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科幻灵异 >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和日月星辰对话
    蓝染极力躲避着杜克的攻击,变形的动作略显狼狈,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得出,在剑术方面,他被吊打了。

    朔望月挑开镜花水月,杜克眼中闪过一丝银光,准确把握住蓝染的破绽,抬手一剑刺入他的喉咙。干脆利落没有丝毫动摇,杜克深知双方都达到了尽头前,是时候验证谁的进化之路正确了!

    扑哧!

    刀锋刺穿喉咙,从后颈刺出的刀锋足有半米有余,杜克冷笑一声,提刀串着蓝染向前飞奔。

    蓝染嘴角溢血,伸手紧紧握住朔望月的刀身,脚下用力抵住沙地,五指间锋利的刀锋继续深入,直到近乎两米的刀身刺至刀柄,他才止住杜克冲锋的势头。

    被朔望月齐根刺穿,蓝染当即勃然大怒,挥舞镜花水月横扫,却被杜克握住手腕,在关节处一折猛地推下。

    扑哧!

    杜克握住蓝染的手腕,将镜花水月刺入后者腹部,让他被两把长刀贯穿。

    喉咙被刀锋卡住,蓝染张嘴欲要说话,却只能吐出一口血沫。杜克善解人意,在蓝染的怒目下,偏转刀身向外横扫,切断了他半个脖子。

    “咳咳咳……”

    蓝染捂着脖颈吐出郁结的血块,眼中尽是深深的阴霾,身体上的伤势不消片刻就能复原,但心灵上的冲击可谓久久不能平复。每当他提升自己的力量,杜克就会展现更强的实力,进化的喜悦荡然无存,更多的则是对自身的质疑。

    难道我不是最强的?不,这不可能!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蓝染无法理解,杜克如何一在百年之内,累积了如此庞大的灵压。因为,那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蓝染队长,很狼狈呢!”

    “那又怎样?你的攻击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怎样的伤势,我都能恢复。”蓝染咬牙说道。

    “听着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的高傲在哪?”杜克轻点朔望月,抹去刀锋上的血污,眼眸中止不住的兴奋。

    抛却进化的念头,这种和同级别对手势均力敌的战斗,让他热血沸腾。交手的时候,蓝染在逐渐适应他的剑术,追赶的趋势非常明显。稍有不慎满盘皆输的战斗,让他忍不住生出一股危机感,但紧随而来的,却是刺激到血管勃张的快意,战斗的乐趣理应如此。

    杜克在这边享受战斗,蓝染却不断催促崩玉想要再进一步,只要击败杜克,他就能立于巅峰,胜利近在咫尺,他不想在终点前失败。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蓝染沉声怒喝,五指张开对准杜克,咏唱发动破道:“隐隐透出浑浊的纹章,桀骜不驯张狂的才能……”

    破道之九十·黑棺!

    “太慢了!”

    璀璨的刀芒划开,打断了蓝染的咏唱,杜克一刀劈在蓝染胸腹,将其击飞:“你我之间的战斗,哪来咏唱咒语的时间?”

    似乎是印证这句话,杜克飞身直至蓝染身前,一连五道寒光劈下,被镜花水月挡住两次,剩余三刀全部砍在蓝染要害位置。

    蓝染趔趄落地,捂着伤口怒声道:“我说了,这些虚有其表的攻击根本伤不到我!”

    “不!凝练我信念的刀,怎么能叫虚有其表呢?”杜克闭上眼睛,双手持刀摆开架势,朔望月挥动之间,发出悦耳的轻鸣。

    “无明神风流·四神!”

    一道挥落,狂风轰然爆发凝结成实体。玄武在北、朱雀在南、白虎在西、青龙在东,四方神兽乘着狂风,带着无可阻拦的威势降下。

    声势浩大,如威如狱!

    呼啸的狂风从天地四方涌来,沉重的空气让蓝染胸腔一滞,只觉无比恐怖的压力袭来,意识有些模糊。内心的恐惧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喝,待得一口热血从口中喷出,急切的心情催促着崩玉又一次进化。

    眉心处的竖眼睁开,留下黑色的不知名物质,或许是高度凝缩的灵压,又或许是别的什么。一张漆黑的面孔顺着黑色液滴,撑开蓝染原本的面容,狰狞的就像是被硬生生死掉脸上的皮肤,露出令人作呕的黑色组织肌肉。

    胸腹位置,竖直排列了三个虚洞,崩玉悬浮在最上也是最大的虚洞内。背后的几对翅膀上生出了一颗颗张开大嘴的脑袋,又一次进化的蓝染,看起来根本就和怪物没有任何的区别。

    此时的蓝染灵压突破极限,距离登顶几乎只差临门一脚,杜克神情严肃注视着他,流露出强烈的戒备。

    此刻,就灵压而言,蓝染毫无疑问地超过了他。

    “斩!!!”

    纵然敌人是神,也不能阻挡我挥刀的决心!杜克怀着无比坚决的信念,挥刀操控四神冲向蓝染。

    蓝染仰天大吼,翅膀上的一个脑袋晃动张开嘴巴,一颗紫黑色的灵压聚合体出现在嘴边。类似于虚弹一样的能量球,随着那个脑袋一甩,飞速射出。这一幕在其他几颗脑袋上上演,四颗虚弹迎上前后左右的四神。

    轰!轰!轰!轰————————

    四方位置,虚弹接触到四神的瞬间同时发生爆炸,四处爆炸相连,掀起近千米范围内的无数狂沙,刚刚升起就被泯灭成虚无。爆裂的炎柱直通天际,附近所有的东西在一瞬间被爆炸卷入,催化掀起更大范围的破坏,高不知几许的火柱,似乎是要将天空贯穿才肯罢休。

    轰隆隆————

    蒸腾的热浪冲刷四面八方,袭上远远躲开的杜克,迫使他不得不挥刀斩开一个缺口,不过就算如此,死霸装依旧被吹得呼啦作响。

    火光中,竖直的通道打开,就像拉开的帷幕,蓝染慢步从中走出。胜利几乎已经握在手中,他忍不住抬头大笑:“哈哈哈——杜克副队长,你的信念不过尔尔,终究是我胜了!”

    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

    眼见蓝染如此,杜克突然生出这股念头,哪怕蓝染现在是最强形态,灵压爆表到不似人样,但给人的压力反而下降了。对比先前优雅从容,仿佛天地尽在吾手的披靡霸气,现在的蓝染更像是迷失在进化歧途上的魔物。

    “蓝染队长,你现在真是丑陋!”

    蓝染举起双手看了看,不屑说道:“进化的过程总是伴随丑陋,这没什么好意外的。”

    “我指的不仅是外表……看来我们之间对进化的理解出现了分歧!”杜克无法认同:“进化是超越、是补完、是臻至完美!而你,似乎只是在一昧追求力量,进化可不是如此肤浅的东西。”

    “哼!多说无益,唯有胜者才能定义完美!”蓝染冷哼一声,神色冰冷看着杜克:“你的确给了我一些动摇,但一切都结束了。”

    刀锋挥下,猝不及防的斩击把杜克掀飞,堕入远方的沙海。

    杜克爬起来,伸手驱散伤口处蓝染的灵压,单手指天笑道:“蓝染队长,还没结束!因为距离有点远,我的剑意才刚刚到达那里……”

    话音刚落,无边无际的苍穹上,垂下淡淡的银光。不,那是实质化剑气散发的余晖。

    光辉洒下,森森寒意划破皮肤,蓝染瞳孔骤缩,猛地一抬头。视线中,漆黑的夜色里,只有一轮恢弘的弯月。悬挂在天空的月亮在眼中无限放大,就像是从天空坠落一般。

    天地间,弥漫着肃杀之气!

    蓝染颤栗发现,一股无形之力束缚全身,动弹一下都无比艰难,就像整个天地都在排斥他,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没有容身之处。震恐弥漫在心间,蓝染眼中满是惊骇,他心生退怯,心神失守没有发现崩玉停止了跳动。

    “和日月星辰对话,和江河湖海晤谈,和每一棵树握手,和每一株草耳鬓厮磨,领悟宇宙之大、生命之微、时间之贵、死亡之近。超越极限方能领悟的无我之境,只有这时才能挥出最灿烂的一剑。”

    杜克遥望天空的月光:“当然了,和天地对话我可做不到,不过勉勉强强和月亮聊聊天还是可以的。蓝染队长,我对进化的理解……能接下就试试吧!”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