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言情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39章:十八和十九
    “下雨了。”

    这天外面阴云密布,空气没有昨晚的闷热,不开窗也能感觉到凉爽。

    姜禾没有开电风扇,拿着手机正在玩,听到窗口的声音转头瞧瞧,细密的雨珠被风刮到玻璃上。

    “嗯,初秋了。”

    许青算算日子,小言快开学了,没办法和姜禾一起写作业了。

    “我出去逛逛。”姜禾伸着懒腰站起来,到卧室去穿外套。

    只是一个通知,许青也没出声,等到她穿了外套出来,才侧头看看外面天气:“下雨出去?”

    “找萍萍。”

    “哦。”

    拿了雨伞出门,外面淅淅沥沥小雨,刚把地面打湿。

    姜禾单手揣着口袋,另一手撑伞,抬头望望阴沉的天空,往小区北边走过去。

    宫萍家离得不远,隔着几栋楼而已,上次钓鱼回来早的时候姜禾已经去过一次,踩在小路上转一个弯,再往前走几步,进了一个楼道,她收起伞到三楼,

    这里都是一梯两户,在右手边门上轻敲两下,门就被从里面打开。

    “快进来!”

    宫萍身穿一件小背心,下身是紧身短裤,一副活力满满的样子,打开门把姜禾迎进来,然后趴到地面的垫子上,继续掰自己的腿。

    “很快就好,你先坐一下。”她招呼道。

    姜禾把雨伞放在门后,过来脱掉外套,盯着宫萍的古怪姿势看了两秒,视线移到一旁,打量这个房间。

    上次许青猜测的没错,这个房子面积比较小,大概比许青住的那边小三分之一,但客厅东西不多,只有一个长沙发,一个小茶几,厨房门口是个折叠桌,旁边两个凳子。

    简简单单,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单身女性的住所就是这样吗……姜禾转头瞧着房间,比她和许青住的那边简洁一些,少了一点温馨的味道。

    “你要不要跟我学一下……呼,瑜伽?”宫萍摆着一个两腿叉开的姿势,在垫子上劈着一字马,同时上身往下压,顺着电视里的‘1.2.3.4’口号频率动作。

    “瑜伽?”

    姜禾闻言看过去,刚好看见两个半颗的大球,顿时赶紧移开目光。

    “嗯?你不会不知道吧?!”宫萍惊讶地抬头。

    “知道,就是没练过。”

    “我教你啊!”

    “还是不了……”姜禾余光斜瞄着宫萍,那个动作实在太不堪入目了。

    瑜伽?

    她有点印象,但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这时候看宫萍动作,难道是专门用来讨男人欢心?……姜禾眼观鼻鼻观心,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摸出来手机,试着用键盘打字搜索。

    今天过来是宫萍想让她教做菜,想着没什么事便过来了,没想到竟然看到宫萍做这种——

    咦,不对。

    看着手机上搜索的结果,姜禾恍然大悟,原来是修身养心的方法。

    她重新把手机装起来,侧头看去,宫萍已经换了个姿势,四肢着地,一条腿抬起来,像狗撒尿一样……

    地铁.姜禾.手机.jpg

    现代功夫真是太奇怪了。

    “瑜伽也是练功的一种,主要用来减压和练习身体柔韧度……呼,其实可以学学,你家许青练功夫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练瑜伽,一刚一柔,一动一静,还挺合适的。”宫萍保持着狗撒尿的姿势还有空说话,然后缓缓动作换一条腿,继续保持。

    姜禾看宫萍的姿势,莫名想起来许青电脑上的小电影,好像也有这种动作……

    “不用,我会和他学学那个功夫,瑜伽就算了吧。”她摇头婉拒宫萍的好意。

    如果在许青面前做这种动作,简直丢死个人,还不如和他打一套拳,搪手拳的跺脚大喝比这威武多了。

    “女孩子学温柔点的,学他那个有什么用,还不如练空手道,不过空手道应该还比不过许青厉害,防身的话有他就够了,你安全性很高,所以练瑜伽挺好,想学的话我教你。”

    宫萍一边换姿势一边慢悠悠道,两个人一起在垫子上练瑜伽,总比一个人有趣多了,也不会枯燥,还能互相监督互相督促。

    不过看姜禾样子好像很抗拒,她想了想道:“练这个也可以让男朋友更……”

    “更什么?”

    “更喜欢。”宫萍嘿嘿笑。

    “……”

    姜禾眉头挑了挑,不用宫萍说她也看得出来,不管别人男朋友喜不喜欢,许青肯定是会喜欢的。

    因为他是个变态。

    但姜禾还是不打算学,因为许青明显更喜欢她舞剑的样子,而不是在毯子上学狗撒尿……

    “这边一直都是你自己住吗?”姜禾转开话题,宫萍虽然同样都是女孩子,但两坨坨暴露在外面大半,让她觉得有点……盯着看好像不礼貌,她只好侧过头继续打量房间。

    早就说好了要过来教宫萍做饭,宫萍在微讯上邀请她过来,反正下雨也没办法钓鱼,她就过来了。

    “是啊,一个人独居,我觉得很舒服。”

    “房子买的很贵吧?”

    “不是很贵,这边房子比较旧,而且……反正乱七八糟的下来,比一般的便宜多了,最好的是周边还很全,不算太热闹也不算冷清,该有的都有,我就选定这儿了。”

    “真厉害。”

    不管贵不贵,能自己买个房子,是很厉害的事,姜禾在网上查过,不管哪里房子都贵的吓人,对于她来说,只是买不起和更买不起的区别。

    “一般般啦,每个月都要还贷,就为了自己过得自在。”

    十多分钟后,宫萍做完一组动作,从垫子上爬起来,小声喘着气抹抹汗,把瑜伽垫卷起来收到一旁,然后看看窗外雨势。

    “雨下大了。”她转头说一句,大颗大颗的雨滴撞在玻璃上,发出噼啪的声响。

    下雨天待家里,总是有种很安逸的感觉,有朋友陪着,感觉就更好了。

    宫萍用毛巾抹干净汗,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倒上两杯茶水给姜禾推过去一杯,自己那杯捧在手里小口抿着,顺便拿遥控器把电视换一个台。

    “没你们那边布置得好,还有很多家具没买,一个人懒得弄。”

    “挺简单的,看起来舒服。”

    “我打算在那边放个古筝,以后没事可以弹着玩。”宫萍拿手指指旁边墙角处,顿了一下道:“像你们一样开个直播,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啊,每天播一个小时,应该很多人看。”

    姜禾看宫萍身上的露脐小背心,觉得肯定会吸引很多观众——她已经不是那个傻乎乎的开元土包子了。

    “你不会就穿这个直播吧?”

    “哈哈,穿这个又不是不行。”宫萍扯了扯领子,对穿什么毫不在意,她和姜禾不一样,短裙露脐装都经常穿出门。

    而姜禾是有点保守的……宫萍是这样觉得,起码她都没见过姜禾穿裙子,每次见到的时候虽然衣服都不一样,不过都搭配的很好。

    性格不同,穿衣风格便不一样。

    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喝几口茶水,宫萍带姜禾到厨房看她新买的锅铲。

    之前只有一个电磁炉,连高压锅都没有,很多菜没办法做,现在才慢慢添置东西,打算让姜禾教她做饭。

    “还缺什么?”宫萍问。

    “好像……缺个磨刀石。”姜禾拿着刀随便在手里耍了两下,看到不锋利就想磨。

    宫萍搔头,见姜禾一副大厨风范,把磨刀石的事记在心里,道:“还有呢?”

    “别的不缺了。”

    “那我们做饭吧!”

    “等等,我这儿有笔记。”

    姜禾像摸宝贝一样从包包里拿出来一个笔记本,上面是她幼稚的字体,扉页上还有许青帮忙写的‘姜氏菜谱’四个大字。

    “你写的?”宫萍怔怔地看着手写版‘姜氏菜谱’,没想到姜禾能从包里摸出来这种东西。

    “嗯,当初我学做菜的时候记的。”

    “厉害呀……”

    “借给你慢慢看,有这个可以学得很快。”姜禾还有另外一个本子,没有记满,正在慢慢添加菜色,只有非常好吃的菜她才会用笔记下来。

    学做菜很多时候靠天赋,几勺盐几勺酱油之类,每个人的勺子都不一样大,就得靠经验或尝试慢慢把握放入的量。

    菜谱上记的是过程,对于调料的多少虽然也有,但并不是太详细。

    现在还没到饭点,做菜的话也吃不了多少,宫萍拿着菜谱没继续吵着做菜,而是翻着姜禾的笔记粗略地当菜单看。

    至于饭点的时候……姜禾肯定要回去,不会留在这儿让许青一个人随便煮点面什么。

    “那我先照着菜谱学,有什么疑难的地方再请教你。”宫萍翻了一遍菜谱,找到好几个自己喜欢吃的菜,满意地合上笔记本。

    雨势没有丝毫减小的迹象,许青自己在家抱着电脑工作,姜禾也没急着回去,搬椅子坐在窗边和宫萍一起看外面雨幕。

    三楼的视角和他们住一楼是不一样的,一楼外面种着花花草草,视野范围有限,而在三楼站得高,自然看得远,街道上雨水往下水道流去,雨珠打在地上冒出一个个泡泡和水花。

    “真好啊~”

    宫萍捧着水杯忽然感叹,早在买房前,她就想过有一天和朋友一起待在房间里,随便可以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坐在一起消磨时间,都是很舒服的。

    只是她想不到旁边坐着一个开元的古代人,如果知道的话……

    姜禾抿了一口茶,问道:“哪里好?”

    “意境……你不懂,可惜古筝还没买,不然现在弹一曲就更好了。”

    “……”

    姜禾不懂文艺女青年的想法,但也觉得这样挺好,和许青待在一起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感觉,两者都很好。

    如果是许青坐在旁边,大概会靠在一起,或者被他揽住双腿,然后她捧着书看,拿着手机玩。

    “我还想着多久会在这里认识朋友呢,没想到这么快。”宫萍笑得很开心。

    “认识朋友还不容易?”姜禾目前虽然只认识她一个朋友,但还是觉得很简单,江湖人走到哪里,都是四海之内皆兄弟。

    “一点都不容易……要说只是认识当然容易,但是——唉,不太好说。”宫萍摇了摇头,“尤其是我这种外地来的,很难找到那种可以带到家的朋友,嗯,好吧,最难的是有个家。”

    她说着自己笑了,“反正现在很好。”

    “有个家当然很好。”姜禾望着远处,视线稍稍偏移,落到她住的那一栋,那栋楼现在已经很熟悉。

    “也不算家,就是有个房子,没有房子的时候,人都是漂着的,尤其是工作认识的朋友,一离职换城市,基本就再也看不见了。”宫萍说。

    “工作……好吧。”

    姜禾没有工作过,对于这个话题接不上话,她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那些事。

    按许青所说,有些东西不需要去经历也可以从书里或者别人话里学,吃别人一堑长自己一智,这都是聪明人选择的。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他们的经验都是宝贵的财富……许青还指着赵叔说那是个宝藏。

    “你以前做什么工作的?”姜禾试探着问。

    “以前啊……做过培训班,卖过产品,搞过自媒体,挺多的。”宫萍没说完,只说了做过最久的几个。

    “这么多工作?”

    “很正常好吧?只做一份工作到地老天荒才是少数的……哎,有时候真觉得你是个小孩子。”

    宫萍捧住姜禾的脸揉揉,在她眼里,姜禾看起来文文静静带着不一样的气质,有时候感觉姜禾和自己同龄,有时候又觉得姜禾是个小女孩儿。

    “你才像好吧……”姜禾想起来宫萍对着江水撩裙子,说要色诱鱼。

    “我今年十八。”

    宫萍理直气壮,说十八岁就是十八岁,无敌美少女。

    “我十九岁。”姜禾挥开她的手,感觉宫萍最多也就二十三岁左右的样子。

    要是算起来,宫萍在学校学习的时候,她在江湖上到处乱跑搏命,这点差距完全可以忽视。

    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路面上逐渐蓄起积水,天色暗沉沉的。

    “下完雨去钓鱼吗?我觉得拿钓来的鱼学做新菜不太心疼。”宫萍询问姜禾的意见,天气预报说雨不会下太久。

    “看时间吧。”姜禾说。

    “我还有男朋友,怎么能天天陪你钓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