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49章:认识一下
    橘棕色长发,蓝色连衣裙,修长的双腿上套着白色高跟鞋。

    弯腰倒水的时候,更衬出她的腰身和大屁股。

    姜禾低头看看自己的牛仔裤,忽然就警惕了。

    “又不做什么,看你小气的样子。”宫萍被姜禾逗乐了。

    “我也没说你会做什么。”

    姜禾随意地说道,不过心里更加警惕,许青也是这样说。

    又不做什么……

    然后就挤进她被窝了。

    “你怕他被我怎么样?”宫萍嘿嘿笑。

    “怎么可能,他要是敢……”姜禾眼睛眯了眯,打死不至于,不过肯定要揍他一顿的。

    “放心吧,我对打游戏菜的不行,又喜欢玩牧师的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宫萍想起来前几天被许青往牌库一直塞老鼠,耳边仿佛还听到鼬鼠出现时‘嘿嘿’的贱笑,不由撇了撇嘴。

    玩这种牌组的男人太贱了。

    别人都好好的玩自己的牌,上怪踢脸解场,他偏偏要鼓捣别人牌库,场上即使有怪也不攻击,一下都不摸脸,人干事?

    “自信点,他都给你规划好以后了,我又不傻,就单纯想认识一下。”

    “为什么?”

    “突然觉得他很有魅力。”宫萍道。

    “?”

    “林语堂说,一个心地干净,思路清晰,没有多余情绪和妄念的人,是可以给人带来安全感的,想见识见识。”

    “你怎么知道他是那个什么?”

    “猜的。”

    宫萍耸耸肩,抵在地板上的鞋跟轻轻摇晃,嫩生生的小白腿从裙边露出来,“闲着没事练武,遇到事冲上去当热心市民,不喜欢你直播又没强迫你必须不播,只督促你多看书,还想让你继续上学,迂回地让你有更多选择,这是正常男人做出来的事吗?”

    “呃……不是吗?”姜禾仔细想了想,发现无从反驳。

    “激起我的好奇心了,就是想认识认识,你俩……不说感情,就说他对你的态度,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宫萍扯了扯裙角,继续道:“我按照你找男朋友的标准找个男朋友。”

    “我觉得你俩有点像。”姜禾歪了歪头,仔细回忆这种莫名的熟悉感从哪来的。

    单身未婚女青年选择的房子……

    哦对,当初许青也是这样,没见到宫萍的面,就猜出来宫萍会买哪种房子。

    现在宫萍没见许青的面,也猜了一大堆出来。

    “哪里像?”宫萍问。

    “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

    姜禾笑一声,捧起杯子轻啜一口,道:“你还没去过我那儿,早晚会认识的。”

    “那过去看看?”

    “看看吧,过去给你认识一下我家冬瓜,你不是一直很想看吗?”

    “嗯,看看冬瓜。”

    宫萍记起来那只肥猫忍不住笑,长得和猪一样,确实很讨人喜欢。

    起身拿过随古筝赠送的布,把古筝整个覆盖起来,然后把凳子塞进架子下面,随意看看房间,再背起挎包和钥匙,才随姜禾出门。

    “昨天七夕你们去哪约会了?连游戏都没播。”

    一边下楼,宫萍一边埋怨姜禾昨晚鸽掉的事,她还是房管呢。

    “不是说回他家吃饭嘛,吃完饭逛逛夜市,回去已经九点了,就鸽了。”

    “回他家?”宫萍这时才明白过来昨天姜禾说的回家,“好哇,你们都见过父母了?”

    “去年就见过了。”

    “逢年过节一起过去吃饭,慕了慕了……话说七夕为什么回他家吃饭?”

    “啊?”姜禾愣了愣,“我也不知道。”

    好像昨晚他们两个逛街的时候许青才看着那些卖花的人想起来,那是七夕节来着。

    不过都没关系,节日不节日的……过节也只是被许青干点坏事。

    还不如不过。

    姜禾想起昨晚的事,赶紧止住念头。

    两人住的距离不远,只短短一段路,进了楼道宫萍左右观瞧,倒也没往上走,她和姜禾闲聊提起过住几楼。

    见姜禾轻敲两下门,没有回应,然后从包包里摸钥匙,宫萍不由问道:“没人?”

    “我出门的时候还在,也许出去了吧。”

    打开门,只有冬瓜在沙发背顶端卧着,侧头朝两人瞧过来。

    “这就是冬瓜?”宫萍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看起来很欢喜,哒哒哒走过去想摸一下,又怕冬瓜挠自己,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一下。

    “喵?”

    冬瓜歪了歪头,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拿手指戳自己,和当初姜禾刚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果然,两脚兽智商都有点问题。

    “它不咬人。”

    姜禾左右看看,没找到许青的身影,看来确实是出去了。

    找到茶壶想倒杯水,她发现自己的白色杯子也不见了。

    侧头看看,角落的鱼竿还在。

    “哎呀,你们这儿布置的好特别。”

    宫萍戳了冬瓜两下,转头打量姜禾家客厅,在直播里只能看到书架和钟馗,现在进到屋子里,这个客厅比自己那边还大。

    书架和钟馗只占了客厅一角,那边还有那台姜禾用来玩游戏的电脑,旁边是沙发——按理来说沙发应该摆在中间一点,却被放在电脑旁边挤在一起,也不知道这样摆的意义,茶几也在那边。

    姜禾的电脑,书架,沙发,茶几,都放在那个角落,客厅看起来就宽敞了不少。另一边放的是个桌子,看起来是餐桌,两把凳子分在桌子两边,其中一个还带着凹痕,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砍的。还有猫爬架和猫窝,在靠近阳台那边的墙边角落,阳光从窗子照进来,刚好落到猫爬架边缘。

    窗边也放着一张椅子,窗台上是姜禾看一半的书——姜禾倒上两杯茶水,便把窗台的书和沙发旁的剑收起来。

    本来许青每天都帮她收的,后来见她一直看完就扣在那儿,有时候也懒得收了,不然早上收了,下午又被她念叨着收哪去了,拿出来看一会儿又扣在那儿,何必呢。

    “他在这里剪视频,你在一旁玩电脑?”宫萍坐在沙发上,一侧头就是姜禾的宝座。

    “平时是这样。”

    “中间这么大空地,是他用来练剑打拳的吧?”

    客厅中间空荡荡,宫萍想了一下便明白了这样布置的意义。

    “呃……是他拿来打拳的。”姜禾有点心虚地移开视线。

    许青喜欢在她玩游戏的时候扒拉她腿,才把沙发扯过来,一个坐椅子上玩游戏,一个靠沙发上看视频,扒拉她腿拿着捏小脚都不耽误。

    有时候她玩游戏累了,一转头也能看许青在那刷电影。

    宫萍啧啧称奇,书架上满满当当的书,客厅中间空出来习武,这俩人文武双全。

    冬瓜看看俩女人,想回自己的猫爬架上面去,纵身一跳,还没落地就被姜禾托住,抱在怀里揉搓。

    “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刚刚我出去的时候还在这儿练拳。”姜禾坐到沙发上,视线落在窗外,感觉许青应该不会出去太远。

    太远的话,应该会给她发消息了。

    ……

    “曹操就不该放跑他,当时直接给他一刀……”

    “那照您这么说都别写了,直接开局登基,全剧终。”

    大门口处,许青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姜禾的白色保温杯,和赵叔正在吹牛。

    阳光斜落,照在他的身上,一年轻人和一老头儿,还有个小孩在旁边拿着皮球自己拍着玩,这一幕莫名的很和谐。

    “那是不是许青?”

    “看着像……”

    在家逗了会儿猫,准备出去逛逛的姜禾和宫萍到出口处见到的就是他们俩吹牛的画面。

    两个人对视一眼,慢慢靠近过去,赵叔的小孙子赵宇拿着皮球看到她们两人,很兴奋地把球往前递。

    他还觉得姜禾会飞呢。

    “你在这儿干嘛呢?”

    “歇着啊,这又没事,出来晒晒太阳,你俩干什么去?”许青听见动静回头。

    “出去逛逛……这是萍萍。”

    姜禾拿着皮球拍两下还给赵宇,朝许青介绍道。

    “哦,那个……酸奶是吧?”

    “对,你们的房管。”

    宫萍笑一下,目光从赵叔和许青两人间扫过,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在这里住了快半年,还真没碰到过许青……也许是她太宅,还有许青同样宅的缘故。

    认识姜禾,是在直播间看了很久,后来有一次见到她提着菜回来,才偶然发现两个人竟然住在同一个小区——或者说她搬到了姜禾这个小区。

    “出去玩?”

    “随便逛逛,一起去?”

    “你们玩,我在这儿商量国家大事呢。”

    许青捧着杯子喝一口,里面水见底,又拎起赵叔的茶壶续上半杯菊花茶。

    阳光正好,微风不躁。

    晒晒太阳,蹭点茶水,再一起聊聊天,在这种天气最好不过了。

    看着一身素雅干净的姜禾和长裙高跟的宫萍远去,许青收回目光,朝赵叔笑笑,“她们两个经常一起出去?”

    “经常看到她们两个去钓鱼,还挺厉害,没几次空着手回来过,最少都有几条小鱼。”赵叔经常见姜禾拎着小红桶和鱼竿的样子,那元气满满的,都快忘了当初她藏在许青身后拘谨看两人聊天的样子。

    “就这么点乐趣了,不然天天闷家里都不带出门的。”许青摇头,“朋友真的很重要。”

    “那是,没朋友连个说话的都没。”

    “哈哈,真的,认识萍萍之前,姜禾天天在家打游戏,去年出门的次数可能都没这半年多,我都怕她闷傻了。”

    许青乐一下,“刚刚说到哪了?哦,直接登基,还搞那么多事干嘛,像那个……”

    “不对,不对,他直接登基肯定有人反他,就得……”

    赵叔点上根烟,美滋滋地抽一口,和许青又接续上刚刚的话题。

    ……

    “他们真的好熟。”

    走出很远,宫萍回头看看,朝姜禾道。

    上次姜禾说许青和保安很熟,所以保安会和她打招呼,宫萍还不知道什么叫很熟,现在见识到了。

    “他可能很孤独吧。”

    姜禾猜测着,“那些朋友很忙,又离得远,他的工作也很少接触什么人,在家待久了,就会出来透透气。”

    “孤独?看他在直播间挺能叭叭的。”

    “工作嘛……”姜禾笑了笑,“还想认识他吗?”

    “这不是认识了吗?”宫萍挑挑眉,接着哎呀了一声,“没加到微讯!”

    “你加我男朋友微讯做什么?”

    “还不能有异性朋友了?”

    “哼。”

    姜禾皱了皱鼻子,想着刚刚许青捧着她的杯子喝茶水闲聊,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有机会实现威胁打死他的。

    两个人走在人行道上,绿荫葱葱,现在还没到九月,再过些日子,树叶就要开始泛黄了。

    “你不是想直播弹琴吗?电脑呢?”

    “电脑在卧室里,客厅太麻烦,有时候懒得起床就放个电影,躺在床上看。”

    “我们电脑都在客厅,从来不带进去。”

    “我要有了男人,也把电脑搬出去。”宫萍大咧咧地说道。

    “……”

    姜禾目光望向别处,男人……

    好像也没什么好的,就睡一张床比较暖和而已。

    许青身上暖呼呼的,有时候往他那边挤一挤,许青就会把她抱住。

    到商场逛一圈,买了点零食,两个人边吃边走,到菜市场一起买了菜,宫萍照着姜禾买菜的量减半,学着自己在家做。

    回去时,许青已经没在门口了,赵叔的小孙子也已经不见身影,只剩赵叔一个人慢慢喝茶。

    打过招呼在路口分别,姜禾提着菜回去,许青拿着铲子正给冬瓜换猫砂,鼻子里塞着两个纸团。

    “你说冬瓜是不是该吃素点,猫粮不太健康的样子。”

    许青头也不回地道,听声音就知道是姜禾回来了——不光因为姜禾走路没声,还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住。

    “你以前不是和我说猫粮健康吗?”

    “我没说,我是说鸡肉卷不健康。”许青道。

    “一片肉,一片蔬菜,还有面粉,为什么不健康?”

    “油炸的,那面包糠……你天天吃看会不会吃成一个小胖子。在说冬瓜的事,你和我抬什么杠。”

    “刚刚萍萍穿着高跟鞋哒哒哒哒你是不是很喜欢?”姜禾放下菜凑近过来,对着他的寸头盘来盘去。

    “??”

    许青拿着小铲子顿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