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网游竞技 > 聊斋有妖气 > 第4章 野狐说禅
    “错了!错了!泡茶讲得是一份淡然的心境,你动作太粗鲁了,茶还没泡出滋味。”

    “你这水放了太久,一点也不烫了。”

    “这茶水的颜色不对,味道不纯了。”

    ……

    深夜的大山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一座老旧的木楼隔着窗户透出隐隐的烛光。

    若是有人在其中,就会看到一副无比惊诡的场景。

    一头红狐懒洋洋地趴在书桌上,三条尾巴懒洋洋地甩动着,双眼微眯瞥着一旁男子手忙脚乱地摆弄着眼前的茶具,脸上竟是露出人性化的嫌弃神情。

    “不是说,继承聊斋就能修炼成仙,长生不老吗?修行与泡茶有什么关系?”再次泡毁了一壶茶,蒲叶认命地收手,十分郁闷。

    “没学会修行,你就想上天吗?”婴宁恢复了原形,但嘴上却一点不饶人,“你可知道,何为修行?”

    蒲叶摇了摇头。

    “所谓修行就是修养道行。这世间每一个人生来就是与众不同的,每一个修行者的‘道’自然也不同,修行方式也大相迥异。道家练气,佛门参禅,神道许愿……皆是如此。聊斋属于小说家一脉,讲究以念成书,入世修行。曾经留仙就是以开茶馆的方式踏上修行之路,一壶问心茶,只奉有心人,收集众生之念,书写《聊斋》……”

    山中荒屋,男子倾听,狐狸说修行。

    浅显的话语中却有着道韵和禅意,蒲叶听着听着就入神了。

    屋内彻底安静了下来,修行的秒谛一点一点在他面前展现出来,显现出那些久在传说中不为人知的真意。

    不知不觉婴宁双眼也眯成了月牙般的弧度,摇头晃脑起来。

    “森罗万象,镜花水月,万般为假,唯己唯真。这就是……修行!”婴宁重重点头,最后总结道,

    “借假修真!这就是修行吗?”蒲叶喃喃自语,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明白。

    “嗯?”婴宁身躯一震,猛然从说禅的意境中脱离出来,下一刻眼眸睁得圆溜溜的。

    “借外界之‘假’,修自己之‘真’,这是我说的吗?我能说出这么有奥妙的修行术语?不行,我感觉我又有所领悟了。得记下来!”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本本,爪子抓着一个小号的毛笔,在其上匆匆书写起来,之后又万分小心地收入了毛茸茸的尾巴中,不见了踪影。

    “你好……”看着她一通操作,蒲叶嘴角微微抽了抽。

    “咳咳……”察觉到蒲叶诡异的目光,婴宁脸上掠过几丝尴尬,咳嗽了几声,才掩饰似地郑重其事道:“所以你若想修行,就必须学会泡茶!嗯,就是这样……”

    泡茶吗?

    蒲叶内心一阵无力。

    这些和小说中写的不一样啊。

    那些故事中,修士不就是闭关修行,吐纳天地灵气,御剑飞天,快意逍遥吗?

    为什么到我这里就变得这么随意且…文艺了?

    不,还是不一样的。

    聊斋的修行不止是泡茶这么简单,而是一种通过茶道的方式代入特殊的心境的观想。

    “人在世间仙在天,不问鬼神问有缘。……相逢处,非魔即妖,静坐书《聊斋》……这就是入世聊斋法吗?”

    蒲叶心中默想婴宁传授的口诀,若有所思。

    聊斋的茶不是普通的茶,而是一种叫做问心茶的灵茶。

    这种茶有直问人心的能力,洗涤心灵,明悟本性,是修行中少有的灵物。

    据说在五百多年前,自己的祖先蒲留仙曾经在自家开了一家茶馆,以这问心茶宴请宾客,慕名而来的有人、有仙,也有妖……

    灵茶难得,价格不菲。

    不是每一个客人都能付得起茶钱,但来喝茶的人可以用一个发自真心的故事代替茶钱。

    借助这个方法,祖先搜集了大量离奇的妖魔故事,在自己的书房聊斋中记录成书,祖先也被世人称为聊斋先生。

    这就是《聊斋志异》的来源,也是聊斋先生的修行方式。

    问心茶,泡茶的过程中,讲究心思澄净,观想内心,以念入茶,从而唤起人心灵的共鸣。

    蒲叶在心中默念一遍口诀,轻吐一口气,这才拿起婴宁早已准备好的茶具,动手起来。

    茶是好茶,是真正的山茶,气味稍显粗犷,但却有种山野的自然风味。

    烫壶,用开水去除壶内的异味,有助挥发茶香。

    温杯,用烫壶的热水倒入茶盅内再行温杯。

    置茶,将茶叶装入茶荷内用茶匙将茶荷内的茶叶拨入壶中。

    高冲,高提水壶,冲泡茶叶使其在茶壶内翻滚、散开,以更充分泡出茶味。

    刮沫,刮去茶叶表层的一层泡沫,然后盖上壶盖,静置稍许。

    低斟,把泡好的茶斟入杯中,壶嘴与茶盅之间的距离以低为佳,以免茶汤内香气无效散发。

    ……

    用了心,泡茶的手艺进步得也是飞快,一套动作下来有条不紊。

    泡茶该怎么做,婴宁都说给他听了。

    蒲叶动作不急不缓,慢慢调整,每一步越来越到位,渐渐有了一种行云流水的味道。

    他的心情也随之彻底平静起来,不起杂念。

    蒲叶暗念口诀,开始观想起来。

    他幻想着自己站在聊斋窗前,极目远眺,目光所及,尽是人间大地。

    一缕缕气息升腾而起,如烟如雾,袅袅而上,沉沉沉浮,像是一个个起伏的念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思念的悠远,爱念的青涩,执念的沉重……百种情绪,万般滋味……

    观想之中,蒲叶一次次呼吸吐纳,那些气息就如同百鸟入林一般,纷纷而来。

    蒲叶豁然就感觉到了全身五味杂陈,好像泡在温泉之中,全身毛孔都吐纳着气息,整个人飘飘欲仙,无比舒畅。

    这样舒畅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产生一种舒服得呻·吟的错了,深入骨髓,痒痒得难受……

    什么是念?

    蒲叶莫名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想到了婴宁之前所说的。

    念即是想!

    正因为有了念,生命才有了自我的认同,产生了意义。

    五百多年前一位高僧曾说过,念就是诸果之因。

    有了念,便有了因果。

    而在灵气充沛的时代,若是念足够强大,更能产生某些难以想象的不可思议。

    人死如灯灭,若有执念未消,就有残魂作祟,难以超度……

    肉身有残念,得阴气长存,就能化为不化骨,为祸人间……

    若是念足够强大,铁树可以开花,石头能蹦出猴子,莲花也能化人……

    这就是妖魔鬼怪的起源,化可思议为不可思议……

    聊斋的修行方法就是采集众生之念,供养自身。

    伴随着观想,蒲叶越来越进入状态,突然心灵像是突破了一重无形的桎梏,无限拔高起来,仿佛超脱了肉身的束缚,从更高的维度观看着自身,瞳孔中映射出茶水的波澜,渐渐占据了所有的视线。

    那倾斜的茶水碧绿清澈,仿佛从九天落下的银河冲刷了所有的杂念,心灵一片澄净,自生芬芳。

    茶水注入盏中,水面渐渐上升,虽然分量不多,但已经足够泛起波澜,就如同心湖一般,每一点思绪和念头,都是一点波澜,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水波渐息,心中波澜被抚平,一念不起。

    随着蒲叶的注视,心中的一点点念头也仿佛伴随着动作注入了茶水中,水波乍起,鳞光片片,像是一面面破碎的镜子,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映射出人心的念头。

    ……

    杯盏放下,三杯澄绿色的茶水已经摆放在桌前,热气升腾出原汁原味的茶香。

    蒲叶、婴宁、小倩各一杯。

    蒲叶举起茶盏,轻轻嗅着蒸腾的香气,沁入心脾。

    婴宁两只小小爪子趴在杯口,认真地看着,茶水倒映出那双赤红的竖瞳。

    小倩不见什么动作,只是微微吸气,就有茶叶的香气呼啸成了云,打着卷将所有的温度以及味道席卷而去。

    一人二妖纷纷饮下杯中茶,下一刻滋味立刻在舌尖、喉间、心田……绽开。

    首先是微微的苦涩立刻在舌尖绽开,但并不浓,舌苔上微微收紧,尝尽了温热的涩苦一点冰凉的滋味又涌了上来,浓醇的甘甜刚一出现,就立刻浓稠起来,包裹住了舌头,香气逸散在口腔,甚至让人有种冰冰凉的错觉……

    喉结滑动,茶水如同一线清泉顺着喉咙流下,神清气爽,只让人感觉浑身毛孔都打开了。

    身体变得仿佛如水晶一般内外通透,像是泡在春风里,内心所有的杂念都烟消云散,又像是如风筝一般扶摇而上,身心无限地放松,所有的烦恼都离自己而去,彻底地安静下来。

    一人二妖闭着眼,一言不发,久久沉浸在茶水的奇妙滋味中。

    小倩背着身虽然看不清面孔,但从侧脸可以看到嘴角早已掠过一点会心的弧度。

    婴宁昂着脸闭着眼,两只耳朵微微颤动着,久久才意犹未尽地放下茶杯,只是却还是皱起了眉头,“这茶虽然不错,但味道还是不对劲啊!”

    “这还不行吗?”蒲叶诧异,这是他目前泡茶以来最好的状态,自问已经做到最好了。

    “怎么说呢?就是没内味!问心茶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这茶只能简单的镇静人心,平息情绪,达到内心的宁静,只能叫做……宁心茶。而留仙的茶之所以叫问心茶,关键在于个‘问’字。”婴宁说着说着,眼睛微眯,似乎陷入了某种思绪中,回忆起曾经的场景,声音也变得悠远了起来。

    “不似这宁心茶抚慰人心的刻意,问心茶是一个引子,或者说是一个契机,茶水的滋味以及蒸腾的香气不会干涉人的心灵,而是诱发人直视自己的内心,找到自身最真实的本性。不使人心动,而让人心自动,本性萌发,明悟初心……”

    “正因如此,问心茶才会对修行者有着别样的吸引力。修行者经历种种磨炼,讲的就是一颗道心纯净,但总会被种种意念干扰,蒙昧本性而不自知,在修行中称之为魔念,若是任其壮大,就会成为心魔!”

    “心魔一旦成形,让修行者坠入邪道。魔念无影无踪,毫无痕迹,难以察觉,偏偏扎根于自身心田,哪怕修行者有着种种奇异的手段,也难于察觉自身。渡别人易,渡自己难,莫过如此。而这世间能克制心魔的灵物少之又少,即使有也是在世间险境之处,可遇不可求。而且是药三分毒,使用长了也会有副作用和抗药性。问心茶则不同,是茶,而不是药,所以没有任何副作用,更得修士的青睐。在那个时代,不知多少人想喝留仙一杯茶而不可得呢!……”

    ……

    蒲叶原本正在认真听着,却发现婴宁不知何时又将那个巴掌大小的小本本拿在手中,摇头晃脑地念了起来,顿时又凌乱了。

    这么小的本本,是怎么记下来这么多话的?

    “咳咳咳……现在你明白了吗?”婴宁做摸做样地地收回了小本本,咳嗽了几声,问道。

    问心茶吗?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茶呢?

    虽然婴宁说得已经很明白了,但还真正尝过,还是难以想象啊!

    蒲叶只能再次观想,一次次地泡茶,摸索着问心茶真正的泡法。

    “不行!这茶味太刻意了,镇压得人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这都不是宁心茶了,而是镇心茶了!”

    “这味道也不对!太苦涩了……”

    ……

    不得不说,这泡茶真是一个技术活!

    或许是阅历、或许是天赋、或许是心境……总之不知是什么,蒲叶发现自己无论如何怎么也代入不了那个泡茶的心境中。

    泡得只是热气腾腾的茶,有着些许的奇异能力,却无法真正以茶道直问人心。

    “这么简单,都不会!留仙曾经多么惊才艳艳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你这样平庸的后代啊!”婴宁不满了。

    你还真是个狐狸精呢!真的是好毒舌啊!

    蒲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低头一看,发现婴宁不知何时已经凑了过来,靠得是如此之近。

    她鼻子轻嗅,像是在吸着什么起来,一脸享受地诡异。

    一瞬间蒲叶看到她赤红色的瞳孔中倒映出自己的影像,一缕缕黑气从自己身体中逸散出来,在她呼吸间被吸扯了过去。

    这幻象转瞬即逝,仿若错觉。

    “你在吸什么?”蒲叶心中古怪。

    “没什么……”婴宁掩饰似地扭过头去。

    信了你的邪!

    蒲叶心中升起异样,正准备问清楚。

    沙沙沙!

    一旁小倩又凌空书写了起来。

    “修…行…不…必…一…定…用…泡…茶!”蒲叶念道,陷入了沉思中。

    婴宁先是一愣,随后狐儿脸上也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而小倩又写道,“修行在己,发乎本心,各人各有其道!”

    是了!

    蒲叶心中猛然一动。

    每个修行者天生都是不同的,走的道路也是不同的。

    虽然同样有着聊斋,但他与祖先完全不一样。

    他没有祖先的天赋才情,也没有那样淡泊的心境,茶道是祖先的修行方式,但到了自己身上就水土不服了,无论如何心境也无法真正专注其中。

    蒲叶心思活络了起来。

    那么到底哪种方式适合自己呢?

    做菜?手艺?下棋?……

    嗯?

    或许我可以试试……

    调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