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其他综合 > 长在春风里 > 第100章 形势大变
    “你们真把我搞糊涂了……”

    池海虹是典型的北方女人性格,来杭州闯荡十几年,从二十来岁孤身南下,打拼到了如今事业家庭双丰收。虽说人到中年,但做事依然不改风风火火的性子,说话也还是直来直去。

    “啊?”

    张大年第一个先反应过来,向池海虹试问道:“池总,难道不是我们的人在雇主家闯祸出了事,害雇主进医院了吗?”

    池海虹一听,惊奇道:“我的天,张组长,你说得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张大年干笑一声,说道:“这不是池总您自己刚进来时候说的嘛,说你们的人在雇主家干活出了事,害您一大早跑医院亲自去处理。您匆匆忙忙跑医院去处理,不是跟雇主家属交涉协商,那是去干嘛?”

    “嘿,这误会大了!”

    池海虹佯装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哈哈一乐,说道:“瞧我这张嘴啊,没把话说清楚,也让各位领导听岔了耳!事情是这样的……”

    池海虹语速极快,但普通话却是极好的,徐徐讲起了事情的始末……

    爱洁家政主要是做家庭保洁,她们的家庭保洁钟点工是爱洁家政的一大特色,在陆远合作的几个家政公司里,爱洁家政的就业岗位一直都比较热门和紧俏。因为他们家的时薪比其他公司的钟点工时薪都要略高些。陆远这组培训的下岗职工前后两期,拢共有十五六个人加入了爱洁家政,

    其中有一个三棉厂的下岗职工叫柳海娟,今年三十八岁,她是第二期的培训学员,被陆远推荐到爱洁家政,一经考核就被录用。

    钟点工跟月嫂不一样,钟点工的服务通常是一对多,时段不同雇主家庭也不同。柳海娟忙得时候,从白天到黑夜,要辗转在七八个雇主家庭间。

    今天早上七点半,柳海娟按着之前预约的时间去雇主家做家庭保洁。这个家庭每周都会跟爱洁家政预约一次家庭深度保洁,时长两小时。这一单,爱洁家政指派了柳海娟作为钟点工上门服务。

    这家的男女主人都是在西城上班,从家到公司的通勤时间要一个多小时,所以早上七点不到就出门去上班了,家里只有两个带孙子的老人。孙子只有三四岁。

    八点左右,柳海娟在厨房做深度清洁,突然听到客厅里老人在惊慌失措地尖叫,她闻声赶紧扔下手里的活儿冲到客厅。

    一到客厅,她发现孩子正在沙发上不停地呛咳着,喘气困难,脸色青紫,不等她张嘴问怎么回事,两个老人已经被吓得惊慌失措,一个掏出手机给孩子父母打电话,另一个则颤颤悠悠地用座机拨通了120……

    柳海娟一见孩子这种情况,断定这娃八成是吞了异物卡在气管了。

    这么拖下去,这娃怕是要糟!

    生死关头,千钧一发之际, 她也顾不上会不会给自己摊上什么**烦了,快步上前,救人要紧!

    她跑到沙发边上,按照之前培训老师教的海姆立克急救法,把孩子的胸脯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控制着孩子的身体重心,另一只手则用精准的力道拍起孩子的后背。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就这么有节奏地拍着孩子的后背。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孩子哇哇两下,吐了!

    伴随着孩子口中吐出来的呕吐物,一颗花生米赫然出现在了地毯上。

    柳海娟的判断是对的,孩子是趁着老人不注意,误吞了剥落在毛毯上的花生米,然后被花生米卡住了气管。

    霎时,两个老人从惊慌失措中反应过来,老太太飞扑到沙发边上,从柳海娟手中接过孩子,紧紧地抱住孙子,眼泪哗哗往下落。

    老人则是不迭地对柳海娟致谢,就差跪下感激了。

    不过这时,孩子虽然逃过一劫,没有之前那么危急了,但却一直干哭着,半天说不出话来,柳海娟猜是刚才花生米卡住气管的时候,伤到了气管黏膜。于是提议两个老人赶紧送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也好安心。

    儿子儿媳妇不在家,两个老人年纪又大,带孩子去医院不方便,柳海娟索性帮人帮到底,抱起孩子让老人拿上钱跟着她下楼,出小区打了车,直接去了附近的儿童医院。

    等着柳海娟抱着孩子跟老人到了医院,孩子的父母也心急如焚地在通勤的半道上折返回来。

    等孩子父母赶到儿童医院急诊科时,医生已经替孩子检查诊断了,医生的话也证实了柳海娟的猜测,孩子的气管黏膜的确被硬物刮伤,所以会疼得哇哇哭,他建议孩子先留院观察一两天,避免气管黏膜损伤而导致炎症产生。

    孩子家人欣然应允。

    医生对孩子父母说,幸亏异物排除出气管及时,不然孩子必定会因为这颗花生米而窒息,当场丢了性命。

    当听到是柳海娟这个钟点工阿姨用海姆立克急救法替孩子排除出花生米,他也是连连称奇,没想到现在的家政阿姨居然也培训急救课程,顺便跟柳海娟也留了他们家政公司的电话号码,以备不时之需。

    医生说得虽然云淡风轻,但孩子的父母都是有学历有见识的年轻人,完全能想象的出来,当时家中情形的危及。

    他们很清楚,如果没有这位钟点工阿姨在场,他们今天可能就失去了他们的孩子!

    在病房里,他们夫妇双双给柳海娟跪下了,挽救了他们的孩子,就等同挽救了他们整个家庭啊。试想一下,缺失了一个孩子的家,那还是家吗?

    他们谢完柳海娟,在病房里第一时间又给爱洁家政打了电话,也惊动了刚来公司上班的老总池海虹。

    池海虹听完下面的人汇报,觉得这可是宣传自己家政公司的一次大好机会,为了解事情的具体详情,也就顾不得去三棉厂开座谈会了,先跑了一趟儿童医院。

    池海虹很精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宣传公司正面形象的机会,她在驱车去儿童医院的路上,也给几家跟她关系特别好的报纸媒体,让她们第一时间赶往儿童医院,采访和报道一下用海姆立克急救法挽救了一个孩子,间接挽救了一个家庭的钟点工柳海娟。

    再说了,毕竟好人好事就是要宣传嘛……

    ……

    ……

    “原来是这么回事,敢情儿我们三棉厂的职工,还替你爱洁家政立了功啊!”

    听完她的讲述,关良义动容地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这位柳海娟同志做得好啊!我们三棉厂出去的人,到哪儿,都是好样的!”

    “是啊,关厂长,”池海虹也颇为感动地点头道,“我为什么要请媒体报纸宣传她,一来这是宣传我爱洁家政的好机会,二来我也是被她的见义勇为所感动,因为这件事情跟她在雇主家的本职工作,并没有关系。相反,她可能还会因为自己的见义勇为,而惹上麻烦。”

    “池总,我觉得这也是多亏了三棉厂的家政培训课,他们能在培训里加上海姆立克急救法的课程,才有了你公司这位钟点工勇救孩童,挽救一个家庭的好事!”美惠家政的李铭泽由衷称赞道,大家都是做家政行业的,他完全能想象得到,如果柳海娟不懂海姆立克急救法的情况下去救人,会承担什么样的风险,甚至会给家政公司带来什么麻烦。

    池海虹点头称道:“是啊,是啊。”

    “海姆立克急救法?为什么输送到我们这边的下岗职工,都没培训过?”

    突然,佳宝护理的苑三万问旁边地薛兰,道:“薛总,你们那边的呢?”

    薛兰也是茫然地摇摇头,说道:“没有。”

    薛兰看了一眼王大鹏,看王大鹏的样子,也是不知情。

    关良义听着他们的议论,就问秦卫明道:“怎么回事?怎么有的职工培训过这个海姆什么急救法,有的下岗职工就没有呢?”

    秦卫明倒是知道内勤,虽然他支持展鹏飞的方案,但也是实话实说道:“陆远这组的培训,都有这方面的课程。展鹏飞这组并没有安排。”

    “对的,厂长,小陆从第一期的培训里就安排了这门急救,”张大年趁机说道,“小陆说,这样可以让咱们的下岗职工在外面工作的时候,多一门谋生技能,以备不时之需!”

    “原来如此!”关良义点点头。

    刘桥趁机笑着夸赞道:“看来这个陆远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你看,这下派上用场了,还救了一个孩子,功德无量啊!”

    说完,他还故意看了一眼韩东升,韩东升这回是想挑陆远的不是,都挑不出毛病来。

    这时,池海虹再次站了起来,对关良义等人说道:“各位领导,今天我本来是没准备发言的,但既然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关厂长说也给我安排了发言的时间。我就当刚才讲的事情作为发言吧,不过我还想表个态,那就是从今往后,只要是经过小陆安置培训的三棉厂职工,你们有多少,我就敢接收多少!这时真心话,像柳海娟这种高质素的家政钟点工,我爱洁家政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哎呀,池总这话也是我想说的,”美惠家政的李铭泽也起来说道,“前些日你们厂的下岗职工李冬梅,就已经被我们公司树立成了道德模范典型。说实话,你们三棉厂出来的下岗职工,连海姆立克急救法都懂,哪个家政公司不欢迎?”

    好帮手搬运公司的代表虽然没有怎么说话,但也站起来表态,说他们公司接手的下岗职工,完全胜任现在的岗位,欢迎三棉厂的下岗职工来好帮手就业。

    关良义笑着又问展鹏飞合作的三家公司代表,道:“你们呐?”

    王大鹏没有了之前大包大揽的底气,吱吱唔唔了半天,最后来句万金油,说只要安居家政业务发展的好,肯定对杭三棉厂的下岗职工大开方便之门。

    至于金源月嫂中心的薛兰,和佳宝护理的苑三万,倒是没有推搪敷衍,也是肯定了杭三棉厂下岗职工在他们公司表现的优异,但他们也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今后能像陆远那组一样,多方面提高下岗职工的职业素养,他们会优先考虑杭三棉厂输送的人才。

    通过在场几家公司代表的表态,关良义等人也看出了两个方案孰高孰低了,如果家政公司的意向代表了再就业市场的意向,那么很显然,市场选择了陆远!

    既然结果已出,座谈会自然是到此告一段落!

    韩东升脸色铁青,以办公室还有急事为由,提前离席,走出了会场。

    关良义暗暗摇头,还是小家子气。

    他看离午饭时间还早,就提议由刘桥副厂长作为向导,带各位合作单位代表参观一下杭三棉厂,然后中午厂里设宴招待一下大家。

    众人欣然应允,在刘桥的带领下一起出了活动室,跟着刘桥准备去一线生产车间参观一下纱厂国营老大哥的生产。

    关良义没有去,也留下了秦卫明和张大年。

    等着座谈会现场就剩他们三人之后,他对秦卫明和张大年说道:“我想经过这个座谈会,方案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不过我下午还是要跟向书记通报一声座谈会的情况,明天在厂党委会上再做一次民主的投票,选出最终的方案。在这之前,你们都要做好保密工作,尤其是你——”

    他指了指张大年,说道:“除了要做好保密工作,等着明天厂党委会的结果宣布之后,你还要做好三组人员的团结工作。”

    言下之意,不要因为方案的输赢,让陆远和展鹏飞影响了内部团结。

    张大年连连点头,保证道:“请领导放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