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44章:商量
    八月立秋。

    一场雨后,暑气渐消,天气凉爽了不少,只是还需要穿着短袖。

    夏末的天儿再凉快也只是没有那种坐着不动便汗流浃背的景象,出门的话还是需要避着太阳走在路边树下阴凉里。

    这几天许青意气风发,走路都带着风,精气神倍好,抬手和赵叔打个招呼,赵叔嘴里叼着烟,摸摸下巴在那儿寻思。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许青莫非有什么喜事?

    瞧着许青渐行渐远,背影消失在街头拐角处,赵叔收回心思,捧起桌上的菊花茶抿一口,回过头又见到两个女孩儿走过来。

    “刚看到许青出去,你们没在一块儿?”

    “没,他有他的事。”

    宫萍穿了一件米黄色小外套,下面是包臀短裙,大长腿光溜溜的,脚上一双高跟凉鞋,走路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浑身上下透着性感。与她特意搭配的不同,姜禾身上长裤短袖,踩着一双小白鞋,素雅得像个刚准备去上课的女大学生,唯一相似的地方,大概只有束在身后随着脚步轻轻晃动的柔顺长发。

    走出一段路,宫萍才回一下头,看看大门口处,询问道:“你们很熟?”

    “算是吧……许青和他很熟。”姜禾没有否认,之前她还见过许青坐在那里陪赵叔一起喝茶,等她买菜回来再一起回家,补充道:“有时候许青还会和赵叔的孙子一起玩。”

    “怪不得呢,我说他怎么会和你打招呼。”宫萍了解了。

    姜禾笑一下,貌似不经意地回头看一眼,她现在是比宫萍还熟悉这里的,大概没人能猜得出她来到这个世界才刚刚一年而已。

    是的,一整年了。

    在某些人眼里,她已经在这里生活很久很久了。

    下午的太阳有些热,只走出去一段,宫萍就已经在后悔没有踩平衡车出来。

    在见到姜禾的平衡车后,她也立马买了一个,只练习了一天就玩得很熟,恨不得天天踩着出门,但姜禾只出去钓鱼的时候才喜欢踩。

    “谁叫你穿高跟鞋。”姜禾视线下移,看向她脚上的高跟凉鞋。

    许青也有帮她买一双,只是从来没有穿过,很反人类的设计,她试了试连走路都不会了。

    如果不是街上经常见到有人穿,姜禾觉得自己会误以为那是做某些变态事才用的——许青就很喜欢让她穿各种鞋子。

    “总不能买了扔家里吧,这么漂亮。”宫萍对自己的凉鞋很喜欢,到了红绿灯前停下,踮着脚尖转了一个圈。

    “你保守的就像九十年代的小媳妇。”

    “九十年代保守吗?好像那时候很多人跳disco,一群人挤在一起啊哦啊哦……”

    姜禾学了两下,面无表情地耸耸肩,看得宫萍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跟谁学的?”宫萍觉得很有意思。

    “没学过,就是看得多……”姜禾想了想,还真不知道自己从哪看到的。

    哦,原来这就是许青的感觉,很多事慢慢就知道了,细一回想却想不起来从哪看的。

    只能大概记得……好像是看到某个电影,然后对其中一个片段感兴趣,再扩展浏览一下,到网上搜索,知识面不知不觉地就扩大了。

    被许青拉着看了那么多电影,被摸了那么久的腿,确实是有点收获的。

    红绿灯很快变了颜色,宫萍挽住姜禾的胳膊,左右张望着朝对面走过去。

    穿过马路,两个人一起到了对面的理发店门口——其实不该叫理发店,因为它名字写的是美发沙龙。

    与之相似的名字还有造型设计工作室什么的,其实说白了都是理发店,名字高档点价格便贵一些,在美发沙龙花八百块做个头发,和理发店花八百块,那心里感觉截然不同。

    姜禾犹豫了一下,如果是她自己的话找个小小的理发店就好了,但是现在宫萍也和她一起,就不好拉着宫萍找简陋的那种。

    自动感应的玻璃门在两人靠近时就已经打开,进去里面,好几个人正在忙碌,还有几个空位,迎接的是一个染着蓝色短发的小哥。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做头发前先给自己试试,还是把自己当成活样板来打广告,反正看店里一圈,只有一个理发师是正常黑色短发。

    “一起染个发?”宫萍把长发顺到身前,捏着末端观瞧,朝姜禾提议道。

    “染发?”

    姜禾拿过桌子上的发型手册,看着五颜六色的样板仔细观瞧。

    许青提过一嘴她可以试着染一下,如果不喜欢的话再染回来,对于这种事她很乐意尝试一下,只是看遍手册没有喜欢的,还是自己的黑发最好,便摇头把手册递给宫萍。

    至于旁边托尼老师的推荐,她不想接受。

    头发是自己的,除了许青,她不想听别人建议——宫萍是朋友,她的建议也可以考虑一下,其他人就算了。

    “这个焦糖橘棕色,沉稳低调,又能显白……”

    托尼老师随着册子转到宫萍这边,刚开口便被宫萍打断:“我很黑吗?”

    “哪能啊,就是说这个发色。”

    “染出来和这上面差别不会太大吧?”

    “都是实物,放心吧,这都是真头发染了粘上去的,你要是本来染的其他色混合一下才可能有那么一点点差别……”

    “好吧,就这个了!”宫萍随意的和玩乐一样的态度让姜禾都惊了,忍不住道:“你不再仔细选选?”

    “不选了,看这个就挺好。”

    “美女有眼光!”托尼老师竖个大拇指,又看向姜禾。

    “我不用。”

    姜禾刚刚侧头已经看到价目表,三百八十八让头发变个颜色,她想想就觉得肉疼。

    更何况都没有她喜欢的颜色。

    “一起啊?要不我先试试,等染完你看看再决定。”宫萍怂恿道。

    “我觉得还是黑色好。”

    姜禾把长发拿到身前用手指捻着,不上她的当。

    ……

    “什么资料都没有?”

    “对。”

    “一丁点都不记得?家在哪?”

    “从记事起就跟着拾荒老太了,俩人到处跑,睡桥洞睡马路什么的……有时候破坏市容还被赶。”

    许青拿着一个大苹果在嘴里啃着,关于姜禾的事,不可能编出更多信息,越简单越好,说多错多。

    “一点都没有,这不好弄。”许文斌皱了皱眉,“你要一丁点信息都没,连人口普查都办不了。”

    “爸,正常能想的办法,我这儿都考虑过了,找你就是为了能……”

    “能什么?我还能违法犯罪不成?”许文斌瞧他一眼。

    “……”

    “……”

    父子俩对视着,片刻后许文斌摆摆手,嫌弃道:“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遗漏的……算了,还是直接找姜禾问问。”

    “真没有遗漏,能告诉你的都已经告诉你了。”

    “这意思,还有不能告诉的?”

    许文斌问道,许青耸耸肩不说话,让许文斌心里这个腻歪。

    也是,真有不能告诉的,那肯定是不能说,要是这么一问就随便说出来,是他傻还是许青傻?

    不管有没有,都是问了句废话。

    “你们俩在里面商量什么国家大事呢?”周素芝在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许青喀嚓咬一口苹果,脆甜脆甜的,大声道:“商量我和姜禾什么时候结婚。”

    “啊?”

    周素芝在外面顿了一下,直接打开门:“这种事你俩躲起来说什么?”

    “这不是结婚得买房,买房得……”

    “咳!”

    许文斌不满地咳嗽一下,周素芝目光在爷儿俩身上转一圈,道:“我没钱,你和你爸商量……那个谁,姜禾在家呢吗?要不晚上别回去了,你把她叫过来一起吃。”

    “好啊。”

    许青干脆地应下,摸出手机道:“我问问她,是很久没过来吃过饭了。”

    周素芝目光在许青和许文斌身上转一圈,又转身退出房间,让他们继续说话,不掺合。

    房门重新被关上,许文斌瞧着许青怎么看怎么不爽。

    这小子就是故意的,根本不缺钱,就是闲的,单纯提一嘴,然后周素芝晚上肯定给他吹耳旁风。

    吹就吹吧,如果真有这事,拒绝或同意都行,关键没这事儿,周素芝吹个空风,让他多点事。

    说烦不至于,但平白多个事出来……特么就是闲的!

    许文斌黑着脸,手指在皮带上摩擦摩擦,恨不得回到从前许青叛逆时。

    “爸,你那些学生什么的,总有……嗯嗯?”许青啃完了苹果,拿着核站起来,瞧瞧垃圾桶没往里面扔。

    “要不您打声招呼,我自己提点东西去拜访一下。”

    “那不还是我帮你出声的?”

    许文斌没好气儿道,真是,生出来什么样不重要,后天学成什么样全是命。

    明明和秦浩俩人一起长大的,秦浩那家伙三棍子打不出个屁,这家伙……

    许青看他样子知道默认了,拿着苹果核出门,扔到客厅垃圾桶里,从桌上抽出纸巾擦擦手。

    微讯上姜禾已经回了消息过来,说等下到这边,还附带了张照片,只有个后脑勺,一头棕色长发披散。

    许青放大了看看,感觉非常惊讶:「你染的?」

    姜禾:「好看吗?」

    许青:「好看,很适合你,棕发显得人白」

    姜禾:「你说话怎么和理发的人一样?」

    姜禾:「你是说我黑?」

    许青:「可以显得更白」

    姜禾肯染发是他没有想到的,无关好不好看,只是对姜禾尝试换个发型换个发色这种事感到高兴。

    和姜禾聊着天,一边打开电视随便找个台看,过了大概一小时微讯收到她开门的消息,许青跑过去打开门,一头乌黑长发的姜禾站在门口,让他愣了愣。

    “姜禾过来了?”周素芝正准备出去买菜,暂时和手机都装好了,出来客厅见到姜禾,顿时眉开眼笑。

    去年时她就觉得姜禾长得好,看着就舒服,现在一年过去,好像越长越好看,整个人都丰润了不少。

    “阿姨好。”

    “嗯,坐坐。”周素芝仔细打量她一眼,确实是变好了,之前觉得有点木呐,不太自然的感觉,现在却察觉不到了。

    等到周素芝出门,姜禾才凑到许青旁边,甩着头发朝他笑。

    “你以为是我染了头发?”

    “你发的照片就一个后脑勺,当然以为是你。”许青又摸出来手机,瞧瞧那个后脑勺,再瞧瞧姜禾的黑发,“你怎么没染?”

    姜禾拿着发梢绕在手指上缠几圈,再忽然松开。

    “没有喜欢的颜色,我还是觉得黑色最好。”她瞧许青一眼,笑道:“那个是萍萍染的,好看吧?”

    “没有,我觉得黑色最好,很适合你。”许青改口,女朋友没有染发,当然就不能再夸那个染了的。

    “嘁,刚刚还说那个好看,那个适合我。”

    “我怎么知道那是那个老女……萍萍,你又没说,你们两个一起去的?”

    “嗯,她想让我跟她染一样的,被我拒绝了。”

    姜禾双手在脑后掀两下头发,让它均匀披下来,这次理发只是剪短了一点,然后打薄一下,竟然花了八十多块,感觉不值。

    “我们买个剪刀,以后你帮我剪吧?”

    “别逗了,我哪会这个?”许青道。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姜禾点着手机,慢慢凑到许青这边,许青顺势搂住她,一起看她某宝上的商品。

    “咳……”

    许文斌轻咳一声,正闻姜禾头发怎么变了香味的许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姜禾一把推开,正襟危坐地收起手机,然后回头。

    “叔叔好。”

    “爸,我下次给你买点胖大海过来,那个对嗓子好。”

    “嗯,多买点。”

    许文斌点点头,捧着大茶杯坐到旁边椅子上,视线从姜禾脸上扫过,然后看向电视。

    许青捏捏姜禾的手示意她放松,接着又从她裤兜里掏手机,“刚刚不是看剪刀吗,我觉得可以买个推子,这样你可以给我理发,那样嘟嘟——推过去就行了。”

    “不……好吧?”

    姜禾瞅瞅许文斌,再看看许青,这父子俩现在都是平头,还挺像,只是许青脸上经常是带着笑的,没有许文斌那么严肃,气质就有很大不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