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其他综合 > 盛世之前 > 第三章 斗智勇6
    燕京城外,月黑风高,北风呼啸。玄栖携着十余人在一间村店留宿。

    “几位老爷是打尖还是住店?”侍儿热情地招待他们坐下。

    “要十间上房。给我们做些热汤热菜,多烧些洗澡的热水,再给我们的马匹喂些好料。”庞涛说。

    “客官,小店小本经营,能否预付一下房钱?”侍儿笑道。

    “应该的,拿钱给他。”玄栖道。

    庞涛拿出银元宝放在侍儿手里,侍儿一摸元宝底阴刻楚字,喜笑颜开道:“得嘞!几位爷楼上请,小人马上把饭菜送到房里去!”

    昏暗的房内,玄栖欲提笔给远在汴梁的母亲写信。寒风中握久了缰绳的手渐渐痒痒的,暖暖的,一时竟握不住笔。

    庞涛则一边铺床一边抱怨道:“明明是契丹准备投诚我们的,一路上连个接应的,指路的都没有……”

    “许是他们还在犹豫,明日进城里知道到底是什么状况了。”玄栖道。

    是夜,耶律达跪在城门外迎接蒙古使者的队伍进入燕京城。使者马鞭儿一扬,径直走入城门。

    内厅中,蒙古装束的武士们全副武装地将内厅围个水泄不通,目露凶光地盯着耶律达。

    为首的钦使脱脱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不落一著。

    耶律达为脱脱面前的黄金酒盏里添上佳酿,道:“请大人饮一口酒暖暖身子。”

    脱脱毫无表情地看着耶律达,说道:“大汗命我接管燕京城。耶律达,你可知罪?”

    耶律达惊得立马跪下,拱手道:“小臣不知何罪之有?请大人明示。”

    按耐不住不住的副使巴图怒道:“好你个耶律达,我大汗帮你报了金人灭国之仇,你竟然不思恩德!居然勾结南朝楚廷谋反!”

    “我……我……没有……”耶律达已是被吓破了胆。

    “南朝人现在正在城外的客栈休息。”脱脱说完,轻轻摆了摆手,巴图立刻将耶律达摁在地上。

    耶律达仍在挣扎着辩解道:“钦使大人,我冤枉啊!”

    “我离开乌兰巴托时,大汗告诉我,对于背叛他的人绝不姑息。”钦使脱脱冷冷道。

    巴图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第二天,天朗气清,玄栖与庞涛骑着马,奔向幽州城。远远地,平原上的幽州城楼露出一个尖角,像一滴墨滴在广袤的白雪上。随着马儿呼萧,顷刻间越过静谧树林,似千万梨花盛开的花海。

    “初来乍到时,只觉此地北风萧萧,不想也有如此壮丽景色。”玄栖赞叹道。

    “王爷,等幽燕收复,我们的名字将铭刻于青史!”庞涛兴奋道,然后他高喊一声道:“二郎们!呦呼!”

    “呦呼!”身后的儿郎高喊。

    又是一阵马蹄呼啸,远处的尖儿成了一道城墙。城墙后是群山起伏,群山像大地怀抱天空的臂膀。

    进了燕京城,城内依旧是冷冷清清,街道两旁没有小商小贩,连打更人也没有,静得让人发毛。远远望去,内城楼上站着一个全副铠甲,衣着华贵的契丹武士,在晨曦的照耀下,似雕像一般,透露出一种诡异的氛围。内城墙上坑坑洼洼,似是新的箭矢留下的痕迹。

    玄栖与庞涛对视一眼,不禁握住了宝剑。只听得鸣笛箭呼倏一声响,空中数万箭雨从高高的城楼上向他们飞来。跟随耶律靖的契丹武士们一下子乱作一团,玄栖带领的内知客们顿时也大乱,隐蔽着的蒙古士兵纷纷现身,骑着马,挥舞着长刀从内城门中冲杀出来。内知客们瞬间死伤大半,中箭后倒在血泊中抽搐一下便不动了。

    庞涛的身法极快,宝剑在空中一转,两个蒙古士兵倒地。一翻身跳到了板车后面,一排箭矢射在他身后,随后更多的箭雨向他袭来,压的他抬不起头。突然,一个人斜刺里冲出来,用宝剑格挡了向他来的弯刀。

    庞涛一抬头,只见玄栖一脸是血,背着一块门板,上面插满了射向他的箭矢。

    “郡王,你……”玄栖看到庞涛盯着自己脸,拿手一擦,低头看见血,说:“没事!是他们的。”

    突然,玄栖脸色一变,先前扑倒。庞涛赶紧拿手扶他,四个蒙古士兵从玄栖身后冲过来,端着明晃晃的长矛杀来。庞涛挥剑,三个士兵应声倒地,但还是有一个冲到近前,举刀就砍。玄栖低头,刺刀贴着他后背掠过,他左手一抓枪头,回身一脚踹在蒙古士兵膝盖上。蒙古士兵一声惨叫倒在地上,玄栖倒转剑锋,宝剑直插进敌人胸膛。

    “王爷,咱们杀出去!”庞涛道。

    玄栖看着身后倒下的内知客,泪流满面,痛心疾首地说道:“他们一路随我一路而来,如今却枉死在这儿!”

    庞涛赶紧拉住他说道:“再不走,就真的跑不掉了!您千万不能出事!”

    忽然一个庞然大物向他们砸来,庞涛抱着玄栖往边上一闪。原是城楼上的“雕像”重重地砸了下来。近前一瞧,是个被绑在木桩上的人,头颅滚出了好远,面孔摔得血肉模糊。他身上一块金牌飞出,落在玄栖脚边,被玄楠拾了起来,收在怀中。

    慌乱中,庞涛吹了口哨,一匹白马在枪淋弹雨中飞奔而来,庞涛将玄栖架上马,又斩杀了向他们冲来的三个个蒙古士兵,用匕首扎了一下马屁股。庞涛见郡王骑着白马从即将合上的城门飞驰而出时,不觉会心一笑。

    玄栖一路夺命狂逃,身后的箭雨落了一阵便停了,随后又久不见追兵,他才渐渐停下亡命的脚步,发觉庞涛不在身后,不禁潸然泪下。庞涛没有出城,要不是他拼死把城门关上了,自己早就……

    夜晚,他遇到了间荒废的亭子落脚。玄栖不敢生火,只能瑟瑟发抖地裹紧沾着血污的皮裘绸衣坐在稻草堆中,从破碎的屋檐中望着天上月。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当初领着皇命踏足这里时,志得意满的少年郎理想着开疆拓土,功成名就。而今脑海中都是汴梁的母亲……

    我要活着回去,母亲不能没有我。

    他心道:蒙古人像是早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先一步在燕京城布下天罗地网等待。追兵一定还在搜捕自己。如果不想办法,马上就会被抓住,除非立即回到大楚境内,可是这里离河间镇还有几百里路。

    正当他忧思冲冲时,大片大片的马蹄声越来越接近。顷刻间,四周的火把越来越密集,最终将将草亭团团围住。

    “放箭!”巴图下令。

    玄栖闭目待死。

    “住手!”另一个沉着的男声魔音穿耳。

    “乐水郡王殿下,不要再反抗了,这里离边境还要经过五道关口。即使你今日逃了,难道凭你一人还能再闯五个军镇吗!”脱脱用熟练的汉语喊道。

    玄栖心道:他们说得不错。逃的过今日,也逃不过明日。心中忽然生出悲愤与无畏。

    “随我去见大汗,大汗必不伤你性命!”脱脱道。

    这一番话倒是点醒了玄栖,若是他们想取自己性命,现在放箭便可射死自己,可是他们却不动手。难道是想抓住活着的与大楚谈判?若是如此,我即便不能在母亲面前尽孝,也不能落在他们手中!

    锋利的宝剑出鞘,往脖颈间一横。只听得呼倏一声,手腕一阵剧痛,手中的宝剑掉在了地上。玄栖正欲强忍剧痛拾起,却早就被几个壮实的蒙古士兵踹倒在地,手里的宝剑更是被甩得更远,随后便被五花大绑了起来。

    玄栖一边挣扎一边怒骂道:“燕云十六州本就是我大楚领土,你用龌龊手段偷了去。倘若你们能善待燕云的百姓也罢,而今燕云处处饥荒,你们非但不体恤民情,还横征暴敛不止。我朝陛下是不忍万千百姓于水深火热。你们!你们有本事便杀了我!”

    “殿下的生命可比姓耶律的全家都金贵,你们可以要看紧了。”说罢,脱脱又摆了摆手。几个士兵在玄栖口中塞了一大团布,然后将他架上马,再将他牢牢困在马鞍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