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其他综合 > 我怀了暴君的崽 > 第223章 阮淮现在是后者。
    另一边,阮淮进了屋后,忍不住跑到窗门边侧耳屏息听了好一会,直到听到马蹄声响起,逐渐远去,确定了顾予棠是离开了,阮淮这才重新趴回桌上。

    心里头有一种很怪异、又很满的情感,绕指柔般转了千百回,最后回到原点。

    那里有着最干净的,半点杂质也没有的东西。

    是阮淮最终确定所想要的。

    翌日一早,阮淮很早就起来帮楚老婆婆做早点了。

    楚老婆婆倒是没有问阮淮什么,就是时不时地会对阮淮笑,是由衷为阮淮感到开心的。

    “婆婆之前总是担心,怕你们这些小孩儿不愿好好讲话,白白耽搁了对方。不过现在好了,看样子你们是已经说开了话。”

    阮淮正蹲在灶头底下帮忙添柴烧火,听到楚老婆婆这话,有一点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又神神秘秘地告诉了楚老婆婆一个很让她骄傲的事情——

    “婆婆,他比我还小两岁呢。”

    楚老婆婆听了,露出微微讶异的神情,“真的吗?阮阮你看起来可小着呢。”

    阮淮厚着脸皮点头,“我也觉得。”

    楚老婆婆笑了笑道:“这样倒也格外般配。阮阮啊,等这次寒州的事情过去了,你得让他多想想你们的未来啊。”

    “我还没有想过,也不想催他,嗯……就还是觉得顺其自然吧。”

    她跟顾予棠都是第一次喜欢人,很多东西很多事情都还没摸透,她想着能像这样多体会体会这种初次爱恋的感觉,懵懵懂懂的一起成长,就很好。

    只是,可能是因为这是两个人确定心意的第二日,阮淮在常河村待了小半天,一想到还要等到入夜才可以见到顾予棠,向来理智沉稳的阮淮这日难得的有了些焦虑。搜书吧

    楚老婆婆看出来了她的焦虑,笑着问了她,“是不是想少将军了?”

    阮淮老老实实点了头承认。

    “婆婆懂的,刚一开始都这样。”

    阮淮这才稍微明白了一点区分。

    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喜欢上一个人,跟知道了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以后,这两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前者朦胧酸涩,诚惶诚恐地安放在心口某一处,怕被摔着,怕被窥见,偶尔期盼,但稍有一点落寞,就会失望得最好永不见天日。

    后者是一朵小花骨朵忽然盛开,渴望被人袖珍收藏,渴望和想见的人得以相见。

    阮淮现在是后者。

    她觉得她很想见到顾予棠了,耐不住等顾予棠来接,因为须得从白天等到天黑。

    阮淮觉得从前以往可以等一日两日,半个月的耐心,在顾予棠这儿,此时此刻,半日的耐心都消失殆尽,全被思念占据。

    于是,在楚老婆婆的支持下,阮淮跟还在常河村里的一名将士借了一匹马,出发回到城里。

    阮淮先是在城里碰到了李樯,从李樯口中得知顾予棠有事回了一趟巡防营,阮淮也没多想什么,便就这么骑着马去巡防营了。

    -

    (嘿嘿,那个啥要倒计时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