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网游竞技 > 王者荣耀之巅峰高手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元素吞噬4
    而事实上,在先前面对爆发龙火的那一瞬间,也就是沉默的墨子一把伸手将项羽拉至身后,然后凭借了一身超合金机甲挡在正前方,才将项羽受到的伤害降到了最低。

    换句话来说,刚才其实就是墨子他救了项羽啊!如果在那惊险的危难中,没有墨子这舍身在前的举动的话,那苍穹之光项羽,他肯定已经在龙火爆发中变成一摊焦灰了。

    可是他被救下一条命之后,“和平守望者”却完全崩毁,墨子也昏迷坠地,重伤濒危。这让苍穹之光项羽怎么可以忍受?亲眼看着别人为了救自己而差点搭上了一条命,这让以义立身的他心中无比负重。他必须要做点什么,用他这条被救下来的命做点什么,不然他在那场龙火里苟活下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而也就是在墨子坠落,众人正欲逃离的时候,嬴政却从天空追发了纯净龙火,断掉了众人的逃亡之路。那事情也就很明显了——本来就是要留下断后,与嬴政以命对抗的他,现在却让嬴政抽出空闲去阻止大家的逃亡——这就是他的失职了!

    苍穹之光项羽喘着粗重的气息,双眼目光却愈发刚烈。反正他就是要留下来的人,反正他就是要和嬴政对抗,和命运对抗。今时今地,他一定就要在这里拦下嬴政,让其他人得到千江岭的机会!

    于是苍穹之光项羽直接昂首,向着傲立在夜穹之端的金红巨兽发出了怒吼。怒吼声下,他爆发出了全身的魔蓝能量,两只焦残的羽翼上竟盛放出了大片的神圣光芒。而他双手紧握着神翼大剑倒向后方,气沉丹田,目冽寒光,将双翼散发出的所有神圣光芒引向大剑之上。

    很明显,这是酝酿“霸王斩”的准备动作——苍穹之光项羽,他是要向嬴政爆发出自己最强力的一击!虽然最开始他面对烛龙时,就已经使用过了这招,并且事实证明,就算是“霸王斩”的真实伤害也无法对烛龙的元素态生命产生作用。但是苍穹之光项羽还是毫不犹豫倾泻出了一身过半的能量,用来释放这最强的“霸王斩”。他不为别的,只想用这最强的攻击向嬴政表达自己决绝的态度,至少要以此吸引到嬴政的注意力,给大家再创造出逃跑的机会!

    而这时,嬴政的注意力真的被苍穹之光项羽吸引了过来。在凌空一道龙火断掉地上众人的退路后,沉息的嬴政就在凝望着数百米远外的刘邦。在之前几乎所有人都因为白起而赶到了南面山地的情况下,那个心术慎重的男人却一直停在远处……

    然而下方天空中一重庄严的杀气怒冲而来,让嬴政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安。于是龙之明瞳的目光随即回转,落在了那个羽翼半残的男人身上。嬴政当然不惧的,拥有着烛龙的元素态生命,一切物质与能量层面的攻击,都无法对他凑效。但是项羽那炙烈得坚决的气息,却不得不让他动容。这份以死相抗的意志在冲击着他的精神,让他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安。

    自从和烛龙融合之后,嬴政心里就隐有了一种莫名的意识——当人的意志强烈到超过极限的时候,是真的有可能在真实世界创造出奇迹的——就像他最后能跟烛龙实现融合一样,没有什么是真正不像项羽这样的男人,如果意志真的强烈到了极限的话,将本来在物质和能量层面的攻击跃升到了超自然的层面,也是有可能对他的元素态身躯造成伤害的。

    是的,元素态的生命体,也并不是真的无解的存在——虽然普自然层面下,所有物理攻击与能量攻击都无法凑效,但是超自然层面的力量却可以影响到元素!只不过,这一点张良他们谁都不知道,而且即使知道也没用——超自然层面的力量怎么可能在人类身上出现,就算说是存在奇迹,可奇迹又岂会那么容易发生?

    只是现在,他可能是需要稍微重视一点眼前这个楚霸王罢了。“啊!!!!!!”英勇无畏的一瞬间,苍穹之光项羽爆发出了抵邻生命极限的怒吼,两只白金色的眼睛里汹涌散发着光芒。他现在全身的力量都已经凝聚到了剑刃之上,一柄神翼大剑悬在肩后,不断升腾着力拔山兮的霸王之气。

    全力以赴的攻击,即使伤不到嬴政,也要让他领教到这份决绝的意志!“霸王斩!!!”于是苍穹之光项羽发出最后的怒吼,双手紧握神翼大剑向上挥出了接近极限的力量斩击。

    剑刃仿佛是向整个夜空发出怒啸,绚烂耀眼的白色光华闪没,一道巨大无比的剑弧凌空而现,以动荡山河的威势破开长夜,悍然轰向了那头千米长的金红巨兽。一击之后,苍穹之光项羽还坚定地挺着酸痛的腰背,透过长夜白光,双目决绝地凝望着嬴政的龙之明瞳。

    骑着白夜龙悬停远空的虞姬,以及凝滞在地面上的众人,他们全都注视那道划破夜空的巨大剑弧飞向烛龙。其实心里,他们没有一个人是抱有希望的,亲眼见识过了那么有白起的力量……”苍穹之光项羽几乎整个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白起明明已经死了!”

    “是你亲手杀了他的!”“白起没有死。”嬴政的声音始终很平静,龙之明瞳的目光没有一点闪烁,就像他灭掉白起最后一口气时一样,“他只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了朕的身边。”

    “成为了,朕力量的一部分!”“成为了……”苍穹之光项羽目光一阵颤抖,再凝望着夜空上方那双龙之明瞳时,整个眼神都变了。他其实没听明白嬴政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听着那话音,脑海中就不断闪现出那张浮现在烛龙身体上的四眼恶鬼,再一想到白起最后消亡时的模样,以及曾经陵城一战时白起发出的那种狂笑。他倏然就感到一阵莫名的胆寒,大风拂过,那片绚烂壮丽的金红元素中,竟浮现出了一张百尺长的人脸。就在烛龙的千米身躯的腹部上,正对着白光剑弧的方向,那张人脸毫无预兆地涌现,就如落潮时浮出的巨大暗礁,只有在惊心动魄的时刻才会出现。

    尖锐刚硬的轮廓,凄厉可怕的面容,四只狰狞的眼睛上下成双,一张奇长的嘴巴撕裂如缝。那完全是一张恶鬼的脸,丑陋可怖到每看一眼都让人胆寒。所有人都想象不到,在烛龙那纯净原始的元素生命中,竟然还会释放出这种诡异恐怖的力量,不论怎么看,那张四眼恶鬼的脸面都与宏伟壮丽的烛龙显得格格不入,过分的违和了!

    但是人们更像不到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那张四眼恶鬼的脸才从金红元素中浮出,就立即裂开了整张直至耳下的大嘴,露出了血盆里的无数尖牙利齿。然后它直面着破空逼来的巨大剑弧,忽就爆发出了一声恐怖至极的狂啸。尖锐如万千利刃的狂啸声穿透虚空,震颤了整个空荡的夜穹,更震颤了每个人沉默的灵魂。

    然而最恐怖的是,那狂啸声在回响中,竟以一种无形而诡异的力量消融着苍穹之光项羽挥出的巨近百米长的白光剑弧凌空直上,带着震荡山河的威势遥望,却在那张四眼恶鬼的狂啸声中,被一点点,一寸寸地迅速消磨。

    就像在烈日阳炎炙烤的寒冰,再坚硬如铁也难逃融化的命运。当真正逼近到烛龙身前时,那强大的白光剑弧已经失去了本来所有的气势与能量,削弱成了一道不到三尺长的微小光弧,最终落在烛龙身上时,连那一片流形的金红元素都惊不起丝毫波澜。

    “霸王斩”就这样结束了。“怎么会……这样?”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夜空中惊现出的这一幕,他们原本只是以为苍穹之光项羽全力挥出的“霸王斩”无法伤害到嬴政和烛龙的元素身躯,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霸王斩”在落到烛龙身上前就已经被削弱到了只剩分毫的地步。那可是项羽在觉醒形态下能爆发出的最强攻击啊!

    嬴政,还是说烛龙——他竟然还拥有着这样诡异的力量吗?光是元素态的生命不算,他竟然还拥有能够大幅削弱攻击的能力。那张四眼恶鬼的脸是什么?一声狂啸就能轻易消融苍穹之光项羽的绝杀攻击。难道说他们之前看到的一切还都只是烛龙的冰山一角?难道嬴政和烛龙的身上还潜藏着更多超越认知的力量和能力吗?

    一声狂啸之后,那张四眼恶鬼的脸就从绚烂金红中涣散,烛龙的腹部又变回了原本的模样。然而苍穹之光项羽凝滞了双瞳,神色惨白地凝望着那片变回原状的金红色,久久未有回响。看起来,他是被震惊到了极致,但是这份震惊却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被破解掉的“霸王斩”……虽然一切已经结束,但在苍穹之光项羽沉静的脑海中,还在一遍一遍反复着那张四眼恶鬼的面容……每反复一遍,他的心脏就震颤一遍。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的印象却再深刻不过——那张脸的模样,完全就是一只尸魔!那种裂到耳下的血盆大嘴,那种狰狞血腥的眼神,根本就是尸魔才有的特征!而且更骇人的是,那张脸是有四只眼睛——四只眼睛啊!试想一下,这个世上他们已经见过的所有人里,有谁是生有四只眼睛的?只有谁?

    再仔细回想一下,那种凄厉恐怖的狂啸,那种削弱伤害的力量——那一切都是那么的似曾相识。曾经在陵城千米虚空中的一场大战,苍穹之光项羽挥出的“霸王斩”就曾被同样的方式强行削弱过。而今时今地,发生的一切都如出一撤,唯一的差别是那人,已经变成了金红元素上的一张脸……

    事到如今还看不出来吗?那完全就是白起的力量啊!那是白起的终极技“傲慢嘲讽”啊!!!“不可能!这不可能!!!”苍穹之光项羽面朝夜穹之上的金红巨兽,激动无比地咆哮着,额前眉山淌满了灼烫又冰凉的汗。“你怎么会拥有白起的力量?!”“嬴政!!!”咆哮一出,全场皆惊。听见苍穹之光项羽这突如其来的质问,所有人凝滞的目光都震颤了。

    为什么还会突然提到白起?那个人明明在几分钟前就被嬴政亲手毁灭了。可是但凡回想起来,刚才浮现在烛龙身上的四眼人脸,真的和白起好像。尤其是他们曾经与白起交手过的人,更能从那张脸的狂啸声中,感受到那种如出一辙的血凝杀气。这么一想的话,就越想越深觉诡异,难道说,难道说那张四眼恶鬼的脸——真的就是白起吗?“这就是白起的力量。”龙之明瞳俯视着下方天地,嬴政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在所有人的惊疑面前,嬴政他毫不避讳地给出了答案。可是就是听到了这平静如水的答案后,众人的心情却变得更加的惊骇。“为什么?你为什么会拥有白起的力量……”苍穹之光项羽几乎整个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白起明明已经死了!”

    “是你亲手杀了他的!”“白起没有死。”嬴政的声音始终很平静,龙之明瞳的目光没有一点闪烁,就像他灭掉白起最后一口气时一样,“他只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了朕的身边。”

    “成为了,朕力量的一部分!”“成为了……”苍穹之光项羽目光一阵颤抖,再凝望着夜空上方那双龙之明瞳时,整个眼神都变了。他其实没听明白嬴政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听着那话音,脑海中就不断闪现出那张浮现在烛龙身体上的四眼恶鬼,再一想到白起最后消亡时的模样,以及曾经陵城一战时白起发出的那种狂笑。他倏然就感到一阵莫名的胆寒,寒难道说,白起是存在了那片混沌而绚丽的金红色中吗?那个强到曾硬接两次“霸王斩”而不倒的男人,如今就成为了烛龙力量里的一部分吗?

    “我明白了……”地面之上,其他的所有人都仰望着夜空里的金红,神色惊骇地沉默着。但是扁鹊,那个一直静躺在灰毛奎狼背上,犹如活死人一般的扁鹊,却忽然出声了。

    其实就像其他人一样,面对着这再度惊变的情况,他也感到十分震惊,但是惊骇之余,他却更快反应过来了事实。这次连张良都未能及时看破的谜团,他却已在沉默中理清了线索。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