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其他综合 > 锦衣绣春 > 41.雁求凰
    第二日一早,珠儿一打开门就看到外面站着两个精明利落的女人,手上捧着什么,喜气洋洋的朝里面觑着我。我和珠儿宝儿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来人所为何事。更不知这两人是什么人派来的。

    其中一个妇人道,“给姑娘先道喜了。”说着,便一个跟头跪在我脚边,弄得我莫名其妙不知所措。另一个妇人也跪下给我磕了个头,这才起来,笑道,“姑娘虽是年轻,不过当得起我二人的跪拜的,快到里头去,我们有好话带来呢。”

    我越发的如坠云里雾里,见她们两人和气,也只好将她们请到里间,才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两位姑姑是什么人派来的,有何事贵干?”

    哪两人倒是不敢坐,连连摆手道,“姑娘您可别唤我们姑姑,王爷知道了要赶走我们的。”

    我一惊,“王爷派你们来的?”

    “可不是。”说着,其中一个女人将她们带来的东西一件件的打开,只见是一对玉如意,一对玉镯,一对金镯,一双朱钗,一副金锁项链,更有玉扳指,猫儿眼,绿松石,祖母绿……一大堆贵重的金银首饰,这些还都不是罪奇怪的,她们居然还从一个布袋子里掏出一只活生生的大雁出来!

    我吓得往后一跳,“这些是什么?”

    宝儿一开始也是和我一样迷惘,见到那大雁之时,脸色凝重,见我丝毫不懂,便上前护主道,“两位姑姑,虽是奉了王爷的命令,可也没有直接找到人家姑娘说这事的规矩,没得羞坏了我们姑娘,你们还是先回吧,请示请示王爷再来办事,免得做错了事,将来不痛快。”

    那两个妇人听了宝儿的指责,脸上讪讪的,不过丝毫不让道,“哟哟哟,宝儿姑娘,你可是也在王府呆了十几年的老人儿了,咱们王爷办事的风格,你也应该清楚的,那是雷厉风行说到做到,如今赫连小姐住在咱们府里也有两年了,大伙儿都知道她无父无母,又没有个哥嫂,终身的大事自然只能与她自己说了。”

    听到这里,我才目瞪口呆,“什么什么?!终身大事?”

    “是啊是啊。”宝儿本还想阻拦那妇人继续往下说,她却已经开口道,“王爷派我们二人来给赫连小姐提亲,要娶小姐做侧妃呢!小姐您说这件大事,值不值得恭喜贺喜啊?”

    我双脚顿时像灌了铅似的硬了起来,不敢相信的问道,“姑姑说什么?”

    “我们说,咱们王爷选了今儿给姑娘提亲,希望早日把姑娘娶回府里,正儿八经的做姨太太呢!”

    我的脑袋轰隆隆的响了起来,朱棣,朱棣!昨晚他恶狠狠地对我说要折了我的翅膀,叫我飞也飞不出去,原来是这个意思!昔日他为了寻我对外宣称我乃是他的侧妃之时,我还巴巴的有些感动,可是如今他使出这个手段想要掣肘我,却让我怒火中烧。难道,难道他通天的手眼,灭国的本领,就用来这样对付我这个小女子吗?

    那俩妇人原来今儿是来做媒人的,怪不得巴拉巴拉说这么一大通。她们与普通的媒人并无二般,这会子正在极尽溢美之词夸赞朱棣,言下之意,朱棣看上了我这么个无依无靠的女人,还愿意正儿八经的娶回王府,当真是我踩着了狗屎,祖坟冒了青烟,修了几世的善缘,才行此大运。我耳朵里轰隆隆的,也听不进她们在说些什么,只想立刻拉着朱棣的衣领,问他是不是就这点本事了。

    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两个媒婆还没说完,朱棣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挑衅似的看着我,似乎在向我说,“怎么样,本王爷能把你治的服服帖帖。”

    碍于还有两个外人在这里,我也没有当场发作,只是默不作声的给他行了个礼,那两人已经连忙前呼后拥的将朱棣让到了上座,笑眯眯的道,“王爷亲自来了!咱们王爷对赫连小姐多么的上心,知道小姐没有上人,跟我们这些老妇说话会害羞,亲自前来,赫连小姐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啊!”

    我一直不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朱棣,他终于笑着挥挥手,“两位还是先出去回避一下,赫连小姐天生腼腆,你们说这么些,只怕她不好意思。”

    媒人一副顺从的模样退了出去,宝儿也识趣的拉着珠儿出去了,只剩我和朱棣,以及一只喘气儿的大雁和一堆冷冰冰的珠石金银。

    我再也淡定不住,指着那一堆东西问道,“王爷这是干什么?”

    朱棣撇撇嘴,“求亲礼是这么一套,我可没少你的,后面还有下聘礼,合欢礼……”

    “朱棣!”我终于忍不住,点名道姓的对他喊道。

    朱棣略略愣了一下,终于笑了起来,达到目的一般,“自草原上归来,你从来没有这样再喊过我的名字。话说……从小到大,也没有几个人这样对我直呼其名过。”

    “怎么,你是要拿你王爷的身份压制我吗?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再求亲,求亲的是朱棣,不是燕王。”

    “好好好,你说了算,怎么,你对这些不满意?那我可以再去询问询问,如何才能更风光一些。要不要在府内郑重宣布一下,叫所有下人从此见你都恭敬一些。”朱棣拿起一颗红宝石往我额头上试了试,不满意似的又皱眉放了下去,我挡开他的手,“朱棣,你是万人追捧的皇四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已经是你抓进笼子里圈养的金丝雀儿了,现在你还想把这金丝雀绣到屏风上去,抠都抠不下来吗?”

    朱棣听完我的话,脸色微变,“你……你真的不想嫁给我?”

    朱棣的眼神有些失落,有些紧张,还有……还有微微的害怕,我突然发现那个草原上的朱棣好像又回来了,可是他这样明目张胆的来给我提婚事,真的是深思熟虑过的吗?亦或是他只是因为跟我口角几句,觉得只有这个办法最能束缚我,所以故意这样呢?

    见我犹豫,朱棣忽然走到我身边将我抱住,轻声说道,“漪儿,我是真的想娶你,以前我们的那些过节都让它们灰飞烟灭去吧。嫁给我,好不好?”

    我抬眼看着他,他的眼神里没有了平日里的狡黠与深邃,只剩清澈与真诚,我一口口的喘着气,不敢相信这抱着我的人竟是朱棣,跟我说这些情意绵绵的情话的人竟然是朱棣。正想开口,朱棣忽的捂住我的嘴,“你别说,别说,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答应我。我知道你可能不愿意,我已有妻儿,又案牍缠身,可我对你是真心真意……我、我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这样动心过,云华没有,余下的侧妃也没有,她们都是父皇替我安排的。从前我认为那些都是理所应当的,她们跟着我很好,我养着她们也很好,你瞧瞧,燕王府的日子过得不错,外人或许会说,府内阴阳调和,男女主人互尊互敬,结的都是好亲事。可是如果现在的我再回到当年十九岁的时候,任凭父皇给我安排什么样的姑娘我都不会娶,因为我知道还有个你在等我。不过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了。现在的我,你能接受吗?你能嫁给我吗?虽然我给不了你正室的名头,但我一定待你如结发妻子一般,一辈子。”

    我真的有些愣住了,看着朱棣,不敢相信会从他的嘴里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说得情深意切,我自然一句也反驳不了,只是指着那只大雁问道,“你送些金银首饰我倒是能理解,只是这雁儿,是什么意思?”

    朱棣顿了一下,脸上忽有些发红,道,“雁为候鸟,秋天往南飞,春天北归,来去有时,从不失时节,取男女双方信守不渝之意。而且雌雄一配而终,象征忠贞和白头偕老。我……恐怕做不到与你一配而终,但是与你忠贞白头偕老,倒是可以做到的。”

    我点点头,“原来有这个讲究。”

    朱棣松开我,“你怎么尽问这些有的没的,婚事你却绝口不提?”

    我低头,“你说了这么些话,如若我还是拒不答应,难免有矫情之疑,我承认我自己也属意与你,只是……”

    “只是什么?”朱棣看起来有些兴奋,又有些着急。

    “只是花无百日红,人无百世好,你现在说的话,谁知道作数到几时。”我故意扭身不理他道。

    朱棣又将我拉到身边,“咳咳,我堂堂燕王,在战场上尚且一言九鼎,怎么到你这个小女子面前,竟成了言而无信之人了?”

    我心中暗喜,只是仍有一件极其揪心之事却难以启齿,一想到便瞬间愁绪涌上心头,柔肠百转竟也无解。朱棣见我愁虑,问道,“你还有什么顾忌?”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