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其他综合 > 我怀了暴君的崽 > 第225章 顾予棠你再吓唬我,我就哭给你看了。
    阮淮只好跟着他,厚着脸皮故意要问:“为什么不比啊,少将军你是不是怕输给我?”

    顾予棠侧目瞅她一眼,说着“不怕”的同时,把她的小手拉紧了。

    阮淮听了有一点气气的,只是碍着还有别的人在不远处巡逻,就只敢暗暗戳他胳膊肘,又气又笑地仰头问:“你会不会哄人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

    顾予棠把阮淮带回了营帐,结果门帘刚带上,阮淮就迫不及待抓着他肩膊迫不及待跳上来,两只小手挂住了他脖子。

    顾予棠身形微晃了一下,怕她摔倒,顺势伸出臂膀托住了她,刚低头下去,阮淮就仰着小脸亲了上来。

    阮淮像个使坏的小坏蛋,亲着亲着就忍不住笑了。

    顾予棠皱眉,觉得她的笑实在是太破坏此时此刻的美好氛围,故而加深吻,不准予她在这时候笑。

    可是阮淮没能忍得住,结果就是阮淮抱着顾予棠颈脖一边笑一边亲。

    期间俩人含糊其词的对话也尤为滑稽。

    “你笑什么?”

    “不知道……就想笑……”

    “不准笑,别打扰我亲嘴。”

    “那你……也不准亲,别打扰我笑……”

    俩人分别静了一瞬,紧跟着同时闷笑出声。

    不久前还俨然用来议事的桌案,这会儿阮淮被顾予棠放在了上边。

    顾予棠问了阮淮好几个问题,问她怎么会过来,问她怎么过来的,又问她什么时候来的。

    阮淮觉得顾予棠的问题都很多余,干脆在他下个问题问出口之前,又主动搂着他脖子,堵住了他没说完的话,过了好一会,才有一点不太好意思地抿了一下红唇,轻声讲:“因为很想你啊。”

    顾予棠双眸黑沉,紧紧盯着她,唇间还有余香,他轻碰一下薄唇,问:“是吗?”

    阮淮眨了眨眸,眸子里轻涌着流连的光雾,朦胧动人的,看着他问:“你不想见我吗?”

    顾予棠很是笃定地注视着阮淮说:“很想的。”

    顾予棠的手护着她的背,不知何时轻轻按在了她后颈上,掌心的温度,贴着颈领还能清楚地感觉得到。

    阮淮看着顾予棠此时此刻的目光,有一点呆愣住,因为她是有从顾予棠的眼中看到了一抹。

    并且是有在愈演愈烈的。

    等阮淮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她低下头,才发觉后领被那修长的手指翻开了一小截,他的指腹不轻不重地触碰。

    又有一点略显局促,拘谨的。

    像是从未触碰过,故而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举动。

    本来阮淮还有些紧张的,结果被他这样小心地碰了一会颈子周边,愣是没忍住嘴角微微翘起了弧度。

    可能是阮淮先打破了僵局。

    阮淮的手指不太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被顾予棠有些用力抓住了。

    阮淮犹豫了一下,抬起有些雾气的眸子,和他眼底眸色碰撞在一起。

    外边是渐沉的昏黄暮霭,光亮照进来一点,试图将营帐内的氛围渲染开。

    ……

    ……

    顾予棠肩宽腰窄的身材摆在面前,任凭谁都会心动的,只是阮淮的确是没经历过这个,被方才那一下有些后怕,这会儿又不敢面对他了,心慌意乱地捂住眼睛说:“顾予棠你再吓唬我,我就哭给你看了。”

    -。

    (中间还有一千多字内容,请上围脖搜【木头兮小甜甜】最新一条,因为是设置了粉丝可见,需要关注才可以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