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科幻灵异 >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 第七百六十章 早知道就不参加圣杯战争了
    乖离剑落下,热沙大地顷刻间土崩瓦解,龟裂的缝隙蔓延出巨大的无底深渊。

    Rider驾驭神威车轮,带着韦伯从容跨过天堑一般的沟壑,但他们身后的士兵就没那么好运了。前方的士兵们冲锋速度太快,如同雪崩般无助地向地狱深渊直落了下去,位置靠后的骑兵们虽逃过一劫,但仍无法改变覆灭的结局,地上的裂缝愈发扩大,将周围的土地和士兵们一并吞了侵吞。

    不止是大地,龟裂从地平面一直延伸到天空。空间扭曲、大气沸腾,伴随着逆卷的狂风,将固有结界内的一切都搅荡地四分五裂。

    看着无边沙海流向虚无的深渊,韦伯灯饰脸色惨白,王之军势被击破了,Rider最强的底牌被对手轻易毁灭。

    固有结界消失,所有一切都如同泡沫般粉碎,景色又变回原本的夜晚,白色皎洁的月光透露着寂静,空气中感受不到一丝燥热。

    “Rider……”看着面色毫无波澜的征服王,韦伯紧张起来。

    忽然间,韦伯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确切的说是被Rider提着衣领放下了神威车轮。

    “活下去,韦伯!就像我说的那样,见证这一切,把本王的生存方式,把伊斯坎达尔飞驰的英姿传下去。”Rider豪迈说道。

    韦伯咬紧嘴唇,强迫不让眼中的泪水流下,没有说什么劝谏之言。

    Rider驾驭神威车轮,开始了最后的驰骋,他是个战略家,自然知道胜负早已分晓。但除了向Archer突进之外,已经别无他法,因为几欲裂胸的兴奋感让他难以自持。

    “不愧是最古的英雄王,连整个世界都能一劈两半,无疑是一座难以征服的高峰。只要突破你这道难关,本王便能到达世界的尽头。”

    Archer不慌不忙地看着疾驰而来的挑战者,打开了王之财宝,金色的门户在天空星罗棋布张开,近百把宝具露出了狰狞的容貌。

    “不错的梦想,配得上你征服王之名!”

    Archer发自内心褒奖了一句,而后才接着说道:“不过,你将本王作为最后的难关,未免太过大言不惭。就让本王来帮你一把,从你那不切实际的梦中清醒过来吧!”

    耀眼的光芒下,Rider回想起了往昔曾放眼遥望的星空,当他回过神时,他正用双脚前进着,牵引神威车轮的两头神牛已经倒下。

    刀剑加身,身躯多处被锋利的宝具贯穿,Archer近在眼前,只需再进一步,他手里的阔剑就能将对方一分两半。

    Rider奋力高呼,遥不可及的梦想近在眼前!

    可就在剑锋即将触到Archer的瞬间,他的手脚、肩头、腰间,甚至剑身都被坚固的锁链束缚住了。

    天之锁!

    Archer与挚友之间情义的见证,他最信赖的宝具,喜爱程度还在乖离剑EA之上。

    “你这家伙,总是能拿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Rider沾满鲜血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因为乖离剑已经贯穿了他的胸膛。

    “征服王,醒过来了吗?”

    “啊,嗯,虽然很遗憾,但此次远征亦让本王心潮澎湃……”Rider发出满足的低吟,身躯化作光点散开。

    Archer轻轻点头,许下承诺:“征服王,我随时接受你的挑战!”

    待Rider消失之后,Archer过了许久才平稳心神,遇到满意的对手,这次圣杯之战也不全是倒霉事。

    看了眼对面的韦伯,Archer正想替征服王考验一下他的臣子,就被耳边叮叮当当的击剑打断了好心情。

    月光下,黑色的骑士手持利刃发动着疯狂的攻击。

    兰斯洛特面露狰(崩)狞(溃)之色,挥剑重重劈下,强大的力量致使Saber举剑格挡时,被压得单膝跪地。

    Saber气喘吁吁,艰难维持着格挡的动作,骑士向君主挥剑,是无可洗脱的背叛,但Saber却不怪兰斯洛特。她能察觉到,每当她岌岌可危的时候,兰斯洛特攻击都会变得犹犹豫豫。

    我的挚友,你的内心也一定非常痛苦吧!

    Saber深深自责,若不是自己的失败,就不会和兰斯洛特兵戎相见,向昔日的朋友举剑搏杀,这对兰斯洛特是何等残酷的煎熬。

    Saber抬起倔强的呆毛,凝视兰斯洛特那双愤恨的眼睛:“兰斯洛特卿,我一定会取得圣杯,然后弥补曾经的……”

    嘭!

    话没说完,Saber就被一脚踹在脸上,飞了出去,隐隐可见两道血迹在半空挥洒。

    “哇嗷嗷嗷————”

    兰斯洛特的面容更加狰狞了,他猛地收回踏前追击的脚步,握紧长剑的手指剧烈颤抖起来,耗尽全力,终于丢下了从Archer处抢夺来的宝具长剑。

    不过,想到王被自己踹出鼻血,兰斯洛特更想做的是捡起那把剑自刎谢罪。

    “亚瑟……”

    兰斯洛特终究是没能抵抗令咒,奋力跃出一步,闪身冲到Saber面前,面对挥落而下的誓约胜利之剑,抬起手掌一把握住了黄金色剑身。

    血色的纹路铺开,骑士不死于徒手发动,兰斯洛特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又要NTR自家的王了。

    致命危机出现,Saber眼见宝具即将被兰斯洛特夺走,咬了咬牙释放了一次小规模的金色光芒将对方弹开。

    千钧一发之际,及时避免了心爱的宝具被侵蚀,Saber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兰斯洛特那忧郁中带着愤怒的眼神,如同挥之不去的阴影,深深扎根在她心头。

    其实Saber大可不必如此,因为真正蛋疼的人是兰斯洛特,虽然身体被令咒控制,但他的精神还维持自我。亲眼看着王被自己一顿胖揍,却怎么也停不下来,他心里……莫名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原来王也不过是个柔弱的女人!

    兰斯洛特:“……”

    放屁,我绝对没有这种大不敬的想法,绝对没有。

    兰斯洛特有苦说不出,对于呆毛他是发自内心的尊崇,因为王一生都没责怪过他,哪怕他犯下弥天大错,王自始至终都待以高洁的友谊相待。

    贤明的君主如同圣人一般伟大,兰斯洛特只能怨恨自己,直到将这份悔恨带进棺材也无法解脱。哪怕在死后,他也被永远地折磨着,直到他听到了自远方传来的召唤……

    然后,他就遇到了杜克!

    兰斯洛特:“……”

    早知道这么坑,鬼才会参加圣杯战争!

    感谢书友:优雅的大白菜、郑河山、初音至梦、书友20181130022911592、收16到25岁美少女、08a、黑夜的猫窝、(IAN)、青春、(^o^)夏鑫2454627936、我不完美°但我唯一、的打赏!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