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40章:雨天玩游戏,闲着也是闲着
    窗外,是黑沉沉的天和哗哗下不停的雨,豆大的雨珠噼啪打在玻璃上。

    许青泡了一杯热咖啡,端着杯子放在窗台,捞起趴在窝里缩着爪子的冬瓜,不顾它的抗拒,将肥嘟嘟的肉球抱在腿上抚摸。

    偶尔一个人享受闲暇也挺好。

    从去年到今年,差不多整整一年,姜禾对这里逐渐习惯,对于他来说,两个人的同居生活也已成为习惯。

    和正常情侣不同,他们之间的关系简单而又复杂,既当老父亲又当男朋友,还要时刻关注她有没有走偏,毕竟一个古代底层人在现代会变成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测。

    意识形态毁灭重建是一件很难的事,却又必须要经历,只有思想改变,人才能一步步跟上时代。

    过往脑海里的概念、逻辑、结论……都是不符合现代社会运转规律的,乍一接触超出理解的花花世界,很容易迷失其中——无知是幸福的,但那是以往,无知代表着见识少,没见过繁华,自然不会去强求。

    在信息高速发展的现在,随便拿个手机,就能与世界接轨,杂乱的信息不用去特意了解,就会一波一波冲过来,让人被动接受。

    消费、焦虑、攀比、不平……

    没有向上走的能力,却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只会感觉到痛苦。

    安于现状并不是一个贬义词,许青是这样认为的。

    正相反,在正确认识自己能力的情况下,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优点。

    有一万块时,满足八千块的生活水准,多出来的两千就是幸福度——当然,有人会说满足八千块的人,根本赚不到一万。

    这就是智者与常人的区别了,许青觉得自己是个智者,并且让姜禾也变成智者,并不是非让她有赚十万的能力却只要一万块,而是根据自身能力选择满足于八千还是八万块。

    掌控自己的欲望,远比掌控生活简单,把欲望与生活两者调整到完美比例,自然会活得轻松。

    现在看来,姜禾一直都很容易满足,是他多想了,不过做了准备,总比到时候手足无措要好。

    许青揉着冬瓜胖乎乎的身子,放眼望向天外雨幕,思考着现在去外面打开门,会不会再出现一个赵禾、周禾……

    算了,现在生活很好,还是不要来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一杯浓咖啡喝完,冬瓜已经由开始的挣扎变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这代表它很享受,被四脚兽伺候的更舒服,心情愉快。

    冬瓜是只姜禾。

    许青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低头在冬瓜的下巴上轻挠几下,感觉养猫养姜禾都差不多。

    很期待姜禾蜕变完成的那天。

    就像小时候妈妈不管做什么,他都觉得理所应当,把地面拖得一尘不染然后让他光着脚走,他也没有丝毫争论的想法。

    然后经过叛逆期。

    放到现在,肯定会嗤之以鼻,然后劝她不要搞这种乱七八糟的,也不嫌累人……

    这就是意识形态的觉醒,或者说差距。

    中间经历叛逆期,算是意识独立的过渡,那时候想法还没成熟,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在现在看来有些可笑,却又不得不承认,那是人生必经的一个阶段。

    渡过去了,便成为一个成人,渡不过去,便成为一个妈宝,锻炼不出独立思考的能力,当然,还有些人天赋比较高,叛逆期还未显露,就已经结束这个阶段。

    许青把自己的成长重新捋一遍,像是养孩子一样,期待着姜禾的成长。

    姜禾应该是最后一种,不会有什么叛逆期之类的东西……如果要有的话好像也不错。

    雨打窗弦,许青思维发散出来,最后收束到一起,忽然意识到自己被养古人那种老父亲的心态影响了。

    在关系上,他们是男女朋友,现在快一年了,却连大熊熊都没碰过……好吧,隔着好几层衣服碰过,所以后来才被姜禾按着胳膊。

    晚上睡觉时虽然里面什么都没穿——就是因为什么都没穿,他怕被姜禾一脚踹出去,动都不敢乱动。

    要是穿了还好,就算不能接受好歹有个缓冲,大不了再被姜禾按住。

    许青反省自己,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能惯着她了。

    姜禾回来时,许青还坐在窗前正在撸冬瓜。

    她看到许青稍稍抬头,侧脸很安静,仰看外面雨幕在想着什么,二十多岁的年纪,却显出一种老年人的沉稳……或者说是暮气。

    “我回来了。”

    她在门外抖抖雨伞,才一脚迈进屋子,把雨伞塞到旁边的小桶里等着晾干,然后一边脱外套一边走过来。

    许青思绪被打断,想接上却想不起刚刚想到哪儿了,摇着头把冬瓜放地上,往姜禾那边一推,冬瓜乖乖跑过去。

    “你喂它了没?”姜禾顺手把它拎起来。

    “还没,等你回来喂。”

    “要不要给它买个自动喂食的那个桶?我在手机上看到好像很方便。”姜禾这个月已经拿到直播的收入,总想给家里添个东西。

    许青闻言表情变得很有意思,视线放到冬瓜肉乎乎的身材上,“不如你猜猜它是怎么变得这么胖的?”

    “啊?”

    姜禾愣了愣,看着冬瓜有些费解,“长得胖又不是它的错……”

    “就是它的错!以前我给它买过自动喂食机,让它享受高科技……结果它会开盖子,天天搁家里吃自助餐。”

    许青看着冬瓜无辜的大眼睛,面无表情地和它对视,“还精得很,经常半夜偷吃,要不是我上厕所逮住它,现在大概变成猪了。”

    冬瓜移开视线,不再看这个四脚兽,从姜禾手里跳下去,在她脚边喵喵叫着转圈。

    从姜禾来了之后,喂食的事就被姜禾包揽过去了,一开始是想尽可能多找点事做,现在人和猫都已经习惯。

    自动投食机的事泡汤了,姜禾也怕冬瓜天天在家吃自助餐,变成真正的肉球,连今天的猫粮都倒得少了一点。

    “我在教萍萍做菜,把我的做菜笔记给她了。”

    姜禾道,“如果能学会,我就有信心教别人也做菜,就和计划的一样。”

    “为什么不直接做个美食博主,让宫萍看你的视频学呢?”许青提议。

    他站起身把喝过咖啡的杯子拿到厨房洗干净,这还是姜禾参加讲座带回来的,一套三个,看上去蛮精致。

    “事要一件一件做,我现在的目标是攒钱,所以一切都要往后挪。”

    “你攒那么多钱做什么?”

    “有用。”

    姜禾顿了顿,道:“你不是想买房子吗?”

    “买房子也用不到你的,放心吧,你的钱都好好存着呢。”

    “怎么可以不用我的?”姜禾闻言侧头,买房子当然是两个人一起买才是两个人的,只有许青自己,把她排除在外,她不认为靠自己也能买得起……

    就算买得起,也要很久以后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轻松,许青怎么可以把她排除在外呢?

    “虽然我们还没结婚,但是已经和结婚差不多了。”许青比划一下四周,解释道:“你来了之后,我单身时花的那些钱全省下来了,像吃饭,像出门,还有你平时薅超市的羊毛……从另一个角度讲,我存的钱都有你一部分,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所以用不用你的没什么区别,当然,你要是想贡献出来也很好,到时候看看有多少,我们拿来装修。”

    “哦……”

    姜禾听他这么说明白了,顿时陷入纠结。

    她还要给自己存嫁妆,如果贡献出去,房子有了,但是嫁妆没了。

    如果不贡献出去,嫁妆有了,但是房子……总觉得不太好。

    要是先结婚再买房就完美了,嫁妆和房子用一份钱都能搞定。

    姜禾手伸到身后顺抚着自己的头发,想用自己聪明的脑袋瓜想个万全之策出来。

    雨势渐小。

    想着想着,姜禾就打开了mirror玩消消乐,顺便把声音调小,毕竟这个游戏的声效很烦。

    “你玩这种游戏看起来很奇怪啊。”许青搬着椅子坐到一旁看她玩,一对年轻情侣在家玩小黄油……

    好吧,还挺正常。

    但他们两个至今为止也没发生什么就很不正常了。

    对于姜禾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许青都拿着她的腿做过奇怪的事。

    “我只是玩消消乐。”姜禾恨不得拿纸把屏幕上的人物贴起来,只剩消消乐的画面,“你可以离远一点去看书吗?你在旁边待着才有些奇怪。”

    许青坐在旁边不动,“只许你玩,不许我看?”

    “那我不玩了。”

    姜禾本想自己玩一玩消消乐消遣一下,现在许青凑过来,两个人玩这个很别扭。

    就像宫萍在家练瑜伽,如果是自己在家做些动作也没什么,但她在旁边就总觉得不对劲。

    “你继续玩吧。”

    许青搔搔头,决定不打扰她,年轻女孩儿玩个小黄油……很正常的事,侧面说明她越来越像现代人了。

    那个宫萍,电脑里指不定有几百G的种子和各种游戏——他用阴暗的心理猜测着,要是姜禾能给她剪切过来就好了,到时候再把姜禾电脑上的硬盘摘掉给她换个新的,完美。

    人总是喜欢幻想,坐到沙发上抱着笔记本想刷个片,姜禾那边老有低声的嗯啊声传来,看着画面不觉得又什么,只是消消乐的攻击,但他没看着画面,脑袋里自动就会浮想联翩。

    “要不要一起看电影?”

    许青在网盘里翻了一下,看着里面的电影,瞧瞧窗外想了一下,朝姜禾发出邀请。

    “什么电影?”

    “《苹果》,一部……人性大片。”

    “苹果有什么好看的。”姜禾不以为意。

    “那我自己看。”

    许青无聊地躺在沙发上,打开电影开始观赏,姜禾在那儿玩小黄油,他在这儿看因为尺度过大被禁的片子,好像在比谁更变态一样。

    但偏偏两个人之间纯洁的像什么似的。

    姜禾竖起耳朵听许青这边看电影的片头音乐,纠结片刻没有过来一起看,反正许青到时候都会写影评,到时候她看许青写的就行了,比自己看电影还有意思。

    《苹果》是个老片子,冰冰和大为演的,这是一对儿北漂打工的夫妻,冰冰被老板家辉灌醉了带到床上,刚好被外面擦玻璃的大为看见。

    工友:“哥们,看里面。”

    大为:“卧槽,刺激啊……诶?怎么里面那个长得像我媳妇?”

    全片被删改了很多次,许青还是看得津津有味——以前年轻的时候找这个资源,是冲着大为的屁股和冰冰的背去找的,现在再看,却被故事情节所吸引。

    大都市繁华的背后,是许多迷失的心灵。

    冰冰那一次就怀孕了,老板家辉以为是他的种,因为他老婆不能生,所以对这个意外得来的孩子非常期待,整天围在旁边嘘寒问暖,大为恶心地在一旁看着,却又无能为力,后来他去了老板家辉的家里,被老板的四十多岁媳妇糟蹋了一顿,算是报复,第二天出来腿都软了。

    冰冰肚子一天天变大,老板许诺要是生出来是他的,就给小两口十二万块,在当时的背景下,这是一笔巨款。

    后来孩子出生,查血型是大为的,大为一哆嗦,用钱买通医生改了血型,拿到了老板许诺的巨款,要带冰冰和孩子跑,却被冰冰打昏扔在老板家,冰冰则一个人带着孩子带着钱跑了……

    ……

    看到一半的时候,姜禾听着声音不对,放下键盘跑过来,看到电脑上的画面,憋了半天,才把变态两个字憋回去。

    “一起看啊?”许青大方地发出邀请——这本来就是正经片,一点也不心虚。

    “你变态!”

    姜禾还是没忍住。

    “你刚刚还玩那个游戏,说我变态?”许青非常惊讶,不明白小禾苗怎么会如此双标。

    “我只是玩消消乐!”

    “我也只是看故事而已。”

    “……”

    “……”

    姜禾被许青拉着坐下,一起看电影,隐隐觉得发展不太对。

    怎么会一起看这个东西了?

    “看吧,这是一部很正经的电影,那些东西可以看作点缀,不是主体。”

    “那为什么还要拍?”

    “因为是必须的啊,就像爱情,主体是爱,但不能没有……”

    “嗯?”姜禾眼神变得危险,提醒他组织好措辞。

    “……”

    行吧,摸摸肚子揉揉腿也不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