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武侠修真 > 穿书成了人渣反派 > 历劫1
    仙界青云山

    “你说什么!哥哥历劫了!”赢子尘双眸直瞪,喊道。

    侍卫道:“是,冥王殿下要属下传达的。”

    “好了,我知道了。”赢子尘的神情明显的不定,摆了摆手,意示他下去。

    哥哥为什么要历劫呢?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历劫呢?

    哥哥?樊,子期?

    樊子期在短时间内撕开了两次时空裂缝……他根本就承受不住,承受不起……唯有历劫才能缓回他的因时空裂缝而损伤的魂格。

    哥哥难不成是为了樊子期!

    想到这,赢子尘明显的一怔。

    ……

    ……

    还有手有脚……

    内力也没有散……

    身上的伤口都上好了药,甚至还被仔仔细细的包扎过了。

    可是,樊子期俊美的脸几乎可以用扭曲来形容,脸色铁青,眸光泛寒,这简直就比他身上的那些伤还要严重。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樊子期现在非常生气,很生气,气得要揍人的那种。

    可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却视而不见,用药匙在那碗黑糊糊的药里搅来搅去,笑眯眯的说道:“来来,师侄,喝药药~”

    樊子期嘴角抽搐,眼眸一转,先是望了望床顶,紧接着又环顾房内,然后又瞧了瞧男人手中的那碗药,最后直接背过身去。

    这世上什么是最惨?不就是身受重伤,差点死翘翘,主要是……自己怎么又被死对头给救了!!!

    樊子期简直越想就越是气恼。

    这次的确是他大意了些,被那魔头耍得团团转,不仅没报仇雪恨,反粘了一身腥,现在他敢说,江湖里怕是都在胡乱传他和那个魔头有那什么一段情。

    只不过……这一切都关这个男人什么事?

    怎么好端端的,这个男人跑来凑什么热闹?

    竟然还出手救人……主要为什么救他……

    想着,樊子期就把自己闷在被里。

    而那个男人,脸皮也颇为厚实,仍是笑眯眯,脾气好好的劝着樊子期:“诶呀呀……不喝药药,那伤伤是不会好的。”

    喝药药,那伤伤……

    樊子期感到一阵子的恶寒,主要他那语气那动作,简直就像在哄小娃娃,不,是撒娇似的哄。

    这……还是他吗???

    樊子期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缩在被窝里就是不出来。

    这个喊他吃药的男人叫‘楚潇白’的人,他的师叔!果然,从头到尾都令人讨厌!

    ‘楚潇白’和樊子期的颜值,那是没话说,倾国倾城,如果非说有区别的话,那是能说,‘楚潇白’比他肆逸潇洒、比他更有风度。

    而且‘楚潇白’的嗓音比较有特殊的意味,讲话时总是带一丝贵族人慵懒的味道,不说有人喜欢,但是没人会讨厌的起来。

    可偏偏樊子期就是一个意外……

    至于这个意外的源头……那就是当年灭了他家族的一群人中,包括了‘楚潇白’的父亲……虽然,‘楚潇白’的父亲早就死了,但父债子尝这个道理显然都刻在樊子期的心里。

    所以对‘楚潇白’,他这个师叔,他就是很讨厌,但是又打不过他……。

    樊子期在被窝里郁闷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