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剑宗之主 > 0002一招大成惊满座
    秋寒意冷,宛如一副失意少年图。

    诸葛邢云目落远方,声嘶力竭呼唤着不曾回归的情人,但他要问个明白,问个究竟!

    一向被视为禁地的宗主书房,曾经身为少宗主的诸葛邢云,仗着父亲的溺爱可进出自由。可今非昔比,万千宠爱早已不复当年,所以诸葛邢云走的异常小心。

    踏足禁地的一瞬间,诸葛邢云几欲落泪,因为不曾变化的地方,唯独少了一幅画。

    那幅画是父亲自为他而动笔,如今却不见了踪迹,足以证明父亲对自己的失望与寒心。

    “哗啦——”

    桌椅移动的声音将诸葛邢云从失意中惊醒,目光所及之处黑影闪过,竟是飘身出了书房。

    诸葛刑云不假思索地追了出去,可黑衣人速度太快,在荷花池围墙处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愤然而来的诸葛邢云,站在围墙处眺望愣神,低头的时候却发现黑衣人遗落在地的一本书籍。

    秘籍上的四个字醒目惊心,捧在手心令诸葛邢云如坐针毡,却又令他兴奋异常。

    “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他夺走你的心爱之人,又要夺走你的少宗主之位?”景浩的话再度耳畔想起,令诸葛邢云撕心裂肺。

    “苏少卿,即便是万劫不复,也绝不任由你得偿所愿——”

    ——

    秋闱剑试,乃天山剑宗年度盛事,无论外门或是内门弟子都是踊跃参与,因为年度黑马有着特殊奖赏。

    但凡脱颖而出的外门弟子,有机会被各位执事长老选中,晋升为内门弟子,从而可以习得无上功法。

    所以场面浩荡,勇于参与者全都热情高涨。

    “咦,那不是少宗主吗?看样子还没酒醒吧?”

    “前少宗主,现在跟我们一样!”

    “也怪惨,女人被人抢了,少宗主位子也没有了,难怪这般消沉……”

    ……

    诸葛刑云懒懒散散地坐在台阶上,怀里还抱着一壶酒,晕红的脸颊着实像喝多了一般。

    那些议论纷纷的话,确实就像一根根倒刺,但诸葛刑云仿若未闻一般,眯起眼睛喝了口酒。

    剑阁庭院早已挤满了人,苏少卿跟祁语嫣的出场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毕竟一个天才少年一个绝世美女,走在一起郎才女貌,引起了众人侧目。

    诸葛刑云也随之眺望,看到两人举止亲昵有说有笑,再也安耐不住心中的烦躁,起身走了上去。

    祁语嫣看到他站在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如若心虚般垂下脑袋,盯着自己的脚愣神。

    “还给你——”诸葛刑云将怀里的白娟递到祁语嫣面前。

    祁语嫣看了眼微微蹙眉,道:“怎么在你手里?”

    诸葛刑云微微一惊,因为他捕捉到祁语嫣那诧异的神色不是装出来,就表明昨晚的黑衣人不是她,那又会是谁呢?

    “捡到的!”诸葛刑云轻说一句,突然骨气勇气问:“你跟他……”

    “小师弟,我跟小师妹真心在一起!”苏少卿一把接过白娟,随手扔在一旁,被寒风几个吹卷消失在剑阁庭院之中。

    诸葛刑云望着白娟消失的地方愣神,回醒过来冷冷看着他,酝酿良久才道:“曾经仰望过你,但现在我鄙视你。”

    苏少卿的神色突然变得阴沉,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冷笑:“以前尊你为少宗主可让着你,但今天,你最好躲远点,我怕不小心一剑杀了你。”

    诸葛刑云脸上没有愤怒,反而变得无比平静,只是盯着祁语嫣,道:“我最后问你一句,为什么如此待我?”

    祁语嫣的脸上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痛苦之色,抬头的那一瞬间却笑的花开灿烂:“再问也是自取其辱,何必呢!”

    “自取其辱——就因为我不如他?”诸葛刑云楞楞重复着这句话,忽然纵声狂笑,道:“苏少卿,我要挑战你!”

    这句话引起的轰动与嘲笑,掀起了大家心中的共鸣!

    “什么?我没听错吧?”

    “他尽然要挑战苏师兄?”

    “这还真是自取其辱——”

    ……

    擦肩而过的苏少卿,突然顿足转身,盯着诸葛刑云看了半晌,才笑着问:“小师弟,你是认真的?”

    诸葛邢云没有回避他的目光,更不在乎别人的蜚语,异常坚定地道:“比真言还要真!”

    苏少卿竟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很好,台上相见时,小师弟好自为之。”

    诸葛刑云没有再看他一眼,而是直接上了擂台,以手中的长剑遥指台下的苏少卿,道:“不用等剑试,现在就来吧!”

    苏少卿愕然一愣,随即有些哑然失笑地道:“小师弟,自取其辱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怎么?堂堂的天才也有怕的时候?”诸葛刑云面无表情地说着,环顾四周,接着道:“大家眼中的天才,也不过是个胆小鬼。”

    苏少卿猛然握紧手中的剑踏前一步,却被身后的一只手臂拉了回来。此人身穿白衣,一张国字脸颇显正义感,正是天山剑宗大弟子柳宗元。

    柳宗元冲着苏少卿摇摇头,道:“小师弟胡闹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跟着胡闹?别耽搁了试剑大事!”

    苏少卿顾不得大师兄的劝阻,一甩手道:“他欺人太甚,定要好好教训一顿。”

    祁语嫣也上前劝阻:“此时出手,势必会影响剑试,你也不想此时折损了实力吧?”

    苏少卿瞟了眼台上的诸葛刑云,冷冷笑道:“就凭他的斤两,还不足以影响接下来的剑试……”

    “要打就滚上来,比个女人还墨迹。”诸葛刑云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之色,气的苏少卿牙痒痒。

    台下的众人也搞不清诸葛刑云的作风,都以为他只是怒急好胜。可都清楚两人实力悬殊,就当做一场闹剧看个热闹。

    苏少卿一跃而起便上了擂台,杀气腾腾地道:“既然你找死,那休怪我剑下无情了。”

    诸葛刑云不以为意地冷“哼”一声,瞧了眼台下的祁语嫣,寒风骤起,冷的不只是手足,心凉也不过如是吧!

    “锵——”

    苏少卿长剑出鞘,身形犹如鬼魅一般飘忽,转眼间长剑已逼近诸葛刑云的咽喉。

    他的剑势凌厉迅疾,诸葛刑云来不及退避,只能侧身歪脑去躲开,可苏少卿的剑势突变为下点,在诸葛刑云肩头留下一道三寸长的口子。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有人被苏少卿的剑法惊呆,也有人惊心他居然能下如此狠手。

    诸葛刑云一招受伤,疾退两步看了眼肩头的伤口,冷冷地盯着苏少卿,猛然拔剑出鞘,寒剑在腕中回转,脚踏七星步伐刺了出去。

    苏少卿冷“哼”一声提剑相迎,眼看双剑交汇,可诸葛刑云忽然消失在眼前,只感觉后脊一凉,来不及思索转身一剑刺了出去。

    他这一剑先发后置,刺中了诸葛刑云的胸膛,但自己也被诸葛刑云一剑刺中。

    “怎么可能?”苏少卿心中在呐喊,他很清楚诸葛刑云的斤两,不可能伤得了自己,但鲜血溢出,一切的事实证明,令他不得不相信。

    “小师弟竟然伤得了苏师兄?”

    “怎么可能?”

    “咦,不对,小师弟的剑法配合身法,这一招怎么那么熟悉?”

    ……

    “啊——”

    苏少卿双目充血,猛然怒吼一声将诸葛刑云震飞了出去,顿时愤怒将他整个人笼罩。

    因为——他是天山剑宗的天才,也是天山剑宗的骄傲,绝不允许有人超过自己,尤其是面前的这个废物。

    这一声怒吼,震的众人耳鼓嗡鸣,只见苏少卿横剑当胸,指掐法诀低吼一声“剑道纵横——”

    他胸前的长剑再度刺出时,夺声飞逝,刺向了还未落地的诸葛刑云,纵横中剑影交错,鲜血溅落了一地。

    诸葛刑云落地的时候,身上至少十几道剑伤,虽然不足以致命,却也触目惊心。

    “这……这是剑气?”

    “以气御剑……苏师兄达到了气之境的境界?”

    “这太不可思议了……”

    台下众人目惊口呆,只剩熙熙攘攘的几人惊叹语,却也说明了苏少卿的绝对实力。

    诸葛刑云倒在地上,目光所及之处正是祁语嫣站着的地方,可她不曾看自己一眼,是那般的无情,那般的寒心。

    阴郁的天空,突然飘起了小雪,雪花落在脸上,与血迹融在了一起,没有寒冷,也没有热血的温热。

    “结束了,大家准备接下来的剑试。”执事长老祁武阳出现在人群中,身旁站着的是诸葛神尊。

    苏少卿走过诸葛刑云的身旁,收起插在地上的佩剑,说了句:“废物始终是废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苏少卿身上,没有人会关注地上的诸葛刑云,因为他是个失败者。

    诸葛神尊神情淡然,只是看了眼台上的诸葛邢云,最终也将目光转向了苏少卿,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

    “等等!”

    两个字楞了众人,只见诸葛刑云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不顾身上的伤势道:“你没有赢,我也还没有输。”

    他这句话虽然是说给苏少卿的,但目光却没有离开自己的父亲,那眼神就像一个倔强的少年,只想证明给自己的父亲看——我可以!

    祁武阳上台扶住诸葛刑云,道:“少宗主,别闹了,再闹宗主就该生气了。”

    “呵!他生气?在他眼中,我也不过是个废物吧?”诸葛邢云无视祁武阳的劝诫,继而将目光投向苏少卿,一字一顿道:“出手吧!”

    祁武阳眼看劝阻不了,只能走向苏少卿劝他收手,而苏少卿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祁武阳只有尴尬片刻,然后一脸漠然地走下擂台。

    “你是找死!”苏少卿丝毫不曾掩饰内心的杀意,轻抚手中的长剑骤然刺了出去。

    这一剑并不花哨,却蕴含了强大无比的剑气,纵然相隔丈余,无形中仍然带给诸葛刑云浓烈的压迫感。

    剑气纵横搅动着周围的空气,漫天雪花在剑气的波动下凝结成冰,随着苏少卿一剑刺出,犹如万箭齐发一般射了出去。

    众人惊骇,喝彩之余也不免为诸葛刑云担忧,就连诸葛神尊的脸色也阴沉下来。

    死亡并没有令诸葛刑云感到恐惧,反而有一种解脱感!但他还不能死,至少现在绝对不能死。

    狂风肆虐,诸葛刑云紧握手中的长剑,忽然竖剑当空遥指天际,只见他周身的雪花骤然舞动,将诸葛刑云围绕剧烈转动着,掀起阵阵强大的风浪。

    随着诸葛刑云一剑挥出,周身的雪花形如暴龙一般朝着苏少卿飞奔而去,撞击到雪花剑绺时发出“叮叮叮”之声不觉入耳。

    “这是……”

    “万剑朝宗?”

    ……

    诸葛神尊的脸色异常难看,就连周围的人也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因为《万剑朝宗》乃天上剑宗至高无上的秘籍,除宗主之外不得修炼,即便是曾经身为少宗主的诸葛刑云,也没有资格。

    可眼下,诸葛刑云使出的正是万剑朝宗的第二式,若非如此,他不可能是苏少卿的对手,更不可能重创于他。

    “万剑朝宗?”被重创倒地的苏少卿喷出一口鲜血,却死死盯着诸葛刑云:“你怎么会万剑朝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