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武侠修真 > 一昭升仙 > 第91章 北渊鸿鹄
    程昭昭原以为自己不过是不会这些乐器罢了,可听了慕生寻吹笛,才知道什么叫做折磨。

    一大批弟子纷纷捂着耳朵离去。就连沈娇都一脸幽怨,迟迟不敢靠近慕生寻。

    “也难为慕师侄了。”

    时笙苦笑着摇头道:“六室课业,慕师侄已完成五室考核,且尤为优异,唯有这乐室,他迟迟未能学成。”

    程昭昭暗道,就刚刚那样的笛声,恐怕不是没学成这样简单。

    简直是一窍不通。

    “慕师侄也极少来乐室,算上今日这次,我也只见过他三回。”时笙说着看向程昭昭:“我可不希望你再成为他这样。”

    “我会好好学的。”程昭昭作乖巧状。

    时笙道:“闲暇之时,你就寻这些师兄师妹们指导你一番,下回再来,我希望你别再如方才那般了。”

    程昭昭点头,环顾空了大半的乐室,将目光锁定在一人身上。

    有了。

    程昭昭来到赵元朗身边,道:“不知赵师兄可会弹琴?”

    “略懂一二。”赵元朗说着谦虚,可神情却有些自得。

    “那赵师兄可否教我?”

    赵元朗再次吃惊:“你确定要跟师兄学?”

    “自然,还望师兄到时候莫要嫌弃才好。”程昭昭笑得灿烂。

    “那好,师妹想要练琴尽管来找我。”赵元朗挥动扇子,一派风流。

    “元朗哥哥,你也教教我嘛。”

    赵元朗看了沈娇一眼:“你方才不是说都会了吗?”

    “我,可我觉得师兄你技高一筹,想要师兄多多指教嘛。”沈娇拉着赵元朗胳臂一个劲的撒娇。

    “让她一起吧,人多热闹。”程昭昭笑得和善。

    “切,要你管。”沈娇瞥了程昭昭一眼。

    赵元朗心中喜悦,满口答应。

    只是接下来的几日,赵元朗就觉得答应程昭昭这个要求简直是最最后悔的决定。

    程昭昭弹琴简直堪比魔音。

    闻之四肢僵硬,五脏皆沸,整个人仿佛受到了无形的精神攻击。

    沈娇早在第一日陪练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元朗硬着头皮教程昭昭,每每想让她放弃时,总被她无辜的眼神打败,弄得苦不堪言。

    “赵师兄,今日多谢了,我明日再来。”

    赵元朗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苍白着脸道:“师,师妹,明日师兄还有课业……”

    “那我等你课业结束。”

    “……”赵元朗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程昭昭笑着与之告别,脚步挺快的出了门,直到出了汇仙殿她才捧腹大笑起来。

    想必,今后赵元朗再遇到她都避之不及了。

    不过,她的音律难道真的有这么无可救药?

    程昭昭不信这个邪,当下又去找了常乐。

    直到常乐怒气冲冲的将她赶出了住处,她才觉得或许乐室一课,她也要完蛋了。

    ……

    回到竹楼之后,程昭昭还不死心,不过她想到了一人,当下道:“君歆,君歆,你在吗?”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程昭昭又进了识海。

    但见君歆端坐识海中央,见她来了才睁眼。

    “你找本君何事?”

    程昭昭刚想开口,就听君歆道:“如若是教你弹琴一事,大可免弹。”

    认识了这么久,君歆一向都是温婉待人,还是第一次听她这样义正言辞的拒绝。

    “真的……有那么难听?”

    君歆目光真挚:“自你在乐室内弹奏,本君就封了识海,才得以免受荼毒。”

    荼——毒。

    “好,好吧。那我最近不练琴了,你不用封识海。”

    程昭昭退出了识海,叹了一口气。

    乐室受挫,程昭昭便在其他课业上找补回,当下进入书房,努力练字。

    ……

    仙途茫茫,其岁悠悠。不知不觉已春来秋去,入了冬藏。

    天气极寒,东岭各处也到处可见白雪皑皑。

    苍剑派有护山大阵相护,常年四季如春,只是遥看指天峰,还能见峰上白茫茫一片。

    苍剑派任务堂这日召集门中弟子齐聚一堂。

    “昭昭啊,不知出了什么事,门中可少有这样大张旗鼓的召集我们。”常乐好奇不已。

    程昭昭打了一个喷嚏,不知道又是谁在背后说她坏话。

    明故执事扬声道:“今日召各位来此,则是有要事相告。”

    弟子们皆安静下来。

    明故执事继续道:“如今已入冬藏,寒气自北至南而来,门中弟子多为懒怠,躲在门派里不出去。

    本门为了让门下弟子了解更多天楚的风土人情,也时常带领门下弟子四处游历,前段时间麒逢首座便带了你们师兄师姐们去了趟西极,所获颇多。

    当然门派也邀请了各大门派前来参观。北渊鸿鹄派自然也在此受邀之中。

    三日之后,便有一行鸿鹄派精英弟子来此,尔等若是遇见可要好生招待,尽尽地主之谊。”

    “哇,鸿鹄派的弟子,不知能否看到传说中机甲傀儡?”

    “机甲傀儡那有什么,只有有灵石,你也能在坊市买的着。”

    “那怎么能一样?鸿鹄派的机甲术可是一绝。”

    弟子们议论纷纷。

    明故执事又道:“你们若是有兴趣,届时也可与之切磋一番,只是切不可鲁莽行事。”

    弟子们齐声应是。

    见弟子们雀跃,明故执事又道:“还有一点,本执事要事前提醒你们。鸿鹄派不止机甲傀儡冠绝,门中更有妖修弟子。若是此次他们同行,你们见到了可别大惊小怪,失了礼数。”

    闻言,弟子们更是热闹非凡。

    “妖修弟子!对了北渊海域还是妖修盘踞之地,鸿鹄派招收妖修弟子也是大势所趋。”常乐很兴奋道:“不知道有没有鲛人,我可听说雪域里的鲛人各个都是绝世之姿。”

    同样的想到妖修,大多弟子们也都想到了传说中的雪域鲛人,他们可是雪域里最为神秘的妖修。

    “常乐,快擦擦你的口水。”程昭昭道。

    常乐忙抹了一把嘴:“哪有口水,昭昭你又取笑我。”

    自从对慕生寻失了倾慕之心之后,常乐是在不断寻找下一个目标,惹得程昭昭好笑不已。

    明故执事又给他们普及了一些有关北渊修士的生活习性,便让弟子们散去。

    “昭昭,一会你是去礼室吗?”

    程昭昭点头。

    “那正好,我和你一起。”

    程昭昭奇道:“你昨日不是说去乐室吗?”

    闻言,常乐叹了一口气,道:“时笙师叔今日来不了。听说她一位很要好的师兄外出历练的时候陨落了。”

    “李师叔?”程昭昭愕然,那位师叔她见过好几次。

    经常看到他和时笙师叔出双入对,俨然是一对璧人。

    常乐点点头:“听说同去的几位师叔都受了重伤,如今还在灵植堂救治呢。”

    “世事无常。”程昭昭叹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