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科幻灵异 >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 第三百五十章 区区二击必杀
    “这一刀可不能让你刺下去,会死人的。”夜一嘻嘻笑道,爽利的作风,笑容野性十足。

    碎蜂一手擒住杜克的膀臂,一手点在杜克脖颈,整个人几乎是挂在他背后,可惜因为是对A,所以杜克什么也没感觉到。

    杜克没有搭理夜一,再次问道:“碎蜂队长,你在做什么?”

    “抱歉了,事出有因,麻烦你安静待一会儿。”碎蜂说着毫无歉意的话,用力擒住杜克的手臂,大概是怕力气不够,伸腿盘住了杜克后腰。

    见此,杜克那还能不清楚发什么了什么。无非是两女在激烈的肉搏战中,夜一连战连捷,抢占两处不怎么高的高地,大军压境一路平推,行至峡谷处水淹七军,把碎蜂给睡服了。

    杜克眼睛向下一瞥,邢军的战斗服真不是吹得,碎蜂腰胯上开了个口子,大片雪白的肌肤晃得人睁不开眼,白色的小带带也看得一清二楚。夜一那边也不赖,曲线妖娆的美背一览无余,连体紧身衣勾勒的健美身躯分外惹眼,露出了两团侧边的软肉。

    太糟糕了,社会风气每况愈下,瀞灵廷的明天在哪?杜克暗暗摇头,为什么带球撞人的不是夜一,碎蜂有点膈人!

    要不怎么说女人对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格外敏感呢!杜克余光还没看几眼,碎蜂就冷哼一声,一指刺在杜克脖子上,留下了黑色蝴蝶图案。

    “把你的眼睛管好一点,否则我不介意替卯之花队长教训教训你。”碎蜂的话一如既往地得罪人。

    杜克闻言微微眯眼,微不可见的寒光闪过,若是卯之花烈在这,一定能看出来他起了杀心:“碎蜂队长真是凶狠,我们可是同僚啊!不过,杀伐果断的隐秘机动总司令官,居然在任务中掺杂私人感情,倒向敌人一方,真是让我不敢相信。”

    碎蜂臭着脸,冷冷道:“关你屁事!”

    杜克动了动被缠住的朔望月,不知夜一手里的绷带是什么材质,居然能拦下朔望月锋利的刀刃。也许是浦原喜助发明的道具,更或者是四枫院家的宝物,她以前是大小姐来着。

    “我说了别乱动!”碎蜂挂在杜克身上,眉头大皱,不满道:“我的斩魄刀雀蜂,能力是‘二击必杀’,同一个地方只要遭到两次攻击,任何目标都必死无疑,所以不想死就给我老实一点。”

    雀蜂的针尖抵在‘蜂纹华’图案中心点,杜克只要稍微动下脖子,就会被刺中。二击必杀的能力极为可怕,若是图案中心点再遭雀蜂击中,两朵‘蜂纹华’便会交叠成八边状的花纹,那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不要乱动,你要是死了我也会很麻烦。”碎蜂的话不无威胁之意。

    另一边,见杜克被制服,观战的几人飞快跑来,把深受重伤的一护抬走,井上二话不说,开启能力给一护治疗。杜克暗暗咂嘴,捅一刀就解决的事,非要搞得这么麻烦。

    “杜克副队长,多谢你的配合了。”夜一咧嘴一笑,却没有松开绷带的意思。

    杜克充耳不闻,微微转头,不屑嗤笑:“碎蜂队长,你似乎对自己的能力过于自信了!”

    “什么意思?”

    “一击必杀也好,二击必杀也罢,死神之间的战斗终究是灵压说的算……”

    “你到底想说什么?”碎蜂额头冒汗,秀目瞪圆。

    “以你这种水平的灵压为基础,所催生出的能力,实在没什么说服力,必杀之说何从谈起?”

    在碎蜂和夜一惊讶的注视中,杜克一步踏前,自己撞上了雀蜂。脖颈上,一黑一白两朵‘蜂纹华’交叉重叠,散发着致命光芒。

    “什么!?”二人目瞪口呆,竟有人自寻死路。

    杜克犹然未觉,趁二人愣神之际,抽出朔望月,翻身一脚将夜一踢飞。挂在杜克背后的碎蜂大惊,正欲脱身,被她擒住的手臂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掌心反落五指如铁钳般箍住她的肩膀。

    巨大的力量,就算在碎蜂多年死神生涯里也屈指可数,理所当然的,身为刺客的她在这股力量前,毫无反抗之力。

    嘭!!

    天旋地转,杜克一个过肩摔将碎蜂狠狠砸在地上,而后一脚踩在碎蜂肩头,朔望月猛地刺下,嗖的一声插在碎蜂耳畔,锋利的剑气斩下一缕秀发。

    “碎蜂队长,请不要乱动,你死了的话,我会很麻烦的。”这是先前碎蜂的话,杜克将其原封不动返还。

    碎蜂闷哼一声,嘴角溢出点点鲜血,背后火辣辣地疼。眼下这些小伤无足轻重,她更关心杜克两次被雀蜂命中同一个位置,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死?

    “你很奇怪,是因为我还活着?”杜克居高临下,看懂了碎蜂眼中的不解。抬手拂过脖颈的‘蜂纹华’,在碎蜂瞠目结舌的注视下,他指尖经过的地方,‘蜂纹华’一点点被抹除。

    “这不可能!!”碎蜂无法接受自己的能力无效,斩魄刀是每个死神最大的依仗,也是引以为傲的资本。碎蜂很清楚,若是‘二击必杀’对杜克无效,她的能力将大打折扣。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说到底你的第二击,也不过是在我体内同时引爆两次攻击的灵压,只要我的灵压将它们全部压制就可以了。”杜克冷冷道,他对碎蜂的感官到不坏,只是刚才对方说要替卯之花烈管教他,让他格外不爽。

    区区对A,居然妄图自比D+!

    报仇不隔夜!

    杜克从来不是大方的人,不爽当然要立马还回去。况且对A和他之间,没有一炮泯恩仇的可能,人家爱的是夜一。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碎蜂任然无法接受。

    远处石田雨龙一行人已经麻木了,从一护、恋次、白哉,到现在的碎蜂,杜克已经放倒四个队长级别的强者了。他们默默看着夜一,不知道黑不溜秋的大姐姐,是否有什么好办法。

    夜一警惕看着杜克,心中暗道棘手,硬上的话很难救出碎蜂,而且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胜过杜克。她比在场所有人都清楚,那把近两米长的斩魄刀有多么可怕的能力,惨败的假面军团就是最好的证明。

    “四枫院夜一,瀞灵廷榜上有名的通缉犯,如果我是你就老老实实躲在人间,而不是来这里招摇撞市。”

    鬼才想来瀞灵廷,我在外面不要太嗨!

    夜一给碎蜂递了个眼神,让她稍安勿躁,这才整顿语气说道:“杜克副队长,我们此行是为救露琪亚而来,并没有破坏瀞灵廷的想法。”

    “这些都与我无关,你们来瀞灵廷做什么不是我操心的事。只是总队长让我擒下黑崎一护,若是没有办成,他老人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况且我现在还面临牢狱之灾,指望这点功劳来减刑呢!”杜克丝毫不给松口的余地。

    “你说的这些与我来瀞灵廷的目的并不冲突,因为有个幕后黑手藏身暗处,想要浑水摸鱼。你不奇怪吗?中央四十六室对你的判罚,一千年的刑期有些过了,以你斩魄刀的珍贵能力,不可能遭遇这种判罚。”碎蜂冷静分析道。

    “你想说什么?”

    “中央四十六室被控制了,有人想借他们的手除掉你。我们之间非但不冲突,反而有共同的敌人。”夜一语出惊人道。

    杜克只是挑挑眉没有太大反应,他很清楚四十六室的老头子们不是被控制,而是全都嗝屁了。所以他完全没把一千年的判罚放在心上,等事情水落石出,他依旧可以四处浪。

    见杜克毫无反应,夜一不禁眯起眼睛,试探道:“你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还是那句话,这些都和我无关,比起那些糟心事,我更想领教一下‘瞬神’夜一的本事。”杜克提起朔望月,一脚把碎蜂踢到夜一面前。

    碎蜂炮弹般倒飞出去,夜一急忙双手借助,突然间,一股寒气涌上心头,双眸中印射出锋锐的刀锋呼啸斩下。

    唰!

    朔望月斩开残影,剑气迸发至远处,在地上开辟出一道细长但深不见底的切面。

    “居然被闪开了,真是好快啊!”杜克转过身,称赞道。

    “你这混蛋,不是砍到了吗?”夜一放下碎蜂,捂着血流不止的肩膀。

    “我原本预计是从上到下一分为二的,最少也得留下条胳膊,所以这种程度算不上砍到了。”刀锋挥落,血滴洒满地面。

    感谢书友‘优雅的大白菜’‘星空的物语’‘和泉纱雾肯定是女主角’‘孤魂1994’‘收16到25岁美少女’‘伪苛刻的伪宅’‘kkkl ’‘xinxinfurong’‘鞍山绝世刚’‘我是superstar’‘非心动’‘灵宝232’‘第666666次’‘书友141214135427298’‘请叫我坦克sama’‘迷茫等死的白痴’‘云霄玉狼’‘暗中作梗’‘熊大’‘书友161029231046943’的打赏!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