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历史小说 > [快穿]我的开挂人生 > 185 刘海砍樵之狐仙6
    此为防盗章

    回到房间用最快的速度给军军洗澡, 自己也洗了一盒个香喷喷的澡, 才从蔚蓝回到房间。搂着军军就睡觉。

    张家兴第二天早上就把离婚的报告交了上去。他的离婚报告吓了莫勤一大跳,“家兴, 你这是酒没醒昏头了吧!”

    “没有, 我清醒的很呢。”张家兴面色不好,还是回答了老莫的问话。

    “那你交什么离婚报告,不是昏头还是什么?”老莫说的气急败坏的。

    “不是我要离婚, 是陈晓晓要离婚,她来厂里就是找我离婚来的。”

    “什么,嫂子要和你离婚?”老莫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觉得奇怪, 一个农村的妇女怎么会和一个前途远大的有为的城里工人离婚, 这世界变了吗?还是他一直没有看懂这个世界。它用一个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张家兴, 你骗我的吧?

    “老莫, 别这样看着我, 这是真的,我不骗你, 陈晓晓要离婚我不怪她, 是我这几年做的不好,她才要离婚的。”

    “老张 ,嫂子,嫂子, 是不是看见你几年没有回去, 外面有情况了。”老莫还是不怎么相信, 一个农村女人会主动离婚, 打死他也不相信。如果硬要真的离婚,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在外面有人了。那这可是变了性质的事。

    “老莫,你想到哪里去了,陈晓晓这些年一直和我爹娘住在一起,一起出工一起回家,怎么可能在外边有人,真的有我娘他们还不写信告诉我呀?真没有是我做的太差,她才不想和我过下去的。”

    “行了,看来是真的要离婚。这报告我给你交上去。至于上面批不批,我就不知道了。”

    “行,这个我自己解决。”张家兴心里也不好受,他没有想离婚,也知道自己的离婚报告交上去,肯定会被找去谈话的。这可不是小事。

    张家兴的离婚报告交到厂部后,引起了不小的地震。这个时候离婚的事很少,除非是一些被家里牵连的,妻子出于自保 ,才会和丈夫离婚。一表示划清界限。这张家兴一个祖上几代的农民也不存在这个问题呀?他在搞什么呀?

    张家兴第三天就被叫到厂部去谈话,厂部的郑东书记把张家兴叫到他和厂长的办公室,给张家兴倒了一杯茶。“说说吧,你小子为啥要离婚。”

    “郑书记,是我对不起家里的晓晓,她想离婚,我就想既然我没有做到对她好还不如顺她的意,只要她以后过的好。”

    “你小子,别说这些没用的,说说你怎么对不起人家了,不会是你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吧?这可是要出大事的。”

    “郑书记,你想到哪去了。这结婚后我就一直没有回家,一直待在厂里,我还没有一个人单独出去过呢?怎么会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那既然不是这个事,你还有什么对不住人家的。说说看吧。”

    “郑书记,我说不出口。我……。”确实难以说出来,说什么说自己不满意家里的妻子,一直对她冷处理,不理不睬的。他还是不想说。

    “说,这是必须要说的,如果是什么原则问题,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你们都婚姻到底怎么回事。”面对自己的老领导。张家兴只好无奈的捡着自己能说的说。至于自己有喜欢的人这事,打死他也不能说,只是说自己对晓晓没有足够的关心,导致她现在受尽磋磨之后,不愿意在张家过了。心里已经害怕了。

    这些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还说自己把钱寄给娘 ,以为晓晓和孩子都能用的到。只是没有想到这些年妻儿都没有用过他的一分钱,他的妻儿也已经不再相信他了。他觉得既然晓晓不想和他过了,为了不再做错事,他同意离婚。总之他要成功掩盖自己对妻子的刻意遗忘,和没怎么对儿子付诸关心的事实,他是愿意尊重晓晓的意愿,也是他对不起晓晓和军军,但是不能因为离婚影响他在厂里的发展。

    张家兴说的这些,郑书记只是信一半,他知道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外边有人了,如此坚定的要离婚,肯定是伤透了心,要不也不会提出离婚的,好多的家庭不都是这样的吗?

    晓晓还在招待所等张家兴离婚申请的消息,她没事带着军军去到城里买了一些军军和她自己要穿的衣服和鞋子,还买了几斤羊毛线,准备没事的时候给自己和军军一人织一套毛衣毛裤。

    两种颜色一种天蓝色是军军的,一种是浅灰色是自己的。还买了一些吃的东西。看见自行车,她好想买一辆回去,以后出门带着军军多方便啊!不过这里太远,她还是忍住了。还是会自己的市里去买。

    回到房间,林敏拿了一个本子教军军写字认字,她的原身还是不错的,读了初中的。比张家兴的心上人读的书要多。

    教会军军五个字以后,就让他自己练习,她拿出毛线和织毛衣的针,开始起针发针。这是给军军的织的毛衣。

    林敏仔细的发针,一边数着数,这个不能错的,大了暂且穿不了,小了还不能穿。她争取做到一次到位。

    晓晓准备在毛衣的正前面织一个卡通的小猪的在上面,她在空间里找了一点白色和黑色的毛线做动物的图案。

    针发好,她开始打第一圈。

    没多久就有了一个宽边,上面就开始可以边打边打图案了。这是要不断的加入别的颜色和图案。可比一直打边,难多了。

    张家兴回到宿舍 ,对着镜子照了照 ,自己长的不赖呀?陈晓晓怎么就死活要和自己离婚呢?张家兴身高一米八五,大高个,长得帅,浓眉大眼,五官端正,还有男人的阳刚之气。在这个年代,可是很受欢迎的。

    张家兴在气恼,晓晓带着军军在招待所的周边转转。厂里的招待所是以前的,还是不错。

    军军在招待所的院子里,和一个刚认识的小朋友牛牛玩的正高兴,他以前一直是妈妈带着,很少和小朋友玩,这个时候他玩的正撒欢呢!“哥哥,给你玩。”军军伸手把手里的小木马放到牛牛哥哥的手里。

    “军军弟弟,我们一起玩。爸爸说要我做个好哥哥,不要欺负弟弟。”牛牛一看就是那种家庭出生很好的孩子。才四岁,却能看出来,是个懂事的。

    牛牛的妈妈在招待所上班,牛牛白天都是跟着妈妈一起在招待所玩,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小弟弟,他很高兴。

    “牛牛,和弟弟一起玩,等下阿姨给你们拿好吃的。”晓晓坐在院子里看着两个小孩子玩,她也乐的清闲,只要孩子不出院子的大门,就不会有什么危险,这里毕竟人少。

    牛牛听见好吃的,眼神一亮,又想到爸爸说的话,眼神瞬间暗淡下去,爸爸说了,不能随便吃别人家的东西,别人家的东西也不多,自己吃了,别人家就没得吃,没有吃的,会饿肚子的。这个他记得很牢。他就试过没有吃的,饿肚子是什么滋味。

    “谢谢阿姨,不用了。留给弟弟吃吧?”牛牛舔了一下嘴唇,大声的说道。

    晓晓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心酸,这个时代的孩子,都是让人心疼的,很懂事。

    晓晓咳嗽一声才缓缓说道,“没事的,弟弟还有很多。牛牛可以帮着弟弟吃一些,要不就坏了,要扔掉的。”

    牛牛听见好扔掉,心里急了,怎么能扔掉呢?“阿姨,不能扔掉,还是吃了吧。”说的时候声音小小的,有些不好意思,怕阿姨以为他贪吃。

    “牛牛真是一个好孩子,知道要节约,以后阿姨要让弟弟跟你学习。”晓晓摸摸牛牛的小脑袋,夸奖牛牛,牛牛听见阿姨的夸奖很受用。

    “嗯,牛牛是大孩子了,要懂事。”这在家里平常爸爸妈妈给他说的话。

    “哥哥来玩呀!”军军现在是完全的放飞自我,没有停歇的意思,一天到晚疯玩。

    晓晓带着两个孩子回到自己住的房间,“牛牛带弟弟一起过来,咱们洗洗小脸洗洗手,洗干净了,咱们吃苹果和梨子,好不好?”

    “好。”两个小正太乖巧是点头。现在还太小,不是很调皮。再大些就不一样了,会玩就会调皮。

    晓晓从袋子里面拿出几个苹果和两个梨子,这个时候吃梨子很好,对肺和喉咙都不错。洗好梨子军军和牛牛一人一个,小不点们,拿着梨子就啃,小嘴啃的满嘴是梨汁。可牛牛只吃了一半不到就不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