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科幻灵异 > 地府微信代理人 > 第61章 浑水摸鱼
    东方岳心里听的感慨,摸着下巴暗骂,自己还没女人呢,怎么又碰到个为爱殉葬的,这么下去以后还让自己怎么谈对象,还怎么相信爱情。

    吃饭吃到下午天气渐凉,东方岳跟着这二人出了小饭馆,一路跟到他们家才停住脚步,心想这人能取帮忙料理尸体,想必两家离得不远,摸出手机一看,果然,绿点就在自己正前方。

    这是一户刚盖好新房没多久的人家,朱红色的大门还能闻到新鲜的油漆味,此刻大门紧闭,而隔壁家一样,门也被从里面插上了。

    就在他打算让王娇进屋先把王强抓出来问问真实情况时,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开了。

    一个面容艳丽的女子穿着丧服走了出来,趁着这个机会,东方岳偷偷朝院子里瞧了瞧。

    院子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口棺材,一个供桌,供桌上也简单的只摆着一尊遗像,看面容挺年轻的。

    嘎吱门又关了,这女人看了看东方岳,没搭理她,扭着屁股朝旁边走了。

    “我去……老公死了还有心情化妆,还TM是浓妆,看来这次还真是个绿帽鬼!真憋屈,不过放心,老哥马上就来给你做主!替你摘帽!”

    东方岳藏在树后,知道一会就有机会混进去,农村这种枉死的、自杀的、小孩等,一般是不会大殓的,能准备口棺材就不错了,像叶萍的弟弟叶飞,能混的上5个唢呐,那只能说家里人太舍不得了,尽管如此,街坊四邻也不会去的,哪怕你给再多钱,因为从习俗上说这个不吉利。

    如果他没猜错,刚才这女人出去,就应该是通知王强的血亲之人安排下葬的,这也是习俗,这种死去的人,按照讲究,必须在阴时下葬,所谓阴时,就是说晚上,叶飞当时就是凌晨四五点下葬的。

    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他要下葬,肯定都提前找人来做准备工作,只要这些人一来,自己就可以混进去,一来是找王强,二来嘛,嘿嘿……

    果然,东方岳在树后藏了半个小时之后,就看到十来个壮年男人叼着烟晃晃悠悠的朝这边走。

    他们进屋之后,把朱红色的铁门完全打开,有些人去挪动棺木,有些则在一边讨论着什么事情,还有两三个在一边蹲着闷头抽烟!

    此时正是机会,东方岳闪身从树后出来,整理了一番衣服,揉了揉脸,努力让自己保持住悲伤的表情。

    刚一进门口,他就放声大嚎起来!

    “啊……呀……我的好兄弟啊!你死的好惨啊!”

    “啊……啊……呀……呀……”

    东方岳这扯开嗓子一哭,顿时把其他忙活的人都哭傻了,尤其是刚还打过照面的王强老婆,心说这人是谁啊,自己也不认识啊,不过转念一想,又露出冷笑。

    既然来了,就得留下份子钱,听这声也不是四里八乡的人,刚好可以宰一次,给他哭哭穷,说不得还能念在王强的面子上给个千儿八百的。

    想到这里,女人露出微笑,又赶紧恢复了神色,装作悲伤的赶紧上前,先给东方岳行了一礼,然后叹了口气抹了抹根本没有泪水的眼睛问。

    “请问……您是……”

    东方岳早就编好词了,立刻悲伤的开口。

    “我……啊……呀……王强老哥,你死的好惨啊……我和老哥几年前一起打过工……”

    他刚说完,旁边一个黑铁大汉上前狐疑的看着他问。

    “咦……我和我哥一直都在一个厂上班,怎么从没见过你啊!”

    东方岳差点吐血,没想到装李鬼遇到真李逵,赶紧圆谎。

    “我……我是小猛啊……哥,你不记得我了啊,唉,也怪我辞职早,你怕早就把我忘了!”

    东方岳装作伤心的样子,心说自己胡乱编个大众化名字,这伙憨厚如真猪,肯定能骗过去的,果然,这黑铁汉子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认出没认出来,竟然还主动给东方岳发了根香烟。

    他陪着东方岳给他哥上完香,这才把东方岳拉到一边问长问短,东方岳自知言多语失,抽完烟后就直接切入正题问起了王强了死因。

    他拉着王强弟弟王壮的黑手,如泣如诉的问。

    “二哥,我强哥是怎么没的……前年我们喝酒时人还好好的,怎么就……”

    王壮也跟着叹了一声,他和他哥哥父母死的早,两人从小就相依为伴,为了过上好日子更是年年外出打工,此时也是鼻子一酸。

    “我哥……”

    “是咱哥!”

    “哦哦,是咱哥,咱哥家不是盖房子么,马上就盖好了,所以他就提前回家了,嫂子说咱哥是晚上梦游上吊的,可咱哥和咱打工时都好好的啊,啥时候得了梦游的毛病啊……”

    说完,一米八的黑铁大汉也受不了了蹲在地上哭,东方岳拍了拍他的肩膀,装作给他擦眼泪,用手却把牛眼泪涂在了他的眼皮上!

    瞧着天色一晚,东方岳冷笑一声,用意念告诉王娇!

    “带原告上堂!今天老爷我就要夜审J夫Y妇!”

    王娇早就跑到后院去待命了,听到东方岳吩咐,从后院一棵柳树上拽下来王强,掐着他的脖子提溜到前院。

    王壮擦了擦鼻涕正哭的伤心,抬头一看,却正好和自己哥哥瞧了个对眼,吓的一头栽倒在地。

    “哥?你没死啊?”

    旁边帮忙的亲友一看王壮自言自语的样子,一个个惊恐的朝后退了两步,一个年纪稍大的老头呵斥一声骂道。

    “王壮,你胡说什么!”

    “二叔公,这是我哥啊,我哥没死啊!”

    其他人没有牛眼泪,自然看不到王强!老头一看空空如也的院子,气的大骂。

    “王壮,别闹了,你哥晚上就要下葬了,你这么胡闹,对得起你哥吗?”

    王壮却不理他,和他哥继续说着话。

    “哥!你好好的上什么吊啊!”

    “哥……哥也不想上吊啊,哥是被人毒死的,然后放到柳树上的绳套里去的啊,傻弟弟!”

    “啊……这这这……哥,你真死了?谁毒死你的!”

    “还能是谁,就是我那恶毒的媳妇,还有隔壁千刀万剐的老宋!”

    ……

    这哥俩对话,在其他人眼里,却是跟看神经病一样,二叔公摇摇头,悲伤的叹了口气。

    “唉,哥哥吊死了,弟弟又傻了,我们老王家怎么这么苦啊!”

    “是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啊……鬼啊……”

    “王强!妈呀,我要回家,我看到鬼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