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历史小说 > [快穿]我的开挂人生 > 189 将军夫人1
    此为防盗章

    黛玉对贾琏还是有感情的,  上辈子人家还贾琏的继母呢?她也接近所能的帮贾琏,希望以后他的人生能够平顺些。

    子曰:“学而时习之,  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黛玉在房间里温习帅爹爹给她布置的功课,她也很用心的学,多学习东西总是好。她上辈也学了一些古文方面的。不过,不是很多。现在可是名家教导,  一对一的教。机会很难得。女红上辈子她闲来无事的时候,  请几位刺绣大师亲自教导过,  这辈子她不想单独在学。

    林如海最近衙门不是很忙,  经常下午一直在家,  教导贾琏和黛玉,  只是教的东西不一样而已。贾琏一直没有考过科举,  再过不久他要下场考童生试,再考秀才。

    “玉儿,爹爹看看你的字练的怎样?”林如海拿起黛玉的写得字,看了起来。“还不错,用了心思,  只是腕力还要加强。”林如海面带微笑,看的出来他对黛玉的字还是比较满意的,  倒不是说黛玉是字写是有多好。孩子还小嘛,  字以后还是要多练。

    黛玉听到帅爹爹的夸奖,  很开心。粉嫩的脸颊,  红润的小嘴,“咯咯”地笑着,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她今天的作业完成,她牵着帅爹爹的手,向花园走去。她要和帅爹爹好好的培养感情。

    漫步在花园里,整个花园尽态极妍,美不胜收。看,黄色换得淡雅、白色花的高洁,紫红色花的热烈深沉,泼泼洒洒,在秋风中烂漫争艳。

    一阵风吹来,蜻蜓花摇了几下,那样子多迷人,真像一位穿花裙的姑娘在跳着优美的舞蹈。

    父女俩在花园漫步,黛玉的小手紧紧的牵着帅爹爹,“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

    林如海牵着黛玉在水池边停下,“玉儿,想回京城吗?”

    “嗯,玉儿想去京城住几年,也看看京城是不是有书上写的那么好。”黛玉最近喜欢看游记,林如海是知道的,以为她是看到什么描写京城的书,心生向往。

    “那好,等爹爹想办法,我们会京城好不好。”

    “好,玉儿最喜欢爹爹。爹爹做好。”黛玉知道林如海回京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是她想早点说出来。让林如海去想办法,巡盐御史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差事,随时都要被坑和被人惦记。现在圣人的身体不是特别好,皇子们都蠢蠢欲动,林如海的位置又是这么的重要,只要是有野心的皇子,都会惦记他。江南的盐税,是多么有人的肥肉,谁不想啃两口。

    林如海正在衙门里办差,有衙役拿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的来找他,林如海接过玉佩看了一眼,吓得差点把玉佩摔在地上。“我的爷啊,这位祖宗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不是说在金陵甑家吗?”

    林如海赶紧整理衣服,出去恭迎这位爷。

    在衙门口,林如海看见这位爷带着两位小主子和几名护卫,正准备行礼,就被拦了下来。

    林如海迎着贵客进了衙门,自己跟在身后。

    在林如海办公的房间,林如海跪下给皇帝请安,“微臣林如海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林爱卿,平身。”皇帝亲手扶起林如海。旁边的一位年约二十多岁的男子,瞳孔放大的看着自己的父皇,他很少看见父皇亲自扶起哪位臣子,看来林如海在父皇的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他站在皇帝身后,眼睛眯起来,右手不停的抚摸左手带到的佛珠。他旁边的一个小正太则是无聊的看着皇帝和这个林大人聊天。还百无聊赖的打气呵欠,一副想睡觉的样子。心里还盘算,不知这位林大人家里的厨子做饭好吃吗?这几天他就没有知道一顿真正的民间美食。是那个骗人的家伙  告诉他,民间有很多的美食,他一样也没有吃到,气的他晚上也没睡好,要是他记起是谁说的,等他回去后,一定让他好看,觉得不打死他。

    皇帝听到小儿子在那里打呵欠的声音,真是头疼。他这个小儿子这几天没有吃到好吃的,快把身边的人折磨的想跳江。他也怕小儿子找他要吃的。

    “林大人,朕今天住在爱卿家里,家里有什么拿手的好菜一定要做给朕尝尝。”皇帝为了让他头疼的小儿子,还主动问臣下要吃的,真是丢人丢到祖宗脸上去了。

    “微臣一定让厨房做最拿手的好菜。”林如海悲催的要接待皇帝一行。他怎么这么命苦呀。皇帝可不是这么好招待的,皇帝什么好吃的没有吃过呀。他要做什么好吃的招待这几位呀,头疼。坐在家中,祸从天降。

    林如海打起精神领着皇帝一行十人回到府里。

    皇帝现在要称呼为黄先生,另外两位小的则是黄三少爷,黄七少爷。

    晚间,林如海带着老婆,女儿,儿子拜见几位贵客,因隐瞒了身份,黛玉也不需要跪拜几位。说实话这几位也受不起她一界之主的跪拜,那是会要人命或减寿的。她只能跪拜自己的亲生父母,其余的人从她的功德和地位来区别自己受到的伤害大小。

    “黛玉见过黄伯伯,见过两位世兄。”黛玉笑语嫣然的对着三位。“既然叫我一声伯伯,那伯伯也不能小气。”皇帝说完,把自己腰间挂着的一枚和田玉玉佩解下来送给黛玉,要知道这枚玉佩皇帝一直很喜欢,每天佩戴快二十年,今天就这么轻易的送给了黛玉,林如海倒不知道这些,可护卫和两位皇子确是知道的,心里一惊。

    其余的两位皇子也相继送出了自己手上值钱的玩意儿。安安奶声奶气的给皇帝行礼问好,逗得皇帝和和三皇子和七皇子又了一笔小财。

    总之这个夜晚,黛玉是满意极了。她得到了一枚沾染龙气的玉佩,在房间里黛玉盘膝打坐,吸收玉佩上的龙气,修为更加的稳固,这个不能增加修为,却可以稳固修为,还能护身。

    一个晚上过去,黎明即将到来,旭日东升,当第一缕霞光照进黛玉房间的时候,黛玉才慢慢从修炼中醒转过来。

    林如海的书房里面,皇帝和林如海一起翻阅林如海收集的一些账册,还有情况。

    “爱卿,你是什么看法。”

    “回皇上,这个情况以微臣看来,还是不宜大动,但可以小幅度的动一下,也不会引起动荡。”林如海知道这就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得罪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还是一大圈,个个都有本事的。

    “朕也是这么看的,以后爱卿要……。”

    未来还不知道会不会得罪下一位君主。哎……。

    林如海和皇帝的交谈是没有外人知道的。就连随行的俩位皇子也不知道谈了一些啥?

    这就更显得有问题。

    江南的大小盐商都是派人盯着林府的。林府进了几个陌生人,大家心里都紧张,想方设法的想了解几位贵客的身份。

    皇帝在林府也就留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把林如海吓得不轻,主要是怕皇帝在自己家出什么事,到时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赔的。

    林府的生活也和以前一样,不过这只是表面的,皇帝微服来扬州见林如海的消息还是被人知道了,各方势力都紧盯着林府。平静的大海即将掀起滔天巨浪。

    几位不知情的皇子也开始频频示好或探听消息。

    黛玉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相信以林如海的智谋是可以应付的。

    今天黛玉要随贾敏一起上山拜佛,对于能够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让黛玉大为欢喜,每天就在高高的围墙之中实在是让人腻烦,再说她想在上香之后顺便出去看看,因此就有了这趟出行。站在佛像前,林黛玉拈香跪拜,在祈求神明保佑全家平安,身体健康的时候,希望以后自己能在这个时空一帆风顺,少遇到一些极品,特别是荣国府的极品,因此黛玉在祈求的时候无比的虔诚。

    烧完香,拜完佛,贾敏和黛玉,平安,在主持派过来的小沙弥带领下带到后面的静室里休息,小沙弥自顾去准备斋饭。黛玉没有躺在床上休息,而是走出了房门,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说是静室,实际上是个独门小院,小院的门关着,门口外面里有家丁牢牢地把守着,门口里面则是几个粗使的婆子坐在一条横着的板凳上,一边闲磕牙,一边看门。然后在她们的这边站着一溜小丫头,是进不了屋内伺候的那种,预备着黛玉要使唤的什么东西的时候由大丫头出来召唤人的时候答应着。

    “娘亲,玉儿想去外面看看。”

    “玉儿乖,等下吃完斋饭,娘亲带你和平安一起去后面亭子周围看看。”

    “好吧。”黛玉觉得自己是从这个高墙到了另外一个高墙。她无聊透顶。

    好不容易出来放风一次还是待在高墙之中。

    黛玉在厢房之中,吃着淡而无味的斋菜,世人推崇的斋菜,似乎很不合她的口味。

    这次的拜佛之行,开启了黛玉和外界接触的机会。

    贾敏再次怀孕,黛玉开始接手自己院子里的事务。贾敏和林如海知道自己的女儿有来历,也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啥也不知道的小女孩。

    黛玉从七岁开始,自己打理两个庄子和一个铺子。她没有弄什么高产的粮食,只是在庄子上弄了几个暖棚,冬天试种青菜和辣椒,豆角这类的小菜。第一年就收获颇丰。

    “小姐,这个暖棚不要扩大吗?”王嬷嬷的丈夫和儿子帮黛玉管着庄子。暖棚这几年为黛玉赚了不少钱。

    “嬷嬷,不用了。爹爹要回京述职,爹爹这几年早就申请回京任职,我们一家要回京常住。嬷嬷,你们一家也跟我回京吧,这里的庄子找个老实人看着,每年让奶兄回来查查就行。”黛玉看着账本,眉头舒展开来,今年的收益很好。

    “小姐,这太好了,老爷在扬州也呆了这些年。是该回京了。老奴这就交待他们一声。小姐的行李也要早日的收拾起来,免得到时候慌乱,掉东西。”王嬷嬷替老爷和小姐开心,回京城做官多好啊!天子脚下,皇城根下。将来小姐也好找一户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圣人就喜欢这样的臣子,在朝会上又再次大大的表扬忠君爱国的贾恩侯,气得欠朝廷银子的勋贵和大臣心里大骂贾恩侯做事不地道。圣人可是很高兴,谁不爱银子,圣人也不例外。他老臣是体恤,让他们借了不少银子,可他也心疼这些借出去的银子。如今国库空虚,贾恩侯就来了这么一出,正好给他好好宣传宣传。勋贵大臣们能有点眼力见儿,能主动还银子。这样自己里子面子都占全了。

    邢慧一生没有给贾赦生一儿半女的。贾琏被教养的非常优秀,文武双全,十八岁高中探花郎,被新任皇帝选为女婿,成为驸马爷。长乐公主带着姐妹们的羡慕嫉妒恨嫁给了大周优秀的探花郎。这可是皇帝特许可以上朝为官的驸马爷。

    贾赦在八十岁的时候无疾而终,五年后邢慧自断生机含笑而逝。身边跪满了儿孙。贾琏哭的比贾赦死的时候还悲伤,孙子孙女重孙们也嚎啕大哭。邢慧给贾琏留下了家传的绝技和生存的本领,告诫他世界随时都在变化,不要教育后代死读书,要活学活用,除了读书和习武还要每个子孙必须学会一门生存的民间技能,在特殊的时候可以很好的生存下去。没有千年不倒的王朝,也没有一直不落魄的世家,必须要每个子孙学会一门生存本领作为十八岁的成为大人的象征。

    因为邢慧的诸多教导,贾琏的子孙后代经历千年,经历王朝更迭,进入新的时代。家族一直昌盛。能人辈出,家族也在一次次的战乱危险中保存下来大部分的实力。哪怕是经历那样的年月,家族也没有受到打压。

    族谱更是保存完好,一直延续至今。他们把邢慧当成了一个传奇,关于邢慧的故事会在每本族谱上都有清晰的记载。也为历史学家对研究邢慧和贾赦做出的贡献提供了参考。

    后面接着也是红楼,我要把自己想写的红楼人物一次写几个。

    欢迎各位小天使继续支持。

    晓晓分家以后,就给张家兴寄了一封信,如果他想尽一份责任的就会给晓晓寄钱,这样以后张家兴回家她还是会顾忌两人是夫妻这个面子情,反之,晓晓以后就当没有这个人。

    晓晓在信中提到了自己想搬出去,自己修房子的事。

    晓晓看现在还不是很忙,修房子是正当时,她在山上转了一圈,拿回来一根人参,她跑到村长叔家里,“村长叔,在家吗?”

    “在呢,在呢,进来吧!”村长张富民在家里编竹筐。他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稀客呀,是家兴媳妇儿,快进来坐,老大家的,快给你家兴嫂子倒碗茶来。”

    “唉,来了。”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家兴媳妇,今天过来有事不?”

    “叔,真有事找您,俺今天上山找到一根这个,想借村里的牛车去趟市里,卖了。”晓晓把刚从空间里挖出来的人参拿在手上。

    张富民张大嘴巴的看着这跟已经过百年的人参。他心里羡慕嫉妒恨啊!自己一家人咋就没有这个财命啊!这个时候那个特殊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开始,这人参也不用被人嫉妒要上交。

    张富民的大儿媳吓得一碗茶都掉在地上“咣当”一声,惊醒了晓晓怀里的军军,他揉揉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一看认识的,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他,又继续睡。

    “家兴媳妇儿,你一个人去啊?”

    “叔,不是多大点东西,肯定是俺自己去了,看看天色,俺估计俺要在外边住一夜,好麻烦您帮俺还开张出门的证明。”

    “这个没问题,你等一下。”

    “叔,今天俺挖的这个东西还要麻烦您帮俺暂时瞒几天,还有弟妹也是,行不?”

    “行,这个没问题。”

    “嫂子俺嘴还是很紧的,不会说出去的。”

    “好,谢谢叔和弟妹。”

    晓晓装好证明,抱着军军,赶着牛车,在家里拿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包袱出向着市里赶去。

    牛车上堆了半车草料,晓晓把一件旧衣服铺在牛车上,军军就坐在旧衣服上面,手里捧着晓晓给的小零食。嘴巴像小松鼠一样,包的慢慢的。可爱极了。

    中午出,到了下午六点左右才到市里,她们村离市里反而比县里近许多。在市里找了一个招待所,兜里揣着找村长借是三十元钱。

    “同志,还有房间没有?”

    “还有,请你出示证明。”

    晓晓很无奈的拿出证明,服务员仔细验看过才开始登记。“同志我们这里有单人间,还有双人间,三人间……,你是要住那种房间?”

    “同志,我想问问,那种房间里有单独的厕所,我有孩子晚上起夜不是很方便。”

    服务员看来一眼乖巧的军军,表示理解,“那就单人间吧,不过要贵点,一晚上两块钱。”

    “行。”晓晓接过钥匙,登登的上楼,房间就在二楼,靠里面的一排,没有靠近街道,不吵。

    晓晓进房间看了一下,还不错,有单独的卫生间是她最满意的。她洗了一个热水澡,还给军军也洗了一个,母子两在房间里玩闹了一会儿,才睡。

    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房间,床上的一大一小,抱在一起睡的正香甜。

    早上八点,晓晓才悠悠醒转,伸个懒腰,看见旁边的儿子,“吧唧”一口亲在儿子的脸上,最近母子两吃的好脸上和身上都长了一些肉,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了。不再是瘦瘦的,干干的,像个被吸干水的干葡萄。人也水灵了不少。

    “妈妈,我们是要干嘛去?”军军嘟起红红的小嘴唇,萌萌的。

    “妈妈,给军军买好吃的呀!等下妈妈和别人谈话的时候,军军要乖乖的跟着妈妈,千万不能乱跑,好不好。”晓晓摸着儿子黑油油的头,心里一片柔软。

    “嗯,军军乖乖的。不乱跑,妈妈做事。”虽然说的不是很通顺,晓晓也知道,这已经很不错咯。

    牛车和牛寄存在招待所后院,晓晓喂了一些草料,抱着军军在街上转了几分钟,她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地下黑市就在招待所附近不远,晓晓直奔黑市去,这种东西只有在黑市才能卖上钱。

    晓晓这这东西多啊,她准备了三支,一支等下卖给收购站,两支在黑市卖掉。

    晓晓在黑市转悠了一个小时,走过来一个男的,“大妹子,你是想买什么东西还是要卖啥?你这样转悠要转到啥时候?”

    “大哥,没事的。我就想看看有没有卖人参的。”

    “大妹子,你可真敢想,人参那玩意儿,又不是大白菜  哪里能经常看到。”

    “哦,这个很难寻嘛?”

    “那是救命是玩意儿,一般人家谁会拿出来。”

    “大哥,这玩意儿贵吗?”

    “大妹子,贵,死贵的,一支百年的要小八百呢?遇到赶急要的兴许还贵些。”

    “哦,我知道了。不知这里有人要人参没有?”

    “怎么的,大妹子有啊,这可问对人了,我手里就有个朋友要买。”

    “嗯,价格呢?”

    “唉哟,我的妈呀,大妹子还真有啊?”

    “大哥,说价格吧!”

    “大妹子,俺也不骗你,俺就是个中间人,一百年的八百块,一百五十年以内的一千块,二百年的一千五百块……。您看咋样?”晓晓不知道价格,不过从这个时候的消费和挣的钱看,这个价格应该不低了,这人还算实在。

    “大哥,我这有两支,不知你能不能吃下。都是一百五十年以上,二百年以下的,你看要不要联系你的朋友问一下。”

    “这,不用问,我吃的下。我们在那边先验货,再给钱咋样?”

    “行,按大哥说的办。”晓晓是艺高人胆大,她也不拍这人搞鬼。

    两大一小,走到一个角落里,晓晓把东西拿了出来,这个大哥的眼睛都快黏在人参上。他两眼光的看着。“大妹子,你这是新鲜的呀。”

    “是啊,昨天才挖到的。怎么样?”

    “好,这人参品相好。我也不说假话,你这是极品,两根我一起出两千八怎么样?”

    “行,成交。大哥你有工业券和粮票没有。我想换点。”

    “有一些,给你换点吧,要多少。”

    “大哥,我也不知道要多少,你手里有的全换给我咋样?”

    “大妹子,你……。”这人也不知道该咋说,自己碰到这么一个二楞子。

    “大哥,不好意思,我急了点,我婆家刚刚给咱分家,我缺的东西实在是缺太多了。锅碗瓢盆,热水壶,手电筒,杯子,这些都需要工业券。”

    “好吧,都给你吧。”这些反正自己家有。

    晓晓,最后只要了十斤全国粮票。其余的全是工业券。花了二百块钱,晓晓第一次因为二百块钱心疼的直抽抽。

    在百货大楼,晓晓一通狂购物,脸盆个两个,两个热水壶,一个手电筒,两对电池,锅就不用买了,蔚蓝里面有现成的。省下不少工业券。回到招待所,晓晓把脸盆和热水壶一样放了一个进蔚蓝。

    她又去了市收购站,卖了一根两百年左右的人参,被收购站的鉴定师傅赞个不停,因老师傅的原因,卖了三百块钱,还得了二十斤全国粮票,几十张工业券,几斤毛线票。得到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最主要的是参好。看样子这支参已经有了出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