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其他综合 > 春日迟迟归 > 第八十八章一桩亲事
    梅淮陵提起来笔,又是放下,方才是写下了二个字,便又是将这宣纸搓成球丢在了地上。

    梅淮陵今日不知为何,颇为的心烦,便是闻着那熏着的竹香,都是不喜欢。于是便是端起来一杯的茶水,将那熏香给浇灭了。

    书童瞧见梅淮陵这般模样,也是在门口徘徊,又是进去又是要退出来的模样,让的梅淮陵更为的心烦。

    “有事便说,无事便不要堵在门口了。”

    书童见着梅淮陵搭话,便是硬着头皮,“二公子,大公子请您过去一趟。”

    “大哥寻我,可是有说什么事?”

    书童摇头,“大公子不曾说。”

    “可是有旁人在?”

    “书院中的几个老先生都是不在。”

    书童见着梅淮陵放下来笔,又是将那手里的一张新铺的宣纸搓了,丢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为何,自二公子从长安城回来,便是总是静心不下来,被扔在地上的宣纸,都是一日比得往常一月还是多。

    “可是着急?”

    “许是的,大公子的身侧并未留着旁人,大概在等二公子了。”

    梅淮陵应着,这好是起身去了梅大公子处。

    梅家书院坐落在整个清河山顶,不说旁的,地界倒是不小。

    梅淮陵住的偏远,虽说是一道在清河山顶了,但是与梅家书院却隔着一潭的清水。

    梅淮陵住着的地方是梅家别庄,起先是还有几个梅家的人住在此处,但是到了梅淮陵这辈,倒是只有梅淮陵与梅从嘉二位了。

    且梅从嘉是书院的院长,便是住在书院里,如此这偌大的梅家别庄,便只有寥寥的梅淮陵一人。

    梅淮陵沿着那挂着铃铛的长廊,再踏过那一道是走进了梅家书院的前院里,读书声倒是响亮。

    “有事?”

    梅从嘉住在书房里,梅淮陵刚才踏进那屋子,便是看到在翻着典籍的梅从嘉。

    “你倒是不请不归,请了也不是来见我。”

    梅从嘉见着梅淮陵来了,倒是一贯的温润,“今年梅花初绽之日,你便是要及冠了,如何还是这般小孩心性?”

    梅淮陵不语。

    “无事请我如何?”

    “自然是有事。”

    梅淮陵似乎是有意避开梅从嘉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撇着别处。

    “有什么事,说便是。”

    “那日族中几位长老与书院几位的先生的话,你也是听到了,你如何打算?”

    梅淮陵:“梅家书院自立院初开始,便是以取自这梅的孤芳自赏,这莲的出淤泥而不染之意,要的便是与众不同,以清立学。”

    “你如今这般答应了秦王与太傅的提议,让梅家书院与国子监通学,相互往来,书院里若是皇亲国戚多了起来,日后不知多少的麻烦。”

    梅淮陵一贯不喜欢麻烦。

    “是族中长老的意见,便是各位先生也是答应了。”

    “且学问一道,本无高低贵贱,不论是寒门还是士族都该是一视同仁。”

    梅淮陵不喜,这本便不是他可以改的事情,找他来议作何?

    见着梅淮陵皱眉,梅从嘉,“你在下山之前,我与你说起过的事情如何了,你可是见到那个姑娘了?”

    “何人?”

    “那个有着和你佩玉一般手镯的女子。”

    梅从嘉从袖里拿出来那玉佩,“还是不要?”

    梅从嘉手里的玉佩,正面雕刻着一株寒雪绽放的梅,背面雕着一个诺大的梅字。而这玉,玉身是白色的,只有那梅的位置是红色的。

    与其说是红色的玉纹,还不如说那绽放着琉璃光彩的红镶玉。

    梅淮陵的眼神落在那玉佩之上,“这玉佩是母亲留给你的。”

    “是给你与顾家四姑娘定下的亲事。”

    梅从嘉倒是不以为意,将那玉佩放在了桌子上,“但顾琦玉早就身死魂灭,便是不死,我与她也不过是母亲约定下的口头玩笑而已。”

    “那为何便是我?”

    梅淮陵这般一个梅家书院的二公子,怎么会闲到无事,去顾家顶替一个老夫子上族学的课?

    “再者,当年母亲定下的亲事,是你与顾琦玉,便是顾琦玉已死,也是轮不到我与着顾家的小辈。”

    这辈分便是对不上,便是年纪相仿,但是梅淮陵与顾晚娘到底是差辈的。

    梅从嘉轻笑起来,看着一贯不喜欢长安城勋贵的梅淮陵,并无了以前那般一听起来顾家就抵触。“但是年纪不差,我与顾琦玉不成,便是没有这辈分之说。”

    梅淮陵虽说是梅从嘉的幼弟,但是梅淮陵是当年梅夫人的老来子,年过不惑,才是生下来梅淮陵。

    梅淮陵与梅从嘉之间隔着十六岁,便是说是长兄如父,在梅从嘉这里,便是最合适不过了。

    “这亲事是母亲与顾家老祖宗定下的,这玉佩,当年我不曾接下,如今便是给你了。”

    梅淮陵还是没有去拿,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他这,全是不好使。

    “这遭事情别说是你说,便是归隐的父亲母亲寻上来,我也是不会答应。”

    “你当年不曾接下,我如今,自然也是不会接下。”

    梅淮陵皱眉说完,便是想起来那个总是在学堂里发呆的顾晚娘,那双眼里总是有着一些奇怪的情绪,总是让梅淮陵觉得奇怪。为何一个不过及笄的女子,为何会有这般多的心事,且是还都得压在心底,不敢去让人发现。

    虽说梅淮陵去顾家的族学,是梅从嘉使着去的,但是梅淮陵的确是前往长安城有要事。

    梅淮陵起初去了顾府,自是以为梅从嘉与顾老太君说的是顾家大房的嫡女,后却是发现,那红镶玉的翠玉镯子,被带在了一个顾家三房的女儿身上。

    “你可是知道,顾家将那玉佩给了谁?”

    梅从嘉,“你有不满?”

    梅从嘉顺着梅淮陵的话去,只差问了梅淮陵他想的是谁了。

    梅淮陵反应回来,这梅从嘉在套着他的话。梅淮陵反应回来,“便是谁也是一样的,我都是不喜欢。”

    “如此,那便是可惜了。”

    梅从嘉故作惋惜,“既然这般,长安城近来不太平,书院也是杂事繁多,你也是不必去长安城了,便是在书院静心读书即可。”

    书客居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