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04初遇泇瑶生死间
    诸葛刑云微微发愣,他意想不到老道士竟是名震天下的袁天师,震惊的张口木讷,结舌道:“您……您是袁天师?”

    老道士豁然起身神了个懒腰,这才注意到身旁的诸葛刑云,细细打量一番才笑道:“小施主不信?”

    诸葛刑云立即摇头,随即又点头,但举止动作怎么都觉得不合事宜,连忙欠身行礼道:“在下不敢!”

    袁天罡方才转身回了屋,瞧着一直跟在身边的诸葛刑云,道:“小施主既然已无大碍,便可自行离去。”

    诸葛刑云还是恭恭敬敬站在那里,片刻之后深深叹息道:“在下已经无处可去,而且……”

    话到嘴边,诸葛刑云却又无法开口。想起方才袁天师的话,命格所致怕时日无多,既然如此又何必兜兜转转?

    “既然命运如此,怎么死,死在哪里又有何关系呢!”

    袁天师摇头轻叹,看着诸葛刑云满脸失意之色,咂了咂舌,道:“纯阳命体也并非不可救治。”

    “天师……您是有解救之法?”诸葛刑云黯淡的神色猛然亮了起来,因为有一句话叫“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便失去所有,但活着不才有希望吗?

    袁天师抚须思量着,过了半晌才正色道:“小施主,对于梦境可有所悟?”

    “梦境?”诸葛刑云念叨了一句,细细思量一直做的噩梦,却是毫无头绪,摇头道:“那只是一个噩梦,困扰了数年,难道有什么启示?”

    袁天师沉吟片刻,道:“境由心生,梦境也不例外,或许就是因缘所致,你且说说都梦见了什么?”

    诸葛刑云经常梦见连绵山峦,跟两座高峰,在盛气环绕中龙象显升,并且时常出现一个奇怪的人,跟自己模样相似。

    袁天罡默然静听,又让诸葛刑云随着心思画出梦境中起伏山峦的模样轮廓,拿在手中仔细揣摩,半晌才抚须道:“贫道如果没猜错,画中所示乃昆仑天云宗。”

    天云宗是历史悠久的修真宗门,乃三宗之首,是为道宗。

    诸葛刑云对于天云宗早有耳闻,可从未踏至拜访过,又怎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中?难道真的是因缘所致?

    袁天师神色中似有所获,沉吟一声,笑道:“天云宗玉虚峰下,有千年寒潭,或许可以压制小施主的至阳之体。”

    诸葛刑云面露喜色,继而又失意摇头:“我本是天山剑宗弃徒,又如何入的了天云宗?”

    袁天师似乎不觉意外,默然一笑:“既然冥冥中早有注定,小施主随缘即可。”

    话虽如此,但诸葛刑云仍有疑虑,忍不住问:“梦境中那莫名其妙的自己,又是怎么回事?”

    袁天师摇头轻叹:“对此贫道也未能参透,或许只有小施主亲临天云宗,方有可能解开心中疑惑。”

    话虽如此,诸葛刑云的心中仍然一片困顿,对于如何进入天云宗丝毫没有头绪。

    死很容易,活着却是诸多不易。

    十多年来,诸葛刑云能够抗衡至阳之证,全靠父亲源源不断的真元镇压,如今失去父亲的庇护,就时刻徘徊在生死边缘。

    “瓶子里有三颗寂元丹,乃蜀中寒草炼制,暂时可以镇压小施主体内炙热之症,发作之时服用一颗便是。”临行之际,袁天罡递给诸葛刑云一个精巧药瓶。

    诸葛刑云沉郁片刻,躬身行礼推搪道:“天师的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实在受之有愧。”

    袁天罡淡然一笑:“贫道自知时日无多,留着已无用处,小施主收下吧。”

    诸葛刑云愕然道:“袁天师乃神仙下凡,定然可以长命百岁。”

    “天命不可违,命也。”袁天罡将寂元丹放在诸葛刑云手中,道:“小施主西行三十里,正午时分休息一个时辰,切记切记!”

    诸葛刑云微微皱眉,想细问却被袁天罡伸手阻止:“贫道已然窥探天机,还望小施主莫要再问。”

    如此,诸葛刑云只能默然转身,朝着西方前行。

    留下神色恍然的袁天罡,站在原地猛烈咳嗽两声竟然带着丝丝血迹,脸色也骤然苍白了许多,忍不住叹息一声:“实乃命也!”

    “天师保重身体才是。”一道黑影落在袁天罡身旁,见他气色有差,神色间也颇显伤怀。

    袁天罡瞧了来人一眼,又瞧着诸葛刑云远去的背影,摇头叹道:“命运多牟,希望你的决定是对的。”

    ……

    正午时分,诸葛刑云行至枫叶林,想起袁天罡的话,便找了一块大石坐下歇息。

    睡梦之中,诸葛刑云迷迷糊糊听到了似野兽的怒吼声,睁眼之际着实吓了一跳。

    一只花虎匍匐行来,怒目圆瞪盯自己,似是将自己当做了猎物,看那气势能够一口吞了自己。

    诸葛刑云吓得双腿都在哆嗦,咽了口唾沫猛然起身,不假思索地拔腿就跑。

    若换做以前,即便是面对两三头猛虎,他也能从容应对,但此时的诸葛刑云,不过常人无异,即便是武松附身,他也缺三两酒啊!

    酒壮怂人胆——

    “哎呀!”

    双拳难敌四手,两条腿的肯定也跑不过四条腿的,奔跑出两步的诸葛刑云,突然被花虎从身后扑倒在地。

    在花虎强有力的攻击下,诸葛刑云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肩膀被花虎以爪子按在地上,整个身体丝毫动弹不得。

    鲜血从他肩膀喷涌流出,血腥味顿时弥漫了整个枫树林。

    “什么天师,这是指引自己来喂大老虎啊!”生死边缘,诸葛刑云已然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却又不甘心被老道士戏弄,但事已至此只能默哀受之。

    “咚!”

    眼看就要命丧花虎腹中的诸葛刑云,感觉身体一轻,连忙翻身查看,只见花虎笨拙的身子,在地上几个翻滚才爬起来,使劲摇晃了几下脑袋,才仰天怒号,似乎是怒急成狂。

    不明所以的诸葛刑云,只瞧见花虎身旁有着一块碗大的石头,难道是……

    不等诸葛刑云摸清状况,花虎歪头查看,目光锁定在诸葛刑云的身后,竟然毫无预兆地再次狂奔而来。

    满是狼狈的诸葛刑云,哪里还能经得住花虎的再次扑击,慌忙中扭头狂奔,却突然眼前一晃,撞上了不明物体。

    似乎——软软绵绵的,还有点淡淡的香气!

    “哎呀——”

    诸葛刑云还来不及查明何物,后脊猛然一阵刺痛,整个人贴着不明物体,被花虎撞的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的诸葛刑云,轻轻抬头,看到的竟然是一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庞,清丽脱俗不可方物。

    “滚开!”

    少女怒急呵斥,吓得诸葛刑云浑身为之一震,不舍不愿地往起爬,却被身后的花虎再次按了下去,与少女再次亲密接触撞了个满怀。

    之前不知情下倒不觉的有什么,如今姿势下难免令诸葛刑云很是尴尬,尤其是那软绵绵香喷喷的少女体,几乎令人意乱情迷想入非非。

    “闪开——”

    “我……我也想闪开,可身不由己啊。”诸葛刑云尽量抬起身子避免与她接触,可花虎的造作下,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锵!”

    剑光一闪鲜血喷溅,花虎哀嚎一声挣扎了几下,最终安静地伏在诸葛刑云身上一动不动。

    惊魂未定中,诸葛刑云余角撇了一眼,见花虎没了气息,惊愕中也松了口气,竟是趴在少女胸脯上大口喘着粗气。

    “起开!”少女一声娇嗔,面红耳赤怒急愤然,腾出手来就是一耳光打在诸葛刑云脸上。

    “啪!”

    这一击耳光尤为响亮,印在诸葛刑云的脸上,他那半张脸瞬间就肿了起来,像极了猴子的屁屁!

    诸葛刑云半张脸火辣辣的疼,龇牙咧嘴满脸狰狞,可是被花虎的尸体压着完全无法作为,只能狠狠地道:“你个臭婆娘,下手……”

    少女身穿白色裙衫,此刻是灰尘满沾,白皙的脸上也沾有尘埃之迹,只是红霞未褪,倒有几分娇羞之美,令诸葛刑云看的痴楞晃神。

    白衫少女被诸葛刑云看的更是羞怒,浑身骤然散发出一股强大气劲,一掌将诸葛邢云以及他身上的花虎推的飞了出去。

    诸葛刑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掉下来时一屁股坐在地上,爬起身刚想破口大骂,却被白衫少女那凌厉的眼神给吓得咽了回去。

    曾经的诸葛刑云也是修真之人,何以看不出眼前的少女并非普通人,尤其是刺穿了花虎脖颈的那一剑,以气驭剑,修为绝对不亚于曾经的自己。

    好汉不吃眼前亏,诸葛刑云冷哼一声,却也恩怨分明,道:“之前你救我一命,又给了我一巴掌,就算是两清了。”

    白衫少女神色更显犀利,似是想起了诸葛刑云之前那些不轨之举,脸色更显难看,厉声道:“想得美,杀了你——”

    诸葛刑云没想到她雷厉风行,话音刚落就随脚一踢,地上的一块碗口大小的石头,被她踢得箭一般射出,撞向了诸葛刑云的胸口。

    诸葛刑云只觉虎口一震,倒退两步张嘴一口鲜血喷出,紧接着两眼一晃倒了下去,浑身血液都似是要沸腾一般,滚烫的皮肤越来越红。

    “热……好热——”

    白衫少女眼瞧这一幕微微一愣,上前踢了脚痛苦翻滚的诸葛刑云,皱眉道:“别装死……”

    诸葛刑云颤抖着双手,用尽最后一丝神智跟气力,将怀里的药瓶拿出来,却是手一抖掉落在地,滚落在白衫少女的脚前。

    诸葛刑云浑身痉挛着,伸手指着地上的药瓶,嘴里吞吐不清地说着:“药……药……”

    白衫少女微微蹙眉,瞧他脸色确实挺痛苦不像是装出来的,便蹲下身子拾起地上的药瓶,倒出仅剩的三颗寂元丹在掌心,递到诸葛刑云面前,问:“服用几粒?”

    诸葛刑云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来不及思索就倒了下去,眼睛始终停留在少女手中的寂元丹上,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药……”

    白衫少女似是于心不忍,将三颗寂元丹递到诸葛刑云嘴边,喂食诸葛刑云吞下。

    片刻过后,诸葛刑云浑身抖了个激灵,体内的炙热慢慢褪去,表面肤色也恢复了正常。

    诸葛刑云从地上爬起来,刚想说什么,浑身却又是一个激灵,双臂环抱缩成一团,颤抖着:“怎么……怎么那么冷?”

    “冷?”白衫少女有些失神,眼睁睁看着诸葛刑云的身子僵硬乃至结冰,却只能急得直跺脚。

    “泇瑶,他是什么人?”一道白袍身影缓缓飘落,先是看了眼地上的诸葛刑云,再询问着白衫少女。

    白衫少女无助的脸上露出了异光色彩,连忙过去抱着白衣老者的手臂,迫切求助:“师傅,只是碰巧遇见的,您救救他吧。”

    白袍老者须发皆白,但神色光彩照人,确有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模样。

    只见白袍老者上前探了探诸葛刑云的脉象,先是微微一愣,又拾起地上的药瓶嗅了嗅,皱眉道:“寂元丹?”

    白衫少女询问道:“师傅,他……他究竟是怎么了?”

    白袍老者轻叹一声,道:“他竟是至阳之身,而这寂元丹乃至寒之物,想必是超量服用寂元丹所致。”

    “啊!”白衫少女惊叫一声,望着奄奄一息的诸葛刑云,面露愧疚之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