:“师尊收徒严谨,若不是你身患热疾有缘遇见,师尊为了救你,断然不会收你入门的。”

    诸葛刑云脸色瞬息万变,但自己的斤两也清楚,能够顺利进入天云宗已是幸运,并不奢求有着什么特别待遇。

    林泇瑶继续道:“偏殿梧桐居,脚下对应着千年寒潭,有助治愈你体内的热疾,师尊吩咐将你安置在那里。”

    诸葛刑云步入梧桐居时,就感受到一股凉意袭来,若是换做普通人绝对抵御不住这等冷寒,但诸葛刑云体质特殊,于他而言倒觉得舒适。

    “既然你已经是天云宗弟子,多少也该习得天云宗一些心法。”林泇瑶说着掏出一张白娟,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黑字:“这是太上无极境的第一层口诀,你自己先摸索。”

    夜半时分,诸葛刑云大致看了一遍口诀,确实高深莫测,便借着月黑风高夜盘膝入坐,竟能感受到了一丝暖流流窜在体内。

    “你是谁?”入定的诸葛刑云,睁开眼便看到一个人影,竟然是梦中遇见怪人。

    当他豁然起身时,惊讶到一时说不出话,嘴巴都能够塞进一个苹果。楞楞看着盘坐入定的自己,仿佛突然出现了两个诸葛刑云——

    不对,是三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