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47章:明明就是很清白
    七夕节鸽了。

    去许青家吃饭,吃完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七点,然后逛个街回来,已经很晚。

    姜禾连游戏都没上,打开电脑听着歌,一手撑起下巴靠着屏幕上的歌词,在那儿思考事情。

    许青洗完了丝巾,展开后用夹子夹住两个角,把它挂在晾衣绳上,回来见到的就是女侠沉思的画面。

    “在想什么?”

    “人的时间是有限的,我喜欢做的事越多,那分摊到每件事上可以用的时间就越少了。”

    姜禾想着现在自己每天做的事,突然感觉到时间有点不够用了。

    “就因为今天鸽了?”许青有点微微的惊讶,看着电脑问。

    这种问题不应该是女侠想的,天天舞刀弄剑,还管什么……时间?

    抱着她一米六的大长剑玩的时候可没见她珍惜时间。

    “就是忽然想到的。”

    姜禾搔搔头,旋即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起身去卧室,路过桌子时拿手指逗逗站在上面巡视领地的冬瓜。

    “你不会觉得我们出去逛街是浪费时间吧?”许青眉头微皱,他可不希望姜禾因为逛街鸽了直播,然后产生这种念头。

    “怎么会,我是觉得直播占用了我们一起出去的时间。”

    姜禾回头朝他展颜一笑,进去卧室,片刻后拎着睡衣出来。

    见许青坐在电脑那里,她凑过去从身后对着许青侧脸啄一口。

    可能是以前无所事事的时候太多,随着生活充实起来,自然而然产生时间不够用的感受。

    交个朋友,再和许青在一起逛逛,便已经到晚上该睡觉的时候。

    如果保证和许青在一起的时间,那读书、习武、玩电脑、钓鱼、和朋友一起出去,这几者必然有要被压缩的。

    “明天继续逛?”许青问。

    “好呀,去哪?”

    “逗你的,快去吧。”

    憨憨的,许青朝她摆摆手,打开小破站看她的视频数据。

    每次直播的录频都有发上去,这也是一部分收入,以后每有人看,都会产生收益,随着时间线拉长,人气高了,这些蚊子腿加起来也是不可小觑的。

    会不会有一天姜禾的收入还要超过他?

    许青心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打又打不过,赚钱又赚不过,好像要完蛋。

    做个愚蠢的在家洗衣做饭抱孩子的男人?

    他心里想起姜禾的伟大理想,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能文能武的现代女人……

    姜禾。

    还是他一手养出来的。

    有点刺激。

    姜禾甩着大长腿从浴室出来,睡衣只到膝盖那里,修长圆润的双腿看上去很有力——实际上确实很有力。

    她一屁股挤到许青旁边看他捣鼓主页,道:“这是什么?”

    “发个动态,今天七夕吧啦吧啦……”

    许青算是姜禾的运营官,总不能因为她有收入超过自己的苗头就不认真了,一直尽心尽力。

    “我现在算是在这个游戏小有名气了,萍萍告诉我的,只是这个平台体量小,dnf版块不怎么火,她问我要不要换个平台。”姜禾想起宫萍和自己说的事,征求许青的意见。

    许青也早已想过这件事,沉吟一下道:“你要一直这样打下去吗?”

    姜禾闻言没说话,看着屏幕无声地想了一会儿,才缓缓摇头。

    这个游戏的操作上限就那么高,她即使再怎么打,也和别人花了心血打造装备技术又不错的人差不多持平。

    至于打造自己的号……往后都玩这个游戏也是她不太喜欢的。

    来现代一年,这算是她第一个正经的工作,无论搬砖还是决斗场,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只是像许青说过的,生活有无数方向,这只是其中一种,她的生活才刚开始。

    “如果换平台的话,别的那些平台……肯定是要和你签约的,签的话只能我签,然后会有很多限制。不签约可能还比不上继续留在这边,而且还要重新来过。”

    “嗯,她只是和我提了一嘴,在拿到身份前,我只要能有点收入就好,没那么急。”姜禾点头。

    “你自己有主意?”

    “有。”

    “真好,我闺女姜禾长大了。”

    “信不信我咬你?”姜禾露出一口小白牙威胁他。

    “有些东西分开比较好。”

    “?”

    姜禾对于太深奥的东西还不清楚,纯洁到成语大全还是单纯的成语大全,但本能的感觉到这是被调戏了。

    “哼。”

    她想了想也没想明白,只能哼一声表示自己不服气。

    读书人的事,总不能说不过就动用武力,那样太下作了。

    姜禾倚在旁边看着许青在主页上到处点点,名片背景和签名简介都稍微设置一下,她侧目看看许青一脸认真的样子。

    话说好久没被许青拿着腿……

    百度说男人都是那个样子,可许青不太对啊,只有那两次而已。

    难道这种事也是因人而异的吗?还是说这家伙又在憋什么阴谋……

    虽然许青有时候表现的很变态,但没有小电影里那样变态,有些事还是可以接受的。

    “你的卖咸菜大计好像被搁置下去了,没想着卖了?”许青想起来以前姜禾心心念念的卖咸菜。

    姜禾回过神,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那时候是没有收入渠道,现在再去花时间去做咸菜,性价比太低。”

    “我闺……嘿,不逗你了。”

    许青摇摇头,感觉到有只不安分的小脚攀上他的腿,他往旁边挪挪屁股,顺手捞起来,拿着她圆润的脚趾轻捏。

    姜禾轻轻抽了一下腿,表示一下自己的抗拒,然后便没了动静,接过许青放开的键盘鼠标玩起来。

    整日里一副素净装扮,不化妆不抹粉,不动武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相处起来很舒适,这种女孩子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冲动。

    尤其是她来自开元的时候。

    手里捏着姜禾稍凉的小脚,许青手掌从她足背上划过,满足地叹息一声。

    “你还不去洗澡?”

    “这就去。”

    许青忍住亲她脚背一口的冲动,再这样下去该变成老婆奴了。

    或者说女儿奴……不知道姜禾会不会用脚丫子踹他。

    “今天七夕,其他情侣都会做一些快乐的事。”

    许青光着膀子去镜子前搔首弄姿,看自己习武近一年的成果。

    肌肉不明显,文文秀秀的,但是能看得出来模糊的线条,在姜禾眼里大概是弱鸡那一层次,放在现代来说,应该叫穿衣显瘦脱衣有点肉。

    习武以来胃口变大,那些饭不是白吃的,打拳又不至于发胖,自然就会壮起来了。

    “我们呢?”不见姜禾应声,他转头问道。

    “别做梦了。”姜禾头也不回地道,停了一下继续补充:“我们还没成亲。”

    “那叫结婚。”

    “哦,我们还没结婚。”

    “没结婚也可以做些其他的什么,你明明都是现代人了,还把自己当成开元姑娘,老顽固!”

    “老就老吧,反正我一千多岁了。”姜禾无所谓的道,顺便在椅子上盘起腿,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其实很开心的。”

    “现在这样我就很开心了。”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遭到拒绝的许青化身歌唱家,一边哼着一边钻进浴室。

    浴室里哗哗水流声响起,客厅里姜禾侧头看一眼,犹豫片刻道:“喂!”

    “干嘛?”浴室里的歌声中断,许青探个头出来。

    “其实……你可以拿我的腿那个什么,不用在浴室里偷偷……”

    姜禾盯着电脑屏幕上面的科普,一脸冷静地道。

    两个人是男女朋友,总要为对方考虑一下。

    “我,不,会!”

    许青哐一下关上门。

    ……

    洗完澡出来时,姜禾已经抱着冬瓜,在看电脑上剪辑视频的教程。

    “其实今晚我们该出去住,找那种不太隔音的旅馆,让你拓宽一下眼界,见识见识现代的热情奔放。”

    许青一脸怨念,不是因为姜禾的保守,而是因为刚刚她对自己的胡乱猜测。

    姜禾撇撇嘴,她已经在电脑上看过很多了。

    “你这个爱好很变态。”

    “这不是爱好,而是科普,我肩负着带唐朝友人领略世界风光的重大义务,好的要看,坏的更要看。”许青一本正经地扯淡,视线掠过书架,继续道:“没有经验,难免就要犯错误,从没有经验到有经验,要有一个过程。”

    姜禾想了想,道:“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要准备长些,这样想,较为有益,而较少有害。”

    许青愣了愣,姜禾能这样回答是他没想到的,无言地用手指点点姜禾,“你要回去开元的话肯定是个大祸害!”

    其实不光姜禾,任何一个聪明人到那个时候,只要不开局暴毙,会苟一点,应该都能扇动一下翅膀。

    要么网上那么多想回到唐宋元明清,甚至回到秦汉三国时代的畅想,尽管其中有些意淫的成分,不过历史嘛,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等真的发生了,说不定会被世界意志干扰——如果真的存在‘世界意志’这个东西的话。

    伟大的唯物主义是不信那些牛鬼蛇神的,不过转念想想。

    王莽篡汉如果真的是现代人去了那个时代,根据物质能量守恒和量子瞎扯理论来说,有个人回到过去,就必有个人来到未来,所以才出现姜禾?

    许青用吹风机把自己的短发吹了一遍,其实不用吹也能很快干,但和姜禾一起睡,有一点点潮都会让旁边的人不太舒服。

    这个时候思维是最容易发散的,当想到姜禾高呼着自由公正在唐朝起义的时候,他才收起吹风机,顺带着把思绪给带回来。

    如果他是一个或者漫画家,说不定会写一个以姜禾为原型的故事。

    名字就叫《我老婆从一千年前过来跟我学习现代思维然后再穿越回去造李隆基的反自己当皇帝脚踩高力士拳打杨玉环并大喝你吃个屁的荔枝赶紧建设大唐的特色社会主义做大做强攻进高句丽统一版图》

    “朕要安息了。”许青轻咳一声,提醒姜禾该睡觉了。

    “安息?”

    “安静地休息。”

    “你不如说驾崩。”姜禾随口吐槽,然后自己都愣住了。

    “你想继承我的皇位?”

    “休想占我便宜。”

    七夕夜,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关掉客厅灯,留下冬瓜一只猫在外面。

    扑到床上,许青很自然地搂过姜禾,手不老实地往上爬。

    姜禾伸手按掉床头灯的开关,卧室陷入一片黑暗。

    “我劝你最好别乱动。”

    “今天七夕。”许青抱着姜禾往她那边挤,鼻子在她头发脖颈间轻嗅,“想不想做点别的?”

    “别的什么?”

    “反正不会坏你身子。”

    姜禾想了想没说话,按住他胳膊就准备睡觉。

    反正等睡着了,许青最多就是偷偷抱抱捏捏,不舍得把她弄醒的。

    卧室里安静了一会儿,许青翻两个身,道:“手机拿过来一下。”

    “拿手机做什么?”姜禾说着,抬手拿床头的手机。

    “我找找淘宝有没有卖关公像的,那么高,那么大,买来放在房间里。”

    “嗯?”

    姜禾动作一顿,“买来放房间?”

    “对啊,再买一大把香,咱们拜把子,结为异姓兄妹,天天给他老人家上香,清清白白。”

    “……”

    这个家伙!

    姜禾气得把手缩回去,“睡觉!”

    “咱们拜把子吧,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黄天在上,厚土在下……”

    许青鼓动到一半,姜禾背着他伸出手,拉住他胳膊放到身前,闭着眼睛装睡。

    “睡那么早干嘛?”许青贴在她耳旁小声说着。

    “你到底想做什么?”

    许青没再说话,凑过去寻找她的嘴唇。

    窗外,月色朦胧。

    窸窸窣窣的声音微不可查,床上两道身影越抱越紧。

    许久后。

    姜禾两只脚紧紧纠在一起,忍不住推开他深吸口气。

    许青依然靠在她一旁,小声道:“姜禾。”

    “嗯。”

    声音细若蚊蝇。

    “我喜欢你。”他小声笑道。

    “我也……我也喜欢你。”姜禾闭着眼睛呢喃,“但是,但是……”

    “抱紧我。”许青低头,顺着她下巴亲吻。

    姜禾身子一僵,嘴唇咬得死死的,像抱着床边在游乐场赢来的那头雪白的大熊。

    “我们……我们……”

    “我们还是清清白白。”

    许青含混不清的声音,让姜禾发出一声悲鸣。

    难道非要生小宝宝才叫不清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