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46章:小城老街上
    华灯初上。

    吃完了饭,许青和姜禾没有多耽搁,婉拒了周素芝留两人再坐一会儿看看电视聊聊天的想法,迎着夜幕出来。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男女朋友如此,婆媳之间也是如此——许.哲学.青。

    弯弯的月牙挂在天边,夏末秋初的凉风徐徐吹过。

    姜禾刚挽上许青胳膊,对面楼腾腾腾跑下来一人,许青都不用细看,大致形状就知道是秦浩那个胖子。

    “你这是嫉恨的咬牙切齿妒火中烧实在忍受不了所以要把我们抓起来?”

    许青的话让秦浩给他竖了个中指:“改天抓你。”然后一脸兴奋地腾腾腾往外跑。

    “怪哉。”

    许青和姜禾慢悠悠地走在后面,看秦浩小跑带颠地跑出小区大门,感觉不太对劲。

    看这家伙兴奋的样子好像有大案,但又没骑小电驴出去。

    “我还真以为他要抓你。”姜禾对秦浩的警察身份过敏。

    “抓了也得给我放了,我又没犯法。”

    许青摸出手机看看时间,放弃推理秦浩一脸兴奋地是跑去干嘛了。

    “饱不饱?”他顺手就想摸摸姜禾肚子,被姜禾一招翻手给挡回去了。

    “很饱。”

    “我看看有多饱。”

    “九分饱。”

    两个人一问一答,挤在一块手上不停,你一招我一式,和打太极一样推来推去,让门口亭子里的保安一脸迷惑。

    这俩人有什么毛病?

    姜禾留着手,故意和他玩闹,你来我往几下,许青才不得不接受自己和姜禾的差距,悻悻收手。

    身手太弱,连摸一下肚子都得取得同意才行。

    习武以来还从来没有实战过——秦浩被捅那次不算,他自己都没怎么反应过来。

    “习武有没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说法?”他寄希望于姜禾身手退化。

    “有啊。”

    “大概多久?”

    姜禾想了想,道:“要退成你现在的样子,大概几十年吧。”

    “等你变成老太太?”

    姜禾嘴角翘了翘,那是她完全不习武的情况下,现在每天还会练练剑呢。

    晚饭是周素芝和姜禾这两个大厨做的,吃得都比平时多些,两个人出了小区门口,也没立马打车,顺着马路闲逛散步。

    沿街商铺灯光璀璨,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

    从许文斌他们住的小区出来,往前走两个红绿灯,再转个弯,就是夜市。

    许青带着姜禾逛过北望路那边的夜市,没买什么东西,纯粹吃吃逛逛,那是姜禾刚来的时候,对小吃摊的章鱼小丸子烤面筋之类很感兴趣,现在已经不太喜欢那些垃圾食品了。

    姜禾手挽着许青,身子一晃一晃的,眼睛从路边摊位上扫过,看到扎气球和套圈的游戏时停了一瞬,旋即移开目光。

    她去玩是欺负人,只有占了便宜的乐趣,没有玩的乐趣。

    无聊的时候耍一把没事,专门去欺负人家就过分了。

    “想玩吗?”

    “不想玩。”

    “可以套个花盆去种花。”许青指着套圈的地上一个陶瓷罐。

    姜禾听他这么一说,有点意动,想了想摸出手机,走近点对着那个罐子扫一下。

    “买的话才八块钱。”她鄙视了许青一下,地上写的是二十块十个圈。

    “套十个你就赚六十块。”

    “你提在手上?”

    “我不提。”许青摇头。

    姜禾目光从摊位上扫过:“带那么多回去也没用。”

    两个人一本正经地讨论着套圈的问题,完全没考虑套不中十个的情况,让摊位后面坐着的大叔大开眼界。

    见过商量想要哪个的,这种商量套太多拿不完怎么办的还真是听都没听说过。

    “送你一个竹圈玩玩?”

    闲着也是闲着,大叔不想放跑这个生意。

    “嗯……这样不好吧?”许青挠挠下巴,和姜禾对视一眼。

    “这样,我花两块钱买一个竹圈,好不好?”他脑袋上亮起一个灯泡,提出完美解决方案。

    大叔的眉头微微一皱,看许青的眼神不一样了。

    原来叭叭叭半天是太抠,这小伙子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女朋友也挺搭,俩人这么般配,结果抠门的只想花两块钱过个瘾?

    “给你吧,试一下不花钱。”大叔扔出来一个竹圈,要么套不中花二十再继续玩,要么过把瘾走人,赚两块……

    叮!微讯到账两元。

    那边许青却已经把钱扫过去了,接着姜禾手上一动,刚到手的竹圈又飞出去,稳稳地落在他们刚才商量的陶瓷罐子上。

    “谢谢大叔!”

    “……”

    两个人心满意足地带着小罐离开,留下大叔在那儿怀疑人生,看着他们背影半天没动。

    “一身屠龙之术,用来抓个泥鳅也不错。”

    许青拿着罐子在手里把玩,带姜禾晃晃悠悠从夜市上穿行而过,见到不远处卖花的几个小姑娘忽然怔了怔,摸出手机看一眼,表情变得很有意思。

    “今天是七夕。”

    “嗯?”姜禾侧目。

    “也就是情人节……我说呢,怎么今天夜市有点热闹。”

    听闻许青的话,姜禾脑袋一抽:“要吃饺子吗?”

    “这是情人的节日,不吃饺子,可以吃jiojio……啊!”

    许青被姜禾威胁的目光盯着,不敢再皮,想着这个七夕该咋弄一下。

    “今天萍萍还想带你看电影?这不是挑拨我们关系嘛,七夕让你不陪我,陪她去电影院……肯定是个单身狗,老女人最坏了。”

    “你又没说带我去。”姜禾目光左右巡视,看街上其他情侣,也察觉出不同,好多一对一对的,手里拿着花。

    “我们现在去?”许青问。

    “会很晚了。”

    “那买个礼物送你吧。”

    现在不是热恋期……或者说不是寻常情侣的热恋期,许青对电影院也没那么热衷,看看四周,带着姜禾往前走几步,在一个卖丝巾的摊子前止住脚步。

    “她~只是我的妹妹,妹妹说紫色很有韵味~”

    姜禾站直了身子,看许青一边小声哼着一边拿起条紫色丝巾往她脖子上面挂。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

    “我是你蓝色的天空,你手里牵着风筝~”

    “……”

    “一朵人海中的红蔷薇,体会梦的曲折百转千回~这个多少钱?”

    许青边更边换着颜色给姜禾换,突然来一句,摊位老板还没反应过来,愣了愣神才道:“八,八十。”

    奈何没文化,只能在心里卧槽。

    哼得还真好听。

    在旁边挑选丝巾的路人都忍不住侧目,看看这是长啥样的大猪蹄子。

    “红色……红色好吗?”姜禾小声问,手指捏着他的衣角晃晃。

    她耳根稍稍有些红,那些视线让她不太自在。

    “我喜欢,你这一身太素了,有时候要换换风格。”

    许青拿着红色丝巾比划几下,展开后很大一块,或披或围都很不错,钓鱼时如果太阳大,戴个帽子把这个披肩上可以做到完全防护。

    “五十卖不卖?”他朝老板问。

    “卖!”

    许青一掐大腿。

    大意了!

    “我是说五十两条,加上这个天青色的。”

    “……”

    老板幽幽地看着他,“小伙子,带女朋友不能这么抠。”

    “这是我老婆。”

    “……”

    老板没脾气,经过友好协商,许青用六十块买下两条,拿袋子装着递给姜禾。

    两个人一人拿着陶瓷罐,一人提着装丝的袋子,手挽着手走出去很远。

    “你也会还价呀?”姜禾回头瞧瞧那个摊位,一般听到老板开始叭叭什么进货什么面料什么的她就开始头疼。

    “基本操作,要是程婶儿的话应该能三十块买下来两条。”

    “那我们不是亏大了?”姜禾大惊。

    “三十块买个老婆,不算亏。”

    “……”

    姜禾瞅着他不说话。

    即使口头上占便宜,也不可能在床上让他做些什么的。

    “看那是在做什么?”许青见到路边聚起一群人,拉着姜禾快走两步。

    有人说过,小市民是爱看热闹的,看热闹的时候一个个都像鸭子一样伸长了脖子来看——许青长得高,不用像鸭子一样,纯粹是闲得无聊,带着姜禾往近处一站,里面还有个熟人。

    老顾。

    穿着一身制服,戴着帽子,闪闪熠熠的国徽反射着光,正在劝什么。

    听了片刻听明白了,七夕情人节,鹊桥相会,小情侣一起出门逛街,乐乐呵呵,结果和别人撞对象了……

    也不知道是谁撞谁,反正俩人都挺惨,身上带着脚印和尘土,一看就知道打了一架,女人在那儿哭。

    嚯,秦浩那么兴奋地跑出来,难道加班干这事?

    怪不得小跑带颠的。

    许青在心里胡乱猜测,正要带着姜禾离开,那边老顾已经解决完事情,一回头,瞧见许青。

    “咦?”

    “顾警官好。”

    老顾正觉得这俩人脸熟,许青一开口他才看清,目光一转,旁边姜禾避开他视线。

    “这是……带着妹妹玩?”

    “女朋友。”许青举起俩人牵着的手,嘿嘿一乐。

    “不是妹妹?”

    “妹妹变成女朋友了。”

    “……”

    老顾迷惑了一下,朝他点点头没再啰嗦,过去找自己的车开。

    什么妹妹女朋友的,年轻人就是玩的花。

    “怎么感觉你和他很熟?”姜禾还记得老顾,看着他过去上车,警车缓缓启动掉头,才开口问。

    “没多熟。”

    许青带着姜禾往夜市尽头过去,人声渐少,夜风忽起,没有那两排的夜市摊位,一时间清净了许多。

    “看你见到警察还有些紧张?”他刚刚感觉到姜禾握自己的手紧了紧。

    “习惯吧……”

    “和老鼠见了猫似的,我要是考个警察是不是……”

    “我可能就没这习惯了。”姜禾挽一下耳旁的发丝,朝他笑道。

    “刚刚那个女人有两个男朋友?”

    “可能不止……”

    “天哪。”姜禾忍不住回头看一眼,“那得天天被不停摸腿。”

    “?”

    “开玩笑。”姜禾努努嘴,又恢复没有表情的样子,眼神从边上扫过,“那个人好像要朝我们走过来。”

    “可能是觉得我们会买花。”

    许青随口道,他也看到了抱着一大捧花走过来的女孩,不过没有在意,在回味姜禾开玩笑的事。

    小禾苗厉害了……

    “哥哥,给姐姐买束花吧?”

    “姐姐?”

    “给……嫂子?”小姑娘很上道,用江城口音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多少钱?”

    “二十八块一朵,八十八块九朵,是这样一把。”

    “高于五块钱得问她。”许青看向姜禾,不知道姜禾现在有没有被消费主义陷阱侵蚀。

    如果是当初的姜禾,应该会一脸肉疼地拒绝,这么朵破花,又没根,还不能种,买来几天就枯了,二十八块还不如买点猪肉……

    “姐,给姐夫买束花吧!”

    “……”

    “……”

    姜禾和许青愣了愣。

    “二十块两朵。”姜禾伸出手指。

    “……”小姑娘也愣了,抬头想想,又低头看看时间,从一大捧花里抽出来两束。

    ……

    回到家里,许青把陶瓷罐洗干净,在里面放进一个纸杯灌上水,两人的花都插进里面,放到姜禾的电脑旁。

    “可以开大概五六天,还不错。”

    许青摆好位置退后两步看看,这玫瑰花都是新鲜的,买过来用力吹口气才绽开,养在水里保持一星期问题也不大。

    “这就是七夕节吗?”

    姜禾在掰着手指算账,两块加六十加二十,八十二块钱收获了两条丝巾,两朵花,一个陶瓷罐。

    比看场电影划算。

    “有什么意义?”

    “意义都是人赋予的,情侣在这一天增进感情,商家在这一天赚钱,男人在这一天表白上垒,女人在这一天收礼物,算是皆大欢喜。”许青随口道,两下脱掉上衣,就准备把上衣扔去洗衣机里,顺便两条丝巾用清水搓一下。

    “所有人都获利,那谁吃亏了?”

    “各取所需,就像以物易物,哪有吃亏这回事……非要说的话就是那个撞对象的,还有舔狗,还有单身的酸溜溜,像耗子,兴致勃勃的去搞事,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兴奋的。”

    “……”姜禾跟着他来到阳台,看他拿着红色和蓝色丝巾放在盆里揉搓,倚在门框上道:“你以前说舔我。”

    “是啊,现在也可以。”

    “想得美。”

    姜禾扭头离开。

    七夕……

    她那时候也有,只是和现在这个不一样。

    打开电脑搜索片刻,轻快的节奏从音响里传出来。

    “夜幕垂鹊桥会

    七夕的念想

    皎月归我轻随,烟火对影赏

    小城老街上

    有情人执手同徜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