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科幻灵异 > 地府微信代理人 > 第225章 120岁的宫阳子
    胖子点点头,在怀里摸索了半天,突然又扭头小声问。

    “泰山,我的六字真言应该对他无效吧?他是个人……我看……”

    胖子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圣剑寒霜,催动后,剑光四射!

    “我看还是冷兵器靠谱,嘿嘿,俗话说的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倒时候老家伙如果跪地认错还则罢了,如果他不听话,我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嘘,杀人可是犯法的!”

    “呃……”

    胖子一时无语,东方岳却自个也戴上了我很牛B拳套,不管怎么说,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

    当即二人瞧瞧的来到道观门口,刚准备伸手敲门,木门从里面却嘎吱一声,被人打开了……

    两人吓了一跳,尤其是胖子,被吓的啊了一声,剑差点都掉在地上,两人抬头去看。

    就见门内站着一个头上挽着发髻的瘦削老头,正笑盈盈的看着两人。

    “无量天尊……贫道近日算到将有灾劫,看来应该说的就是你们二位吧……”

    东方岳二人互相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惊,对方120岁了,可从外貌上看,顶多五十多岁,细皮嫩肉的就想文人雅士,穿的灰色道袍也干干净净,根本就不像个糟老头子。

    尤其是对方怎么知道自己二人要来,而且在最准确的时间打开了道观大门。

    对方一个人在山上,在这里连手机都没信号,就算有人给他通风报信,那也没这么快吧?排除了这个可能,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对方真的能掐会算,而且道法深厚!

    这么一想,两人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呵呵,和贫道进来吧,山上太凉,一会还会起风,进来喝杯热茶暖暖身体吧!”

    宫阳子笑着行了个道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胖子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把圣剑寒霜又捏紧了几分,想着只要老头不听话,自己就得给他来点狠的。

    东方岳微微朝他摇头,胖子会意,把剑收了,两人跟着宫阳子进了道观。

    这间道观不大,在外面看是个破道观,进了里面再看,连破道观都算不上,正中的三清殿已经垮塌了一大半,里面供奉的是谁都不知道了。

    正殿旁边有个人为踩出来的小路,路旁杂草丛生,宫阳子一边走一边叹息着介绍。

    “这座道观当年还是我师父修建的,一眨眼都快一百年了,正殿已经垮塌了,可惜我能力不够,不足以重新修葺,加上现在也没什么人信道,就这么任由它垮了……”

    东方岳嗤笑道。

    “呵呵,能力不够?你的能力如果不够,那天下就没几个人能力够的了!”

    宫阳子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不想回答,径自朝前走。

    三人踩着地上的小路,绕过了正殿,后面是一大片开垦出来的菜田,菜田上遮着一大片塑料布,也看不清里面种的是什么。

    菜田旁边,也就是正殿的后面,有两间破烂的小瓦房,一间房门紧锁,一间大门敞开。

    门口正对菜田,站在老远都能看清楚里面的布置,仅仅一个木床,一个蒲团,一个香案,再无他物!

    东方岳甚至想,要是现在那些号称极简主义的人来到这里,估计也会羞愧到没脸活下去。

    三人进屋后,宫阳子笑道。

    “寒舍简陋,怠慢了!”

    胖子此刻再也忍不住,怒骂道。

    “公羊,你别再假惺惺了,我们两个已经知道了24路公交车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你骗人坑鬼害人性命,今天来这里,我们就要代表月亮……呸……代表警察叔叔,将你这个120岁的老妖精绳之以法!”

    宫阳子似乎并不在乎胖子的过激言语,仍然和蔼可亲的笑笑,淡淡的开口问胖子。

    “这位道友,我观你身宽体胖,宽鼻阔口,应该从小就是锦衣玉食的富贵命。敢问一句,你这么多年,有没有仗着自己有钱,欺负过别人?”

    胖子吭哧吭哧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听宫阳子继续笑着又问东方岳。

    “贫道再问这位道友,你休息法术之后,又没有依仗着自己的法术,去欺负普通人,或者对可怜的鬼魂生杀予夺?”

    东方岳冷哼。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欺负人和害死人,这是两种概念!”

    宫阳子呵呵笑笑。

    “呵呵,说起来我和你们其实一样,都是靠着自己掌握的能力,去随心所欲的做一些事情,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至于这其中的结果,到底是欺负人,还是害人,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重要吗?”

    “重要吗?呵呵,你说的倒是简单,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布置的24路公交车,这些年加起来,已经让100多个司机送了性命!”

    “那是他们的命数!你们都是同行,应该知道这个最基本的道理吧?再说了,既然你们都查清楚了,那应该也知道,这件事和我根本没关系,我只不过把自己做的借命符,出售给了朱建设,至于他拿去干什么,和我无关。

    这就相当于我磨了一把刀,你拿去杀了人,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我这个磨刀人的身上吧?”

    胖子气的牙痒痒,不过他脑子回路不够,嘴上太笨,说不过对方,而且还觉的对方似乎说的有那么点道理。

    东方岳冷笑。

    “呵呵,你还真是巧舌如簧,想不到你这120岁的老妖怪还有不输给大学生的辩论功夫!佩服佩服!不过你这些都是偷换概念!你也是走阴的人,地府不讲过程,只论因果,正因为你,24路才会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正因为你,朱建设才被无辜的卷了进来。而且……”

    说到这里,东方岳目光一寒。

    “花钱卖命的那些鬼,你也没让他们活着吧!”

    胖子一愣,三秒后呐呐的问。

    “什么?你是说这么多年,从地府出来拿着钱买命的鬼没去投胎?”

    “哼,投胎?如果一个法阵就能让鬼投胎的话,那要奈何桥又有什么用!你不但杀鬼害人,还扰乱了阳间的秩序,正因为你,阳间的24路公交车才会成了人人都惧怕的凶车!现在你竟然还敢说这一切和你没有关系?”

    宫阳子笑着点点头。

    “呵呵,好吧,贫道承认,的确是因为贫道,才会发生这一系列的果,可因果也分直接和间接。好比一个走在路上摔死了,你能说是因为大地太硬了吗?再好比你过马路被车撞死,你是怪车,还是怪开车的人?或者是怪生产汽车的人?或者去责怪修马路的人?按照你的理论,因为有了马路,因为有了汽车,因为有了司机,才会撞死你,这些人和物,都是导致你死亡的果,他们都是有责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