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历史小说 > [快穿]我的开挂人生 > 358 现代修真2
    此为防盗章晓晓和儿子就住了一间屋子。屋子里一个土炕和一个大炕柜。这就是屋子里面所有的东西。

    “三弟妹,  今天轮到你做饭了。快去早饭,  俺还要下地挣工分呢?”张二嫂牛春花站在晓晓面前,一脸温柔的让晓晓去做饭。

    二嫂,  你弄错了吧!爹说了,我身子骨不好,这两年在家静养不做事的,  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忘记爹说的话。”晓晓也看出来了,  这家里两个妯娌,  大嫂是个没脑子的,  二嫂才是心思深沉的主,  手腕也厉害,把她男人张家旺的心把的死死的。

    牛春花没想到家里原来闷不吭声的弟媳嘴皮子还挺顺溜的,  她一甩脸子就走了。

    晓晓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她带着军军在村里闲逛着。前几天婆婆要她出工,她才不想自己天天累死累活的养一群白眼狼。家里的小姑子张玉梅,见天的好吃懒做,还不是在家里吃好喝好,她决定没有分家前,她身体不舒服,  坚决不出工。惯的他们一个个把自己当做杨白劳使劲压榨。

    “晓晓,身体好些了没有?”路过的大妈大婶的见着就问。

    “好了一点,  还要继续吃药。”晓晓对每一个路过的长辈和女性同胞都报以微笑。

    “要好好养,  争取早日把身体养好。”

    “好的。”

    这个时代的路,  基本都是这种不太宽的土路,一下雨路上泥泞不堪,走路很费劲。不过路边的野花,很好看。白的,黄的,红的交织成一条美丽的乡村小路。晓晓闻着雨后泥土散的芬芳,觉得张家的酸臭的味道远离了自己。

    “妈妈,军军累了。”军军跟着妈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他的小短腿累的已经迈不开。

    “还,妈妈抱军军。”晓晓对村子里的人家和地形有了初步了解。她抱着军军回家。

    黄昏时刻,是乡村最美的时候,青山绿水旁的小村庄,飘起袅袅炊烟高矮交错的农居,路上行走的路人,远看是一副云雾缥缈的乡村仙境图。意境深远,很有烟火气息和温暖的人情味。

    晓晓回家,带着军军铺好炕,在厨房一人吃了一个红薯就是今天的晚餐。

    夜色深沉,天上的星星探出头,在和无数的星弟星妹一起开始又一次的聚会。她们不停的眨巴眼睛,观察人间的一切。

    月光倾斜进来,温柔的洒在晓晓和军军的身上。

    一夜无梦到天亮,张家人收拾好,就开始下地。晓晓照列在锅里拿走属于她和军军的早饭,放进蔚蓝。关上门,晓晓拿出一碗小米粥,一碗蒸蛋,“好香,我要吃,我要吃。”军军这段时间在晓晓的安抚下,已经活泼了不少,尤其是对着晓晓的时候,更活泼。

    “好,好,我的小祖宗唉,妈妈给你喂。”军军看到自己喜欢的蒸蛋,一口接着一口的吃,迫不及待似得,晓晓心里酸酸的。

    “慢慢吃,别噎住了。”晓晓拿了一张纸巾,在军军的嘴角慢慢的擦了起来。

    这孩子吃的急,嘴角还有好多的蛋渣。

    “嗯,妈妈好好吃。军军以后还能不能再吃的到。”一双干净透明的眼睛无邪的望着她。她灵魂深处的一些不甘愿也能洗净。

    “能,只要军军乖乖的,妈妈就给军军做来吃。”晓晓收起眼前的碗和好吃。在房间里就走煤油灯,洗漱刷牙。抱着小家伙睡觉,明天将会是崭新的一天。

    千里之外的,张家兴接到了家里的来信。他眉头皱的紧紧的,这三年他刻意遗忘家里的媳妇儿,可是儿子却怎么也忘不了,他还保存着,儿子一岁时,家里的媳妇儿应他的要求,在县城给儿子拍了一张周岁照片寄给他。

    他不想再去想这个让他与心爱的姑娘,失去表白机会的罪魁祸。

    当年,他兴冲冲的从厂里回来,是想给自己喜欢的姑娘表白,可是因为太心急,抄小路回家的张家兴在南水村路过的时候,救了摔下山走不了路的晓晓,他作为一名正直有为的青年,怎能不帮忙呢?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帮忙把自己搭了进去。这个时候女孩的名誉是看的很重的,晓晓被他抱回家,名声全毁。以后可怎么嫁人。

    没有办法,张家兴不管是为了晓晓的名声还是为了自己在厂里的前途,都要娶晓晓。这桩心不甘情不愿的婚事就这样成了。

    张家兴没想到家里的那个媳妇儿,会病的这么严重。看来她在自己家里的日子不好过。他内心还是有一点愧疚的。

    张家兴在想什么,晓晓没有兴趣知道,她正盘算分家,她想彻底把家给分了。她不想和张家人搅和在一起住。

    张家不止她在盘算,家里另外的两个妯娌也在盘算,老大张家的房间里,朱维正和张家聊天,“孩他爹,你看三弟妹现在也不能做事,家里还要照顾她,这不是给家里找事吗?一天天想累死了,谁还要伺候她们母子两,你看咱家分家咋样?这样咱家就能少两个吃白饭不干活的。”

    张家躺在炕上,闭着眼睛享受媳妇儿百年难得遇一回的小意殷勤。“媳妇儿,你就被折腾了,咱爹是不会同意的,再说分家了,老三不寄钱咋办?娘也不会答应的。”

    “你个死脑筋,分家了,三弟该寄还是会寄的,他还是要孝敬爹娘的。咱们只是要分家,又不是让三弟不孝敬爹娘。三弟妹,看样子几年都不会干活,咱不是要养她几年。”朱维最讨厌自己干活,别人闲着。

    “找个机会试试吧!”张家想想也是。

    “行,咱睡吧!”朱维没羞没躁的搂着张家睡了下去。

    张家旺的房间里,牛春花也是一样正对着自家男人撒娇,要分家,还说,“当家的,你看三弟妹天天吃药,咱家就是有三弟寄来的钱,也不经她这样糟蹋,她们娘两还不干活,光吃白饭,又要吃药。我看干脆分家算了。咱也不投三弟寄的那点钱,还不够三弟妹买药的。”牛春花想起最近晓晓不干活,天天闲逛就来气,她一天到晚累的半死不活的。还要给不做事的人做饭。想想都气人,分家后,两老肯定跟长子过,以后自己的小家自己做主,那多好啊!她早就盼着这一天。

    “媳妇儿,我给娘说说,看她老人家有什么意见。没有意见最好,有意见俺来劝娘,娘也不喜欢不干活的人。”张家旺对自己母上大人,非常了解。信心十足的说道。

    “行,明天休息,你抓紧时间给娘说说。”

    “……”

    晓晓的日常活动就是,睡到七点左右起来,在吃早饭,洗衣服,带孩子在村里溜溜。

    今天她刚起床,走到院子里,准备到厨房去拿早饭。就听到小姑子阴阳怪气想说话,“有些人,还真是脸大,天天睡到太阳升起,才起床,还好意思吃早饭,一天到晚不做事还吃那么多,真真的是懒鬼投胎……。”张玉梅拿着一件破旧衣服在那里狠狠的搓洗。好像要把它不洗破不罢休的感觉。

    晓晓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去厨房找吃的。

    后面的声音越的猖狂,晓晓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的看着这个好吃懒做的小姑子,也不知道她那张破嘴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晓晓的日常活动,并没有因为张玉梅的阴阳怪气就中断,晓晓在村里转悠的时候,现一处风水极好的地方,一个村尾小山坳,三面环山,前面环水,山坳的正前面有一处从山上瀑布上流下来的水潭,水潭里的水清澈干净,水潭下边通往村里的河流,是个好地方。她想分家后搬到这里来。

    这里比较偏僻,很少有人过来,离的最近的一户人家也有一百米远。晓晓记在了心上。

    等晓晓回到家里的时候,她现一家人都在。好像就在等她一个人。

    “老三媳妇,你进来,俺有话要说。”婆婆刘翠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和晓晓说话。

    “是。”晓晓抱着军军走了进去。坐在门口的位置。

    “今天,咱家的人除了老三都到齐了。俺今天听听你们几个是意见,你们弟兄三个都成家立业了,俺和你娘也尽到了责任,现在只有你们妹子没有出门了,树大分枝,俺想给你们三弟兄把家分咯,你们看怎样?”张大柱多希望孩子们在这个时候说不愿意分家。

    张家先言,“俺听爹的。俺没意见。”

    张家旺言,“俺和大哥一样,也没意见,以后就是分家了,咱还是一家人。”

    晓晓不知道惊喜来的这么突然,她低头说了一句,“俺也没意见听爹的。”

    “不用了,你还是带我们去招待所吧!我和儿子。不会打扰你太久,你放心吧。”

    张家兴准备接过晓晓手里的行李,晓晓侧身让开了,军军牵着她的衣角,晓晓拎着行李。张家兴看着这样的晓晓束手无策,他不知道该怎样的靠近这对母子。他弯下腰,半蹲着逗军军,“军军,我是爸爸。”

    军军歪着头看了半天,才说道,“你不是,我爸爸在很远的地方打坏人,是个英雄,你不是。”小孩子的心灵是最敏感的,他看见妈妈对这个人的不喜,他能感觉到。妈妈不喜欢的,军军也不喜欢。

    “军军,我真是爸爸呀。”张家兴不断的释放自己的善意和亲切,可军军就是不承认他。

    母子俩的排斥,让张家兴难堪到极点,他没有想到自己讨厌的媳妇,如今也讨厌他儿子不认识他。门卫大叔和同事,也看见了这一幕。他们对张家兴心里有了别的思索。没想到厂里有名的能干人,在家里也是这么不近人情,媳妇和儿子好像都不喜欢他。

    张家兴的人设在两个两位门卫大叔的心里崩塌。

    张家兴拗不过晓晓,带着她和儿子去了招待所。晓晓有张家兴的面子要了一间带厕所的套间。有一个小客厅。她想让军军有个小地方可以活动。张家兴要付钱,晓晓没让,抢着自己付钱,都要离婚了,她可不想有什么金钱牵扯。

    “儿子,进去房间里面一个人玩会儿行吗?妈妈有事做。”

    “好吧,妈妈你快点。”军军进去的时候还看了张家兴一眼。

    晓晓和张家兴坐在客厅里,“张家兴,我这次来不是看你的,我上次给你寄的信,你收到了吧?你是怎么想的,怎么不给我回信,村里一直在秋收,我也没有时间来,这下给耽搁下来一段时间,要是你同意的话,咱们俩在厂里开个证明信,证明你我自愿脱离夫妻关系就好,也没有离婚证这个事。我再到村里开张证明就行。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金钱纠葛,这个婚好离的很。你放心属于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放在张家了,我没动你的,这些年我们母子也没有用你一分钱。结婚后你走的时候给了我十块钱,我也还你,儿子你也没时间管,就归我,等他大了,想认你我也不管,只要你以后方便我也不阻止儿子认你。”晓晓说完,看着张家兴。

    张家兴明白过来,晓晓是真的找他离婚来的。他心里有些恐慌,有些不安。

    “晓晓,我没说要离婚啊!”张家兴不明白晓晓为什么要离婚,他们都结婚了。还离婚干嘛,在他们乡下,一个女人如果离婚,可是很多闲言碎语的。

    “是,你是没说过离婚,可我不想和你过下了。我不想看到你们家的人,更不想看到你。你心里有人,我也知道,结婚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知道,我现在放你自由,免得我们两相看生厌。离婚后,如果你的心上人,还没有结婚,你还可以娶她回家这不好吗?我成全你。”晓晓没有嘲讽,只是平静的说着事实。

    “晓晓,你怎么知道的?”张家兴有点难堪,有点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一直都知道他的秘密。

    “你醉酒后,自己说的。”

    张家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妻子,眼里是迷茫和挫败。

    “张家兴,我来和你谈的是咱两离婚的事,至于你的心上人还是谈完在想吧!”

    “晓晓,离婚后,你一个人咋办,没有男人照顾你。”

    “这几年我也没有男人照顾我,我一样活的好好的,相反和你离婚后,我可以活的更好,在你家我像一头老黄牛一样,一天转个不停,伺候你们张家的大大小小,还要和一个成年男人一样下地挣工分,挣一个成年男人一样的满工分,为此我付出了大半条命,说起来,我也算对的起你当初的救命之恩了。我现在就是一个累赘,不能干重活,还要好好的将养身体,你们家就受不了了,立马分家,这些你也知道了吧!除了一套做事的破农具和一套粗瓷碗,什么也没有分到,钱是一分也没见着。你要每年孝敬你爹娘四十块钱,你哥他们一年二十。我自己新盖了房子,以后是留给军军的,等你回去以后,那一套农具和碗,你也拿回你家吧!这是你们张家的东西。”

    张家兴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一个身板弱小的十六岁的小姑娘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他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愧疚,可他不知道愧疚对于晓晓来说,是过去式。晓晓现在只想摆脱这一切,开始崭新生活。

    “晓晓,离婚不是儿戏,你再好好想想。”

    “不用了,我已经想的很明白了,我一定要离婚。”晓晓坚定的说。

    “晓晓,你让我再想想吧!”

    晓晓起床洗漱好,开始思量,自己难得来一回,她一定要做点啥。她手里的粮食很多,她可以卖一些,肉食也很多。她要把这未来十几年要用的钱准备好。

    晓晓把军军喂饱,还用法术让军军继续睡觉,一路抱在怀里,在一个死胡同里,她给自己和军军都换了一身装束,用药水把自己的脸变的黄黄的,把军军放在蔚蓝的家里,背后背了一个大的背篓,里面放的全是白面和大米,还有肉。

    晓晓不知道黑市在哪里,她一边走,一边用神识查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省会城市,可不是她们那边是一个小市。她在市里的一个小巷子里,听到有人说话,他们在争论价格,晓晓小心的转了进去。她走进去没有多久,就看到后面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宽巷子,这里连接的地方实在是太多,是做黑市的好地方。晓晓走进去,别人就盯上了她的背篓,没有多大一会儿,她背篓里面的东西就高价卖了出去。这个时候,没有卖不出去的粮食,就是贵一点也会有人要。

    晓晓如法炮制,一天下来她把军军送进蔚蓝里面后,自己不断的变换身份,不停的卖东西,她卖了很多钱和票,其中还换的一辆自行车的票,最主要的是粮票,还有一担肉票,布票,油票,工业券。这些都是预备的,家里要有,要不然别人不会怀疑自己的东西从哪来的才怪。晓晓还和一个黑市贩子约定好做一票大的,自己把东西卖给他们一些。

    晚上的郊外,格外的寂静。路边传来蛙鸣的声音。晓晓一个人站在这里等着拿些人的到来,晓晓知道那些人不是善茬,可能会下黑手。不过,谁叫这些人是遇到她呢?她可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要真是想下黑手  ,自己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远处看到一点点灯光朝着她走来。后面还跟着许多人。晓晓的身后堆着高高的粮食还有几头猪。几个带头的人走进晓晓,“大姐,我们来了,可以看看东西不?”

    “随便看,东西在哪里?”一堆的东西,还是吓着了这些自诩是做大买卖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搞到这么多是粮食,还有几头猪,这大姐是怎么弄来的,帮手怎么也不留一个。看来要不是一个硬茬子就是一个白痴,这后面的可能性太低了。

    “看好了吗?可以交易了没有?”晓晓很是不耐烦,她看着天色已晚,她还要回招待所呢?

    “看好了。我们交易吧!”这几个人原本是打算吃黑的,可是到了到了,看着晓晓身上散的气势还是不敢,双方快的交易。晓晓拿着新鲜出炉的钱和票,转身走进了茫茫夜色中。她只用了几分钟就回到了招待所边上的一个胡同,摸着夜色,把军军抱了进来,还提着一个布袋子,里面装着当季的水果。

    她走进招待所,前台的接待员,正在收拾桌上的东西,“同志,晚上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一个女同志带着孩子还是早点回来的好。”晓晓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同志。我知道了,帮一个老人家等人,耽搁了一些时间。回来的有点晚。”

    “怎么了,没出事吧?”接待员大姐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就是大爷崴到脚,走不了路,我也背不动,只好留在原地等他的家人来接,这不还给我一些水果,给大姐两个带回去给孩子尝尝味。”晓晓编了一个谎话,还给了接待员大姐一个苹果和一个梨子,都是大个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