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 > 科幻灵异 > 地府微信代理人 > 第34章 用鬼当空调
    等两人躺下后,才十分钟,胖子就差点给热死,现在已经快6月了,这气温早就上来了。

    胖子光着膀子一屁股坐起来骂骂咧咧就要找老板换房间,东方岳拉住他,指了指自己的书包,贼眉鼠眼的阴笑一声。

    “干嘛?你想把王娇弄出来?吓唬老板?”

    “嘿嘿,主要还是给咱们降降温!吓唬老板是次要任务!”

    “降温?”

    胖子有些莫名其妙,结果就看到房间里突然一冷,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朝四下望望。

    “王娇出来了?”

    “嗯,我把他调成节能模式了,这样省电!”

    胖子把被子裹了裹,干笑着朝东方岳竖了竖大拇指。

    “牛,你还是第一个用鬼来给房间降温的,话说这真TM冷啊,用来当空调可太完美了,连电费都省了。对了,他在房间什么位置啊?”

    东方岳朝墙角指了指,开口说。

    “我让他站在墙角呢,牛眼泪要不要,抹上后你也能看见!”

    “还是算了,看不见还舒服点,对了,你告诉他,等咱两睡着了以后,让他下楼找老板玩玩去!”

    东方岳点了点头,接着脑袋一沉,在阴凉的房间里裹着被子睡去。

    等一觉醒来,睁眼一看,已经到了下午两点,胖子此刻已经起来了,正舒服的在卫生间洗脸。

    看到东方岳醒来了,拿着毛巾一边擦脸一边开口。

    “泰山,这王娇简直就是个行走的空调啊,不但房子凉,这洗脸水都像是冰冻的!大夏天的,太爽了!对了,咱回去了就让王娇站咱们座位旁边,那上课绝对舒服到爆炸!”

    东方岳翻了一眼,一边穿裤子一边笑骂道。

    “你以为他这冷气是怎么来的,这是他的阴气,活人长时间处在阴气重的房间迟早会得病的!偶尔当空调用用就行了,再说,他这阴气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得让人家回到拘魂牌修养修养,你不能光叫牛干活不给牛吃草吧?”

    “有道理,那还是赶紧收了吧,咱们退房,养好王娇,咱说不定以后就能用的上呢!”

    两人整理还衣服下楼,此刻却看到门口围着一群人,这些人有些光着膀子,有些只穿着大短裤,一脸的惊慌失措。

    看到东方岳和胖子两人淡然的下楼,一个个就跟看到鬼一样。

    “老板,退房!”

    老板站在人群里,早就吓的结巴了,哆哆嗦嗦的拿出两张毛爷爷,一句话都不敢说。

    两人从小旅馆离开,找了个饭馆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开始查去新阳村的线路。

    新阳村是山区,两人得先去临平镇,然后从临平镇走山路绕到新阳村,看了看时间,东方岳又有些纠结。

    如果一切顺利,他们赶到晚上十点之前还能回来,可要是不顺利,那势必就要在山里过夜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能选择时候,他给田石头可只请了两天假,要是今天不把叶飞的事解决了,明天赶不到学校,那麻烦可就大了。

    咬了咬牙,东方岳汽车摩托车先去加油,加完油让胖子开着导航,两人一路突突突的上了路。

    临平镇是个小镇,只有每周的2、3、5才开集市,两人运气不错,虽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但集市还没散。

    胖子看到一溜小吃摊又开始嘴馋了,东方岳怕他又喝多了,停下车只买了点饼干、水之类的,又骑车上路了。

    临平镇到新阳村的路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盘山小道,好在最近没有下雨,两人降低车速,又开了一个多小时,总算下了山,看到了山下的新阳村。

    此刻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夕阳的余晖撒在这个小村子,让东方岳格外的感觉舒服,偶尔有人家的土制烟囱冒出青烟,倒是一片大好乡村景色。

    对于叶飞的家,东方岳倒是并不发愁怎么找,因为他们刚到村口,就听到了呜呜咽咽的唢呐声。

    这种声音对于东方岳可是太熟悉了,唢呐在农村,只有过红白喜事的时候才听的到,而红白喜事的唢呐曲子又截然不同。

    过红事(喜事)吹的,大多都是《好日子》、《喜雀报喜》等曲调,曲调轻快悠扬,婉转高亢!或者也有一些人会吹一些流行爱情歌曲,但白事(丧事)的规矩可就多了,尤其是农村,你要吹个《好日子》,肯定会被人打死的。

    白事(丧事)吹的基本上都是老曲调,《祭灵》、《哭坟》都是最常见的,这种曲调哀婉断肠,尤其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唢呐,绝对会把你吹到不想哭也得哭。

    而下葬的时候吹的又不同,一般都是埙,呜呜咽咽,大清早在旷野里吹出来,悲哀中又有些可怖,更能让鸟雀同悲、天地大恸。

    东方岳和胖子听到的,就是唢呐呜呜呀呀吹奏的《祭灵》。

    胖子激动的指着一条乡村小道,拍了拍东方岳的肩膀。

    “快,这边,这个点刚好能赶上蹭个晚饭,我听说这山区白事过的可热闹,今天要是最后一天入殓,说不准咱哥俩还能吃顿好的,混包好烟!”

    东方岳瞪了他一眼骂道。

    “人家都死人了你还惦记着吃,你都180了,再吃就该爆炸了!”

    “你别废话了,我又不会抓鬼,到时候我去吃,你去办正事,我把你的都吃回来,大不了我给人家上点份子钱。”

    两人一边斗嘴,东方岳一边降低车速,车子沿着羊肠小道拐了个弯,两人就看到了一个搭建在路中央的灵棚。

    此时灵棚灯火通明,似乎正在举行仪式,唢呐声夹杂着杂乱的哭喊。

    东方岳把摩托车停在老远的路边,仔细听着前面灵棚里的哭声,可听着听着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再看看灵棚四周,心里的疑惑更盛。

    按理说农村,尤其是山区对于白事是非常看重的,有时候甚至比红事都看重。

    一般的白事最少也得6-7天,就算是夏天尸体不好停放,那也得5天最少,而这些天里,每天都有不同的习俗,哭丧、吊唁、祭祖、守灵、谢礼、入殓、下葬等等,每个环节都有严格的时间要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