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玄幻小说 > 重生最强丹帝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被打劫了(万字小章)
    当两人进房间后,水冰月想起了什么。

    在回想起那男子的面相竟然与叶延有几分相似,当即心头一颤。

    看着那房间,她喃喃道:

    “难道刚才那是玄烨的父母?”

    “那就是玄烨的父母吗?他母亲好美,难怪将这家伙生的如此俊朗。”

    此时她的内心激动不已,虽然是这样的形式第一次与叶延父母相见,她相信肯定已经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好印象了。

    她拖着脑袋仰望着天空,时不时嘴角漏出淡淡的笑意,也不知想着什么...

    当叶延得知水冰月的房间被莫雨安排在他的父母隔壁的时候,一脸错愕。

    “小无赖,你怎么了?”莫雨见叶延神色不对连忙问道。

    “没事,我去看看你师父,看看她住的可还习惯,毕竟当时为了救我她也受了点伤。”

    “我跟你一起去吧!”一听玄烨说水冰月受伤,莫雨关切的说道。

    “我去就好了!”叶延说完就仓皇离去。

    看着叶延的背影,莫雨总觉得怪怪的,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叶延来到了水冰月的房门外,敲了敲门,水冰月听到叶延的声音连忙过来开门。

    叶延走进去后将门带上,随即问道:“可还习惯?”

    “嗯!”水冰月点了点头应道。

    “我也是刚得知小雨给你安排住在我父母这边的,其实这也没什么的,等明日我介绍你们认识?”叶延说道,并且示意她也不必这么紧张。

    “那个···方才我已经见过她们了。”水冰月说道。

    叶延有些惊讶的看着水冰月说道:“你们见过面了?”

    “嗯,不过没有说话,相隔有一定距离,只是点头打了招呼,当时我也不知道那是你的父母,后来我看到那男子与你几分相似,才联想起来的。”

    “这样啊!”叶延说道。

    “玄烨,你的母亲好美啊,真的好有气质!”水冰月淡笑着说道。

    “那是啊,不然怎么生出这么俊俏不凡的我。”叶延很是得意的说道。

    水冰月这次没有反驳,叶延说的确实如此。

    “咦,星舟我方才怎么听到了延儿的声音。”房间内李嫣然将头饰摘下后对着叶星舟说道。

    “有吗,我怎么没有听到?”叶星舟说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确实是听到了,因为隔壁住是那位漂亮女子,所以叶星舟全当没听见。

    至于叶延为何会去那女子房间,去做什么,他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是嘛,那可能是我听错了。”

    ......

    叶延并未逗留很久便离去了,虽然水冰月不舍,可毕竟这里是莫府。

    叶延离开后并未去莫雨房间,他回到了自己房中,为莫子兮炼制丹药。

    这丹药他从未炼制过,他完全是凭借着墨老给他的炼制方式去炼制的,所以异常的小心。

    “控温,提炼、去杂质、分配药液、融合,成形···”

    每一步都做的格外认真,格外仔细,尽可能的让丹药的药效达到最完美。

    当过去了两个时辰之后,叶延终于收起了火焰。

    他长舒了一口气,擦拭了一下额头的细汗,果然炼制陌生的丹药,还是需要费一些时间的。

    开启丹炉的时候,一股药香充满了整个房间,叶延看着那一枚蕴含着温和灵力的丹药,静静的躺在丹炉之中。

    这次炼制的丹药与以往的不同,只炼制出了一枚,倒也并非是叶延技术的问题,只是这丹药一次只能炼制出出一枚。

    丹药的品相还不错,叶延满意的点了点头,将那丹药收了起来。

    “这下总算是能放心了,明日派人给送去即可,算了算日子,想必临盆之日应该就在这几日了。”

    眼下这万金商会已经筹备妥当,就差选一个良辰吉日开张。

    叶延想着不如先将请柬发一发,宣传宣传,等到时候开张了也热闹一些。

    第二日叶延将此事交给了祝云,奥利给两人去办,凭这两人的影响力,到时候必定会十分的热闹。

    后院中,莫雨准备去看一下水冰月,想要了解一下她的伤势如何。

    她刚到后院,李嫣然和叶星舟都坐在那石亭中。

    “父亲,母亲。”莫雨给两人行了一礼。

    两人都淡笑着点了点头,心中越发觉得延儿这小子好福气,能找到莫雨这么好的女人。

    看着莫雨,李嫣然忍不住说道:“小雨呀,你看什么时候能我们抱上孙子啊!”

    “啊!”莫雨当即被这话问住了。

    “我···我···”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答上话。

    这时叶星舟开口说道:“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还是少干涩了,你看你问的人家孩子都不好意思了。”

    李嫣然瞪了一眼叶星舟,随即笑盈盈的看着莫雨说道:“哎呀,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都怪我们太着急了,延儿现在也不在身边,我们也是希望能有人陪着。”

    “父亲母亲,我先去看看我师父,先退下了。”说完就连忙开溜了。

    “师父?”

    李嫣然和叶星舟相视一眼,一脸好奇。小雨的师父也在莫府?

    当看到莫雨来到了水冰月的房间门口,两人心中悍然,原来那漂亮女子就是小雨的师父。

    “嚯?”叶星舟嘴角漏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

    水冰月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的莫雨,楞了一下,随即说道:“小雨,你有什么事吗?”

    “我听玄烨说你受了伤,现在好些了吗?”莫雨问道。

    “已经恢复了,叶延的丹药很有效?”水冰月一想到丹药,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那丹药岂止效果好呢,简直让人···

    “师父,我给你介绍两人你认识一下。”莫雨笑盈盈的说道。

    “喔?什么人?”水冰月疑惑道。

    莫雨也不等水冰月同意,当即就拉着水冰月的手往李嫣然方向走去。

    就这样,水冰月被莫雨给带到了李嫣然面前。

    看着面前的两人,水冰月另外一只小手紧握了一下,明显有一些紧张。

    “父亲母亲,给你们介绍一个人。”莫雨开心的说道。

    两人目光也落在了水冰月的身上。

    这时莫雨连忙说道:“这位是玄烨的父亲叶星舟,这位是玄烨的母亲李嫣然。”

    刚说完,那水冰月一脸疑惑,叶星舟?怎么此人姓叶,为何玄烨跟叶延不是一个姓?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疑惑,对着两人微笑点了点头。

    毕竟是月神宫的长老,长老威严还是要有的。

    李嫣然和叶星舟自然很是客气的回应,月神宫什么样的存在,这些日子他们已经有所了解了,自然不敢怠慢。

    “这位是我师父,也是月神宫的三长老,水冰月长老,阵法很厉害的,我的学的阵法都是师父教我的。”

    听到莫雨介绍,虽然两人已经知道了这是莫雨的师父,心中还是比较惊讶的。

    当即拱手行礼,“见过水冰月长老!”

    当两人身躯正要微微弯下去时。

    水冰月神色一变,这哪里受得起,也放下了所谓的威严,连忙将二人扶起。

    “不必多礼!”

    看着水冰月的神色,叶星舟只觉得很奇怪。

    月神宫排名第二的宗门,水冰月又是宗门三长老,为何对我们二人如此客气呢!

    李嫣然也是有些意外,这水冰月的态度也太客气了。

    水冰月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师父怎么怪怪的?”水莫雨心中嘀咕道。

    ....

    叶延刚安排莫万灵讲丹药送去皇宫,正准备去万金商会看看,不巧刚好碰到了出来的水冰月。

    还未等叶延开口打招呼,水冰月走到他身边皱眉道:

    “你跟我来!”水冰月淡淡的说道。

    叶延一脸疑惑的看着水冰月,随即也跟着走了出去。

    流云皇城外,一处山峰之上,两人站于山顶。

    山顶绿草茵茵,微风吹过,两人的衣服,头发随风飘动。

    许久,女子开口道:“玄烨,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怎么了?”叶延不解的问到。

    “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水冰月一步步逼近,带着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自己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竟然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这让她的心非常失落。

    叶延楞了片刻。

    相比她应该是知道我父母名字了,这也难怪。

    叶延看着水冰月苦笑了一下,也难怪她会不开心了。

    “也怪我,一路上忘记告诉你了,我本名叫叶延,玄烨也只是我的化名,我也并非这玄灵大陆之人,我来自天玄大陆。”

    “抱歉,冰月我真的没有打算瞒着你,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你说。”

    叶延的眼神很真诚,水冰月心中的怨气瞬间就消了一半。

    “那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水冰月这次语气温和了许多。

    叶延缓缓走过去,将水冰月揽在怀中,轻声的说道:

    “有些事情并非我不说,是不能说,即便是我的家人,你能明白?”

    这句话让水冰月呆立了片刻,让她陷入了沉思。

    这个家伙的肯定是有什么秘密,事关重大,她明白事情轻重缓急,也就没有在多问了。

    “那你以后不能欺骗我,虽然我并不是你明面上的女人,可我希望你对她们和对我的心意是一样的。”

    叶延轻抚了一下水冰月的耳边的秀发,缓缓的低下头,他的鼻梁与水冰月的鼻梁相砰在一起,轻声的说道:“好!”

    “这个小混蛋!”

    水冰月心中暗骂,此时他只觉得身体如同要被融化了。

    “等等,为何是她们?”叶延诧异的抬起头说道。

    “你···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能管得住自己以后不会沾花惹草。”水冰月瞪了一眼叶延,没好气的说道。

    叶延不由得有些尴尬,这个自己还真没法保证。

    看了看天色,出来也有一些时间了,叶延说道。

    “冰月我们出来有一些时间了,先回去吧!我还要去一下万金商会,看下准备的怎么样了?”

    “嗯!”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正转身之时。

    叶延一把拉住了她,在经过四个九十度旋转之后落在了叶延的怀中。

    水冰月双目一张,只见叶延的嘴唇吻了下去。

    良久,唇分。

    好不容易出来了,叶延哪里会放过揩油的机会。

    虽然只是朦朦胧胧中与她发生了关系,可叶延更想在有意识的情况下两人····

    水冰月红着脸,不敢看叶延,当即祭出飞剑御剑离去。

    叶延坏笑了一下,随机也跟了上去。

    万金商会。

    叶延和水冰月两人站在门外,两人都不由得有些惊讶,这与那四通商会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四个大字‘万金商会’。

    叶延拿出了一块玉佩放在那大门之上,转动了一下。

    吱吱吱!

    红木大门缓缓打开,商会如今还没有开张,也无人看管,不过好在奥力给有给叶延商会的钥匙。

    两人抬步走了进去 ,往里走去,更是震撼。

    大殿的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

    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

    “这豪华程度可不属于皇宫啊!”叶延不禁叹道。

    “这都是你设计的?”水冰月问道。

    叶延笑了笑说道:“我哪有功夫弄这些啊,这都是我两个记名弟子一手操办的。”

    “记名弟子?”水冰月一脸疑惑的看着叶延。

    “就是奥力给和祝云啊!”当说完时叶延才想起这水冰月好像并不知晓啊!

    当初叶延醒来的之时,那水冰月并为在月神宫,所以这两人是叶延记名弟子的事情,只有月神宫其他的人知道。

    “你说什么?”

    水冰月一脸错愕的看着叶延。心中更是震撼无比。

    “你说奥力给会长,和祝云会长是你的记名弟子。”

    “对呀,不过是两个记名弟子不值一提,等我以后收了正式弟子在告诉你!”叶延笑着说道。

    水冰月狐疑看了一眼叶延,毕竟叶延这性子时常爱说笑,自然也不会就这么相信。

    随即说道:“你莫不是在哄骗我,这两位可是玄灵大陆品级最高的炼丹师和炼器师,怎么会是你的弟子。”

    “你若是不信见到他们了,你一问便知,这件事情你们月神宫很多人都知道了。”

    听到叶延都这么说了,她知道叶延说的是真的了,绝非叶延随口胡说的。

    “你这家伙,太可怕了!”水冰月倒吸一口凉气说道。

    叶延笑了笑,看向了商会的后园方向说道:

    “我们再去后园看看!”

    当两人来到后园之时,两人都楞了片刻,叶延只是觉得挺好看的。

    可水冰月女儿家,对这里的景物自然是无法抵抗。

    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

    更有桃花数十颗,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如雪初降,甚是清丽。

    “好美啊!”

    水冰月情不自禁来到这桃花林中,伸出手去接那花瓣,动作轻盈,很是美观,如仙子一般。

    桃花一片一片落下,水冰月跟随着那桃花落下的节奏,竟然挑起了舞蹈。

    看着那翩翩起舞的水冰月,叶延看的呆滞了。

    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

    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

    叶延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

    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也不知何时,一个人影站在了两人身后,来人正是奥利给。

    “这还是我认识的水冰月长老吗?”他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翩翩起舞的水冰月说道。

    虽然声音不大,可还是传入了叶延耳中。

    叶延回头一看,正看到那满脸难以置信的奥利给。

    叶延给了一个眼神,示意奥利给先退下。

    奥利给当即明白了叶延的意思,一刻也没有多留,快速的离开了。

    只是临走时,看向叶延的眼中带着几分佩服。

    叶延知道,奥利给不会乱说什么的,毕竟刚才他和水冰月也没有做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水冰月才缓缓的停下。

    叶延面带微笑,很有节奏的拍掌叫好。

    “没想到你的舞跳得这么好,真的惊艳到我了。”

    水冰月小脸一红,自己方才不过是一时没有安耐住,情不自禁,没想到自己竟然沉浸在这美景之中的。

    今天是她第一次跳舞,也是自己第一次在男子面前跳舞,看到叶延如此赞美自己,她如何能不开心呢!

    “那以后你想看,我就挑给你看!”水冰月笑盈盈的说道。

    “好啊!”

    叶延伸出手,手中灵光一闪,一枚戒指出现在叶延的手中,戒指很精美,刚一出现就吸引了水冰月的目光。

    许久,水冰月目光都没有离开,她只觉得那戒指有有些眼熟,似乎见过。

    这是叶延从纳戒中,取出的一个没有认主的纳戒,正是当初叶延炼制的第一批纳戒。

    “好漂亮的戒指!”水冰月惊讶的说道。

    “你等我一下。”叶延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叶延手中腾的一下升起一团火焰,那纳戒在火焰中翻滚,片刻后叶延收起了火焰。

    再次看向那戒指时,看到上面的那个月字时,水冰月终于想起了。

    莫雨也有一枚,虽然花纹不一样,不过这一看就是出自一人之手。

    莫雨的戒指刻着的是一个雨字,而她的是一个月字。

    她知道这是叶延特意给她准备的,说明此时,叶延已经将她当成他的女人了。

    “这是给我准备的吗?”

    虽然她猜到叶延是给她的,可还是希望能从叶延口中得到肯定。

    “嗯!”叶延点了点头。

    水冰月连忙就伸出手去拿,也不等叶延交给她,就在这时叶延连忙喊了一声。

    “且慢!”

    水冰月一愣,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反悔了吧!

    “怎么了?”水冰月问道。

    叶延玩味一笑,吐出一个字。

    “烫”

    水冰月当时都想抽他。

    待那温度退去,叶延才将那戒指交到水冰月的手中。

    水冰月接过戒指,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在她看来这虽然只是一枚寻常戒指,可意义确不一般。

    这时,叶延开口说道:“这戒指并非寻常戒指,名叫纳戒,它的作用与储物袋一样···”

    叶延将与纳戒相关的消息全部告诉了水冰月,听完后她彻底懵了。

    这样的逆天之物,恐怕在这整个玄灵大陆也,未必有人能炼制出来。

    这家伙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手段啊!

    水冰月一次次的被叶延震撼,在她看来,叶延能现在拿出装东西的戒指,若是以后能拿出装人的东西,也不会奇怪了。

    她虽然实在这样想想,殊不知叶延还真有。

    “对了···那个···”叶延有些尴尬的说道。

    “冰月,这戒指若是被小雨看到的话,我担心···所以你看要不暂时先别带,先收起来。”

    水冰月看了看戒指,虽然现在很想带上,可还是听了叶延的话。

    在认主后便将这戒指收了起来。

    “在回到莫家之时已经是下午了,看着两人同时回去,莫雨到也没多想。”

    不过水冰月那脸上的喜色,确怎么也不能完全掩盖住。

    虽然她已经在尽力压制着喜悦的心情,可一想到今天的经历,心中之喜是不请自来。

    莫雨跟水冰月行了礼后,水冰月便走开了。

    看着这面前的两个女人,叶延心中又有些无语了。

    回想起当初小雨所说的,不管以后找多少女人,永远她是最大那个,可现在怎么弄?

    水冰月是小雨的师父,这如何是好。

    此时,叶延有些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禽兽,人渣····

    心中暗骂到自己,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了。

    莫雨与叶延回到房中,莫雨拿出了一个储物袋,和一个册子递给了叶延。

    叶延接过后好奇的问道:

    “这是什么?”

    “这些是大皇子和子兮给你答谢的礼物。”莫雨笑着说道。

    “都是自家人,何必这么客气呢,还是退回去吧!”叶延笑着说道。

    当他打开那册子的时候当即愣住了。

    乖乖,这怕是把半个国库都掏出来了吧!

    “既然盛情难却,我还是收下吧,毕竟是一番心意!”

    他把册子完全拉开,眼瞳不断放大。

    六阶,七阶,八阶的灵草数以百计,灵核更是有数十枚全是高阶灵兽,天材地宝也是不少。

    古玩字画数不胜数,虽然要了没什么用,摆放着好看也是不错的。

    尤其是最后的哪一行数字,灵石一亿。

    莫雨玩味的看着叶延。

    “你不是说不要吗?”莫雨打趣道。

    “咳咳!我这个人啊脸皮薄,不好薄了人家的情面,既然都送来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叶延说道。

    这样的一笔财富是绝不可能放过的,毕竟这次寻找灵草叶延损失惨重。

    且不说对战紫电雕时,损坏衣服一套。

    就拿这血魂来说,这耗费了那么大精力,才抢到一头九阶灵兽,并且还是死的,这已经很惨了。

    更惨的是还失去了清白之身啊!

    我拿点报酬似乎也是合理的,叶延在心中安慰着自己的心灵。

    莫雨当即就是一个白眼。“有的人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淘气。”叶延将储物袋和那小册子收了起来,随即就像莫雨扑去。

    莫雨连忙闪躲,不过几个呼吸就被叶延抓住了。

    叶延的手正准备不老实起来,莫雨的鼻子在叶延身上闻了闻。

    莫雨只觉得叶延身上有一股香味,这香味竟然与师父一模一样。

    “小无赖,你身上怎么会有师父的香味。”

    “咕噜!”

    坏了,百密一疏啊!

    “是这样的,方才出去之时,不知怎么回事,你师父昏倒了,我扶了她一会儿。”

    叶延面不改色的说道,看似稳如老狗,实则心中慌得一逼。

    “难道是师父的伤又发作了。”莫雨神色一变。

    “应···应该是吧!”

    叶延心中苦啊!

    这一个谎到底要用多少个谎去圆回来啊!

    他根本不想欺骗莫雨,可自己又答应了水冰月不说出此事。

    一时间他也没有了那种心思。

    “小雨,你现在属性灵力能同时操纵几种了。”叶延问道。

    “四种,现在已经能很熟练的运用属性灵力, 可以自由转换,也可以自由融合。”莫雨很是得意的说道。

    “试炼选拔大会你肯定会参加的,虽然我有小世界能将你直接带进去,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参加试炼选拔大会,锻炼一番。”

    “嗯,我明白,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你的四属性灵力在试炼选拔大会的时候,可以大放光彩了。”

    如今叶延的影响力,已经拥有保护莫雨的能力了,并且莫雨施展了四属性灵力,月神宫只会更加的宝贝她。

    这样的天才不给供起来才怪。

    ·····

    莫雨离开叶延的房间后,有些放心不下水冰月,于是去了厨房,熬制了一些参汤。

    水冰月正在房中看着那枚戒指,傻傻的发呆。

    忽然,门外传来了莫雨的声音。

    水冰月连忙收起了戒指,打开门看着水冰月手里端着什么。

    “小雨,你这是?”

    “师父,我给你熬了参汤,你喝点,对你调理身体有帮助。”莫雨说道。

    “为师身体好着呢!喝这干嘛啊!”水冰月一脸疑惑,自己的伤早就好了,哪里还用得着调理。

    “师父你不是晕倒了吗?”莫雨说道。

    水冰月神色一变,眉头微皱说道:“胡说,你这是听谁说的?”

    莫雨看着水冰月的神色,发现不对,似乎水冰月并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是玄烨说的。”莫雨小声的说道。

    “玄烨···”水冰月当即愣住了。

    “完蛋了肯定穿帮了,怎么办?怎么办?”

    “师父,参汤我放在这里了,你注意休息。”

    莫雨放下了参汤便走了出去。

    也没有在多说什么了,很明显,这两人话对不上,虽然不知道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已经在猜测两人绝对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只是莫雨并未往那方面猜测,因为她知道师父对叶延的态度,是不会对叶延动心的。

    看到莫雨走远后。水冰月的额头竟然冒出了细汗。

    身为月神宫三长老,莫雨师父,此时竟然害怕了。

    她望着莫雨的离去方向,轻松呢喃道:“但愿没有说漏什么。”

    莫雨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一直在想着,两人到底会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灵兽森林到底发什么了什么?

    ······

    二皇子山庄,柳翎儿这些日子过得可谓是无聊透顶。

    韩夫子要炼丹,根本没时间陪她玩,白浅也是极少出门,每日除了给叶延房间收拾一翻,便独自呆在房中。

    至于那龙凌天也不知道在干嘛,时常看不到人影,偶尔回来一下,没多久又不见人影了。

    魏逍遥不是在给人算命,就是在给人算命的路上。

    “叶延,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不在真的好无聊啊!”

    柳翎儿坐在湖畔边,两只小脚在水中来回摆动,荡起一层层涟漪。

    “哟,翎儿妹子这是思春了。”她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白浅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柳翎儿惊慌问道。

    白浅打趣道:“早就到了,只是看到某个人不知在想些什么,都想入神了,还一口一个叶延。”

    “难道百浅姐姐不想叶延吗?”柳翎儿一脸无精打采的说道。

    “我想他干嘛!”白浅淡淡的说道。

    白浅一想到叶延那坏笑的模样,气得就牙痒痒。

    “那个,白浅姐姐我们出去玩好不好。”柳翎儿想到了出去玩这个主意。

    “我们出去太危险了,小天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白浅虽然是九阶灵兽,可战斗力并不强。

    柳翎儿又是才刚突破天尊境,如今才刚掌握御剑飞行,这万一遇到麻烦了就靠两人,自然是难以逃脱。

    白浅担心的倒是不无道理。

    柳翎儿沉思了片刻,忽然想到了玄震,玄雷,玄削三人还在山庄。

    “白浅姐姐,咱们带上玄震,玄雷玄削三人吧!”

    “白浅姐姐,好不好嘛!我真的开闷出病来了。”

    ·····

    最终白浅没能扛得住柳翎儿的苦苦哀求,只好答应!

    柳翎儿叫上了玄震等人便出去了。

    “出去玩咯!”

    柳翎儿欢呼着跑出了门,玄震,玄雷,玄削三人相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跟了上去。

    “翎儿,你慢点。”白浅的速度有些跟不上水灵儿了,在后面喊道。

    一路上水灵儿跑的很快,看得出也很激动,这段时间确实闷的太久了。

    原本是打算到附近转转就回去的,没想到柳翎儿越跑越远,此刻离山庄已经很远了。

    不远处,只见地上躺着五六人,那地上躺着的一看服饰就知道,必定是哪一个宗门的。

    原本柳翎儿还以为这些家伙在睡觉,走进了一看,当看到地上的血迹,脸色一变。

    “小姑娘,一个人乱跑很危险的。”

    声音来自上方,他抬头一看,一个身穿黑色衣袍的男子躺在树枝上,怀中抱着一把长剑。

    男子五官清秀,看起来年龄不过二十五岁左右。

    “你是谁?”柳翎儿问道。

    她惊慌的看了看四周,发现白浅等人还未追来。

    “你猜?”男子笑着说道。

    “咕噜!”

    柳翎儿咽了一下口水,弱弱的说道:“你该不会是打劫的吧!”

    男子嘴角够了出一抹笑意。

    “呵呵,你猜对了。”

    柳翎儿吓得神色遂然大变,当即调头就跑。

    “在我温良玉面前还想跑得掉。”男子说了一句,当即身影一闪,追了上去。

    “白浅姐姐,白浅姐姐救我!”柳翎儿一边跑着一边喊道。

    白浅猛地顿住脚步,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面色一变,说道:

    “不好,是翎儿的声音。”

    “快!”随即几人连忙赶去。

    水柳翎儿见那人紧追,而自己逃跑速度太慢,当即祭出长剑想要御剑飞行。

    可当看到那空中男子的修为的时候,彻底的陷入了绝望。

    “天尊境后期。”

    这男子竟然是天尊境后期,完蛋了,柳翎儿吓得脸色苍白。

    自己不过才刚突破天尊境初期,就连一般天尊境初期也未必是对手,她可不像其它的师兄弟,有丰富战斗经验。

    “小姑娘,你说我是杀你呢,还是杀你呢,还是杀你呢!”

    “这有的选吗?”柳翎儿气得用剑指着那男子说道。

    “六品法器?”他面色一喜。

    “不想死也行,将你的灵石,宝物全部交出来,然后嘛···”

    他打量了一下柳翎儿,长的很漂亮,可惜太小了。

    “不过嘛,我好就好这口。”

    温良玉无耻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闪身落在了柳翎儿面前。

    “你···你想干嘛!”

    “别紧张,小姑娘你别怕,我不是什么好人。”

    桀桀笑声传出,吓得水灵儿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要是敢惹我,我朋友不会放过你的,我朋友很厉害的,他叫玄烨。”

    水灵儿一时间只能搬出叶延的名头,希望能有点用。

    那男子一愣,随即说道:“可惜他并不在这里,若是他在,我还有几分忌惮。”

    “完了,完了,早知道我就不出来了。”灵儿委屈巴巴的说道。

    “半月斩!”

    柳翎儿情急之下,一道剑芒向那人斩去。

    “天尊境初期,呵呵,有意思,我慢慢陪你玩。”看到柳翎儿修为不高,这刚加的让他玩心大起。

    那剑芒呼啸而去,可他连剑也没有拔出,只是伸出手掌向前猛地一推。

    轰!

    那剑芒顷刻间瓦解。

    “好强,这人太强了,白浅姐姐你们快过来啊!”柳翎儿急的直跺脚。

    四处张望,寻找白浅和玄震等人身影。

    “小姑娘,你这是在等人吗?”男子笑着说道。

    “对了,你口中的白浅姐姐漂流吗?”男子又问道。

    “你最好放我走,不然我的人到了你死定了。”柳翎儿心中有些没底的说道。

    因为她知道,即便这边的人来了,也只是争取一些逃跑的时间,并不是这人对手。

    “翎儿!”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白浅和玄震等人一起赶了过来。

    男子看着赶来的白浅,双目一亮,当即失了神。

    “时间竟然有如此漂流的女子,太好了,看来今天艳福不浅。”

    一想到两个漂亮的美女,一大一小。

    一个邪恶的想法从他的脑海中诞生。

    白浅岂会不知这人在想什么,那眼神早已将他的想法挂在了脸上,当即气得脸色铁青。

    “无耻!”白浅大骂道。

    “骂吧,我就喜欢被你这样的美女骂,我不仅仅喜欢听美女骂,还喜欢听美女叫呢,哈哈哈哈!”

    “放肆!”白浅实在忍无可忍,正准备出手时。

    “白姑娘,让我们来吧!”说话之人是玄震。

    “大哥这人修为是天尊境后期,我们有没有把握。”

    玄削打量了片刻那男子,随即问道。

    “即便打不过,也未必会输,要相信主人给的功法。”玄雷扬了扬手中的六品巨剑。

    “那好,那咱们今天就用这小子练练手。”玄削当即也祭出自己的法器,是一把六品的巨斧。

    “兄弟们摆阵!”玄震一声发令,当即将自己的六品巨盾祭出。

    三人当即摆出了一个很酷的造型。

    看的那男子一愣。

    看着玄震三人身着华丽,竟然三人都拥有六品法器。

    他不由得从新打量了一下白浅,这女子是什么来历,这护卫可不是一般宗门能比的。

    刚才自己杀的那几个废物中天尊境的修士不过也才两人。

    “人多又如何,还不都是灵尊境初期,今日我温良玉就让你们知道实力的差距。”

    “风刃!”

    瞬间数十道风刃向着众人飞来。

    “区区风刃。”玄震轻蔑说道。

    手中巨盾瞬间猛地砸向地下,瞬间增大数倍,所有的风刃全数被阻挡了下来。

    “不愧是六品灵器,防御果然惊人。”

    那温良玉看向三人手中的六品法器,眼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

    今日是赚大发了,竟然遇到了这么多六品法器。

    “很好,你们的法器我都收下了。”

    “有种来取!看招!”玄震怒喝道。

    三人当即一拥而上。

    “震雷削!”三人同时呼喊一声,紧接着。

    当当当!

    噼里啪啦!

    四人交战在了一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