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科幻灵异 >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为什么不一起上呢
    听完杜克自报家门,所有人都是一副‘你TM在逗我’的神情。明明一身铠甲,却硬说自己是法师,你的法国长棍,呸,你的法杖呢?你的法师袍呢?还有为什么是狂战士啊?

    大家都在英灵神殿混饭吃,凭什么你的打开方式不一样!

    Rider挠着自己后脑勺,他是个爽快的人,直接开口问道:“你既然是法师,应该是以Caster的职阶降临才对,为什么会是Berserker?”

    杜克捋了捋长长的白胡子,自嘲一笑:“这可能和老夫生前的作战方式有关,我喜欢使用冷兵器,经常和战士一样冲锋陷阵。”

    和战士一样冲锋陷阵是什么鬼?

    Rider更糊涂了,他的御主韦伯极度无语:“我说,你该不会用法杖近战杀敌吧?”

    杜克直接摇头:“不,老夫的法杖只是可有可无的装饰,我更擅长使用重兵器,越重的兵器越顺手。”

    众人崩溃,Lancer出声道:“按照你的形容,你根本就不是法师,而是战士!”

    “不,老夫的确是法师!我与魔法上的造诣……哦,在这个世界应该叫魔术才对。总之,老夫的魔术造诣在中土大陆无出其右,是公认的最强法师!”杜克说到这,脸上露出一丝自傲。

    Saber秀目一凝:“Berserker,艾瑞克·甘道夫是你的真名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从没听说过有那位英灵叫这个名字!”

    Saber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困惑,他们目光灼灼审视着杜克,想听他怎么回答。

    “诚如老夫之前所言,我来自中土大陆,而并非此方世界,本身便是架空的英灵,此方世界没有关于我的传说故事,你们没听说过也很正常。”杜克非常耐心的解释道,银发长须,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模样。

    “架空英灵!!!”

    Saber几人对视一眼,这个设定让他们一头雾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就算你说出了真名,本王也不知道你是谁?”依旧是Rider,豪放不羁的征服王可不会顾忌什么,直接挑明了关键。

    “的确是这样!”杜克淡然点头,没有否认。

    韦伯大声喊道:“那也太犯规了,你知道我们的名字,可以搜寻相关情报,而我们知道你的名字也没用,这样根本就不公平。”

    杜克深深看了韦伯一眼,双目之中宛若存在无穷智慧,叹息道:“少年人,这世间本就不存在公平!”

    韦伯楞然无语,不是因为杜克说的不对,而是这话太有道理了。

    杜克继续说道:“如果你们在意自报家门被我获知真名,感到有失公允,其实大可不必为此感到失策。因为老夫的宝具‘全知之眼’,在看到从者的时候,脑海中就会自动浮现对应的真名和传说故事,就算你们不说,老夫也知道你们姓甚名谁!”

    Rider第一个不相信:“别开玩笑了,这种犯规的宝具怎么可能存在!”

    韦伯将头摇成拨浪鼓,ber和Lancer没有说话,但他们的表情都是不信的,觉得杜克是在虚张声势,本来还敬重他拥有骑士精神,现在评价降低了一个档次。

    “老夫一生征战,带领中土大陆所有的种族,一起推翻了魔君索伦的黑暗统治,结束了千年的战乱,将自由与和平散播人间。出于对老夫的尊重,老夫行走之地,骑士下马、君王下轿,不论种族出身、不论身份贵贱,所有人在我面前都不得隐藏自己的姓名。这个传说故事,在我成为英灵之后,具现成了我的宝具——全知之眼!”

    杜克说到这顿了一下:“当然,不仅仅是这个原因!还因老夫是窥得真理之门的法师,所以世间一切魔法与科学,自然的和非自然的,与我而言都无所遁形,只需一眼便能识破原理。”

    韦伯张大了嘴巴,你咋不说全知全能呢,还有吹牛才是你的宝具吧,都EX了!

    正想着,他使用御主的特权,向杜克看了过去,然而什么也看不出来,就像一片虚空,本身就不存在。

    “恕我难以相信,毕竟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也证明不了真假。”Lancer摇了摇头,他和Saber、Rider都以自述真名,没人能证明杜克说的是真是假。

    杜克沉吟一会儿:“老夫本不愿为自己证明什么,毕竟有卖弄的嫌疑,可诸位都是心怀坦荡的正义之士,如果只有老夫隐瞒,反倒有违我心中的道义。”

    “哦,你还真能证明?”

    杜克点点头,侧身指向身后的夜空,战场最高位置的吊塔上,一个猥琐的身影正在苟那里监视战场。

    “啊!那是……Assassin,他不是已经死了吗?”Saber几人皆是大惊,Assassin有‘气息遮断’的技能,如果不是杜克指出,他们根本不会察觉到。

    “Assassin的真名是哈桑·萨巴赫,历代山中老人哈桑中的一个,称号‘百貌’,第十九任继承了‘哈桑·萨巴赫’之名的暗杀教团首领。”

    杜克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把Assassin的情报全给抖了出来,听他说完之后,在场的从者们全都傻眼了。吊塔上的Assassin可能是因为被发现的缘故,也可能是听到真名被揭穿,纵身跃下阴影中消失不见,就是不知道离开了没有。

    “你还真有这种宝具……”Lancer感觉自己眼角在跳,伸手一摸,不但跳还TMD出汗了。

    “老夫这么做,并无示威之意,只想告诉诸位,面对老夫请务必全力以赴,因为老夫动起手来,连我自己都怕。”杜克表示,不是针对哪一个,在我甘道夫面前,在座的都是垃圾。

    一阵沉默,所有人都沉浸在震惊之中,只是一眼便能看穿从者的真名,还能有什么秘密可言。

    边上的爱丽丝菲尔打了个冷颤,见Rider身边的韦伯,自己也走到了Saber身后,结果刚刚站稳就对上了杜克审视的目光。那睿智且威严的鹰目,让她觉得自己如同赤果,随着杜克的视线移动,皮肤一片滚烫,全身上下仿佛被看了个一清二楚。

    Saber眉头一皱,挡在爱丽丝菲尔身前:“Berserker,收起你的视线,我的御主毕竟是女性。”

    杜克轻轻摇头,意味深长道:“我说过,世间的一切魔法在我眼中都是虚妄,这位女士并非你的御主,而且……她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性!”

    爱丽丝菲尔红色的瞳仁骤缩,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那被看穿的感觉是真的。

    Saber倒吸一口凉气,身份被点破,不再怀疑杜克宝具真假,只是后面那句话让她很在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性……什么意思,难道爱丽还能变身?

    “哇哈哈哈———”

    Rider沉默许久之后,突然举起双手震开披风,对着杜克大声说道:“Berserker,你所说的中土大陆令本王心驰神往,我‘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征战天下,还没在别的世界开疆拓土过。”

    “所以呢?”杜克似是知道Rider接下来要说什么,语气慢慢变冷。

    “你是否愿意加入本王的麾下,与我一起征战天下,就从那片中土大陆开始,如何?”

    杜克嗤笑:“老夫的一生都奉先给自由与平等,从不相信有什么可以凌驾在众生之上,你口中所谓的征服,在我看来不过是暴君的掩盖贪欲的粉饰修辞,如何能让我心悦臣服。”

    Rider苦恼摊开手:“哎呀呀,这可就麻烦了,本王也知道让你臣服不太可能,但……你这么危险的从者,如果不能成为朋友,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消灭才行!”

    “如此真是太好不过了,之前Saber和Lancer毫无保留的战斗,让老夫也想活动一下手脚。可是……”杜克闻言笑了起来:“征服王,只有你一个可不够看啊!”

    “什么意思?”Rider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

    “说来惭愧,老夫的称号是‘双持狂战’甘道夫,并非老夫自夸,如果你们一个一个来,没有丝毫胜算。”杜克双目微阖,猛地爆发出体内的狂躁气势:“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一起上呢?”

    “那样,或许能让老夫稍稍认真一次!”

    感谢书友:影子66666666、东方智障、暴龙兽的旅途、爱得昵称、女人都是大猪蹄子、以骨证道、非心动、08a、收16到25岁美少女、飞翔的奶咖、我不完美°但我唯一、的打赏!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