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是萧六不是老六 > 11,无标题章节

11,无标题章节

11,无标题章节 (第1/2页)
  
  下午六点整,萧六是个时间观念极强的人,每天准时下班。
  
  “公子,看跳舞不?”
  
  萧六回去的路上被一个漂亮小姐姐拦住,不知道又是推销什么东西的,挥挥手道:“不看不看。”
  
  小姐姐撩了下可以玩一年的长腿,“民族舞哦~”
  
  萧六长长地喔了一声,色眯眯道:“嘿嘿,多少钱啊?”
  
  “五十两。”
  
  “这么贵!便宜点嘛。”萧六也不是随便让人宰的冤大头。
  
  小姐姐玉手搭在他肩上,凑近低声道:“不穿衣服的那种哦。”
  
  萧六全身酥软,正要答应下来,可忽然发现口袋里只剩十两银子了。
  
  丐帮那边借来的钱和慕容复那边赚来的钱,都被他大手大脚地挥霍完了。
  
  突然变脸,“不穿衣服我怎么知道你哪个民族的,不看了。”
  
  一把将她推开,大步而去。
  
  完了,房车里还有七个女人嗷嗷待哺。
  
  自己都吃不饱饭,怎么喂饱她们?
  
  说到喂饱,今天就不让她们辛苦做饭了,一会儿也没心情做,还是外面买吧。
  
  来到一家面馆,看了看菜单道:“老板,给我做八碗牛肉面,一份大碗,四份中碗,三份小碗,小碗的一份多放葱,两份多放香菜,中碗的两份煮硬一点,两份煮烂一点,大碗的多点汤少放葱,小碗的都正常煮,大碗的多放牛肉和青菜,中碗和小碗的都少放牛肉,多放青菜。大碗微辣,中碗的一份变态辣,两份中辣,一份微辣,小碗两份微辣,一份中辣,大碗的...”
  
  老板愣了下,转头收摊,“不好意思客官,我们打烊了。”
  
  “才刚饭点你打什么烊?”
  
  老板无奈,翻箱倒柜找了纸笔过来,“那麻烦您重新说一遍,我记一下。”
  
  “嗯...八份牛肉面,正常煮。”
  
  老板捏断了毛笔,咬着牙道:“好,客官稍等!”
  
  ...
  
  萧六提着打包的牛肉面沮丧地回到房车,怀着悲痛的心情对玩闹的女人们宣布裁员的消息。
  
  “从今天开始你们自由了,想走的就走吧。”
  
  秦红棉:“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心?”
  
  萧六:“再问我就反悔了,赶紧决定。”
  
  刀白凤气愤道:“你害我被段郎给休了,还怎么回去?我不管,我赖上你了。”
  
  王语嫣怒道:“是你把我从表哥身边抢走,睡完了又要抛弃我,渣男,我不走!”
  
  “我想留下来...刷剧。”阿朱说完脸色通红。
  
  其他人默默无言,看得出来是想离开。
  
  秦红棉放心不下女儿;甘宝宝知道自己色衰爱弛,好皮囊保持不了没几年了,打算回万劫谷和钟万仇过安稳日子;阿碧心里始终放不下慕容复;康敏野心大得很,更不可能留下。
  
  萧六先是拿出日记本查了下,对比了下她们的星级,摸了摸腰子,狠下心来做了决定。
  
  “阿碧不准走,剩下的三个,想通了就来卧房找我,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今天就是把我榨干了,也要满足你们。”
  
  第二天中午,萧六面色苍白,在王语嫣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再次上山。
  
  找到无崖子,递上了钱庄柜台主管的任职通知书。
  
  “这么快!”无崖子惊讶地看了眼,立马派了人下山去验证。
  
  随后面色怪异地打量起虚浮憔悴的萧六,暗道我这外孙女看着柔弱,没想到也不是省油的灯。
  
  为了外孙女后半生的幸福,无崖子喊来了徒孙薛慕华。
  
  函谷八友之一,人称阎王敌的神医薛慕华。
  
  “薛慕华拜见师祖。”
  
  无崖子:“介绍一下,他叫萧六,是我孙女婿,也是我逍遥派下一任掌门,你给他开些药方,嗯...调理一下身子。”
  
  “老头,你什么意思,瞧不起人是吧?我身体好得很,肾这块我从小就有好好保养,不需要什么调理。”
  
  男人最忌讳被人说不行,虽然无崖子没有明言,但明显话里有话。
  
  萧六顿时火冒三丈,写轮眼上的两颗勾玉唰唰转得飞快,瞬间变成三颗勾玉。
  
  三颗勾玉又互相靠近融合,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弯弯曲曲的图案。
  
  咦?这就进化成万花筒了,是不是太草率了?
  
  不是说要死个兄弟或女朋友才能开万花筒吗?
  
  萧六愣神的工夫,薛慕华已经看出他是纵欲过度,肾虚得厉害。
  
  唰唰点点很快就写好了一份药方,萧六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死活不收。
  
  之后无崖子开始传功,王语嫣偷偷找到了薛慕华,拿走药方。
  
  “七十年内力,再加上之前慕容复的二十年,如今我已经有...嗯...”
  
  萧六激动地掰着手指头,还没算完王语嫣翻了个白眼道:“九十年功力。”
  
  “没错九十年,下次再让我碰到乔峰,我就打爆他的眼镜!”
  
  萧六挥舞着拳头还没兴奋多久,就想到乔峰的降龙十八掌连扫地僧都能过过招,那家伙遇强则强,又有点虚了。
  
  下次不行,下下次一定。
  
  萧六带着王语嫣离开无崖子所在石室。
  
  苏星河看到他手上的掌门扳指,上前恭拜,“苏星河拜见掌门人!”
  
  萧六上前就是一脚将他踹倒,“你这么老还拜我,别人看见还以为我不懂尊敬老人呢!”
  
  踹老人就是尊敬了吗?你要不是掌门,没个十万八万的看我起不起来?
  
  苏星河踉跄着站起,“掌门,先前师父邀请天下豪杰,在今天破解珍珑棋局,现在人都在外面了,掌门要不要出面主持?”
  
  咦?无崖子的功力和掌门之位都传给我了,要是有人破解棋局,要奖励什么?
  
  难道随便送件礼物打发了?
  
  这也太掉价了。
  
  他如今好歹是逍遥派大当家的,丢不起那个人。
  
  “我去看看吧。”
  
  苏星河边带路边问:“掌门,我们逍遥派要不要重出江湖?”
  
  这话相当于问萧六有没有把握打败丁春秋。
  
  萧六是什么人?老六啊!
  
  别说身上一堆挂,就是没挂,他也不会怂。
  
  “当然要!大胆去宣布,高调重开山门!丁春秋要是敢来捣乱,我就把他的姓给摘掉。”
  
  来到石壁棋盘,江湖豪杰果然来了不少,苏星河介绍道:
  
  “诸位,今天逍遥派重开山门,老夫是三代弟子苏星河,这位是我逍遥派新任掌门。”
  
  这么年轻...
  
  青城派掌门道:“敢问逍遥派掌门高姓大名?”
  
  有了门派掌门的座位,萧六终于可以中二地自称本座了,干咳了一声,“本座姓萧,因为平时说话比较拽,大家都叫我...走夜路小心点...”
  
  果然很拽!年轻人脾气就是大,不知道本事是不是一样大?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星宿老仙,法驾中原,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众人正寻思着要不要试探一下萧六深浅,算了换个词,正要试探一下萧六的武功如何,就发现远处来者不善。
  
  听说过丁春秋乃是逍遥派叛徒,多年来一直暗中袭杀逍遥派弟子,致使逍遥派闭门封山。
  
  今日逍遥派高调出世,想不与叛徒摩擦都不可能了。
  
  丁春秋坐在轿子上哈哈大笑,“没想到逍遥派已经没落至此,竟让一个小娃娃当掌门,简直贻笑大方。”
  
  萧六怒道:“你在狗叫什么,小娃娃说谁呢?”
  
  丁春秋:“小娃娃说的当然是你。”
  
  萧六:“咦,满头白发了还自称小娃娃,真不害臊。”
  
  丁春秋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牙尖嘴利的小兔崽子!谁给我去宰了他!”
  
  “师父,徒儿去!”
  
  摘星子、狮吼子等四个徒弟异口同声,纷纷飞身而去。
  
  萧六叉着腰喊道:“逍遥派的马仔们听令,给我打死这几个啦啦队队长。”
  
  逍遥派也不是没人,函谷八友个个身怀绝技,两边菜鸡互啄,互殴了一段时间,靠着人数优势,锤死了个天狼子。
  
  丁春秋坐不下去了,星宿派底蕴太浅,自己又不热衷培养徒弟,只能自己出手了。
  
  “小子,将完整的北冥神功交给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不然...”
  
  赛前垃圾话谁不会?萧六也不甘示弱,“小娃娃,你自废武功,叫我一声爷爷,我也放你一条生路。”
  
  丁春秋大怒,立马飞身而来,“好小子,我要让你全身溃烂而死!”
  
  萧六也正好想试试自己万花筒的瞳术。
  
  两只眼两个瞳术。
  
  一个是掰弯,另一个也是掰弯。
  
  左眼是念力掰弯物品,右眼是幻术掰弯性取向。
  
  萧六闭上右眼,左眼怒睁,血红色的万花筒开启,流下一道血泪。
  
  巴卡玛卡!
  
  飞身而来的丁春秋咔嚓一声突然一个扭腰,身体失衡摔倒在地,疼得直叫唤。
  
  众人:“???”
  
  不是法力无边吗,怎么还没开打就扭到腰了?
  
  丁春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很清楚绝对不是不小心扭到,分明有一股外力作用在他身上!
  
  刚才萧六眼睛突然变红流血,难道是他搞的鬼?
  
  正当他抬头去探究时,却见萧六换了只眼睛瞪来。
  
  玛卡巴卡!
  
  丁春秋突然恍惚了一瞬间,感觉自己变了,又不知道变了哪里?
  
  这次好像没有受伤,正要起身继续攻击时,苏星河拦在了他面前!
  
  “要和掌门决斗,先过老夫这关!”
  
  看到他的一瞬间丁春秋楞住了,为什么我要脸红?为什么看见他,我的心脏会怦怦直跳?
  
  难道...
  
  “不!不!这是幻觉,我杀了你!”
  
  苏星河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发飙,本来是想出场意思一下,随便过两招就退下来,没想到对方招招凶狠!
  
  “掌门!我不是对手...”
  
  战况瞬息万变,萧六也没料到丁春秋和苏星河这么深的仇,要出手救援时已经晚了!
  
  丁春秋的化功毒掌马上就要拍到苏星河身上了!
  
  这一掌下去,身强力壮的可能也就武功尽失,但苏星河这种老骨头肯定一命呜呼了!
  
  “住手!——...诶?”萧六跑到一半发现,丁春秋竟然真的住手了,手掌停在了苏星河身前一寸。
  
  这么听话?
  
  嗤!——
  
  利刃入体的声音从丁春秋胸口穿透。
  
  苏星河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停手,但这么好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终于清理门户,为师父报仇了!而且是亲手报仇!
  
  “星河,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丁春秋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说完便倒地不起。
  
  什么情况?
  
  苏星河打了个冷颤,连忙又补了两刀,嫌弃地扔掉长剑。
  
  萧六倒吸了一口煤气!
  
  这瞳术真是恐怖如斯!虾仁猪心啊!
  
  丁春秋死的瞬间,场面寂静无声,如今却个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目光还不时瞥向苏星河。
  
  这些人从丁春秋的眼神和遗言里脑补出了一部五十集的连续剧。
  
  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在各地茶楼的说书先生口中听到。
  
  苏星河察觉到异样,开口澄清道:“你们不要瞎想!老夫是清白的!”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这话,越描越黑!
  
  众人立马回道:“我们懂我们懂,聪辩先生放心,我们不会歧视的。”
  
  苏星河须发怒张,火冒三丈,“混账!再瞎说老夫毙了你!”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鲁迅先生说得好: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社死了。
  
  (鲁迅:啊对对对,什么都是我说的。)
  
  萧六找到虚竹,摸了摸他的光头吸走气运。
  
  没他什么事了,正要带着王语嫣借故离开,好运系统突然发话:
  
  【检测到附近还有一个大气运之人。】
  
  萧六左右环顾,还有?
  
  这个世界除了段誉和虚竹,谁还有大气运?难道是哪个皇帝御驾亲临?
  
  “在哪里在哪里?”
  
  【好运】:【两点钟方向,二十米左右。】
  
  萧六看了看手腕上的‘偶买噶’牌手表,“还要等一个多小时啊。”
  
  【好运】:【等你妈啊!】
  
  “这么麻烦,杀劫,麻烦回去把我妈的骨灰盒带过来。”
  
  【杀劫】:【立正!向右转六十度...向前踏步走...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立定!】
  
  “立定,一二!”萧六停在了两个拿盾的褐衣人面前。
  
  褐衣队长见萧六走来,拱手道:“萧掌门有何指教?”
  
  萧六:“只是久仰大名,过来看看,二位是...”
  
  妈的,不知道名字你久仰个屁啊!
  
  褐衣队长无语道:“我们是聚贤庄的游骥和游驹。”
  
  游氏双雄!他们没死?
  
  对了,乔峰因为我改变了命运,提前知道真相,灭杀慕容博,生擒老父亲。
  
  被大宋武林人人称道,赞叹有加。
  
  所以聚贤庄血战不复存在,游氏双雄也活的好好的。
  
  可游氏双雄气运很丰厚吗?应该普普通通吧...
  
  萧六正不解时,余光扫到游驹旁边一个少年,“这位是...”
  
  游驹:“犬子游坦之。”
  
  原来是这家伙!萧六二话不说按住了他的肩膀,“小伙子骨骼惊奇,是块练武奇才!有没有兴趣来我逍遥派?”
  
  游驹:“多谢萧掌门好意,犬子以后要继承我游氏家传武学。”
  
  萧六也就随便一说,气运很快吸完。
  
  没想到这家伙的气运竟跟段誉有得一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 三寸人间 证道在吞噬星空 人生阅读器 金钱无罪 十方武圣 全能古玩者 开局从阅读小说开始 斗破苍穹之萧凡 点化江湖