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45章:姜禾肯定不凶
    客厅里。

    许文斌捧着大茶杯,看似看电视津津有味,实则时不时给许青递眼色。

    许青像是瞎了一样,啥都看不见。

    “本来萍萍说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她的会员快过期了,还能打折买两张电影票,让我陪她,现在推到明天了。”姜禾小声和许青说话。

    “什么电影?”

    “刺杀李焕英。”

    “……挺好。”许青挠了挠鼻子,看那边许文斌一眼,许文斌立马动动下巴,结果许青又移开目光,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嗯……你不是说那个什么,你要看看你妈买什么菜吗?”许文斌终于出声。

    “啊?刚刚阿姨是去买菜了?”姜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早知道她肯定要跟着一起去的。

    “哦,我妈净喜欢买一堆菜,拿又拿不了那么多。”许青到窗户前朝下面看看,接着回身拉起姜禾,道:“我们去看看她准备回来没。”

    “你给我坐下!”许文斌不爽地道。

    许青重新坐下,拿起个苹果递给姜禾,姜禾不要,他拿在手里把玩一下,看看许文斌黑着脸的样子,寻思一下终于舍得起身,“我去阳台看看。”

    许文斌还是信不过他,想问问姜禾,又不想他打岔。

    他也不想让许文斌问些什么,先不说姜禾会不会口误,老头儿那严肃的样子……

    不给他问一下估计放不下心。

    扶着阳台栏杆,许青侧头看看屋内,作为一个知道姜禾底细的人,见许文斌这个天天和文物打交道的老爹和姜禾谈话,心底油然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嗯,和一个唐朝人面对面交流,光这一项成就,许文斌已经超过他单位所有人,可以吹一辈子牛——假如许文斌知道真相的话。

    “耗子!”

    一辆小电驴从远处慢悠悠开过来,许青在楼上大吼一声,秦浩转头左右看看,抬起头才看见上面的许青。

    “干啥?”

    “请你吃苹果。”

    “有毛病。”秦浩骑着自己的电驴嘟嘟嘟开到楼下,再回头瞧瞧,许青还扒着栏杆在瞧这边。

    “你是不是闲的没事?”

    “是真闲。”许青道。

    “等着!”

    秦浩转身腾腾跑上楼,没一会儿出现在对面阳台上,手里拎着锁子甲往身上套,“你的也穿出来,咱们玩玩?”

    “你才有毛病。”许青看着楼对面那个胖子,得出一个非常科学合理的结论——秦浩这行为太傻比了。

    摸出手机对准对面楼,喀嚓喀嚓拍两张照,那边秦浩还在喊:“等等,等等再拍,我还没穿好!”

    秦茂才出现在一侧,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如果说许青那一件小家碧玉,他做出来的这件就是五大三粗——不管用料还是什么,都比许青那个大。

    “这里要系个绳,重量就不会全压在肩上,而且穿起来也好看……”秦浩在那边绑上“腰带”,一边给许青科普,上次他就觉得许青的甲子差了点什么东西,后来被秦茂才提醒才知道,要把腰束起来一起承重,不然松垮垮的,肩膀也受累。

    俩人隔空对话,许青拿着手机重新对焦,把秦茂才也纳入镜头。

    “他们在干什么?”姜禾来到身边,瞅着对面秦家父子俩人。

    “那家伙想让我给他拍个远景,你们说完话了?”

    许青回头看一眼,许文斌也站在阳台门口,眯着眼看向对面楼。

    “说完了。”姜禾点头,接过许青递过来的苹果,喀嚓咬一大口。

    对面楼。

    秦茂才的笑容逐渐消失,看到对面阳台出现的三个脑袋,再看看秦浩,帮秦浩整理盔甲的动作慢下来。

    “天天就知道玩玩玩!”

    “?”

    秦浩直接迷惑。

    “有这时间出去转转,多认识几个人,比什么不好?”

    “……”

    这边许文斌推推眼镜,看秦茂才俩人在对面穿盔甲,手里捧着杯子轻啜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一起玩啊?”姜禾问了一句,扒着栏杆左望右望,看向楼下。

    “嗯,父子俩都有意思。”

    许青拍好照片,给秦浩的微讯发过去,然后看对面秦茂才和秦浩说着什么。

    说着说着,秦茂才拍秦浩后背一下,秦浩穿着盔甲没感觉,憨憨地看着秦茂才在那儿甩手,把许看笑了。

    回头瞧瞧,许文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客厅坐着,许青往姜禾那边凑了凑,低声道:“问你什么了?”

    “就是以前在浙城哪里,家在哪记不记得什么的。”姜禾低声回,侧目看一眼后面,朝许青问:“你爸是不是要……”

    “没错,要帮我们忙。”许青嘴唇微动,声音细若蚊蝇:“不要我爸你爸的,记住了,下次过来你直接喊他爸。”

    “……”

    姜禾张了张嘴,没说话,咬一大口苹果,一边嚼着一边探头望向楼下大门口处。

    周素芝买菜的话肯定会从那边回,如果提的很多,他们就要下楼去帮忙拿。

    “你要不要吃?”姜禾举举手,许青直接偏头啃一口。

    ……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秦茂才坐在阳台板凳上打开狗笼子,拍着雄霸的头一副嫌弃的口气。

    “爸,我在这儿呢。”秦浩开口。

    “和你说话了吗?”

    “……”

    秦浩拿着手机转身,眼不见心不烦,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咔咔拍几张,感觉不满意,对比半天还是许青拍的远景比较好,脸显得没那么大。

    从微讯里找出来小丽,点击发送。

    “爸咱们房间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弄整齐一点,漂亮一点。”秦浩瞧着屋里问,再看看狗笼子,“狗窝也换一个,我在淘宝买个好看的,你这铁笼子从哪找的?”

    “换那么好看干嘛?”

    “看上去舒服。”

    “我觉得还得给你相个亲,不然哪天又被人捅一刀,我还得……”

    “爸,说狗笼子的事呢。”

    “我在和你说相亲的事。”

    “咱城市里结婚晚,这是国情在此,你不要听二叔他们那一套,我堂弟村里和咱这儿能比吗?”

    “你看看小青子,看看那个……那个王子?请柬是不是还在你抽屉呢?”

    “……”

    比不过比不过。

    堂堂人民警察,为了事业奉献自己,儿女情长那都是小事……

    这话他不敢和秦茂才说。

    叮咚。

    手机响起一声,秦浩瞧瞧秦茂才,秦茂才也抬头看过来,父子俩谁也没出声,秦浩若无其事地点开手机,一边转身回屋。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真香。

    ……

    许青和姜禾在阳台上啃完苹果,一起回屋,许文斌拿着手机在看青大人的主页。

    “逗蛆这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年轻人的事,你不懂。”

    “你们年轻人都喜欢逗蛆玩?”

    “我要做饭了,什么蛆啊什么的,你恶不恶心?”周素芝提着菜回来,一进门就听到他们说的话,顿时觉得这俩人都不正常。

    还是姜禾好,虽然不化妆不打扮,但一眼看过去让人觉得舒服,安安静静的,还勤快,这边刚进门就跑过来帮她搭把手接过菜放到厨房里去。

    姜禾进去厨房帮周素芝打下手,许青拿着遥控器在电视上翻节目,边解释道:“厕所不是你想的那个厕所,不是有句话叫什么,癞蛤蟆趴脚面上,不咬人但膈应,这种人凑一块的地方……”

    “还是恶心。”许文斌听他说一半就懂了。

    许青耸耸肩。

    “其实有时候很有趣,网络这回事,您玩得少,这就叫代沟,我们有代沟。”他拿手指比划一下,抹身进厨房看姜禾和周素芝忙活。

    姜禾正打鸡蛋,周素芝拿着鸡腿清洗,俩人一边聊着天,很融洽的样子。

    “把鸡妈妈的尸体,充分裹上它未出世的孩子……”

    “滚!”周素芝拿着鸡腿正打算裹鸡蛋,顿时一声冷喝。

    “好嘞。”

    许青颠颠退出来,“爸,看到没?”

    “……”

    许文斌懒得搭理他,捧着自己的茶杯慢悠悠喝着。

    厨房里滋溜响作响,油炸鸡腿的香味从里面飘出来。

    过了一会儿。

    “你们买房差钱吗?”许文斌忽然问起这个事。

    “还不知道,现在说这个太早了。”

    “哦。”

    许文斌也是刚刚才想到,之前他考虑的不太周全,担心姜禾来路不明……

    许青这么精的人,鬼才能骗到他,果然,许文斌想到自己漏掉的那一环在哪儿了——就是买房这事。

    赚到钱买房,姜禾又没身份,房本上只能写许青的名字。

    骗?

    不存在。

    只要许青打算把钱变成房或者车那些固定资产,就不存在被没有身份的人骗,正相反,这比找个正常有身份的女朋友还稳。

    这家伙……

    许文斌心绪非常复杂。

    之前担心的那些都是白担心,出发点就不对,如果是姜禾来路不明想骗许青,那她只能空手而归,还得被许青白占便宜。

    如果是许青想骗姜禾……那也用不着来找他帮忙,想办法弄弄身份的事,甚至根本不用把姜禾带过来家里给他们认识。

    这个逻辑理顺了,许文斌瞬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看许青的样子,上次谈话他就该明白的,结果没想明白,还被许青鄙视了一下。

    “爸,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许青察觉到许文斌的目光,侧头问道。

    “你……没事。”

    许文斌出了口气,目光移到厨房那边,入眼是姜禾和周素芝忙碌的身影。

    “累不累?”他忽然问道。

    “我哪会累啊,净说笑。”许青摇头。

    “简单点好。”

    “碰上了还能怎么办。”

    “也是。”

    俩人打哑谜似的说了几句,在同一个服务器里跨服聊天。

    许文斌想的没错,事实却对不上,要是换一个不是姜禾的人,复杂一点,许青也许会像他想的那么多弯弯绕绕。

    却恰好是姜禾。

    “我之前和老李说起来过代沟,是挺有那么回事的。”许文斌看着电视,像是在和电视说话。

    “哪回事?”

    “他也是和女儿说,一礼拜六天,在办公室里吹空调,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也不用出去外面晒太阳,坐椅子上对着电脑敲敲键盘就把钱挣了,这有什么累的?”

    许青乐了一下:“他女儿去干什么了?”

    “做什么……我也不懂,反正你们年轻人爱鼓捣的,老李就想不通,和我说,以前那时候起早贪黑,累一天还得割草喂猪,现在年轻人怎么就这么难让他们满意?”

    许文斌想叹口气,想想老李那时候叹气的样子,又给憋了回去。

    “都说了时代变了,坐格子间里敲电脑和傻……那个什么客户沟通,真没喂猪轻松,放过人家小姑娘吧。”许青拿着遥控器摆弄,“还有傻……那个什么领导,要只简简单单敲键盘谁不乐意,我做视频还能碰到骂我的观众呢。”他摇头笑笑,“难满意……你们吃过苦,就老觉得现在的事简单,反过来想想,赚钱这件事什么时候简单过?”

    “我看你就挺简单。”许文斌道。

    “那是你没看到我抓头皮的时候。”

    许文斌摸摸眉毛,不说话了。

    想想也是,赚钱如果简简单单,要么这个人是天才,要么这个人是家里有门路,大概就这两种可能。

    许青可能聪明,但算不上天才,旁门左道……在他看来是旁门左道的东西,玩得比较熟。

    觉得简单,可能就是因为不懂。

    “反正我理解不了,你觉得那个可行,那就什么……”许文斌拿出手机,用手指在上面翻几下,道:“姜禾的事,这两天我帮你问问。”

    “敢情您还没问呢?”

    “我是说……”

    见姜禾端着菜出来,许文斌没继续说下去,许青也不再多言,朝姜禾笑笑,起身过去洗漱台那里洗手准备吃饭。

    外面夜幕还没降临,一轮弯月已经挂在天边。

    许文斌打开客厅的灯,也去洗了手,许青擦着手出来,父子俩像废物一样在桌前对对坐,就等着饭熟了。

    “洗手了没?”周素芝在厨房探出头问。

    “洗了!”

    “过来盛饭啊!……姜禾你别管他,让他自己过来。”

    周素芝的话语在厨房里响起,许青从椅子上起身,放低了声音道:“爸,姜禾以后肯定没我妈这么凶。”

    “让你妈听见这话试试?”许文斌瞥他一眼。

    ……

    友情推荐《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故事超甜啊。

    啊,我好像构思过这种大纲,俩人一起联手薅系统羊毛,后来因为啥没写我给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